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3, 2011

言路‧“服務丈夫”背後意義

言路服務丈夫背後意義

2011-08-23 08:04

上個星期,星洲日報的《言路》版足足有兩天的評論,近乎全部都是衝著馬華總會長蔡細歷說過的一句服務丈夫而來。筆者發現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人們似乎比較注重於評論服務丈夫字面上的意思,更甚於這4個字背後的原來意義。

無可否認的是,蔡細歷這句服務丈夫,確實是引起了不少聽者有心的遐想,甚至想去猥褻內容的方向。但更加值得我們探討的是,為何蔡細歷會有此一說?因為蔡細歷是針對檳州首長林冠英的夫人周玉清,身為馬六甲州議員但卻長期定居於檳城的首長官邸,質問周玉清要如何服務馬六甲州選區的選民?


在人們都興致勃勃地文誅筆伐蔡細歷的服務丈夫言論之際,我們是否不應該為此模糊了課題原本的焦點,即周玉清是否應該回去馬六甲州選區服務呢?持平而論,身為一名人民代議士,留守在自己選區服務民生,絕對是天經地義之事,除非這名代議士另外有官職在中央或者州政府,但坦白說,首長夫人並不是一個正式官職。


州議員理應對於自己的州屬有著不可切割的使命感,這也是為何州議員候選人的身份證上,強制要註明指定州屬的地址,否則即被判不合格。州屬既然不會接受一個來自外州地址的候選人競選州議席,也不可能會允許州議員當選後長期定居在外州地址,因為這對於該州選區的人民是非常不公平的。


州議員的工作,並不止是在開會時間出現在州議會而已,州議員必須長期不間斷地服務其州選區的民生。如果州議員長期沒在選區內的話,那麼上門求助的人民,往往就只能見到州議員的秘書或助理之類的。別忘了州議員當初也是人民一人一票投選出來的,人民把票投給了州議員,難道連見個面也要預約排期嗎?


最後,妻子有沒有陪在丈夫的身邊,這是一個社會問題;而州議員有沒有陪在人民的身邊,這卻是一個政治問題。究竟社會問題應該凌駕於政治問題之上?還是政治問題應該凌駕於社會問題之上呢?恐怕只有支付州議員薪水的人民,才懂得回答這個問題。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1 comment:

Lord Helmchem said...

嗯,那第一夫人要服务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