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5, 2011

火神又访巴罗

火神又访巴罗

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名火,划破了巴罗小镇的宁静,屹立了超过半世纪的天猛公路,巴罗人俗称之为“后街场”,眨眼之间付之一炬,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残瓦败砾。

后街场这排店,可以说是巴罗镇内硕果仅存的老店之一,屋顶是锌片制的,楼上部分的天花板和地板完全是木制的,唯有楼下部分是砖制的。我老家的巴罗大街,虽然在构造上跟后街场的店屋大同小异,但大街店屋的屋顶是瓦片制的,而店屋之间也另外设有防火墙,因此曾遭两次大火的大街都没有把大火蔓延开来。反观后街场的店屋,火势一起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一烧就烧掉了整条街。

屈指一算,巴罗如此弹丸小镇,在这短短的十多年内,我竟然亲自见证了4场火灾。第一场火灾是在1997年,发生在巴罗大街接近街尾的印度杂货店。那间店有个印度妹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也经常在那买糖果吃。那场大火烧死了店主的母亲,整间店从此化为废墟,一直废置至今没有重建,店主也把杂货生意给搬去正对面角头间的印度档了。

第二场火灾是在2002年,发生在火车站对面的“上街场”,它的店屋构造跟后街场的类似,命运也是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的大火把整条街给夷为平地,所幸是没有造成任何人命伤亡。如今上街场的遗址已经演变成一座“森林”,当年被风撒下的种子,已经长成今天的参天大树,远看还真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一条街。而这条街,是我读大学时期进出火车站的必经之道。

第三场火灾是在2004年,发生在大街,就在我老家隔壁的当店。这间当店不止被大火夷为平地,当店东主的尸体也在灰烬堆中被搜寻出来。这起案件至今依然是个悬案,最大疑点在于当东主还在屋内的情况之下,店外竟然被一把锁头给反锁起来。直到现在,巴罗人依然把这起案件当作是谋财害命来看待。如今,这间当店已经被重建,改为一间印度档,生意客似云来。

最后这场刚刚发生的后街场火灾,也一并烧掉了很具有历史代表性的“巴罗青年促进会”,巴罗人俗称之为“青年会”。青年会早期堪称是巴罗地方政治领袖的摇篮,很多叱咤风云的政治菁英都是从青年会开始崛起的,现任州行政议员何襄赞就是佼佼者之一。直到如今,青年会依然活跃于巴罗地方上的大小活动,尤其是治丧事宜。

巴罗的火灾连连,怎教我们巴罗人能不忧心?最令人感到痛心的是,巴罗具有历史价值的古旧建筑,一间接一间地被大火吞噬掉,从此消失在巴罗的历史长河之中,后人就只能凭籍照片来想像巴罗昔日的美好光景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劝请各位巴罗同乡们“小心火烛”,防止火灾再度发生才是最实际的!

吴启聪 星洲大柔佛 5/7/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