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言路‧大專法令當改則改

言路大專法令當改則改

2011-11-30 09:23

自從大專法令被宣判違憲以來,朝野就不斷爭議其存廢問題,最近首相納吉宣佈允許大專生參政。


在這之前,大專法令禁止大專生加入政黨和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但實際上,大專生在進入大學之前,只要滿18歲即可加入政黨,他們進入大學之後,校方也不可能追究。即使大專生入學後才加入政黨、參與政治活動,正如法庭宣判是屬於結社自由,如果被禁止就等同違憲。


筆者認為,大專生理應享有加入政黨和參與政治活動的自由與權利,但僅限於校園範圍之外,絕不能把政治帶入校園。大專學府理應是學習的地方,不應淪為政治的戰場,因此校方必須禁止大專生在校內進行任何政治活動。


如果校方放縱不管的話,可以預見大專生經常在校園內做政治宣傳,拉人入黨;朝野兩派的大專生劍拔弩張,拉布條喊口號;課堂上不再講課,而是講政治,講師和學生之間因為政治歧見而產生種種摩擦。因此,任何人都不應把政治帶入校園,尤其是大專生自己,要參政就必須只限於校園範圍之外。


筆者也認為,在籍大專生不應被允許參選議員。在籍大專生理應是全職學生,如果一旦中選,他們根本不可能兼顧學業和代議士工作。大多數的大專學府都有規定學生必須達到一定的出席率,才被允許應考,馬大就把此門檻定為70%出席率。如果大專生出任議員,根本就不可能順利畢業;但如果為了兼顧學業而怠慢了議員工作,那就對選民極為不公,而且也枉領議員薪水。


與此同時,大專生時時刻刻都必須警惕自己,是否擁有明確的政治理念?還是純粹為了支持而支持,為了反對而反對?如果盲目地隨波逐流人雲亦雲,那倒不如做好學生的本份。


相信大專法令到了最後,還是必須面臨被廢除的命運,最終可能會變成大專學府的校規,禁止大專生把政治帶入校園的規定而已。政府理應伸縮性處理大專法令,當改則改,當廢則廢。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Friday, November 25, 2011

言路‧改革僵化教育體制

言路改革僵化教育體制

2011-11-25 09:06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表示,教育部將重新檢討已經沿用了40年的《拉薩報告書》,可能在近期內會進行一系列重大的教育改革。


筆者認為,我國現有的教育方式,的確是太過僵硬了,只是建基於書本上的理論,卻不重其實用性。顯而易見,現在的學生學習方式多數是囫圇吞棗,只懂得啃書本,將課文內容一字不漏地背起來,卻不曉得如何應用所吸收的知識。


背多分的舊制度應該被摒棄,取而代之的是鼓勵邏輯思考的新制度。無需叫學生倒背如流課文內容,而是要學生學習以理論作為基礎,並在各方面靈活應用,簡而言之就是實用二字。就以語文科為例,學生如果只是單單背生字、背語法、背作文,但卻無法靈活應用相關語文,甚至連最基本的交談都做不到,這一點就必須被糾正過來。


至於知識性的學科,例如數理科和商科,學生如果只是死背理論和方程式,卻無法將之靈活應用在相關方面,考試時只要問題稍微刁鑽一點,學生就無法作答,更甭說要達致實用的效果。真正實用的教育方式,理應是不斷地教導學生在面對不同的狀況時,如何應用既有的知識去破解它。


總而言之,就是要活化現有的僵化教育方式,不要再用填鴨式的僵硬課程綱要來捆綁學生的思維,而是改用一邊學習、一邊實戰的方式來鼓勵學生作邏輯思考。但若要促成改革,不單單課本內容必須修改,亦得同時加強教師的能力,讓他們接受相關的訓練,因此師訓的課程內容也必須進行整頓。


至於學生若要能在學習上達到更好的成效,教師扮演極為重要的引導角色。尤其是當中小學生仍然處於漫無目標的學習狀態,教師有責任將學生引導至正確的方向,並且從旁監督學生的學習方式,適時加以糾正。而教育部的責任,就是要培養稱職的教師,以便能教導出優秀的學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言路:第三種聲音

言路:第三種聲

最近在報章上不乏有關網絡槍手的新聞,朝野兩派各顯神通在網上過招,務求爭取中間網民的青睞。

 朝野兩派在網絡上的戰場五花八門,尤其是在面子書。戰場上多數充斥著兩種聲音,一種來自在朝,另一種來自在野,兩者的性質皆相同,無非是抬高自己,貶低對手,內容趨向三煽,即煽情、煽動及煽風點火,這些都是網絡槍手的共同點。

極力爭取對象

 還有一點很有趣的是,有些網絡槍手會跟你說他是為了正義而來,但你絕對看不到他講另外一邊的壞話。

 實際上,除了朝野兩派,網上還存在第三種聲音,即中間網民。朝野兩派的死硬派網民應該是各佔30%,剩下的40%就是沒有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網民,也就是朝野兩派極力爭取的對象。

 這群中間網民,雖然人數最龐大,但聲量往往最小,平時只是默默觀望朝野兩派的網戰辯論,偶爾才會插嘴幾句。

 中間網民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征,儘管他們還是罵國陣居多,但他們偶爾也會罵一下民聯,簡而言之,對事不對黨,這就是中間網民跟網絡槍手最大差異之處。

所謂的網絡槍手,不一定要受薪方可被稱為槍手,只要你抱著為某個黨宣傳的動機,那你就是不折不扣的槍手。

 中間網民的第三種聲音,即不為在朝,也不為在野,做任何政治宣傳。他們才是真正為了正義而說話,他們無需考量朝野政黨的政治利益,只需娓娓道出與人民切身利益有關的心聲。

 以現在網民的智慧來說,應該還可以分辨得出第一、第二和第三種聲音的差別。第一和第二種聲音如果是擺事實,講道理,言之有物,自然會得到中間網民認同。

吴启聪 中国报 24/11/11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言路:YES!就是要“健全”的兩線制

言路:YES!就是要健全的兩線

日前在報紙上看到凱裡說巫統不但能保住檳州11席,而且還會締造比308更佳的成績。此時此刻筆者心想,不知檳州的馬華民政是否能說出跟凱裡一樣的豪情壯語?

 這則新聞筆者看了甚是感到悲哀,我國的種族兩線制究竟已經走到何種嚴重的地步? 凱裡自然不是信口開河,馬來選票大量回流國陣,巫統不但保得住原有的馬來選區,甚至連公正黨和回教黨的馬來選區也可以順便接收;但馬華民政的華人選票究竟情歸何處,大家應該心裡有數。

 行動黨近期高調推出的口號“YES!就是要兩線制,試問我們現在真的是朝向兩線制邁進嗎?只見公正黨和行動黨還在搶著上陣華人選區,行動黨的宣傳機制也是不斷在華人圈子打轉,只有伊斯蘭黨是唯一認真經營馬來選票,只可惜它打的是神權主義牌。

必須衝破瓶頸

 坦白說,如果民聯依然按照現在的模式經營各族選票,雖然能夠成功囊括絕大多數華人選票,但不可能爭取到宗教極端以外的馬來選民,也就是絕大多數的馬來選票。換句話說,民聯如果不能衝破這個瓶頸,就甭想執政中央,再多華人選票也不夠填補馬來選票的空缺。

 兩線制前面,必須再加多健全二字。一個健全的兩線制,朝野兩派理應不只在議席和選票上勢均力敵,更要強調種族比例的均衡。我們現在看到馬來社會一面倒向國陣,華人社會亦全數靠向民聯,這個並不是兩線制,而是種族兩線制

 國陣固然要加把勁拉回華人選票,民聯亦要努力爭取馬來選票。前者已祭出一個大馬口號,后者幾時才打算放棄專攻華人選票,開始轉攻馬來選票呢?

吴启聪 中国报 17/11/11

Sunday, November 13, 2011

言路‧海外選民應回國投票

言路海外選民應回國投票

2011-11-14 09:11

最近掀起了一系列有關選舉改革的課題,而最新引爆的莫過於海外選民投票的課題。人們正在熱烈爭議,是否應該讓海外選民投票,以及如何投票。


有者說,海外選民長年旅居國外不通國情,所以不應該讓他們投票。筆者認為,這個說法是不正確的,海外選民只要是大馬的合格選民,就固然擁有其投票的權利,任何人都不能質疑。在這個地球村的時代,海外選民即使長年旅居國外,也一樣可以通過網際網絡瞭解國家的最新動態,他們頂多是不知道家鄉的議員究竟做了甚麼民生服務而已。因此若說他們不通國情,是不合理的。


海外選民投票的權利固然無可質疑,問題的關鍵是在於投票的機制。有者建議,可以讓海外選民到居住國家的大馬大使館投票,再把選票寄回大馬計票。筆者認為,這個建議說易行難,全馬有222個國席,505個州席,大使館要如何將選票順利寄達這多達727個的選區?再說,這根本就不是大使館的份內工作,選舉機制理應是選委會全權包辦的。


這並不是分配工作的問題,選舉機制本來就應該由選委會全權負責,絕對不能假手於人,才能確保選舉機制不會中途出現任何的偏差。因此政府也不可能委託大使館暫代選委會的角色,如果堅持的話,就必須特地委派選委會的官員駐守所有的大使館,試問這個方法可行嗎?而且我們還未思考要如何將這些選票在一天之內寄達選區計票。


筆者認為,海外選民若有投票的意願,就理應跟在新加坡旅居的大馬選民一樣,親自回到來大馬的國土,在這裡的選區投下神聖的一票。這個要求其實並不過份,大選只是每四五年才一屆,海外選民四五年才回國一次,當作探親也好,又可以投票決定國家的未來5年,是很有意義的。除此之外,那些在國外通過網際網絡無法完全掌握的國情民情,只要親自回來大馬一趟就肯定全部都補足了。


總的來說,海外選民投票的問題並不在於投票的資格,而是在於投票的機制。就目前而言,在海外大使館的投票機制存在著太多技術問題,在這些技術問題尚未被克服之前,海外選民唯有親自回國投票,無他選擇。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言路:民聯的候任首相?

言路:民聯的候任首相

筆者已經記不清楚,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到底是多久前開始公開問民聯的候任首相是誰?只知道民聯一直都對這問題裝聾作啞,不曾正面回應過。

 一直到最近,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終于給了回應,他說全馬2800萬人民都知道民聯候任首相是安華,唯獨只有蔡細歷一人不知道。說實在的,林冠英沒必要告訴我們大馬人民知道誰是民聯候任首相,他只需要告訴我們民聯執政后,推舉誰來做首相就可以了。

 從字面上的意義來看,林冠英並不需要負上任何責任,因為他沒確實地代表伊斯蘭黨或民聯,對外公開民聯的統一立場。林冠英只是取巧地說,全馬人都知道民聯候任首相是安華,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么他也不用跟你們多說了。

 民聯的候任首相是個非常實際的問題,眾所周知,民聯的影子內閣鐵定難產的了,但至少總該要有個民聯三黨都認同的候任首相吧?同一個問題,蔡細歷問到口水都干了,為何民聯三黨就是不肯堂堂正正來一場聯合聲明,宣佈誰是民聯的候任首相,堵住蔡細歷的嘴巴?

還有人不知道

 林冠英基于華人的身分,一開始就宣稱自己沒資格當首相,因此首相之位就只能從公正黨和伊斯蘭黨兩者選其一。行動黨靠華人選票維生,固然不希望首相之位落在伊斯蘭黨手上,問題是今時今日的伊斯蘭黨,是否依然尊安華為民聯共主?

 如果林冠英的三言兩語,就回答了蔡細歷的問題,也解決了問題,那么蔡細歷就不可能同一個問題問到現在。照我看,不只蔡細歷一人不知道民聯候任首相是安華,至少還有聶阿茲、哈迪阿旺,以及整個伊斯蘭黨都不知道

吴启聪 中国报 10/11/11

Thursday, November 3, 2011

言路:大專法令很快廢除

言路:大專法令很快廢

繼首相納吉宣佈廢除內安法令以來,又再一個大專法令即將走入歷史。轟動一時的四名國大生案件終于上訴得直,上訴庭已經宣判大專法令違憲,相信大專法令很快就會被廢除。

 跟內安法令一樣,大專法令也是一個已經徹底過時了的法令。政府當初制定大專法令之際,是為了抑制盛極一時的學潮。如今時過境遷,所謂學潮跟淨選行相比之下,也只是小菜一碟,再說原有的大專法令,也已經控制不了大學生反抗思潮。

 現在是資訊科技爆炸的年代,落伍大專法令即使可以成功阻遏大學生走上街頭示威,但卻阻止不了大學生在網絡的虛擬世界裡互通訊息,甚至建立一支難以想像之龐大反抗軍團。在這種情況之下,毋庸置疑,大專法令越是高壓,就造就了越多的反抗分子,與其宗旨徹底背道而馳。

 站在民主的角度來看,大專法令無疑是民主二字的公敵。禁止大學生參政這種粗糙做法,是難以在民主面前抬起頭的。政府只要一日仍未廢除大專法令,在民主方面的成就始終都要比別人還要矮一截。總的來說,大專法令對于當今政府而言,絕對是食之無味,棄之也不可惜。

 大專法令最失敗之處,莫過于它完全控制不了朝野政黨對大專學府的滲透,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執政黨在這方面竟然遠遠輸給在野黨一個馬鼻。君不見多少學生領袖的青年才俊,一大學畢業就馬上躍升為在野黨的重要幹部;反觀執政黨這邊,又何處覓得大學生的蹤影?

 不管怎么樣,廢除大專法令肯定是大勢所趨,但值得我們深思一點是:入世未深大學生在參政當兒,究竟有沒有非常明確政治理念?還是純粹為了支持而支持,為了反對而反對?

吴启聪 中国报 3/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