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11

言路:林冠英沒資格當首相?

言路:林冠英沒資格當首相

林冠英沒資格當首相?這句話並不是出自馬華之口,而是林冠英本尊親口所說,作為對支持林冠英成為大馬首相面子書專頁的回應。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不久前霹靂州行動黨主席倪可漢,也一度公開表示說,下屆大選如果民聯有幸奪回霹靂州政權,州務大臣之位非回教黨的尼查莫屬。

 由此可見,行動黨在民聯不可能當領頭羊,已經成為篤定的事實,不管是在中央,還是在州政府,除了以華人居多的檳州例外。

不可能當領頭羊

 然而有趣的是,行動黨在國會有29議席,卻要把國會反對黨領袖拱手讓給只有20個國席的公正黨(算不清到底多少公正黨議員已經退黨、跳槽)。即使安華被禁足國會時,行動黨並沒順理成章代安華領軍民聯,而是由公正黨的總秘書暫代,難道林吉祥父子在民聯的地位連個公正黨總秘書都不如嗎?

 霹靂州的情形,亦是一樣。行動黨在霹靂州議會有18議席,卻要把州務大臣拱手讓給只有區區6席的回教黨。上一回或許可以說要尊重蘇丹的選擇,行動黨不能公然抗旨,現在行動黨大剌剌地說州務大臣非尼查莫屬,是不是表示行動黨已經宣告棄權州務大臣寶座?

 林冠英有沒有資格當首相?這讓筆者想起一個故事。當年馬華總會長陳修信跟首相敦拉薩要求副首相之職時,敦拉薩對陳修信說:論資格,你要做首相都可以,只是你過不了我的族群。

 實際上,林冠英也不用太過妄自菲薄,不是林冠英沒有資格當首相,而是近乎可以被稱為華人政黨的行動黨,出不了一個可以讓國內超過60%人口的馬來人所認同的首相啊!

吴启聪 中国报 25/8/11

Tuesday, August 23, 2011

言路‧“服務丈夫”背後意義

言路服務丈夫背後意義

2011-08-23 08:04

上個星期,星洲日報的《言路》版足足有兩天的評論,近乎全部都是衝著馬華總會長蔡細歷說過的一句服務丈夫而來。筆者發現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人們似乎比較注重於評論服務丈夫字面上的意思,更甚於這4個字背後的原來意義。

無可否認的是,蔡細歷這句服務丈夫,確實是引起了不少聽者有心的遐想,甚至想去猥褻內容的方向。但更加值得我們探討的是,為何蔡細歷會有此一說?因為蔡細歷是針對檳州首長林冠英的夫人周玉清,身為馬六甲州議員但卻長期定居於檳城的首長官邸,質問周玉清要如何服務馬六甲州選區的選民?


在人們都興致勃勃地文誅筆伐蔡細歷的服務丈夫言論之際,我們是否不應該為此模糊了課題原本的焦點,即周玉清是否應該回去馬六甲州選區服務呢?持平而論,身為一名人民代議士,留守在自己選區服務民生,絕對是天經地義之事,除非這名代議士另外有官職在中央或者州政府,但坦白說,首長夫人並不是一個正式官職。


州議員理應對於自己的州屬有著不可切割的使命感,這也是為何州議員候選人的身份證上,強制要註明指定州屬的地址,否則即被判不合格。州屬既然不會接受一個來自外州地址的候選人競選州議席,也不可能會允許州議員當選後長期定居在外州地址,因為這對於該州選區的人民是非常不公平的。


州議員的工作,並不止是在開會時間出現在州議會而已,州議員必須長期不間斷地服務其州選區的民生。如果州議員長期沒在選區內的話,那麼上門求助的人民,往往就只能見到州議員的秘書或助理之類的。別忘了州議員當初也是人民一人一票投選出來的,人民把票投給了州議員,難道連見個面也要預約排期嗎?


最後,妻子有沒有陪在丈夫的身邊,這是一個社會問題;而州議員有沒有陪在人民的身邊,這卻是一個政治問題。究竟社會問題應該凌駕於政治問題之上?還是政治問題應該凌駕於社會問題之上呢?恐怕只有支付州議員薪水的人民,才懂得回答這個問題。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言路:國家爛牙必須治 (原名为:治国如治牙)

言路:國家爛牙必須

俗話說三句不離本行,筆者身為牙醫,平時即使論起政來,也始終離不開牙齒。但筆者發現到很有趣的一點是,治國的道理,其實跟治牙沒什么兩樣。

 一個國家的政府就好像牙齒,人民則是緊緊支撐著牙根的牙周。牙齒堅固的時候,可以正常操作,國泰亦民安。

 可是當貪官污吏,猶如蛀蟲般蛀進牙齒內部時,牙齒就會開始痛起來,國家亦會陷入困境。

 如果是小洞的話,或許還可以鑽走蛀蟲,填補回去;但如果是深入牙髓之大洞的話,那么或許就要考慮抽牙根或拔牙了,人民亦須考慮究竟要重新整治政府?還是干脆推翻政府?

牙周也會生病

 拔牙一點都不瀟灑,筆者剛進大學時,教授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拔牙永遠是最后的解決方案。

 牙齒拔了后,還要想方設法把遺留下來的空洞給補回去,可以做假牙,又或種牙。

 種牙的代價不便宜,現在的市價至少也要8000令吉一顆。這裡要拋出的問題是:在我們決定推翻當今政府之前,是否已經準備好了一個理想的替代者?

 有時候不單單牙齒會生病,牙周也會生病,一旦細菌侵蝕入牙周,牙齒就會開始搖擺,到最后甚至整顆牙齒都會鬆脫。

 人民是支撐一個國家的根本所在,國民團結就是穩固國家的先決條件。如果國民因為種族和宗教因素四分五裂,到最后整個國家亦會被毀于一旦。

 老話一句:預防勝于治療。要照顧好牙齒的健康,最重要的莫過于定時保持牙齒清潔,例如勤于刷牙、用牙線和漱口水,避免細菌入侵牙齒和牙周。

 一個國家必須擁有良好完善的制度,能夠自動自發杜絕貪污腐敗,阻遏國民分裂,國家才有望長治久安啊!

吴启聪 中国报 18/8/11

Saturday, August 13, 2011

言路:有人在“野”好辦事?

言路:有人在好辦事

最近行動黨秘書長兼檳州首長林冠英公開暗示,將會兼打國州議席。他表示如果出任國會議員,就會有更多機會接觸內閣部長,只需要一盞茶時間,就能成功解決檳州許多問題。

 林冠英此番言論,可說徹底顛覆他以往恥笑馬華當家不當權的說詞。

 林冠英之前一再稱謂馬華當家不當權,入不入閣都無所謂。如今難道林冠英以在野黨身分,就可令到內閣部長乖乖就範,幫他解決檳州問題?看來有人在朝好辦事,也要改口說成有人在野好辦事才行了。

 這裡要拋出的一個問題是:朝野究竟要如何達致共識,造福人民?無可否認的現實是,基于政治考量,執政黨不會滿足在野黨所有需求,除了那些憲法賦予的基本權益。

沒得推搪分內工作

 雪州大臣卡立不久前也不是鄭重宣佈,國陣選區一律不會獲得雪州政府的發展撥款;如今林冠英卻信誓旦旦說,只需一盞茶時間,就能說服內閣部長為檳州赴湯蹈火,其中奧妙,還待發掘。

 話說回頭,即使國陣部長怎么敵視在野黨,也沒藉口推搪其部門本當承擔的工作,包括在野黨執政州屬的發展項目。可以肯定的是,在野不可能比在朝更方便辦事,這是不爭的事實。舉例來說,馬華和行動黨如果同時尋求內閣協助,一個是盟友(內閣成員之一),一個是政敵,試問哪個成數較高?

 大馬華社經常慣性認為,現今華人擁有的一切權益理所當然,太過低估國陣華基政黨在執政黨內發揮的影響力。無可否認,國陣領導模式依然是以巫統馬首是瞻,毋庸質疑的是巫統在多方面的政策,仍須考量到馬華和民政的政治需要,絕不可能單單以馬來人利益為唯一出發點。有時候在野黨誇大式的全部或沒有(All or None宣傳手法,人民必須採取理性過濾,而非一味盲從。

如何保全華人權益?

 行動黨雖然經常揶揄馬華有沒入閣無所謂,但內閣或州行政議會清一色是馬來成員,沒有華人成員,那么馬來議員要如何瞭解華社的需要,給予華社最大程度的滿足?如果沒有華人成員,內閣和州行政議會裡對議題提出建議和反駁,又要如何保全華人權益?別認為馬來部長理所當然瞭解華社需要,我們捫心自問:對馬來社會又有多少瞭解?

 更重要的是,在朝華基政黨在華社與政府兩者之間,搭建一座溝通橋樑。為何華社通常有問題要解決,都是尋求馬華協助,而非行動黨?因為馬華提供現成管道,能夠把華社的問題帶入政府部門體系內部,再從中斡旋促成其事。有朝一日如果民聯執政,行動黨也可扮演同樣的角色。

 筆者嗤之以鼻的是,行動黨議員拒絕處理某項問題時,都會慣性地說:我們不是執政黨,這不是我們的工作。既然明知不是執政黨就不能為人民辦到事,又何必說入不入閣都無所謂的廢話?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4/8/11

Friday, August 12, 2011

言路:朝野比爛,美夢不再

言路:朝野比爛,美夢不

最近國陣雖飽受709集會事件的負面衝擊,但民聯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一樣惡運纏身,連續遭遇數宗與種族和宗教敏感有關的大課題。

 當吉打州爆發齋戒月娛樂禁令課題時,吉打民聯華裔行政議員林思年第一時間站出來,說這是前朝國陣立的法,應該找國陣算賬。最近雪州宗教局侵擾基督教晚宴的課題,柔佛行動黨主席兼州議員巫程豪亦站出來說,這也是前朝國陣立的法,照樣找國陣算賬去。

 耐人尋味的是,既然林思年和巫程豪如此不認同國陣當初立的法,為何又會對民聯現在的執法不予置評?

期盼比較政績

 之前國陣有法不執,難道純粹因國陣懶惰執法?其實不然。有法不執是因為前朝國陣對于類似宗教課題,依然保有三分忌諱和敏感度,如今的民聯呢?反倒理所當然、天經地義執行前朝國陣不敢執行的法?

 筆者每天期盼有朝一日,朝野政黨會勤于比較各自執政州屬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就業率、居者有其屋率,以及經濟增長率。然而在現實世界,朝野政黨不拿這些好東西來比,而是比爛,只要證明對手比自己更爛,就可宣佈勝利了。

 國陣執政54年,人民已不再抱任何夢想。為何?你如果日對夜對另一半長達54年,是否會期待他明天會給你新鮮刺激?但求安安穩穩共度余生已經足矣。國陣的情況亦一樣,你不可能期待國陣給你一個跟現在有天壤之別的明天,但你必須捫心自問,現在的日子是否還過得下去?還是已水深火熱猶如人間煉獄?如果是后者,你也不用再猶豫什么,換掉政府吧!

人民引頸期待

 民聯從未執政,也不曾針對種族和宗教敏感課題發表過執政宣言,沒人可預知民聯執政后的馬來西亞會是什么模樣?正因為如此,民聯仍然有本錢給人民一個夢想,只要這個夢想還未到需要兌現的一天,要多美就可以有多美,筆者也引頸期待。

 然而在民聯執政州屬,民聯或多或少必須在州政府的權限上,兌現一小部分的美夢。

 如果在兌現美夢的當兒,人民看到的不外乎朝野政黨互相比爛,毫無半點建設性,那么接下來等著我們的,究竟是美夢?還是惡夢?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3/8/11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言路:網絡謾罵污染荼毒網民

言路:網絡謾罵污染荼毒網

709集會剛剛爆發的時候,互聯網隨即冒出為數眾多的網民,尤其是以華裔為主,針對中文報章的報導不公來窮追猛打,有者甚至公開號召杯葛中文報章。更加令人不齒的是,網民竟然在網上公開新聞工作者的背景資料,號召天下網民群起而攻之。

 其實,早在709集會前,網絡謾罵文化一直都存在,尤其是與政治有關的事項。一些不負責任的網民,慣性在網上散播極具仇恨性,又毫無建設性的垃圾言論。更加低級的是,有者甚至完全無需參與討論任何主題,直接指名道姓作人身攻擊,浪費網絡資源之余,又污染其他網絡良民的眼睛。

已經歷數代演變

 互聯網的社交模式,從有網絡開始盛行至今,基本上已經歷數代演變,按順序是MIRCICQMSN、論壇、friendster,直到現在大行其道的facebook,即我們熟悉的面子書。

 面子書可說徹底打破人與人之間的藩籬,近乎無孔不入地徹底滲透我們的日常生活,承載各種各樣訊息的往來。除此之外,訊息的格式也可以多元化,除了文字,還可以是圖片、影片或聲音。

 面子書可謂一把雙刃劍,如果善用于好的方面,不啻是網絡社交的好工具;如果濫用于壞的方面,簡直形同網絡上的洪水猛獸。

 如今網絡謾罵文化之所以能夠發揚光大,皆拜面子書太過方便所賜,只需一眨眼功夫,就能把任何訊息散播全世界每個角落,一旦遇到志同道合者,馬上一拍即合,最終滾成一呼百應的連鎖效應。

 通過面子書傳達訊息無可厚非,關鍵在于訊息內容,究竟是在擺事實,講道理,還是純粹無中生有、惡意抹黑,甚至完全沒有實質內容的隔空謾罵?

思想開倒車之舉

 這種謾罵文化,在思想引導上是開倒車之舉。人們理應綜合所分享的訊息,理性分析內容,並給予邏輯定位;但謾罵文化恰恰相反,純粹挑起人們的情緒,毫不理性地一犬吠影,百犬吠月,亂罵一通卻不知實際意義何在。

 自從308海嘯以來,電子選戰從無到有,至今已完全融入朝野政黨宣傳機制的主流。隨著大選跫音已近,朝野政黨紛紛爭設網絡文宣部隊,專門負責在網上打網戰

 如果網戰的實質內容是理性論政,那倒無可厚非,實際上卻早已荒腔走板,朝野政黨的網絡槍手純粹在斗臭、鬥垮、斗粗、斗無賴,把網絡變成隔空謾罵的戰場,有時候甚至把政治中立的網絡良民,也給拖進戰場。

 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網絡上的謾罵文化,不會為這個國家增加半分建設性,更不會給予國民任何實質益處。我們應該徹底謝絕網絡謾罵文化,以免它繼續荼毒我國網民。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1/8/11

Saturday, August 6, 2011

言路:課外活動計分制應廢除

吳啟聰:課外活動計分制應廢

最近大學錄取名單又放榜,雖然這一回整體上沒引起很大風波,華人申請者中有高達88.2%成功被錄取進大學,但總會有一些零星投訴,有者投訴沒獲得心水大學,、有者投訴沒有獲得志願科系。

 筆者認為,現今的大學錄取制度,依然存在一個很大問題,那就是課外活動計分制。打從很早開始,課外活動計分制就已存在。2002年曾一度被廢除,幾年過后再度恢復至今。大學錄取單位制定若干計分比例,評估學生在中學時期的課外活動表現,如今的比例佔總分100分的其中10分。

沒貫徹真正意義

 站在高教部的角度,課外活動計分制的出發點很理想。高教部無非想用課外活動計分制,鼓勵學生中學時期多參與課外活動,而非只專注學業。高教部此舉,固然可成功使到學生積極參加課外活動,但純粹只是為參加而參加,並沒貫徹課外活動的真正意義。

 現在的學生,僅一小部分真正為愛好和興趣投入課外活動,更大部分的學生為了他日進大學時增加競爭力,想方設法爭取到校內社團的重要職位,以及勉強自己參加一些大型節目,就只為拿那一紙證書。如果課外活動最終演變成這個極端現實的模式,早已徹底歪曲課外活動原來的意義,干脆不要也罷。

 或許大學不應完全以學術成績,作為錄取學生的唯一標準,但筆者認為課外活動也未必適宜作為標準之一。要進什么大學,要讀什么科系,理應建立在學生本身的意願,以及學習潛質。基本上學生在課外活動表現怎么優秀,也和進大學后的學術表現風馬牛不相及。

面試制度會更好

 舉例說,成績拿滿4分的學生甲,和成績拿3.92分的學生乙相比,在現有的課外活動計分制下,如果學生甲的課外活動計分不如學生乙,很可能在申請志願科系時會落后于學生乙。試問,單憑學生乙的課外活動表現,是否能證明他比學生甲更加勝任這個科系的學額?筆者會更贊成大學方面採取面試制度,作出更有根據性的取捨。

 高教部應廢除課外活動計分制,完全用學術成績作為錄取學生的唯一標準,或許日后高教部還能添加其他額外標準,但不應是課外活動。課外活動或許可成為申請學生錦上添花的優勢,當出現兩個平分學生競爭同一個學額時,可以用課外活動來作定奪。

 高教部隨便一個決定,可以影響一整代人的命運,因為大學決定學生日后的就業方向,一旦有差錯,即毀了學生一生,還希望高教部能謹慎制定每一項政策。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7/8/11

Wednesday, August 3, 2011

言路:137方案面面觀

言路:137方案面面

針對校園內發生的紀律問題,教育部最近推出“137方案,即指定校方要在1天內完成處理,縣教育局要在3天內完成處理,最后的州教育局則要在7天之完成處理。

 毋庸質疑,這個“137方案的出發點是好的,137天的期限,能向校方和教育局施予一定壓力,催促他們在指定時間內,完成處理紀律問題,否則無法達到教育部制定的KPI。如果校方、縣教育局和州教育局能完全按照“137方案的標準作業程序,必能在最短時間內,盡快處理最新發生的紀律問題。

 紀律問題不能夠拖延處理。在這之前,教育部沒明確指示校方和教育局,要在指定時間內呈報紀律問題,因此很多原本甚為嚴重的紀律問題,都有可能盡數掃入地毯底下,眼不見為淨。實際上問題根本就沒有解決,只會變得越來越嚴重,徒讓犯錯學生一錯再錯,日愈猖狂。

 現在的科技日新月異,就以最近的校園霸凌事件為例,等到學生的紀律問題發送到網上公告天下,校方和家長才急得跳腳,孰不知學生學壞也不可能是三兩天的事。

病從淺中醫

 病從淺中醫,才有可能根治。當學生的紀律問題尚算輕微,還不嚴重時,就應及時勸阻,及給予適當輔導,切莫等到病入膏肓時才來投醫,到時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不過,“137方案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無疑會加重校方和教育局的工作負擔。試問怎么可能期待校方把每一項紀律問題,都悉數向教育局呈報?這個過程中,肯定還要經過一層過濾。問題的關鍵在于過濾標準,教育部又會否給予劃一的指南?如果沒有劃一的話,那么校方就可以選擇性呈報紀律問題,到時“137方案豈不淪為櫥窗的擺設而已?

 紀律問題並不完全是校方和教育局的責任,教育部所能在校園內提供的,只是知識和技能。至于塑造人格方面,主要還是受父母和家庭環境的影響比較大。如果父母能夠提供溫馨的家庭環境給孩子,並且自小給予孩子良好的家庭教育,相信孩子必能成為乖巧的學生,所謂的紀律問題也就不存在。

 孩子是未來的主人翁,也是我們社會的棟樑,必須被好好教導,直到他們長大成人,出到社會貢獻一分力。校園不啻是訓練學生成才的地方,紀律問題不應成為學生成功道路上的絆腳石。家長和校方,雙雙都有責任把學生引導至正確方向,讓學生遠離紀律問題,做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學生。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3/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