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2, 2011

言路:哈迪阿旺四連任

言路:哈迪阿旺四連

回教黨黨選提名已過,哈迪阿旺再次沒受到挑戰,順利四度連任回教黨全國主席職。回教黨的組織規模,堪稱國內朝野繼巫統之后第二大政黨,如此龐大政黨的一黨之尊,竟可讓哈迪阿旺一人四連任,確實為人津津樂道,值得深入探討。

 哈迪阿旺之所以能獨領風騷這么多年,只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回教黨青黃不接,找不到能取代他的新領導人;二是回教黨全黨上下,一致認同哈迪阿旺的領導。綜觀回教黨裡沒人膽敢挑戰哈迪阿旺,可見后者的可能性偏高。哈迪阿旺在回教黨內的權威性,或許還不如聶阿茲般登峰造極,若論哈迪阿旺在黨內的代表性,卻又毋庸質疑。

政治論述乏善可陳

 長期以來,哈迪阿旺都未能給人精明能幹的印象,他雖然統領回教黨龐大軍團,其政治論述卻一直乏善可陳。除了回教國和回教法,人們對于哈迪阿旺的政治視野,可說一無所知。從1999年至2004年,哈迪阿旺出任登嘉樓州務大臣的政績平平,以致無法成功捍衛登嘉樓州政權,不啻是其政途上的一大敗筆。

 儘管如此,哈迪阿旺在回教黨內的領導地位依然穩如泰山。雖然黨內開明派三不五時都會向哈迪阿旺的保守派公開嗆聲,但在多數黨員簇擁下,保守派在黨職方面依然佔盡上風,哈迪阿旺四度連任全國主席就是最佳鐵證。由此可見,回教黨的大多數黨員,依然以哈迪阿旺這類保守派領袖馬首是瞻,而哈迪阿旺的回教國和回教法立場,也依然是回教黨內的主流理念。

 哈迪阿旺和聶阿茲有一點很大的分歧,就是哈迪阿旺向來不排斥與巫統合作,聶阿茲卻誓死反對到底。如今聶阿茲年事已高,一旦聶阿茲退下來,哈迪阿旺領導的回教黨日后是否會跟巫統結盟,依然是未知數。

期望開明領袖領導

 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巫統唯有在完全放棄華人選票的情況下,才有可能與回教黨組成馬來回教聯盟,因為屆時馬華即使不是在大選中全軍覆沒,也必然無顏面繼續留在國陣的執政行列。

 總的來說,馬來回教徒如何看待哈迪阿旺,或許不是非回教徒所能徹底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非回教徒會比較期望回教黨內類似胡山慕沙的開明派領袖,可以取代哈迪阿旺,成為回教黨新一代領導人。

 站在華人的角度去看,華人會希望回教黨領袖不再發表回教國和回教法的言論,放棄建立神權回教國理念,轉而支持捍衛現有的世俗國,徹底將回教黨轉型成一個開明的政黨。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3/5/11

Thursday, May 19, 2011

言路:我國大選時機尚未成熟

言路:我國大選時機尚未成

308海嘯已經過去3年,而且此后即使有任何國州議席懸空,也不會再補選。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在首相納吉何時才宣佈大選。與此同時,朝野兩派已經緊鑼密鼓,部署下一屆大選的選戰。

 根據我國憲法,一屆國會的最高期限為5年,納吉必須在2013年的3月前解散國會,宣佈大選。換言之,納吉在接下來兩年內,隨時會宣佈大選,預料不可能拖至2013年,最有可能落在2012年,即符合例常的四年一屆國會。

選票大量回流

 有者認為,國陣繼最后幾場補選連續取得大勝后,信心開始膨脹,很有可能盡快宣佈大選,最快可以是今年年底。這其實合情合理,因為在一連串補選中,馬來和印度選票大量回流國陣,已是鐵一般事實,而且連華人選票也有回流國陣跡象。

 民聯最近狀況連連,先是公正黨陷入議員退黨和內部黨爭危機,爾后行動黨和回教黨的理念矛盾漸漸浮出檯面。單單以政局和選情作為考量,對于國陣而言,現階段或許是宣佈大選的大好良機。

 不管怎樣,現在距離上屆308海嘯僅僅3年時間,一屆國會才3年就解散,極不尋常,國陣依然面對其他方面的隱憂。

 筆者認為,首相納吉常說的感覺良好因素,政府的整體表現固然是首要條件,經濟狀況也是極為重要的元素之一。現在全球都面對通貨膨脹問題,原產品價格也節節上升,尤其西亞局勢動盪,原油價格飆升至另一高峰。馬來西亞國情跟其他國家不同,中央政府一直補貼統製品,以控制統製品價格,減輕人民負擔。

 目前通貨膨脹趨勢持續高漲,國陣若要維持補貼統製品政策,就必須承受額外財政負擔。舉例來說,國際原油價格實際上是天天起價,政府若要維持國內每公升1令吉90仙的油價,就必須按照每天國際油價的浮動,來增加對油價補貼的預算。

不能空口承諾

 只要目前通貨膨脹的情況未能穩定下來,國陣宣佈大選其實如履薄冰,人民隨時可能把怒氣發洩在選票上。

 國陣也不可能空口承諾永續維持現有補貼政策,畢竟通貨膨脹是全球大勢所趨,人民也不會相信政府可以長久如此支撐下去。

 唯有當經濟好轉時,原產品價格不再高飆,通貨膨脹穩定下來,國陣才可能會有必勝把握。然而長遠來說,納吉推動的高收入國計劃勢在必行,補貼政策終究治標不治本,當人民的收入趕得上國際水準,人民才有能力負荷全球通貨膨脹的趨勢。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0/5/11

Wednesday, May 18, 2011

言路:馬華的最後本錢

言路:馬華的最後本

儘管朝野兩派對馬華的不入閣論,抱著南轅北轍態度和觀點,然而值得思考的是,不入閣論究竟對大馬華社造成何種衝擊?尤其華裔選情方面。

 馬華的不入閣論,可說是創黨以來最大豪賭,形同把賭桌上的全部籌碼一手梭哈了。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把底線設定于現有的1531州席,一旦下屆大選成績跨不出這條底線,馬華即將退出中央、州,甚至地方政府執政行列。眼看當今一面倒向民聯的華裔選情,加上砂州選舉人聯黨近乎全軍覆沒的慘敗,如今馬華把底線設得如此之,確實是兵行險著。

 社會人士議論紛紛,究竟馬華的不入閣論,是不是《狼來了》的最新版本?馬華會不會到了最后關頭,依然放不下功名利祿,留在執政黨內?如果馬華下屆大選成績還慘過上一屆,到時還會留下多少議員有資格出任部長?如果在眾目睽睽下違背諾言繼續當官,馬華又要如何面對華社?會不會來還是其次,然而這頭到底存在不存在,相信大家心裡有數,馬華不入閣的可塑性其實極高。

社會人士議論紛紛

 不入閣論打出來,對于年輕華裔選民,尤其是30歲以下的新選民,絕對會引起反效果。年輕選民普遍上認為馬華長期當家不當權,扮演的角色可有可無。如今用類似威脅的口吻要求華社二選一,年輕選民不會覺到有任何損失,樂得棄馬華而去。

 對于30歲以上,年長一些的華裔選民,不入閣論對他們或許會起一些作用。跟年輕選民不同的是,年長選民不單單注重全國課題,他們也會關注地方課題。那些曾經獲得馬華協助的,會想像有朝一日馬華真的徹底退出執政舞台,對他們的權益究竟會造成何等衝擊。在這種情形下,馬華真正累積起來的實際政績,才會變成生死存亡的最后本錢。

 馬華在下屆大選賭的,就是這個最后本錢,賭華人會不會全面考量馬華在執政黨內的實際政治功能,認真謹慎選擇要不要繼續或重新支持馬華。儘管朝野兩派對于不入閣論各持己見,最后還是有待廣大華社自行判斷究竟要馬華生?還是讓馬華死?馬華可不可以過關,全看馬華之前讓華社感受到的實際政績,究竟值不值回一張選票。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9/5/11

Tuesday, May 17, 2011

言路:從校園欺凌看人性

言路:從校園欺凌看人


震驚全國的校園欺凌事件,人們普遍上除了把焦點放在肇事的幾位學生身上,也把矛頭指向校方監督不力,更指責教育部勒令停學14天的懲罰過。然而這起校園欺凌事件,我們更應探討的是人性的黑暗面,甚于追究責任。

 現在肇事的不是一兩個,而是三五成群的學生,為何當今學生會訴諸集體暴力?常言道:人之初,性本善。這群13歲不到的中學生,為何會以施暴欺凌為樂?過往舊時代的校園欺凌,不外乎小孩間的戲弄嘲笑,為何演變成今天的拳頭暴力?如此人神共憤情景,儘管網民無不文誅筆伐,案發現場的學生卻視若無睹,直到放上網才東窗事發,又是為何?

沒法改善扭曲人性

 綜合種種因素,可清楚瞭解,就算我們向校方和教育部追究責任,也沒能解決問題源頭。即使校方全天候監視學生一舉一動,教育部勒令肇事學生立刻退學,也沒法改善人性的扭曲,終究無濟于事。令人擔憂的是,入世未深的中學生尚且如此,他日長大成人后會是什么模樣?

 很多社會人士,尤其是家長,普遍上認為學校有責任把學生教好。問題是教好的定義是什么?知識方面?還是人格方面?當今學校不同古代私塾,教的不是四書五經之類的做人道理,而是偏向技術性的知識學科。儘管學校有道德教育,然而絕大多數學生只把道德教育當作其中一個科目,有沒實踐是另一回事。

 常言道:養不教,父之過。在塑造人格方面,家長肯定比校方扮演更重要及更具決定性的角色。家長務必從孩子初初懂事時,就灌輸良好家庭教育,並且以身作則,為孩子樹立好榜樣。除此之外,家長也有責任監督一切可以為孩子帶來負面影響的外來因素,包括豬朋狗友和不良媒體。這種工作不可能假手校方,校方頂多只能扮演執法者角色,對犯錯學生施以懲罰,然而打從根本上不讓孩子有犯錯念頭,是家長的責任。

 是非對錯雖沒一定標準,然而欺凌同學至如此離譜程度,就距離兒戲太遙遠了。

 究竟是什么因素,造就今日學生扭曲的人性,以及離經叛道的價值觀?以上問題,才是我們現在最應該探討的,而不是追究校方為何沒有及時阻止,也不是指責教育部為何給予如此輕微懲罰。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5/5/11

Sunday, May 8, 2011

言路:行動黨在民聯的話事權

言路:行動黨在民聯的話事權

砂州選舉落幕后,狂勝12席的行動黨似乎被勝利沖昏頭,未曾考慮僅贏3席的公正黨感受如何,自行建議行動黨跟砂州國民黨合併。公正黨立即炮轟行動黨,並逼行動黨收回建議

 公正黨與國民黨有恩怨是不爭事實,早在砂州選舉提名前,兩黨就為了議席分配不歡而散。在政黨結構上,兩黨在砂州的主要支持力量,都來自非回教徒的 土著,角色重疊構成兩黨間的競爭壓力,正所謂一山不能藏二虎。如今行動黨公開邀請國民黨合併,固然可以藉此開拓華裔以外的政治版圖,卻教公正黨情何以 堪?

 自古以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行動黨本著民聯最大黨的身分,提出的建議即使友黨再怎么不認同,都理應給予一定程度尊重。然而行動黨一黨之尊的林 吉祥提出合併建議后,公正黨區區一名砂州主席巴魯比安,第一時間跳出來指著林吉祥的鼻子臭罵,並要求林吉祥馬上澄清解釋。不久民聯實權領袖兼公正黨顧問安 華,表態堅持反對行動黨的合併建議。總而言之,在合併建議上,公正黨無論是高層基層,都可說極度不給行動黨面子。

賠了夫人又折兵

 行動黨與國民黨合併的建議,可說賠了夫人又折兵,不但合併不成,還暴露了行動黨在民聯內部話事權不足的問題。行動黨簡單一個建議,不但沒受到友黨 附和,還遭友黨猛烈抨擊,甚至公開譴責。或許民聯人士可以辯稱這是民聯三黨平起平坐,互相制衡的現象,眼前的事實是行動黨的良好建議,民聯未必照單全 收。如今合併建議是如此,執政中央后的平等政策又是否如此?

 當今華裔為何捨馬華取行動黨,以致華裔對行動黨的支持率近乎衝破八成?皆因當今華裔普遍認為,跟馬華比較下,行動黨在民聯內部的話事權相對比較 大,他們相信民聯執政后,行動黨能更有效維護華社權益,尤其是實現人人平等的社會。實際上,真是這樣嗎?行動黨真的能說服公正黨和回教黨,跟隨行動黨的理 念步伐一致嗎?

 這個答案絕對不是紙上談兵就可下定論,還有待行動黨在接下來漫長日子裡,用實際行動證明華社並沒信錯它。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9/5/11

Saturday, May 7, 2011

言路:馬來西亞的政治現實

言路:馬來西亞的政治現實

自從308海嘯后,馬來西亞的政治局勢經歷天翻地覆的變化,如今已經穩定下來,形成308”的政治生態。馬來西亞的種族政治模式,基本上還是維持不變,朝野政黨和選民結構依然還是以種族分野。

 在308海嘯時期,我國政局基本上呈現全民皆反的局面,除了東馬土著,西馬半島三大民族皆在大選中唾棄國陣,導致國陣的國州議席兵敗如山倒。原本是一盤散沙的公正黨、回教黨和行動黨,也因308海嘯開啟結盟契機,造就今天的民聯。

 綜觀308海嘯時期的三大民族選票流向,華人選票無疑秉持傳統一面倒向民聯,印裔選票也因興權會風波大舉靠向民聯,唯有國陣的馬來選票只流失一小 部分,從而幫助國陣繼續執政中央。然而以上選情只是過渡期,308海嘯距今已超過3年,連續多場補選下來,全國選情明顯起了滄海桑田變化。

熱情已不復當年

 根據最新選情顯示,馬來選票已大量回流國陣,印裔選票也因興權會無以為繼重投國陣懷抱,只剩下華人選票依然對民聯不離不棄,但也漸漸出現動搖跡象。這種選情可解讀為308海嘯退燒,全民皆反的熱情不復當年,也相對穩定下來,估計會延續至下一屆大選。

 以目前的趨勢預測下一屆大選成績,料想國陣將會在絕大多數馬來選區大豐收,繼續執政應該不成問題,甚至有望重奪三分二國席優勢。然而在華人居多的選區,國陣極有可能會慘遭比308海嘯更嚴重的滑鐵盧。如今砂拉越州的人聯黨面臨這個困境,遲些可能就輪到馬華和民政。

 當國陣華基政黨近乎全軍覆沒,國陣整體,主要是巫統,依然保有政權,甚至三分二優勢,就徹徹底底形成他人在朝,華人在野的局面。民聯的華基政 黨解讀為一種恐嚇論,然而這絕對是鐵一般的事實。在國州議會從此不會再看到執政黨的華人代表;在國州內閣,即使有華人代表,也必然是另外委任,絕非民選。 至于能夠帶給華社何種衝擊,就有待華社自己親身感受。

須爭取馬來選票

 華人選民也非完全樂意看到他人在朝,華人在野的局面,基本上308海嘯至今依然給予華人希望。華人選民普遍上深信不疑,民聯最終能夠擺脫種族 思維枷鎖,實現人人平等的社會。民聯成功在308海嘯奪下5州政權,具體化了華人這個希望。筆者認為下一屆大選,霹靂和雪蘭莪這兩州將成為華人選民對民聯 的信心指標,如果這兩州淪陷給國陣,華社對民聯入主布城的期望,肯定會大打折扣。

 馬來西亞的政治現實是,單單靠華人選票,沒可能推翻國陣。如果民聯有心要入主布城,就必須從巫統手中把馬來選票搶過來,如何改變馬來選民的思維, 接受民聯,才是入主布城的關鍵所在。只怕民聯不但改變不了馬來選民的思維,反而為了適應馬來選民的思維,走回巫統一模一樣的舊路。要給一場讓華人拍爛手掌 的演講有何困難?但要真正改變華人的命運,又談何容易?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8/5/11

Tuesday, May 3, 2011

行动党对于“不入阁论”的反应

行动党对于“不入阁论”的反应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高调宣布“不入阁论”过后,身为马华半个世纪的宿敌,行动党对于“不入阁论”的反应,自然而然是最为激烈的。但有点值得我们思考的是,行动党是否真的有必要作出如此激烈反应?

综合行动党对于“不入阁论”的反应,大致上可以归类为四种论调:一、马华在威胁华社;二、华社不需要马华;三、马华部长可以现在辞职;四、没人相信马华会不要当官。这四种论调,如果相互交叉来逐一分析,不难发现其中的逻辑大有矛盾之处。

行动党在这边厢说“华社不需要马华”,那边厢又说“马华在威胁华社”。既然行动党坚持认为马华是当家不当权,有没有做官对于华社都是无关痛痒之事,那么试问马华又有何德何能得以“威胁”华社呢?如果马华真的是如行动党形容一般庸碌无能,那么其实行动党根本就无需提及任何“威胁”的元素,大可淡淡然地祝马华一路走好。难道说,行动党实际上对于马华的能力,也有着一定程度的肯定?

行动党说“马华部长可以现在辞职”,这句话似乎还刻意遗漏了下半部,为何行动党不干脆呼吁马华部长、州行政议员、县市议员、村长以及一切官职,现在就马上辞职?行动党是否想把“不入阁论”对华社造成的冲击给降到最低点呢?蔡细历承诺一旦败选,退出执政行列的绝对不单单只是马华部长,也包括了县市议员和村长的低层官职。更何况,蔡细历已经为下届大选设定了1531州席的底线,若现在辞职绝对是意气用事,但输破底线而退出是为信守承诺也,马华到时就算不想退出也不行,行动党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行动党说“没人相信马华会不要当官”,最有趣的就是这句话,似乎在“安抚”华人,就算天塌下来,马华都一定会死霸着官职不放,所以华人也不用担心马华会不会退出的问题。行动党应该扪心自问,如果现今华人依然还会“担心”马华会不会退出的问题,这究竟是为何原因?反过来说,如果现今华人完全不关马华的死活,那么就轮到马华要去面壁思过了,不过现今的马华毋庸置疑已经是百孔千疮了。

回到问题的原点,眼看行动党对“不入阁论”反应如此激烈,感叹行动党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行动党就只能拿国阵的华基政党来开刀,对于巫统和其他土著政党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号称“多元种族”的行动党,为何要把马华民政当作理所当然的宿敌?如果真的坚信自己是多元种族,为何会没有信心争取最大种族的支持?到最后,行动党真的有必要对“不入阁论”做出激烈反应吗?这个问题就留待广大的华社去判断了。

Monday, May 2, 2011

言路:珍惜預科班學額

言路:珍惜預科班學額

最近遇到一名老前輩,向筆者申訴其女兒雖然成功獲得大學預科班,即matriculation的錄取,卻堅持不願意去報到,寧願選擇繼續讀中六。在現今的華人社會裡,雖然每年申請預科班爭破頭的現象層出不窮,但同時亦有華裔子弟即使成功獲得錄取,也不願就讀。

 在早期,預科班的學額是全數保留給土著而已,直到近期經過了馬華一番爭取,預科班終于開放部分學額給華裔子弟。這一份預科班的學額得來不易,對于學生的日后升學有著很大的幫助,華裔子弟如果成功獲得錄取,實在不應該輕言放棄,還必須多多珍惜這份預科班學額。

 跟中六的兩年課程比較,預科班的課程被相對縮短成接近一年的時間,在時間方面足足能夠節省學生的一年光陰。更重要的是,在申請大學時,預科班也佔 據一定的優勢,競爭程度也不如中六一般激烈。如果學生是以本地大學的志願科系作為最終目標,預科班絕對會是數一數二最為理想的歸宿。

 經過深入的查問,筆者發現華裔子弟不願就讀預科班,有兩大決定性的迷思:一、害怕與土著為伍;二、質疑水準不夠。一旦華裔子弟能夠克服這兩項迷思,要接受預科班應該不成問題。

 害怕與土著為伍,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必要的顧慮。我們生活在多元種族的馬來西亞,而且跟土著相比,我們華人相對只是少數民族,要完全避免與土著為 伍,可說近乎不可能。華裔子弟即使是在全華人的環境下長大,日后要上大學,進入社會工作,也一樣免不了要跟土著接觸。唯有開始學習如何跟土著和睦共處,才 是上上之策。

影響學術水準

 質疑水準不夠,這固然存在著很大的爭議。與中六相比,預科班的課程比較類似大學課程的模式。中六是延續中小學的課室教學模式,考試制度是全國統一 而且一考定江山;預科班是採用大學的講堂教學模式,考試制度是學院自主而且校本評估。預科班的課程專注于進大學前的基礎教育,講師的講義只是引導而已,學 生們還須翻閱書籍自行進修,因此水準夠不夠主要還是在于該學生有沒有做好自己的本分。

 不過這種例子不完全適合用于大學階段,因為大學涵蓋了各種專業領域的深入研究,校方的政策對于大學的學術水準有著極大的影響。

 總的來說,預科班的確為華裔子弟鋪好了一條直通本地大學的康莊大道,申請失敗的固然只能望門興歎,然而那些申請成功的還必須好好把握良機,多多珍 惜預科班的學額,絕非輕言放棄不願就讀。如果華裔子弟仍然是因為以上兩大迷思,而選擇放棄了預科班的學額,那就真的是太過可惜和冤枉了。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3/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