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1, 2011

言路:地方課題的褪色

言路:地方課題的褪色

在我國的民主政治,國州政府以及人民代議士,都是通過民主選舉產生。朝野政黨互相競爭民意,民意則取決于國家與地方上的政治課題。近年來,地方課題逐漸褪色,人民的注意力開始轉向國家課題。

舉例來說,馬華和行動黨這一對政治宿敵,雖然在國家課題上馬華佔下風,然而地方上的民生服務,馬華應比缺乏執政經驗的行動黨略勝一籌。到了投票時刻,不難發現華裔選民依然情牽行動黨,即使民生服務表現欠佳的行動黨候選人,一樣以高票當選。很明顯華社不再看重地方課題,反而寄望行動黨能夠在國家課題上,有更大的發揮空間,這已形成一種趨勢。

積極參與國家課題

雖然如此,並不代表馬華就可對地方課題鬆懈下來,一旦民生服務處理不好,徒然增添民怨,到時更打擊搖搖欲墜的選情。馬華必須搞清楚一個方向,今時今日再怎么提高地方課題的表現,對于選情都于事無補;唯有適應華社的視野,更積極參與國家課題,才有望拉高馬華的選情。馬華總會長蔡細歷上任以來,頻頻打出“高調問政”口號,因為這是唯一可帶領馬華走出困境的方法。

為何國家課題得以吃重,地方課題變褪色?選民年輕化和資訊發達,都是重要的因素。年輕選民鮮少留在家鄉,多數出外工作。當他們回家鄉投票時,不會注意家鄉的電燈水溝馬路,而是用城市人的心態投下鄉村的一票,甚至順便影響家人的票向。現在的資訊如此發達,人們要瞭解天下事,不再只是通過報章,而是善用新媒體擴大視野,手機通訊也大大方便彼此間的訊息傳達。
爭取決定性馬來票

馬華參與國家課題途遇到的最大障礙,莫過于令華社詬病已久的種族和宗教政策。大馬的選民結構,馬來選民依然佔據主導地位,種族和宗教政策是否延續,取決于馬來選民的心態,是否已做好心理準備,隨時摒棄保護政策。只要馬來選民心態一日不變,即使在野的公正黨和回教黨,仍然必須繼續跟巫統競爭馬來化、回教化,贏取決定性的馬來選票。

坦白說,馬華要在國家課題上取得“革命性”突破,目前來看是不大可能。然而馬華能夠做的,就是竭盡所能逐步改革現有的不平等政策。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曾在華人經濟大會上,呼籲政府廢除30%土著股權政策。雖然短期內不可能落實,實際上首相納吉已開放多種領域的100%股權。萬丈高樓平地起,唯有讓華社感受到改革成果,馬華才有望從行動黨手中扳回一局。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2/11

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言路:丁能補選的戰略意義

言路:丁能補選的戰略意義
2011-01-26 19:16

丁能補選雖然只是區區個州選區的補選而已,可是其熱度絲毫不遜色於任何國會選區的補選,甚至過之而無不及。丁能補選不論孰勝孰負,對於國州政權都不可能會帶來太大的衝擊,但對於朝野政黨來說,丁能補選具有特別的戰略意義。

對於柔佛州整體而言,柔佛一直以來都是國陣的首堡壘,能夠一舉攻陷柔佛州政權是民聯諸黨多年來共有的夙願。雖然早在308海嘯之時,行動黨已經攻下5個州議席,為柔佛州政權開出了一個缺口。但如果現在回教黨能夠在丁能補選再下一城,肯定能夠大大鼓舞柔佛民聯的士氣,為下屆大選猛打一劑強心針。

對於朝野政黨而言,丁能補選實為巫統與回教黨、馬華與行動黨這兩對半世紀宿敵的肉搏戰,公正黨在這回只是充當為回教黨搖旗助威的角色而已。對於回教黨來說,柔佛州簡直就是一塊回教黨未曾拓疆的處女地,除了在多年前因為巫統的提名失誤才不勞而獲一個州議席,多年來回教黨始終無法立足柔佛。如回教黨難得可以趁此丁能補選,傾全國之力與巫統決一死戰,這肯定是回教黨搶灘柔佛的黃金機會。

對於巫統來說,雖然柔佛國陣在308海嘯中失去了5個州議席,但那5個州議席都是敗在馬華手上的,巫統仍然保持巫統在柔佛州的版圖完整。實際上馬來選票依然牢牢掌控在巫統的手中,唯有華人選票已經與馬華漸行漸遠。如今巫統的宿敵回教黨,率全國之軍前來犯境,公開挑戰巫統在馬來選民當中的霸主地位,怎教巫統不嚴陣以待?如果敗下陣來的話,巫統或許從此就必須面對類似馬華的窘境,柔佛也不再是巫統的堡壘。

在巫統和回教黨這莊閒兩家正在賭梭哈的當兒,馬華和行動黨也順便在旁邊賭一場外圍,賭的正是華人選票。對於馬華而言,這場補選之所以重要,在於丁能是林良實、蔡細歷兩屆馬華總會長的國會選區,而如今則是蔡智勇的國會選區。即使回教黨沒有順利攻陷丁能,只要行動黨能夠攻下那幾個華人票箱,那麼就已經足夠讓馬華難堪了。行動黨可以借此證明華人連馬華總會長都不支持,更甭說其他馬華的候選人。

雖然丁能補選對於朝野政黨具有特別的戰略意義,但是補選終究還是補選而已,對於全國的政局並不會有太過深遠的影響,而丁能補選也不是決定國州政權的關鍵一戰。縱觀國內的十多場補選下來,不難發現不管補選再怎麼轟動都好,也只是一陣熱過而已,事後不見補選能夠對政局起任何天翻地覆的變化。如果說大選是學校決定班次排名的大考,那麼補選就必然是分數不重的小考,雖然影響不了班次排名,但卻可以預先測試自己的能力,當作熱身也好。

【熱點新聞:丁能補選】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1.01.26

Tuesday, January 25, 2011

言路:「禁令」與「提醒函」的分別

言路:「禁令」與「提醒函」的分別

雪州禁止賣酒商家聘請回教徒的風波,最后起了戲劇性變化,雪州大臣卡立澄清該項“禁令”並非禁令,純粹只是梳邦市議會當局發給賣酒商家的“提醒函”。“禁令”與“提醒函”的分別,不言而喻,禁令帶有強制性,一旦觸犯就必須受到懲罰;提醒函則不帶強制性,即使不遵守,也不會受對付。

卡立這個“提醒”的說法,其實遠在回教黨執政的吉打和吉蘭丹州,都有過類似案例。前陣子吉打州民聯政府在跨年倒數活動中,特地“提醒”男女觀眾分開左右兩邊,不過沒遵守的觀眾並無遭到秋后算賬;去年哈芝節時,吉蘭丹哥打峇魯市政局也刻意“提醒”所有購物中心、娛樂中心、巴剎和小販中心休業一天,不過沒遵守的商家必須受到罰款對付。

“禁令”和“提醒函”雖然在約束力上有明顯不同之處,當這一紙文書交到升斗市民手上,或多或少會起一些正面阻遏作用。以這回雪州的賣酒課題為例,如果你是賣酒商家,已正式收到書面通知,政府並不鼓勵你聘請回教徒,你是否會完全不為所動?或許我們真正應該探討的,並非“禁令”與“提醒函”之間的分別,而是為何雪州政府要有此“提醒”?

與開明路線背道而馳

無可否認,禁止賣酒商家聘請回教徒的舉措,與回教化脫不了關係。因為回教教義禁止回教徒飲酒,甚至與酒接觸,所以試圖通過政治途徑,禁止回教徒在賣酒場所工作。然而,這一項突如其來的禁令,不只可能砸了為數眾多的回教徒飯碗,甚至還會連累其他經營賣酒生意的非回教徒商家,瞬間導致人手嚴重短缺問題。

坦白說,雪州政府沒必要把宗教教義強加在州政府的政策上,即使真的僅是提醒,已與民聯素來秉持的開明路線背道而馳。政教分家是我國世俗政治一直以來奉行的不二原則,我們應當拒絕一切形式的政教合一,誓死不讓宗教因素影響施展在人民身上的政策。有朝一日民聯上台執政,即使回教黨都必須臣服在這個大原則下,不得造次。

除此之外,卡立的“提醒”說法,無疑等同摑了掌管地方政府事務的行政議員劉天球一巴掌。劉天球事先已指示梳邦市議會“撤銷”禁令,如今卡立直呼這是提醒函,不是禁令,那么劉天球之前何來禁令讓他撤銷?劉天球與卡立之間的互動,確實令人好奇,但更值得我們關注的是,這項“提醒”最終會不會演變成真正的“禁令”?不管怎么樣,這將會作為回教化的重大指標之一,視乎民聯如何在政治與宗教兩者之間做取捨。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6/1/11

Monday, January 24, 2011

言路:公正黨的回教路線

言路:公正黨的回教路線

最近有三則與回教有關的新聞環繞著公正黨,先是實權領袖安華會晤回教學者,探討時事和回教論述;接著公正黨正式委任前回教青年運動主席莫哈末諾馬努迪,出任宣傳主任;最后安華向回教青年運動領袖釐清被指鼓吹“多元主義”思維的爭議。

公正黨身為跨種族、跨宗教的多元政黨,本來就不應該鼓吹特定的種族或宗教。如今安華不止公開以回教角度探討時事,還以回教青年運動背景的莫哈末諾馬努迪取代蔡添強,領軍公正黨宣傳工作,看來有刻意強調回教色彩。安華也急于釐清他被指曾鼓吹“多元主義”思維的爭議,難道公正黨一直來不是奉行多元主義?為何還要加以解釋和釐清安華的回教立場?

爭取馬來選票管道

從公正黨這一連串舉動,不難發現有向回教路線靠攏的跡象。新任宣傳主任莫哈末諾馬努迪毫不諱言,他要加緊針對馬來社會,特別是鄉區宣傳和進行消毒工作,反擊巫統攻擊公正黨和民聯背叛馬來民族、馬來王室和回教的指責,協助它穩住馬來人的支持率。公正黨的目標非常明確,爭取馬來選票,回教路線明顯是其中一個管道。

公正黨的心態不難理解,連續幾場補選下來,不約而同顯示馬來選票有回流國陣跡象。如果公正黨立志要入主布城,主導選票市場的馬來選民,就成了兵家必爭之地,挽回大部分馬來選民的心,才有機會如願以償。我們非常遺憾的是,根據馬來選民目前的需求導向,公正黨唯有和巫統競爭馬來化和回教化,才有可能突圍而出。

要爭取馬來選民的心,公正黨有兩個選擇:一是改變馬來人的思維,讓馬來社會接受公正黨開明的多元主義;二是改變自己原有的多元主義路線,轉型成能為馬來社會接受的意識形態。前者固然是理想的圭臬,然而后者才是殘酷的現實,究竟兩者之間,公正黨該如何取捨?不管怎樣,這個決定會對民聯整體起著天翻地覆的效果。

針對多元主義立場,公正黨不應該軟化和退縮。須知公正黨既然成了行動黨和回教黨之間的粘合劑,就不應該對回教抱有偏袒的立場,否則公正黨將輕易與回教黨聯成一線,徹底打破民聯三黨的相互制衡。舉例來說,如果公正黨有朝一日認同回教黨的回教國理念,那么轉眼間回教國即將成為事實。趁大錯還未鑄成之前,公正黨需懸崖勒馬,堅守自己的多元主義立場,否則民聯三黨辛苦建立的團結和默契,將付諸東流。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5/1/11

Friday, January 21, 2011

言路:以牙還牙 殃及人民

言路:以牙還牙 殃及人民

雪州大臣卡立最近宣佈,今年將撥款100萬令吉給每位雪州民聯州議員,充作維修溝渠、橋樑及道路的費用,但國陣州議員將無法享有這筆撥款。卡立也指出,這是州政府倣傚中央政府的做法,只要國陣一天不下放國會議員撥款給民聯,州政府也同樣不撥款給國陣州議員。

筆者認為,即使國陣中央政府真的沒撥款給民聯國會議員,雪州政府如今用相同方式“回敬”國陣,無疑等同以牙還牙。

在朝野相爭的惡性循環下,受害的始終是無辜老百姓,如今首當其衝的莫過于雪州的國陣州選區,當地人民無法在今年享有維修溝渠、橋樑及道路的費用。人民何錯之有?難道錯在投選國陣候選人做州議員?

政治賭氣有欠明智

站在這些受害人民的角度來想,究竟該怪罪國陣中央政府不撥款給民聯國會議員?還是譴責雪州民聯政府採取以牙還牙的復仇方式,把氣渲洩在人民身上?答案顯而易見。

過去雪州民聯政府已犯下禁止“一個大馬”標誌的錯誤,如今竟然還把刀開在人民身上,政治賭氣做到這個分上,確實有欠明智,人民的福祉理應大于政治考量啊。

筆者無法斷定國陣中央政府是否真的沒撥款給民聯國會議員,但在野黨的重量級國會議員,如卡巴星、林吉祥、林冠英、聶阿茲、哈迪阿旺、和安華等,似乎未曾提過自己的國會選區,面對類似問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國陣真的不幸被言中,也不可能如此明目張膽。如今雪州政府卻是白紙黑字,寫入州政府的財政政策中,不啻是錯誤示範。

釐出一套撥款制度

鬥垮斗臭的政治伎倆,或許還可採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方式;然而若關係到人民福祉的政策,斷不能採取以牙還牙方式。換句話說,政敵雖然不惜用欺壓百姓的手段,來打擊你的陣營,你卻不可以為反擊敵方陣營,有樣學樣欺壓百姓。總的來說,雪州政府不撥款給國陣州議員的做法,有待商榷,若真的持有“以民為先”的心態,斷不可如此魯莽行事。

追根究底,問題根源還是出在國州選區的撥款,既沒劃一的制度,也沒足夠透明度。朝野政黨與其陷入沒完沒了的口水戰,不如認真釐定出一套完整的撥款制度,也必須賦予足夠的透明度。每個國州選區都應根據人口多寡、土地大小,和發展建設的需要,來決定撥款的數額,而撥款的接收,以及每一項支出,都必須一清二楚向國州議會呈報。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朝野雙方究竟誰才是真正“以民為先”,人民自然有足夠智慧判斷,並在下屆大選充分顯現出來。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2/1/11

Monday, January 17, 2011

言路:市場失靈,通膨失控

言路:市場失靈,通膨失控
2011-01-17 19:13

邁入2011年,人們無不埋怨通貨膨脹帶來的生活壓力,收入已經開始追不上物價上升的速度。雖然說通貨膨脹是經濟成長的必然指標之一,但如果太過離譜而導致人們生活素質下降的話,那麼就絕對不是一個好現象,必須尋找對策解決方可。

人們經常認為通貨膨脹的罪魁禍首,是在於政府肆意削減各種統制品津貼,尤其是牽涉甚廣的汽油。然而實際上,削減津貼只是為通貨膨脹開了一個頭,無良商販以此作為藉口而坐地起價,並且迅速滾成雪球效應,才是真正促成通貨膨脹的最大因素。舉例來說,麵粉一公斤才起一角,而無良商販卻趁機一碗麵起兩角,以此類推。

自由市場對於我國的經濟來說,其實在某種程度上而言是失靈的。自由市場原本的意義,在於商家之間自由競爭貨物的價格和素質,再由消費者自主選擇消費對象。然而縱觀我們的經濟現象,商家們不見得樂意減低貨物的價格以及提昇貨物的素質,反而經常形成一種少數壟斷的局面,不斷推高同行之間的行情價格,讓消費者根本就無從按照自由市場的法則來選擇消費對象。

通貨膨脹發展到最糟糕的時候,莫過於無良商販根本沒有衡量成本的漲幅,而有樣學樣地跟風起價,一直漲到超乎消費者所能承受的程度,並且還全面牽涉到所有的經濟領域。在這種通貨膨脹徹底失控的情況之下,人們被逼降低生活素質到能夠適應物價的程度,經濟會不會受到影響還是其次,而人們過的日子肯定是苦不堪言,最終還是會把怒氣發泄在選票上。

除了消費市場,就業市場也一樣面對失靈的問題。既然通貨膨脹是全面性的,商家們的成本上漲早已有過之而無不及地轉嫁於消費者的身上,不但不大可能會虧損,反而還有牟取暴利的商機。然而真正受到衝擊的,就唯有領取固定薪水的受薪階級而已,因為他們的薪水並不會跟著通貨膨脹的節奏上下跳動。可是收薪階級是否有機會按照自由市場的法則,選擇待遇優渥的就業機會?

既然削減津貼是初始化通貨膨脹的因素之一,政府舉凡削減津貼都必須經過深思熟慮,逐步進行方可,至少要給予人們足夠的時間做好心理準備。除此之外,要根治通貨膨脹,就必須成功遏止無良商販坐地起價,而且要趁雪球尚未滾大之前就迅速化解。

最近貿消部有意用“反暴利法”來執行這個目標,目前尚未看到實際的成效,不過確實值得人民期待。除了政府,人們當然也必須時時刻刻做一個精明消費者,繼續倡導自由市場。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1.01.17

Friday, January 14, 2011

言路:行動黨對地方選舉的立場

言路:行動黨對地方選舉的立場

不久前檳州公民組織舉辦一場模擬市議員選舉,成功推薦出10名最高得票市議員人選,供行動黨政府考量錄用與否。如今檳州新一輪市議員名單出爐,令人大失所望的是公民組織推薦的10名人選中,行動黨政府僅錄用兩名,還並非以得票率作為錄用標準。

模擬市議員選舉剛落幕時,負責掌管檳州地方政府事務的州行政議員曹觀友,一早已表態不可能全數錄用公民組織的10名推薦人選。雖然如此,以行動黨一路來對恢復地方選舉的熱忱,公民組織相信行動黨始終會尊重選民意願,盡可能委任這些擁有廣大民意基礎的推薦人選,如今卻碰了釘子。

綜觀檳州新一輪市議員名單,行動黨依然以國陣一貫的傳統,委任絕大多數民聯黨人為市議員,造成市議員空額僧多粥少局面,因此只能容納多兩名推薦人選。如果行動黨真的有意恢復地方選舉,理應摒棄前朝政府政治分贓的陋習,不讓政黨人士專美,錄用擁有廣大民意基礎的人選。模擬選舉既已提供具備絕對公信力的人選,為何行動黨不肯錄用?

必然是票高者贏

兩名幸運被錄用的推薦人選,也並非10名推薦人選中最高得票者。為何行動黨不以得票率作為篩選錄用者的標準?曹觀友表示,委任市議員不可根據受歡迎程度。坦白說,這句話已牴觸恢復地方選舉的精神。舉凡任何大小選舉,必然是票高者贏,受歡迎程度決定票數,這方為民主投票的體現。如果行動黨不願讓受歡迎者出任官職,那么恢復地方選舉又有何意義?

早在檳州的模擬選舉前,我國在308海嘯后的第一場模擬選舉,是民聯執政霹靂期間的崑崙喇叭村長選舉。雖然崑崙喇叭的村民按照民主程序選出新任村長,最后一刻卻被霹靂州行動黨主席兼時任高級行政議員的倪可漢腰斬。從崑崙喇叭的例子來看,不難發現行動黨在實際行動上,對于恢復地方選舉沒顯示強烈意願。

不管行動黨對于地方選舉的立場如何,既然民聯是三黨一體,民聯對于地方選舉的整體意願才是關鍵。令人遺憾的是,前陣子民聯浩浩蕩蕩宣佈十大新政,獨漏任何與恢復地方選舉有關的政策,人民之聲事后對此作出批評。如果連民聯也對恢復地方選舉意興闌珊,我們更加不用期待國陣會主動恢復地方選舉。曾幾何時被朝野踢來踢去的地方選舉,如今恐已束之高閣。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5/1/11

Sunday, January 9, 2011

言路:賞罰與投訴制度治小拿破崙

言路:賞罰與投訴制度治小拿破崙
2011-01-09 19:00

我國的公共服務機構遍佈小拿破侖,基本上已經是一個公開的事實,人們即使感到麻木,但也始終必須承受小拿破侖為之帶來的諸多不便。小拿破侖這名字的由來無可稽考,不過它代表了那些“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按照章程辦事,卻對民眾諸多刁難的公務員。

一般上人們都會把小拿破侖問題的矛頭直接指向國陣政府,國陣長期執政54年,對於公共服務的影響極為深遠,確實是責無旁貸。但值得我們關注的一點是,即使明日換了新政府,換掉的只是內閣成員而已,公務員的架構依然還是原封不動。如果公務員的政策不變,即使是新政府上台,也一樣會面對跟國陣相同的問題,小拿破侖依然會繼續肆虐。

筆者認為,我國現有公務員制度,缺少有效率的賞罰與投訴制度。公務員制度最根本的問題,出於公務員那個永遠也打不破的鐵飯碗。須知政府要開除某個違反工作準則的公務員絕非易事,還需經過一系列冗長的繁文縟節,通常是能免則免。至於那些“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的公務員,通常也只是被調職他處了事,連降級減薪都免了,因為公務員的等級是有升無降的。

公務員的賞罰制度,確實需要一輪徹底的改革,當賞則賞,當罰則罰。公務員的升職加薪,除了以年資和考試為準,也必須考量公務員平日的工作表現。每一個公務員每年都必須向部門主管提呈一年裡的工作報告,再由主管另行評分,而工作表現的比重必須大於年資和考試。唯有讓公務員持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心態,才能激發他們的工作表現。

至於懲罰制度,首先就必須先打破公務員的鐵飯碗,與其用保護政策繼續縱容小拿破侖肆虐,不如永遠阻遏小拿破侖冒起的機會。政府大可效仿私人機構的賞罰制度,簡化開除公務員的程序,並且引進降級減薪的制度。這麼一來,就可以讓公務員有所忌憚,不敢冒被開除或降級減薪的風險,務必把自己份內的工作給做好。

有了賞罰制度,投訴制度也是完善賞罰制度的關鍵所在。小拿破侖之所以肆虐,很大原因是因為民眾沒有適當的投訴管道,能夠把小拿破侖的惡劣行徑,傳達至他們的主管。雖然政府部門的柜台經常都會設有投訴箱,但政府必須確保每一個投訴都會被認真處理,而絕非就此不了了事罷了。如今資訊科技如此發達,投訴的管道除了書面方式,也可以通過手機短訊和電郵。

公共服務堪稱是政府的門面,是站在最前線服務人民的臂膀,而公共服務的素質直接影響人民對於政府的印象。如果政府真的是重視人民心聲的話,公共服務的素質確實是有待提昇,尤其是從賞罰和投訴制度開始做起。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1.01.09

Monday, January 3, 2011

言路:媒體與政治

言路:媒體與政治

長久以來,媒體與政治一直有不可切割的關係,或許媒體可以沒有政治,政治卻絕對不能沒有媒體。總的來說,媒體對于政治,起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作用。通過媒體傳達予人民的資訊,媒體可以引導人民投選出新政府,媒體也可以引導人民推翻舊政府。

政治人物和政黨往往借助媒體力量,為自己的理念及政績做正面宣傳。媒體不一定是政治人物和政黨的傀儡,只要有一定的新聞價值,就有責任據實報導,即使因此增加這些政治人物和政黨的曝光率,也無可厚非。政治人物和政黨通過媒體樹立的大眾形象,基本上還是要決于本身的政治價值,並非通過譁眾取寵方式俘虜人心,因為這種不切實際的方式不可能走得遠。

肩負監督責任

與此同時,媒體也同樣肩負監督政治人物和政黨的責任。當他們在政治上有行差踏錯之處,媒體亦會毫不留情據實報導,帶領整個輿論界譴責他們。只要是在民主政治制度下,再強勢的政黨,再叱吒風雲的政治人物,肯定經不起媒體撻伐,必須虛心接受人民制裁。在這方面,媒體對政治起了制衡作用,讓政治人物和政黨有所忌憚,不敢恣意妄為。

政治人物和政黨需要到媒體做正面宣傳時,必然千依百順,奉媒體為“無冕皇帝”;一旦報導有損政治人物和政黨形象,即刻翻臉不認人,輕則口頭警告,重則起訴譭謗,有者甚至號召杯葛媒體。一時之間,這些政治人物和政黨似乎忘了媒體“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把責任全推卸到媒體身上,從不思檢討自己犯了什么錯。

中立性受質疑

媒體的中立性往往受到質疑,尤其是傳統平面媒體。當有報導不利某些政客和政黨時,他們就會狠批這家媒體傾向敵對陣營,企圖說服人民和支持者相信這個說法。實際情況是,倘若一家媒體不幸被說中,不是中立,持有特定政治立場,試問這家媒體的銷量究竟能有幾好?廣大人民是否會樂意花錢購買這家媒體的刊物?基本上,一家媒體的銷量,可充分顯示出受歡迎程度,這完全取決于消費者對媒體素質的信心。

如今晉入科技爆炸時代,媒體不再局限于平面,網際網絡普及化催生新媒體崛起。媒體範圍無限擴大,儼然成為政客和政黨頭上又一層的緊箍咒,讓他們的一舉一動無所遁形,通通暴露在人民眼皮子下。政客和政黨固然可善用媒體做正面宣傳,一樣無法避免受到媒體全面監督,若想把政治責任推卸給媒體,還要先看人民究竟相信與否。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4/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