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11

言路‧強化英語重於英語教數理

言路強化英語重於英語教數理

2011-10-31 08:06

英語教數理課題又再掀起軒然大波,雖然絕大多數家長反對英語教數理,但仍有一小部份家長堅持力挺英語教數理。筆者認為,實際上強化英語比英語教數理來得更重要。


英語教數理的可行性,必須建立在學生已精通英語的大前提下。如果學生尚未掌握英語的基礎,就倉促強制學生用英語學數理,無疑形同拔苗助長。到頭來不止無法提昇學生的數理掌握能力,甚至很可能也會一併扼殺學生對數理科的興趣。就現階段而言,恢復母語教數理是明智之舉。


人們喋喋不休地爭議英語教數理,可曾想過其實強化學生的英語掌握能力,才是真正的當務之急?經常聽到有人揶揄我們本地大學生,連句英語都說不好,這是我們無法否認的事實。筆者認為,我們現在迫切需要強化現今中小學的英語課程,尤其是小學階段,而英語掌握能力必須以讀、聽、講、寫為基礎。


小學階段不應該用英語教數理,而應該在這段期間,盡可能增進學生的英語掌握能力。因為如果小學生在小學畢業之前,仍未掌握英語,升上中學就無法適應英語教數理。換言之,只要小學的英語基礎已經打好,到了中學階段才開始英語教數理,就沒有後顧之憂。


教育部長慕尤丁廢除英語教數理,連中學階段的英語教數理也一併廢除,的確是矯枉過正。英語教數理的最初宗旨,無非是為了要方便學生日後銜接大學的數理課程,而且唯有通過英語,才能學習原本最正宗的數理科。中學階段開始實行英語教數理,完全符合這個宗旨,條件是必須先假設學生們在小學階段已經充份掌握英語。


總言之,教育部必須慎重考慮強化小學階段的英語課程,以及檢討恢復中學階段的英語教數理。唯雙管齊下,才有望突破英語教數理目前東不成、西不就的困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Friday, October 28, 2011

言路‧技術認證乃大勢所趨

言路技術認證乃大勢所趨

2011-10-28 09:11

最近筆者在地方上處理著技術認證的工作,發現不少人,包括技術人員,仍對技術認證和技職教育感混淆,甚至誤以為兩者是同一回事。其實不然,技術認證完全不同於技職教育。


技職教育是提供給那些剛中學畢業,又對技術工作有濃厚興趣的學生。他們必須上正規的技職學院,接受為期數年的技職教育,畢業後即能獲得技職文憑,才開始投身於技術工作的行業。


而技術認證,則是提供給那些原本是學徒出身,已經擁有多年豐富經驗的技術人員。他們並不需要上技職學院接受技職教育,只需要經過指定的申請程序,呈交報告,並通過官方的審核,就能取得一張技術認證文憑,以證明已經完全掌握了某項技術。


筆者發現到,現今的技術人員似乎對技術認證並不是太過熱衷,多數甚至是漠不關心。技術人員之所以如此,很多是因為抱著一種觀望的心態,只要一天還能繼續維持現狀,就不需要太過費神去想未來的事。但是坦白說,如果哪天當局強制推行認證,到時一切就未免太遲了,他們將被勒令停業,一直到獲得技術認證文憑為止。


須知技職認證將會是未來的大勢所趨,政府遲早都會通過正式的法案,強制規定各行各業都必須要通過技職認證,才能夠開業和執業。目前,修車技術人員已經需要考取認證文憑,相信很快地其他技術行業就會跟進。坦白說,技術人員不應再對技術認證抱以僥倖的心態,現在就宜先行申請技術認證,以免他日有後顧之憂。


技術人員申請技術認證文憑,既保障了飯碗,也從而提昇了我國各行各業的整體服務素質,協力邁向落實高收入國目標。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Thursday, October 27, 2011

言路:政治不該消費小孩

言路:政治不該消費小

當筆者一開始在網上看到林冠英兒子非禮女生謠言的時候,我心裡就想:如果這出自國陣之手,那無疑就是跨世紀的倒米之作

 我的邏輯很簡單,即使是用政治以外的隱私來攻擊政敵,都已是非常下三濫的手段;如果還要針對政敵的家人下手,那簡直就是爛中之爛,更何況受害者只是一名年僅16歲的無辜少年。

人神共憤

 如此齷齪的政治手段大剌剌擺在眼前,引起人神共憤是必然結果。到頭來不但沒打擊到林冠英的威望,反而還被林冠英反擊。不管國陣是不是真兇,眼下國陣遭到千夫所指,已是無可挽回的事實。

 眾所周知,政治就好比一個大染缸,朝野政客個個明爭暗鬥、爾虞我詐,把整個國家的政治環境弄得一片烏煙瘴氣。儘管如此,政治這個戰場,始終只屬于朝野政客,不該把政客的家人和小孩牽扯進來。

 就拿林冠英兒子的事件做例子,政治本來就不應該消費小孩。林冠英的兒子莫說被誣蔑,即使真有其事,也跟林冠英的政治事業完全沾不上邊,怎能企圖以其兒子來打擊林冠英的威望?

 難道我們會讓16歲的無辜少年,就此淪為朝野政黨互相攻擊的政治工具?

 筆者相信林冠英是個非常疼愛孩子的好父親,我認為林冠英此時此刻應該把他兒子,徹徹底底從政治漩渦中抽拉出來,保護好他兒子不讓任何人繼續消費。最適當的做法是,帶他兒子上警局正式報警,通過法律途徑將誣蔑其兒子的部落客繩之以法。

 眼下林冠英忙著召開馬拉松式的記者會,每天都在報章媒體上影射國陣如何誣蔑其兒子。雖然這無疑會對國陣構成連續性的重大打擊,但這會否是對其兒子最好的安排?

吴启聪 中国报 27/10/11

Friday, October 21, 2011

谁在利用16岁少年?

最近在网络上爆发的“林冠英16岁儿子被诬蔑非礼女生事件”,已经引起了全国的轰动,如今无论是朝野政党,都无不严厉谴责其始作俑者。

这起事件一开始刚刚爆发的时候,某位不知名的部落客就把“诬蔑林冠英16岁儿子非礼女生”的言论放上博去广泛流传。无可否认的是,这种诬蔑言论,确实是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一些“心水比较清”的人,让他们信以为真,从而打击了林冠英和民联的政治形象,林冠英无疑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

然而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林冠英和民联很快就针对此课题做出连续的反击。在林冠英和民联的努力之下,这起诬蔑事件不但没有大事化小,反而还越滚越大,不断地牵扯更多方面的人士进来,并无限地扩大战围。

从一开始,林冠英就咬定这个不知名部落客是“亲巫统”的,继而把巫统给牵扯了进来;随后,马华和民政又无端端变成了巫统的“帮凶”,又被牵扯了进来。结果,一起原本就是子虚乌有的诬蔑事件,最终演变成国阵全体成员的“阴谋论”,一次过把国阵一网打尽,林冠英从最初的受害者,反倒变成了最终的胜利者。

笔者坚决严厉谴责无中生有污蔑他人的部落客,尤其是利用16岁无辜男生来炒作课题的无耻之举;但笔者也一样鄙视企图政治化此课题来捞取政治资本的朝野政客。笔者认为,这起事件既然是恶意诽谤,那受害人林冠英就应该报警,通过法律途径将此部落客绳之以法。但是,针对此事件,林冠英似乎忙碌奔走于召开记者会,更甚于往警察局里钻。

问题到了最后的解决方案,究竟是要把部落客真凶给揪出来?还是要把“真凶”两字印在国阵全体成员党的额头上?笔者相信,举国上下关注此课题的人民,他们所期待的是一个真相,而不是谁成功把罪名套在了谁的头上。如果有实际证据就应该拿出来,而不是空凭嘴皮子上的揣测,政治栽赃难道我们还见得少吗?

最后,笔者认为最可怜的,始终还是林冠英那位16岁的儿子,虽然大人的世界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却已经被“利用”得淋漓尽致。究竟是谁在利用这位16岁的少年呢?相信大家都应该心里有数。

注:此文太拙,故最有“公信力”的《当今大马》不愿刊登

Thursday, October 20, 2011

言路:民意黨意考驗馬華耐力

言路:民意黨意考驗馬華耐

13屆全國大選跫音已近,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屢屢公開表示,馬華將遴選最有勝算的候選人。

 可以想像的是,遴選候選人會是最考驗政治智慧的苦差,猶如在民意與黨意之間走鋼索,稍不留神,即跌個粉身碎骨。

 坦白說,308海嘯發生前,馬華的黨意可以說凌駕一切。當時的馬華其實不太注重民意反應,純粹以政黨的組織結構作為遴選候選人的首要考量。因此即使是不受歡迎的地方領袖,也一樣可以代表馬華上陣,結果兵敗如山倒,當然這不包括那些非戰之罪的超級黑區,尤其是華人密集的選區。

 經歷308海嘯浩劫,馬華已不得不捨黨意而取民意,黨內的論資排輩固然重要,但如果在來屆大選全軍覆沒,誰來做總會長都已不再有任何意義。

 坦白說,單單靠馬華這一面旗幟,不足以讓馬華候選人爭取勝利,還需要仰賴馬華候選人凸顯屬于自己本身的素質,才能夠贏得選民青睞。

考慮年輕候選人

 蔡細歷經常公開表示優先考慮年輕候選人,他的邏輯很簡單,年輕候選人在地方上的黨內黨外,不會存有太大歷史包袱。在黨內,來不及捲入派系糾紛;在黨外,也來不及得罪地方人民,如果再加上專業的背景和清新形象,相對來說比較容易被人民接受。

 當然,如果跟真正在地方上建立起口碑的資深領袖相比,還是后者比較佔優勢。

 雖然如此,黨意也不可能完全被忽略,它仍然是馬華組織結構的支柱。如果地方領袖向心力流失,馬華在全國的組織能力也就慢慢癱瘓了,到時百萬大黨也就變成一團廢鐵。

 不過,馬華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在下屆大選中掙扎求存,現在的馬華太需要一場勝利。毋庸質疑的是,民意和黨意的考量,不只在考驗蔡細歷的政治智慧,更考驗馬華的耐力。

吴启聪 中国报 20/10/11

Sunday, October 16, 2011

言路‧伊斯蘭戒律與法律

言路伊斯蘭戒律與法律

2011-10-17 08:14

最近沙巴州一名穆斯林因為幽會而被判鞭刑,這起事件很快就被詮釋成是國陣已經實施了伊斯蘭刑事法,並指國陣沒有資格再質問伊斯蘭黨的伊斯蘭刑事法。

筆者認為,我們必須要先搞清楚伊斯蘭的戒律法律之分。從字面上來看,我們應該不難辨別犯戒犯法之分:犯戒是指觸犯宗教的戒律,而犯法則是指觸犯國家的法律。


穆斯林所觸犯的戒律,純粹是沒有遵守伊斯蘭的某些宗教條例,而並非幹下偷搶拐騙、殺人放火的非法勾當。如果硬要把犯戒跟一般犯法混為一談的話,那也未免太過牽強了。舉例來說,試問現在某個穆斯林犯了偷竊罪,究竟是要砍手砍腳,還是要坐牢罰款?答案不言而喻,犯法還是要動用世俗法,伊斯蘭刑事法的詮釋早已不攻而破。


伊斯蘭刑事法的鼓吹者聶阿茲,屢屢宣稱現在僅剩巫統在阻礙吉蘭丹州實施伊斯蘭刑事法。根據聶阿茲的說法,只要中央政府還未給予通行,各州政府就未能自行實施伊斯蘭刑事法。試問沙巴又怎麼可能跑在吉蘭丹的前頭實施伊斯蘭刑事法呢?說穿了,伊斯蘭刑事法的詮釋依然站不住腳。


筆者不否認,伊斯蘭對於犯戒者的刑罰方式必須受到尊重。因為穆斯林守不守戒律,純粹在於他對自己信仰的伊斯蘭究竟有多虔誠,並沒有犯法的成份。但如果穆斯林觸犯了國家的法律,就必須受到世俗法的制裁,跟其他非穆斯林接受一樣的刑罰。


舉例來說,一名非穆斯林犯了偷竊罪,被判入獄;另外一名穆斯林同樣犯了偷竊罪,但他卻被砍掉手腳。從這點看來,就不難發現犯戒犯法的差別最大之處,在於教徒與非教徒不可能犯同樣的,但卻可能犯同樣的,所以刑罰必須平等,而且也必須要從人道立場出發。


伊斯蘭黨所提倡的伊斯蘭刑事法,眾所周知不止是針對犯戒這麼簡單,而是完全涵蓋了犯法的部份。坦白說,我們也不能阻止伊斯蘭黨用伊斯蘭刑罰來懲治犯戒者,但是絕對不能夠容許伊斯蘭黨用伊斯蘭刑罰來懲治犯法者,而且我們也不能夠接受砍手砍腳的駭人刑罰。至少也要給犯人一個能夠重新做人的機會,而不是將之變成終身殘廢。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Saturday, October 15, 2011

言路:歡迎加入“退盟Party”

言路:歡迎加入退盟Party”

行動黨最近對于伊斯蘭刑事法的回應,還真的令人啼笑皆非。秘書長林冠英表示,如果民聯落實伊斯蘭刑事法,他將帶領行動黨全體中委集體辭去黨職。

 針對這一點,筆者有兩項疑問:一,如果林冠英等人只是單單辭去黨職,是否意味著他們仍然保有民聯政權官位?二,如果林冠英現任中委會總辭的話,是否意味著下一任中委會依然可以留在民聯,繼續跟伊斯蘭黨精誠合作

 林冠英的措辭雖然充滿政治智慧,始終未能給予一個完整交代。就好像某推銷員,成功把某項產品推銷給顧客,貨不對辦的時候,推銷員豈能只是說為了表示負責,我將會換另外一個推銷員來,但恕不退貨。說穿了,真到了那個時候,行動黨除了退出民聯,似乎別無選擇。

 要行動黨退出民聯,真的這么難開口嗎?馬華之前已經公開表明立場,如果國陣實行伊斯蘭刑事法,馬華立刻退出國陣。為何行動黨這一回不學馬華一樣慷慨激昂,反而扭扭捏捏推說要總辭,又不明說要退出民聯?道理很簡單,馬華很清楚他的盟友巫統堅持不落實伊斯蘭刑事法,可是行動黨的親密盟友伊斯蘭黨呢?

要有正式宣言

 行動黨絕對有必要作出退出民聯的正式宣言。當華人投行動黨一票時,華人必須清楚知道,如果行動黨日后無法制衡伊斯蘭黨和公正黨落實伊斯蘭刑事法,屆時行動黨一定會勇敢退出民聯,以便完成整個退貨程序。相信馬華一定無任歡迎行動黨加入這個退盟Party”

 有者說,伊斯蘭刑事法是個偽課題,實際上華人真正期待看到的,是行動黨能夠成功說服伊斯蘭黨和公正黨放棄行動黨代表華人所反對的議程。眼下林冠英最應該做的,除了要作出退出民聯的宣言,還有就是拿出勇氣面對馬華副總會長顏炳壽的辯論挑戰。

吴启聪 中国报 13/10/11

Thursday, October 6, 2011

言路:戳破民聯的“尊重”

言路:戳破民聯的尊重


當初原本以為民聯緊急會議可以給伊斯蘭刑事法一個完整的收場,豈料突然間民聯三黨領袖跳出來,簡單說了一句基于互相尊重,民聯沒有共識,就如此草草謝幕了。

 不難發現,很多民聯支持者,衝著互相尊重這一句話,把伊斯蘭刑事法課題包裝成伊斯蘭黨尊重行動黨反對伊斯蘭法的立場,行動黨尊重伊斯蘭黨堅持伊斯蘭法的立場。表面上看似冠冕堂皇,實際上這四個字表達一切:維持原狀。

執政了才會揭曉

 行動黨本來是要逼伊斯蘭黨放棄丹州伊斯蘭刑事法,經過零結論的民聯緊急會議后,竟然演變成伊斯蘭黨理所當然擁有在丹州實施伊斯蘭刑事法的權利,至于民聯執政后會不會在全國實施伊斯蘭刑事法,這個要等民聯執政了才會揭曉。試問行動黨有改變到現狀嗎?

 伊斯蘭黨對于行動黨反對伊斯蘭法立場的尊重,還真的是有夠給力。現在每天都可以看到聶阿茲好像打麥當勞廣告一樣宣揚伊斯蘭刑事法,真的教人難以想像,到了民聯執政那一天,行動黨究竟要如何逼伊斯蘭黨放棄伊斯蘭刑事法?

 難道不需要放棄嗎?今天的行動黨固然可以無視伊斯蘭黨在丹州落實伊斯蘭刑事法,明天執政后的行動黨又是否能繼續無視伊斯蘭黨在全國落實伊斯蘭刑事法呢?到了執政的節骨眼上,尊重這種廢話可不能再拿出來拖時間矇混過關。

 民聯一旦執政,伊斯蘭刑事法就必須馬上有個定案。可以預見的是,如果不給伊斯蘭黨落實伊斯蘭法,屆時伊斯蘭黨一定退出民聯,民聯政府迅速瓦解倒台;另外一個可能性是,行動黨無法說服伊斯蘭黨放棄伊斯蘭法,自行退出民聯,民聯政府同樣宣告倒台。

 要想保住民聯政權,就一定要有其中一方向另外一方妥協,究竟是伊斯蘭黨向行動黨妥協?還是行動黨向伊斯蘭黨妥協?各位看官認為哪個比較可能呢?

吴启聪 中国报 6/10/11

Wednesday, October 5, 2011

言路‧經濟增長勝於民粹政策

言路經濟增長勝於民粹政策

2011-10-05 08:08

最近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屢屢抨擊民聯政府,專門實施民粹政策俘虜人心,但卻未能實際幫助到人民,檳州老選民可獲100元的措施就是最好的例子。

實際上,蔡細歷的言論也不無道理,暫且拋開一切政治因素,筆者在此以不點名任何政黨的方式,公開探討如何才能有效提昇人民的經濟地位。


民粹政策在政治考量上,固然能夠為政黨撈取不少民心選票,但它只能讓人民感覺一時半刻的良好,實際上卻未能改善人民的經濟地位。舉例說,一年100元的現金回贈,一個月也只有9元,一天就只有30仙,究竟可以如何實際幫助到人民呢?


筆者認為,如果朝野政黨就只專注於在雞毛蒜皮的民粹政策上惡性競爭,卻不思如何真正促進國家的經濟增長,長期對於人民來說只會百弊而無一利。身為理性的選民,我們是否應該抱持更為闊廣的視野,來看待朝野政黨對經濟增長所做出的政績呢?

長遠來說,教育肯定是提昇人民經濟地位的最主要管道,唯有提昇人民的教育水準,培養出更多的大專生,放眼更高薪酬的知識型工作,才能從根本上提昇人民的經濟地位。但與此同時,也必須確保大專生的素質,畢業後能夠勝任職場,否則就反倒助長了失業率的攀高,製造出更多的社會問題。

即使不需要擁有經濟學家的思維,我們也應該能夠分辨出我們的收入是否有逐步獲得提昇?這是在整個經濟大環境中,對於我們升斗百姓最為關鍵的問題。市場的行情有沒有越變越好?賺取的收入有沒有越變越多?一個好的政府理應以此為最主要的施政目標。


與此同時,人民的生活水準除了與收入高低成正比之外,物價指數也是決定性的因素之一。如果通貨膨脹失控的話,收入再高也無法抵消物價指數的飆高,到頭來人民的生活水準依然無法獲得提昇。房屋價格就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居者有其屋是每個政府理應給予人民的基本保障。


國家經濟整體的提昇,在於有沒有更多的外資投入我國?我國工業和商業的生產總額每年提昇了多少?我國經濟對農業和石油的依賴每年又減少了多少巴仙?貿易港口的貨箱吞吐量每年增加了多少?我國的出口總額超越了入口總額多少巴仙?我國的股市今年又飆高了多少點?


由此可見,不論是是朝野政黨,除了那些雞毛蒜皮的民粹政策,實際上還有大把更加重要的正經事等著他們去做。而我們人民為何不以這些事項作為標準,理性衡量朝野政黨對提昇人民經濟地位所作出的實際政績呢?人民理應有所要求,政黨和政府才會有所表現。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Monday, October 3, 2011

言路:超越政黨看待回教法

超越政黨看待回教法


最近伊斯蘭黨又再重新翻炒伊斯蘭教刑事法的課題,甚至還獲得公正黨精神領袖安華的認同,最可憐的莫過於以華人為主的行動黨,因為伊斯蘭教法的課題而落得「裡外不是人」的尷尬局面。

暫且撇開朝野政黨的一切政治元素,筆者覺得我們應從超越政黨角度來看待伊斯蘭教法,在不針對任何政黨的前提下,專攻伊斯蘭教法課題來逐層剝開解析。

有者說,伊斯蘭教法只是用於伊斯蘭教徒而已,所以非伊斯蘭教徒不需要害怕伊斯蘭教法的實行。筆者認為,以上說法純粹是護主心切,而且也極度不負責任。個人認為,不應該以任何的形式,「教唆」非伊斯蘭教徒貿貿然地接受回教法,因為大多數人都還未真正看清伊斯蘭教法的本質。

試想,如果伊斯蘭教法搖身一變成國家的司法主流,那麼非伊斯蘭教徒應該使用什麼樣的「非伊斯蘭教法」?我們現有的世俗法,是沿用英國殖民時代留下來的普通法,如果有朝一日伊斯蘭教法大行其道的時候,以伊斯蘭教法為主的執政者又是否會心甘情願保留英國殖民時代的司法遺產呢?

所謂的司法遺產,還包括了律師的培訓、法官的篩選,以及各種高低級別的法庭,以伊斯蘭教法為主的執政黨又會如何保留這些舊有的制度,並且確保繼續延用在非伊斯蘭教徒的身上?

還有一點很有趣的是,如果犯人是非伊斯蘭教徒,受害者是伊斯蘭教徒,那麼應該用伊斯蘭教法來治犯人?還是用非伊斯蘭教法來治犯人?這個或許要看當時的執政者,究竟會如何判斷這個犯人應該去哪個法庭,到時也極有可能會演變成一個政治問題。相反的,如果犯人是回教徒,受害者是非回教徒,那麼受害者是否要去回教法庭,對著可蘭經宣誓作證呢?

伊斯蘭教法最駭人聽聞之處,莫過於其依然沿用阿拉伯千多年前的斷肢法。如果有朝一日我們馬來西亞實行了伊斯蘭教斷肢法,國際究竟會以何種眼光來看待這個砍手砍腳的國度?要想吸引更多的外資也很困難。

最後,身為一名非伊斯蘭教徒,如果要接受伊斯蘭教法,也唯有在迫不得已的時候,馬來西亞是否已經到了這個關鍵時刻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3/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