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12

言路:行动党如何制衡伊斯兰党?(原题为:连剪头发的自由都没有?)


行动党如何制衡伊斯兰党

最近吉兰丹的「禁止为异性理发」风波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华社基本上对于伊斯兰党的宗教极端行径早已麻木,只剩下马华还在那儿摇旗吶喊。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这是一个確实存在的问题,留待民联,尤其是行动党给予华社一个完整的交代。

华社或许是本著一颗献身民联的心,对于所有不利于民联的课题都可以视而不见,对伊党荒唐的宗教极端行径也一样姑息。但与此同时,伊党主导的伊斯兰化,却彷彿在华社的默许之下大行其道,伊党的所作所为,不但不会受到华社的谴责,反而还会获得行动党的护航,一切都因此而变得理所当然了起来。

但试想一下:是不是只要可以让民联执政,我们华社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伊党的神权主义妥协,眼睁睁地看著那些宗教政策施展于穆斯林的当儿,也深切影响到我们非穆斯林的日常生活?

如果答案是「不」的话,那么笔者请求行动党作为民联的华裔代表,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行动党能够如何制衡伊党,不让伊党施展任何的宗教政策。就以这起理发风波为例,行动党虽然声称已经向伊党做出了「正式抗议」,但是成果又是如何?

大家应该还记得不久前的禁售彩票风波,当初行动党几位龙头老大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组团去吉兰丹州找聂阿兹摆平这件事,结果呢?不了了之。行动党完全无法扭转伊党的心意,也奈伊党不何,丹州至今仍然禁售彩票,行动党在这起事件的影响力是零。

彩票、理发固然都是小事,但这两件小事都让我们看到,行动党在制衡伊党方面的成绩单,明显不合格。

笔者不相信当今华社都心甘情愿地接受伊党伊斯兰化的洗礼,而是寄望行动党能够充分发挥制衡伊党的作用,不让伊党贯彻其神权主义。然而绝大多数的时候,行动党都无法如华社所愿,充其量就只能在檳州之內逞威。

如今,「禁止为异性理髮」风波不息,行动党又应该要如何说服华社继续投票给伊党?不单如此,如果投票给公正党和行动党,將会帮助伊党登上首相或州务大臣之位,而伊党又完全不受其盟党制衡的话,那么华社给公正党和行动党这两票的意义又何在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1/12/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