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言路:丁能補選的戰略意義

言路:丁能補選的戰略意義
2011-01-26 19:16

丁能補選雖然只是區區個州選區的補選而已,可是其熱度絲毫不遜色於任何國會選區的補選,甚至過之而無不及。丁能補選不論孰勝孰負,對於國州政權都不可能會帶來太大的衝擊,但對於朝野政黨來說,丁能補選具有特別的戰略意義。

對於柔佛州整體而言,柔佛一直以來都是國陣的首堡壘,能夠一舉攻陷柔佛州政權是民聯諸黨多年來共有的夙願。雖然早在308海嘯之時,行動黨已經攻下5個州議席,為柔佛州政權開出了一個缺口。但如果現在回教黨能夠在丁能補選再下一城,肯定能夠大大鼓舞柔佛民聯的士氣,為下屆大選猛打一劑強心針。

對於朝野政黨而言,丁能補選實為巫統與回教黨、馬華與行動黨這兩對半世紀宿敵的肉搏戰,公正黨在這回只是充當為回教黨搖旗助威的角色而已。對於回教黨來說,柔佛州簡直就是一塊回教黨未曾拓疆的處女地,除了在多年前因為巫統的提名失誤才不勞而獲一個州議席,多年來回教黨始終無法立足柔佛。如回教黨難得可以趁此丁能補選,傾全國之力與巫統決一死戰,這肯定是回教黨搶灘柔佛的黃金機會。

對於巫統來說,雖然柔佛國陣在308海嘯中失去了5個州議席,但那5個州議席都是敗在馬華手上的,巫統仍然保持巫統在柔佛州的版圖完整。實際上馬來選票依然牢牢掌控在巫統的手中,唯有華人選票已經與馬華漸行漸遠。如今巫統的宿敵回教黨,率全國之軍前來犯境,公開挑戰巫統在馬來選民當中的霸主地位,怎教巫統不嚴陣以待?如果敗下陣來的話,巫統或許從此就必須面對類似馬華的窘境,柔佛也不再是巫統的堡壘。

在巫統和回教黨這莊閒兩家正在賭梭哈的當兒,馬華和行動黨也順便在旁邊賭一場外圍,賭的正是華人選票。對於馬華而言,這場補選之所以重要,在於丁能是林良實、蔡細歷兩屆馬華總會長的國會選區,而如今則是蔡智勇的國會選區。即使回教黨沒有順利攻陷丁能,只要行動黨能夠攻下那幾個華人票箱,那麼就已經足夠讓馬華難堪了。行動黨可以借此證明華人連馬華總會長都不支持,更甭說其他馬華的候選人。

雖然丁能補選對於朝野政黨具有特別的戰略意義,但是補選終究還是補選而已,對於全國的政局並不會有太過深遠的影響,而丁能補選也不是決定國州政權的關鍵一戰。縱觀國內的十多場補選下來,不難發現不管補選再怎麼轟動都好,也只是一陣熱過而已,事後不見補選能夠對政局起任何天翻地覆的變化。如果說大選是學校決定班次排名的大考,那麼補選就必然是分數不重的小考,雖然影響不了班次排名,但卻可以預先測試自己的能力,當作熱身也好。

【熱點新聞:丁能補選】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1.01.26

7 comments:

Ken said...

308大选时火箭攻下4席,回教党也有2席

http://undi.info/state/jh/2008/states.html

阁下应该先求证才来写这篇评论

陳不平 said...

生意被垄断市场,吃亏的是消费人。
政治若一党或一个政綫独大,吃亏的是人民。
所以健康的政治,一定要互相制衡。

柔佛州州议席总数:56
巫统独佔:32(57.14%)
回教党佔:2 (3.57%)

巫统输了,只不过少了一个州议席,对巫统没有多大影响,却能喚醒国阵一定要重視民意民瘼。

回教党输了,打击了刚成长的制衡政治,也助长了霸权的气焰;所以丁能选民一定要全力支持民联。

陳不平 said...

过去几屆大选,就是因为国阵完全没有对手,所有国州议席皆垂手可得,所以华社声音完全不入耳,复办独中申办了廿多年,连影子也沒有是可想而知的事。
現在机會來了,只要丁能选民全力支持民联,將国阵的多数票拉低至二千票,甚至一千票以下。那么国阵为了挽回民心,拉回选票,不止昔华独中復办有望,柔佛州人民的心声及要求,一定會被重視,肯定能让人民獲取更多应得的权益。
马华民政无论在公在私,都应暗中全力支持民联侯选人;在公当然是上述堤及的为人民爭取更多权益,在私則是巫统在失去更多选票,一定要倚重友党为她拉回选票及民心,勢必更重視友党的意見与说话。
所以丁能选民一定要全力支持民联,马华民政更非要全力支持民联不可!

陳不平 said...

唯有削弱巫统,马华民政在国阵里才能喘气。所以无论在公在私,马华民政都应暗中全力支持民联侯选人。

陳不平 said...

马华民政一直積弱无能,任由巫统宰割,以致辱族喪权。若不能抓緊机会,藉在野党攀身,那么就是神仙也难打救。

陳不平 said...

丁能补选,如果能將国阵的多数票拉低至一千票左右;

那么国阵为了挽回民心拉回选票,一定會出尽浑身解数。

1.昔华独中就可能復办在望

2.全马最贵的柔州水费也可能会降价,减轻朋党对人民的剝削。

当然还有更多..............

所以丁能选民一定要全力支持民联。

陳不平 said...

丁能补选,如果国阵的多数票被拉高至三千票左右;

那么將一如既往,柔州政府將听不进人民的声音。

全马最贵的柔州水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
华社想要复办昔华独中,对不起,门儿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