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8, 2012

安華判決牽動政局

安華判決牽動政局

最近我國的政治局勢,似乎都把全部焦點都放在了1月9日的安華案件判決日。公正黨已經恫言將會發動大型示威,而國陣又會如何招架呢?還有待分曉。但可以肯定的是,安華案件的判決,不管是罪名成立還是無罪釋放,都將會牽動到全國的政局。

如果說安華被判無罪釋放,那麼到時國陣就必然會被指責為誣賴安華的始作俑者,整個國陣的公信力,尤其是巫統,都將會立刻跌破谷底。如今馬來選票和印度選票正值大量回流國陣之際,若是被這一單案件給搞砸了,恐怕下屆大選國陣不但無法奪回三分二優勢,甚至連政權都有可能要拱手讓人。

如果說安華被判罪名成立,那麼到時簡直就變成了1998年烈火莫熄運動的再版。公正黨黨員,還有其他民聯盟黨,都將會率領人民走上街頭,歷史重演當年的烈火莫熄。根據1999年的大選成績分析,當時烈火莫熄的效應,對國陣和巫統的馬來選票,造成了有史以來最為沉重的打擊,當時的國陣甚至需要依賴華人選票才可以勉強過關。

1999年的華社一反常態,倒轉過來支持國陣,純粹是因為華社害怕社會動盪,基本上認為只要國陣保住政權,即能保障國家的安穩。因此,有者認為,如果烈火莫熄再次發生,華社又會基於同樣的原理,再次調轉槍頭支持國陣。筆者並不認同如此說法,華社害怕社會動盪的導因,並不是在於烈火莫熄,而是在於1998年的印尼種族大暴動。

當年1998年突如其來的印尼種族大暴動,確實對我國華社的心理造成了相當的恐慌。而同一時期爆發的烈火莫熄,公正黨的馬來人紛紛走上街頭,吉隆坡全城動盪的畫面,確實讓當時華社的恐慌再次升級,促使華社轉投國陣,盼望國陣能夠結束這一切亂局。但換成今時今日的局勢,以上歷史情節絕對不可能再度發生在當今的大馬了。

縱觀當今華社求變的心態,已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讓國陣倒台。街頭騷亂和伊斯蘭教國對於當今華社而言,都已變成了無稽之談,即使變成事實他們也都拒絕相信。在這種心態下,不論國家陷入何種動盪,華社都不可能因此轉投國陣。反而馬來選民的心態轉變,極有可能成為壓死國陣的最後一棵稻草。

雖然說,安華的案件不應被泛政治化,但實話說一句,安華入獄與否,豈能與政治無關?不管安華最終是被判無罪釋放,還是罪名成立,國陣注定是唯一和最大的輸家,前者只輸一半,後者則輸清光。國陣唯一可以撈取的好處,在於安華退出政壇後,公正黨將會迅速崩潰,而整個民聯也將會跟著瓦解。不過若跟國陣所必須付出的代價相比,這絕對不划算。

吴启聪 东方日报 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