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1, 2011

言路:下屆大選是馬華生死戰

言路:下屆大選是馬華生死戰

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曾表示,下屆大選是馬華的生死戰,因此馬華全體上下必須團結一致,共同面對挑戰。

 蔡細歷此言絲毫不假。馬華在上屆大選的308海嘯中,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挫,丟失超過半壁江山,如今碩果僅存15國席和31州席。如果下屆大選馬 華無法收復失地,甚至連僅存的國州議席都不保,那么馬華極有可能步民政黨后塵,缺乏平台發揮其政治角色,再也無法立足我國政壇。

 除了議席得失,馬華能否在下屆大選重新振作,也成為國內華人對馬華的信心指標,因為馬華上陣的國州議席,一般都是華人密集的選區居多。如果馬華無 法在下屆大選扳回一局,就代表華社徹底唾棄馬華,馬華也再無顏面留在國陣,繼續以華社代表自居,華人權益事務也必須另委他人代理。

內外兩部分挑戰

 綜合以上兩大因素,可以理解下屆大選對馬華何其關鍵,堪稱決定馬華生死。面對如此生死關頭,挑戰大致上可分為內外兩部分:內部挑戰是馬華的形象重塑,以及選戰策略;外部挑戰則是強大的競爭對手,即行動黨。

 馬華的負面印象,源自其在國陣內當家不當權,華社普遍認為馬華即使身為執政黨,也無法在政治上為華社爭取平等待遇。這無疑是馬華的致命傷,也 是華裔選民舍馬華取行動黨的最大原因。蔡細歷提出的高調問政,雖說把馬華過往的逃避政治,給重新接回政治原軌,華社終究要看到問政過后的政策改革,才 能下定論。無論如何,高調問政這條路必須踏踏實實繼續走下去。

 選戰策略方面,馬華必須時刻用心聆聽華社心聲,適時打出華社重視的課題,才能成功引起共鳴。筆者認為,馬華有必要全面檢討在過去的選戰中回教國課 題的應用。事實上,就算馬華一一列出回教黨的種種宗教極端行徑,也無法動搖華社對民聯的信心,因為華社相信行動黨和公正黨能夠有效制衡回教黨。馬華應該關 注的,是實際上超出了民聯制衡範圍外的種族和宗教極端政策,才能真正引發華社省思。

民生服務非政績

 政治工作方面,雖說民生服務一直都是馬華強項,然而身為執政黨一員,不能把民生服務當作政績標準。綜觀如今的政治趨勢,地方課題逐漸褪色,華社開 始高度專注國家課題。就算民生服務做得再好,只要在國家課題上栽了,馬華甭想在大選中獲取華人選票。在高調問政之余,民生服務充其量只是錦上添花,馬華必 須認清這點。

 馬華這家老店開了62年,雖說1969年爆發513事件后,馬華堪稱跌入谷底;然而三年前的308海嘯,更讓馬華再次跌破谷底。如果下一屆大選馬華敗得更慘烈,即使沒因此而關門大吉,恐怕也會淪為一般蚊子黨。馬華能否一仗翻身,全看下屆大選。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0/4/11

2 comments:

Cinn said...

馬華有用心聆聽華社心聲吗?这是废话,因为马华党员一直在攻击和反击华社与华人的需要与要求。
对备忘录一事,蔡总的一句“这是要马华难堪”就已暴露了马华根本不能为华社做任何承诺,即然如此马华还有什么颜面要求华社的支持?
给你两个建议:
千千万万不要得罪马来人,因为对他们来讲,你们马华根本就是靠他们的选票当选的。得罪他们就是跟你们自己过不去。
另外,我建议你们百万马华党员来个重组。所有党员重新注册为最多五个选区的选民,那你们最少就会有五个党员当选。
(记住,五个就好。因为我们华社对马华已经是彻底的绝望了,多一个都会令我们难受。)

KC said...

亲爱的聪哥哥:

不知道您是不是贵人事忙了而不能回应这属于您地盘的地盘?不知道您在拔牙时对顾客们也是一样十问十不答的?

又或者人家面对面向您吐口水时,您只是默默的把口水吞下?我们只是想询问您的意见,大家交流交流无妨嘛?哪怕你说一句“请看我下一篇博文!”,我们会继续爱您一万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