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1, 2011

巴罗事,故乡情

巴罗事,故乡情

巴罗,是柔佛州居銮县北部的一个弹丸小镇,虽然距离居銮的城市只有区区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但巴罗依然保存着其独有的乡村风貌。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巴罗,孕育了我人生的上半部。

早前曾经有一部著名的马来电影《悲情巴罗》,就是以巴罗作为故事背景,然而今时今日的巴罗当然不可能依然保持二战后的原貌。经历了几场大火过后,原来的大街木屋,早已变成今日的砖瓦建筑。除了马共时期建立的华人传统新村,新式的花园住宅区也纷纷在巴罗四处林立。以前繁华多年的大街也早已落寞,巴罗小镇的中心逐渐转移去巴罗首都花园的商店街。

绝大多数的巴罗人,都是以务农为生,尤其是栽种油棕的小园主;只有一小部分的巴罗人,在商店街内经营着各式各样的生意,尤其是以餐饮业和零售业为主。巴罗并没有大型的霸级市场,因此巴罗人仍然支持传统的杂货店和湿巴刹,但毕竟居銮城市距离巴罗只是半个小时的车程,很多巴罗人也已经开始转向居銮的购物中心和霸级市场,尤其是年轻的一辈。

跟大多数的乡村一样,巴罗也逐渐变成了一个典型的“老人村”。年轻人一旦中学毕业后,不管是继续升学,还是进入社会,都是一股劲地往外跑,只剩下老人家们留在巴罗,继续守着他们的生意或是油棕园。我母校巴罗华小的学生人数,向来都是巴罗人口老化的最佳指标,以前我毕业时期还保有八百多人的光景,如今仅仅剩下三百多人,一年级新生的人数近乎只够开办一班而已。

巴罗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流去新加坡淘金,毕竟新币对马币2.4倍的汇率,肯定具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吸引力。除了新加坡之外,还有为数甚多的巴罗年轻人,也移居至新山一带谋生,剩下相对少数则北上吉隆坡一带就业。巴罗火车站每逢周末就一定爆满,周六迎接了游子回来,礼拜又再欢送游子出去,这也是巴罗的特色之一。

巴罗是一个典型的“小地方”,小到近乎全部的巴罗人都能彼此认识,经常在外地遇到了巴罗人,即使在巴罗之时只是素昧平生,但也相见甚欢,因为对方身上散发出一种故乡的味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他乡遇故知”。家乡,对于我而言,不外乎是家人朋友的身影、儿时的回忆、以及道地美食的味道这三种元素的结合,汇集成我对故乡的思念和感情。

如今我因为工作的关系而移居至居銮,但毕竟距离巴罗也只是半个小时的车程,跟其他远地的游子相比,我比较幸运地能够经常回巴罗走走看看,也保持关心巴罗所发生的大事小事。巴罗就如同全国华人小镇的缩影,每一个像巴罗一样的华人小镇,其实也正在上演着同样的故事,面对同样的人口老化问题。但无论如何,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故乡永远就只有一个,而我的就在巴罗。

吴启聪 星洲大柔佛 11.6.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