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6, 2011

言路:保守是價值觀,並非政策

言路:保守是價值觀,並非政策

早前吉打州的跨年倒數活動中,民聯政府主辦當局“要求”在場觀眾男女分開,即使是夫妻、情侶,甚至兄弟姐妹,也必須在男女之間劃下一道楚河漢界。筆者認為,保守固然可以是一種價值觀,但絕不適合應用在公共政策上。

類 似這種男女分開的保守政策,已不是頭一遭發生。回教黨執政20年的吉蘭丹州,甚至連巴士站和商場櫃台,都一律實行男女分開。值得一提的是,回教黨實行男女 分開的用意,究竟是為了防止女性被色狼非禮?還是純粹是回教黨的保守思想作祟?如果是前者的話,或許還勉強說得過去;如果是后者的話,那么恐怕忽略了一些 人士的心聲,尤其是非回教徒。

回教黨政府或許可以視保守為美德,將之當作他們一直以來捍衛的價值觀。實際上此類保守並無涉及公共利益,沒必 要強加在政府的政策上,更沒理由強逼人民接受。男女分開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另外還有其他相關保守政策,令我們不得不正視眼前的一個大問題:政教合一。我們 是否能夠接受宗教教義與政府政策融為一體?

問題會立刻浮現

在名義上,馬來西亞雖然是世俗回教國,然而從獨立至 今54年來,依然奉行世俗法,政教並非合一,而是分家進行。不管是中央政府級別,還是絕大多數州政府級別,都未把宗教教義強加在國州政府的公共政策上,宗 教依然維持著正信信仰的角色,與三權分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秋毫不犯。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都不希望看到宗教與政治間的平衡,有打破的一天。

若攤開來分析回教黨政府的保守政策,即使是虔誠回教徒,都未必會照單全收一系列的保守政策,更甭論州內的非回教徒,甚至來自國外的遊客。

當宗教教義變成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所有問題就會立刻浮現出來,人民會開始感受到回教化的衝擊,回教黨政府也必須準備面對民意反彈。回教黨政府會開始考量值不值得追求回教國的夢想,人民也會開始考量值不值得支持回教黨政府……

不管怎樣,回教黨雖然身為民聯的一大成員黨,由始至終其過于濃厚的回教色彩,依然與民聯的整體背道而馳。不管民聯再怎么高呼開明,然而只要回教黨依然故我地追求回教國夢想,民聯始終都無法掙脫回教國的陰霾。

儘管檳州的行動黨和雪州的公正黨,能夠充分展示出開明的一面,然而吉蘭丹和吉打州的回教黨,依然我行我素繼續推行類似的男女分開保守政策,又怎么能說服人民相信,民聯能夠一體同心地允諾一個開明政府?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7/2/11

1 comment:

chan said...

吴兄弟坚持以不同的方式捍卫华社的权益,这份毅力我是深感敬佩的。条条大路通罗马,每一条路如果都有我们的子弟兵侦查探索,想必有一日必能为华社找出一条直通罗马的坦途。

有几点意见想与您分享:

“楚河汉界”用词太重,不适用于跨年倒数活动中男女的界分。公元前205年楚汉相争,楚军糧尽,无奈之下与汉军讲和,双方約定以鴻沟为界,中分天下,违者必引起杀戈。敢问吴兄弟,不知当天倒数活动有多少人因越界而被杀害?

“公共政策”是公共权力机关为了解决公共问题、达成公共目标以实现公共利益的方案。它的合法性是通过法定程序获得的,这种法定程序须经由立法机关通过。其表达形式包括法律规定、行政规定或命令、或书面指示、政府规划等。在跨年倒数活动中,主持人在台上持麦大呼“男的后边去!女的前边来”,也与“公共权力机关”、“法定程序”、“政府规划”等相差太远了吧?

保守主义并不反对进步,只是反对激进的进步,他们宁愿采取比较稳妥的方式,这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的其中一条路,一种方法。己所欲,施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反对您反对他们,只是上纲不能上得太离谱,下笔不能下得太偏颇,那就失去了您辛苦爬格子的意义,短去了您能医能写的长处,这是很可惜的事。律人律己,恕己恕人,吴兄弟少年英彦,当能明白其中利害之处。

与吴兄弟共勉,祝兔年能量丰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