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 2011

言路:超越政黨看待回教法

超越政黨看待回教法


最近伊斯蘭黨又再重新翻炒伊斯蘭教刑事法的課題,甚至還獲得公正黨精神領袖安華的認同,最可憐的莫過於以華人為主的行動黨,因為伊斯蘭教法的課題而落得「裡外不是人」的尷尬局面。

暫且撇開朝野政黨的一切政治元素,筆者覺得我們應從超越政黨角度來看待伊斯蘭教法,在不針對任何政黨的前提下,專攻伊斯蘭教法課題來逐層剝開解析。

有者說,伊斯蘭教法只是用於伊斯蘭教徒而已,所以非伊斯蘭教徒不需要害怕伊斯蘭教法的實行。筆者認為,以上說法純粹是護主心切,而且也極度不負責任。個人認為,不應該以任何的形式,「教唆」非伊斯蘭教徒貿貿然地接受回教法,因為大多數人都還未真正看清伊斯蘭教法的本質。

試想,如果伊斯蘭教法搖身一變成國家的司法主流,那麼非伊斯蘭教徒應該使用什麼樣的「非伊斯蘭教法」?我們現有的世俗法,是沿用英國殖民時代留下來的普通法,如果有朝一日伊斯蘭教法大行其道的時候,以伊斯蘭教法為主的執政者又是否會心甘情願保留英國殖民時代的司法遺產呢?

所謂的司法遺產,還包括了律師的培訓、法官的篩選,以及各種高低級別的法庭,以伊斯蘭教法為主的執政黨又會如何保留這些舊有的制度,並且確保繼續延用在非伊斯蘭教徒的身上?

還有一點很有趣的是,如果犯人是非伊斯蘭教徒,受害者是伊斯蘭教徒,那麼應該用伊斯蘭教法來治犯人?還是用非伊斯蘭教法來治犯人?這個或許要看當時的執政者,究竟會如何判斷這個犯人應該去哪個法庭,到時也極有可能會演變成一個政治問題。相反的,如果犯人是回教徒,受害者是非回教徒,那麼受害者是否要去回教法庭,對著可蘭經宣誓作證呢?

伊斯蘭教法最駭人聽聞之處,莫過於其依然沿用阿拉伯千多年前的斷肢法。如果有朝一日我們馬來西亞實行了伊斯蘭教斷肢法,國際究竟會以何種眼光來看待這個砍手砍腳的國度?要想吸引更多的外資也很困難。

最後,身為一名非伊斯蘭教徒,如果要接受伊斯蘭教法,也唯有在迫不得已的時候,馬來西亞是否已經到了這個關鍵時刻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3/1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