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9, 2011

言路:行動黨在樂些甚麼?

言路:行動黨在樂些甚麼?

最近納茲里針對馬華開炮的事件,除了當事人馬華外,反應最為熱烈的就屬 行動黨。眼看老對手馬華遭巫統的納茲里羞辱,行動黨也隨著納茲里的言論婆娑起舞,對馬華儘是見縫插針。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一向來與納茲里針鋒相對的行動 黨,此時此刻竟然跟納茲里同仇敵愾,一起炮轟馬華。

 筆者質疑的是,針對這起事件,行動黨到底在樂些什么?

 如果是以往,馬華在某個不利華社的政策制定上處于下風,行動黨炮轟馬華當家不當權,那確實是無可厚非,反對黨監督執政黨的工作本當如此,尤其是以華裔為主的行動黨。然而如今,行動黨究竟是否搞清楚了納茲里所引發的課題何在?

 納茲里事件的主軸,在于納茲里譏諷馬華是深宮怨婦的言論,行動黨如此熱血沸騰,難道就純粹只為了附和納茲里的怨婦論?但求力證馬華是深宮怨婦 就已足夠,而不是明確地一一指出馬華在實際政績上的敗筆?不管怎么樣,行動黨確實應該重新檢討一番,究竟是否應該繼續加入納茲里的行列,高談闊論深宮怨 婦?

 筆者認為,納茲里和馬華之間的爭議,純屬口舌之爭,內容不見有任何重大政策的元素,跟華社的權益沒有直接關係。

跳不出華族思維框框

 說到底,這全都是面子問題,馬華固然要挽回這個面子,行動黨又是否有必要如此關心馬華的面子?還是應該更加關心其他與政策制定有關的課題?

 說到政策制定,聶阿茲曾經言之鑿鑿說過要落實斷肢法,哈迪阿旺也一再申明建立神權回教國的理念。這兩人皆為回教黨一黨之尊,行動黨可曾如此落力反駁聶阿茲和哈迪阿旺不符合華社意願的回教化政策?

 如今行動黨為何對巫統票選最高理事榜上無名的納茲里的怨婦論,會有如此濃厚興趣?

 儘管行動黨一再強調自己是多元種族政黨,然而仍舊跳不出華族思維框框,行動黨仍然把馬華當作是唯一對手,依然跟馬華玩著零和的遊戲。馬華舉凡在不 利華社的政策制定上處于下風,政治利益歸于行動黨自然無可厚非,但行動黨是否應該把深宮怨婦論開闢成一個新戰場?即使馬華顏面盡失,可以為行動黨在華社面 前撈取一些政治利益,然而對華社而言,實際意義究竟何在?

 針對納茲里事件,馬華固然要挽回這個面子,但馬華必須釐清的一點是,在挽回面子的當兒,無謂的口舌之爭應該適可而止,因為那始終不會影響任何政策 制定,馬華只須堅持以“直”報怨即可。馬華如果可以在政策改革上繼續取得突破,那納茲里的言論自然而然不攻而破,這對華社才真正具有實際意義。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4/11

Monday, March 28, 2011

行动党的最终妥协

行动党的最终妥协

砂州民联原本陷入了议席分配的重大争议,行动党和公正党一直为此相持不下,直到最后行动党的立场终于软化下来向公正党妥协,行动党按照最新约定只打15席。砂州民联的内讧,料将因为行动党的妥协而圆满落幕,接下来民联诸党将会团结一致硬撼国阵。

砂州民联的议席争议可以说是峰回路转,一开始行动党被分配到20席,然而公正党随后不断向行动党索讨更多的议席。较早前行动党已经做出让步,让出了2席给公正党,行动党的议席减至18席。之后公正党进一步再要求多5席,忍无可忍的行动党不再退让,一度单方面宣布攻打18席。然而行动党最终还是向公正党妥协,再让多3席,议席减至15席。

在整起事件上,不难发现公正党侵吞行动党议席的企图,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即使砂州行动党领袖张建仁也直言不讳公正党欺人太甚。民联三党向来声称“平起平坐,互相制衡”,如今我们并未看到行动党成功制衡了公正党的野心膨胀,反而却被逼一让再让手中硕果仅存的议席,须知公正党原本分配的议席就已经超出40席有余。

很明显的是,行动党和公正党之间互相制衡的机制出了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就在这次的砂州选举彻底浮出水面。如果说公正党能够在议席分配上彻底钳制着行动党,那么往后民联的官职委任、资源分配、还有政策制定,行动党又是否能够成功摆脱公正党的钳制,而拥有属于自己的发挥空间呢?这绝对是大马千千万万华社所最为关注的事项。

纵观当今行动党的支持力量,绝大多数来自不满于国阵现状的华社。他们寄予行动党的期望,莫过于打破现有的种族政策,实现人人平等的共同愿景。然而在现实里,华社所看到的行动党,并不如他们期待般可以跟公正党平起平坐,反而却是对公正党唯唯诺诺一再退让。不管这种说法是否属实,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现象如若长久维持下去,华社对于行动党的支持迟早也会有崩盘的一天。

在砂州民联的内讧里面,我们还能够看到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公正党和行动党双双都抢着要华人选区来竞选。无可否认的是,华人是民联最主要的支持力量,华人选区确实可以给予民联诸党最大的胜算,可是华人就是否应该理所当然地被标签为“民联票仓”?难道民联诸党就真的不思开拓华人以外的选票市场吗?如此心态又应该如何放眼入主布城?

民联不能只满足于攻下华人选区而已,更应该放眼其他所有华人以外的选区,才有望打破国阵的三分二优势,甚至夺取国阵的政权。真正的两线制,不会因为华人的一面倒向民联而诞生,朝野两派皆需要国内多元民族的互相扶持,两线制才有望落实。

Sunday, March 27, 2011

口不遮拦的纳兹里

口不遮拦的纳兹里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在巫统党内是出了名不按理出牌的怪胎,经常发表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而最近纳兹里就跟国阵的成员党杠上了。纳兹里先是用“怨妇论”惹毛了马华民政,后又矢言要夺走国大党在霹雳的六个议席,如今的纳兹里可以说是四处树敌,令人不解他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暂且不论纳兹里在其疯狂言论背后隐藏了什么动机,可以肯定的是,纳兹里的言论对于国阵整体的形象,是具有一定的破坏力。外人从表面上看来,会认为国阵成员党并非团结一致,上下一心,实则充斥了互相指责和谩骂,暴露出彼此之间的不满情绪。毋庸置疑的,纳兹里此番言论的反宣传效果,对于国阵而言绝对是徒然让亲者痛,仇者快而已,这又会否是纳兹里乐意看到的结局呢?

纳兹里要批评国阵成员党,或许可以被解读为“大义灭亲”之举,但有一点必须强调的是,纳兹里的措辞并不恰当,而且内容也显得空洞。如果纳兹里可以逐一列出国阵成员党在政治工作上的败绩,那么如此大义灭亲法,实则也是无可厚非。然而纳兹里却是用“深宫怨妇”来形容国阵成员党,以及用上一连串风马牛不相及的比喻词语来揶揄国阵成员党,实存搬弄是非之嫌。

纳兹里的言论虽然令国阵成员党感到遗憾,然而稍微令人感到一点欣慰的是,纳兹里并非是巫统票选的25位最高理事之一。纳兹里虽然官拜首相署部长,然而纳兹里始终并没有巫统的民意基础作为后盾,至今都仍未看到巫统高层胆敢挺身而出为纳兹里背书,可见得纳兹里在巫统党内的代表性也是有限而已。

针对纳兹里的失言,首相亦是国阵主席的纳吉随即立刻公开训示所有的国阵成员,从今以后必须谨慎发言,一切需以国阵的和谐及团结作为大前提。首相此番言论,摆明了是冲着纳兹里而来,看情形纳吉并不打算放任国阵成员党之间的互相谩骂不管,而会采取主动避免国阵成员党之间的纠纷,尤其是在毫无政策意义的争议上。

如今的纳兹里虽然是满口的仁义道德,然而纳兹里似乎彻底忘了,他自己本身涉及的丑闻实则也不少。当然纳兹里依然保有批评国阵成员党的权力,然而纳兹里应该着重于批评国阵成员党的办事不力,而并非评审国阵成员党的道德标准。人民固然是乐意看到国阵成员党为了制定政策而起争议,但人民绝对不会欣赏国阵成员党纯属泼妇骂街的闹剧。

言路:民聯能制衡回教黨嗎?

言路:民聯能制衡回教黨嗎?

針對丹州的禁售彩票課題,萬眾期待的民聯會議已經被召開,結果是行動黨並無法讓回教黨改變初衷,回教黨堅持落實全面禁賭,絲毫不做任何讓步。從以上事件看來,不難發現民聯已經開始失去了制衡回教黨的能力,至少在禁賭的課題上,民聯盟黨完全拿回教黨沒有辦法。

這 還要歸咎于民聯諸黨的各自為政,公正黨執政雪州、行動黨執政檳州、而回教黨則執政丹吉二州。雖然民聯曾經在民聯大會上前后宣佈過共同綱領和百日新政,然而 實際上民聯三黨在各自的執政州屬,皆用自己政黨的模式來施政。如今回教黨執政州屬堅持落實全面禁賭,行動黨雖然嘗試干預,但卻以失敗告終,皆因民聯現今的 機制並無法制衡回教黨執政州屬的施政。

影響力不容小覷

民 聯三黨的互相制衡一旦被打破,會不會成為回教國暫且不 論,可以預見回教黨的實際影響力不容小覷。回教黨堅持不肯對禁賭課題作出讓步,民聯盟黨奈它不何;那么他日在任何極具爭議性的種族和宗教課題上,民聯又是 否能讓回教黨乖乖就範?可以肯定的是,若根據議席多寡來分配內閣官職,回教黨可以接管近乎三分一內閣部門。

之前行動黨領 袖陸兆福和陳國偉一 致認同,華人選票流失的原因,歸咎于回教黨的禁售彩票和檢舉情人節課題。如今民聯無法改變回教黨的施政,已經成為事實,這是否意味著華人選票會因為回教黨 而繼續流失?基本上,華社並不是如此看重禁售彩票和檢舉情人節課題,華社其實比較在乎民聯能否有效制衡回教黨的一舉一動。

民 聯各自為政的現 象,可以說是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民聯諸黨之間的理念矛盾,不可能再帶到下屆大選,去說服人民民聯三黨可以一體執政。針對過往的種種爭議,例如回教國,民 聯已經不能再採取避而不談的方式去逃避,如今民聯必須正視這些爭議,並且全面落實統一綱領,盡可能消弭民聯諸黨之間的政見分歧。

交出漂亮成績單

民聯在308海嘯中執政四州,可說是意外收穫,也提供最好的平台予民聯諸黨累積執政經驗。如果民聯能在這四州交出一張漂亮成績單,對于人民肯定是信心保證。如果民聯的執政成績參差不齊,那么人民就必然會另作考量,尤其是考量民聯執政中央的統一模式。

針 對禁售彩票課題,行動黨領袖也看似意興闌珊,唯剩下全國主席卡巴星,仍然不言放棄呼籲行動黨與回教黨“對著干”。只可惜那些真正掌握行動黨實權的中央領 袖,並沒有跟緊卡巴星的步伐,一起同仇敵愾。卡巴星實際上並不是為了行動黨,而是為了非回教徒的自由而堅持抗戰到底,這一點高尚情操確實值得令人敬佩。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8/3/11

Sunday, March 20, 2011

言路:民聯理念的統一之路

言路:民聯理念的統一之路

萬里望和吉道雙補選,馬來和印度選票毫無懸念繼續回流國陣,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華人選票也開始露出回流國陣的跡象。針對這一趨勢,行動黨副主席陳國偉,和社青團總團長陸兆福早前向媒體表示,是吉蘭丹回教黨政府禁賣彩票,和回青團長公開呼籲情人節的道德檢舉,嚇走華人選票。

國偉和陸兆福皆要求民聯最高領導層,盡快召開民聯會議,迅速解決吉蘭丹的禁賣彩票爭議。目前的情況,是行動黨和回教黨各持己見,回教黨由始至終堅持全面禁 賭,包括彩票;行動黨則開始要求民聯檢討回教黨的禁賭政策。可以預見的是,行動黨和回教黨在近期內,必須就禁賣彩票爭議作個了斷,視乎回教黨是否讓步而 已。

面對同樣困境

其實,行動黨眼前面對的困境,回教黨在上一回丁能補選后也同樣面對。回教黨賴以為基本盤的馬來選票,開始與回教黨漸行漸遠,其中主要因素在于馬來選民對行動黨的抗拒。因此回教黨公開喊出了賦權民族口號,逐漸靠攏回種族路線,期望借此挽回馬來選民的心。

觀行動黨和回教黨的類似困境,不難發現民聯再也不能放任成員黨間的理念矛盾而不理。在民聯三黨湊數執政的當兒,成員黨間的理念矛盾會不斷拖慢盟黨的腳步, 成為絆腳石。以行動黨和回教黨為例,行動黨主張人人平等的理念,拖垮了馬來選民對回教黨的支持;回教黨主張宗教神權主義的理念,也一併連累華人選民給予行 動黨的支持。

在這之前,民聯對成員黨間的理念矛盾,一直三緘其口,至今未見民聯針對種族和宗教敏感課題,推出共同綱領。然而對民聯而言,這些始終是無法逃避的課題,有朝一日執政,也必須面對當今執政者面對的問題。即使民聯尚未執政,也要向人民交代清楚,如何三黨一體共同執政。

走到十字路口

明顯的是,民聯諸黨在執政州屬各自為政,已走到十字路口,畢竟這不是長遠之計,人民也開始摸索民聯的共同執政模式。以禁賣彩票為例,如今吉蘭丹回教黨政府 施行,檳城行動黨政府不可能以為光說檳州不會效仿吉蘭丹,就可解答全國人民對民聯的疑問。如果民聯執政中央,中央政府制定的共同政策,總不能分不同州 屬選擇性執行吧?

如今陳國偉和陸兆福尋求召開民聯會議解決禁賣彩票爭議,無疑認同禁賣彩票爭議上,民聯三黨必須達成共識,並制定一個共同政策。

筆者認為,民聯理念的統一之路,不只是禁賣彩票而已,其他之前民聯一直避而不談的敏感課題,遲早會跟禁賣彩票的課題一樣浮出水面,民聯三黨必須正視和解決。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