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6, 2012

言路:盲目杯葛《阿炳》不理智

言路:盲目杯葛《阿炳》不理智

最近,My FM再度推出了他們的第三部本土中文賀歲電影《阿炳心想事成》,但卻只因為他們邀請了首相納吉出席電影首映禮,而遭部分民聯支持者非議,有者甚至公開號召全國華裔杯葛罷看《阿炳》。

 筆者起初以為,或許《阿炳》這部電影裡面的劇情,有為國陣做廉價宣傳,又或者吹捧國陣領袖,所以部分民聯支持者才這么正義凜然地號召杯葛。但當我買票進戲院看了后,才發現到《阿炳》整部電影,從頭到尾都只是在講述親情、友情和愛情,與政治是徹頭徹尾地風馬牛不相及。整體上來說,這部電影肯定比前兩部《大日子》和《天天好天》更加好看。

 如果,就只因為My FM邀請首相出席首映禮,而要杯葛《阿炳》,我只能說這種盲目杯葛的做法是欠缺理智。如今《阿炳》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一直以來,類似的案例亦是層出不窮。我們應該思考的一點是,是不是因為政治立場的不同,任何跟敵對陣線沾上關係的事物,我們都應該要不分青紅皂白地一律否定呢?

冷靜理智去看待

 當一些有心人公開號召某個杯葛行動的時候,或許我們在做任何決定之前,應該先徹底分析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才來下定論;而不是人云亦云地隨波逐流,還未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已經頭腦燒燒地喊打喊殺了。就以《阿炳》為例,支持這部電影,根本就不是什么支持國陣,也不是什么支持納吉,而是純粹支持一部本土製作的中文賀歲電影罷了。

 面對我國的政治亦是如此,你可以選擇冷靜理智地看待朝野政黨的所作所為,而非參雜了多余的情緒,任由這些情緒去影響你對時局的判斷。兩種可能性:一、你可以明確地分辨出朝野政黨的好壞優劣;二、你可能因為憤怒,而不顧一切地把頭栽下去!你是哪一種?

吴启聪 中国报 26/1/12

Tuesday, January 24, 2012

言路:候選人應否兼攻國州議席?

言路:候選人應否兼攻國州議席?

最近行動黨全國主席卡巴星再次鄭重聲明,行動黨的候選人只能競選一個議席,也就是說再也不能兼攻國州兩個議席。儘管如此,行動黨的中央領袖仍然對此事抱持觀望的態度,至今還未有一個明確的定案。

候選人兼攻國州議席,可以說是行動黨一貫以來的傳統。在308海嘯發生以前,行動黨只是區區一個弱勢的在野黨,在華人區競選,未必能打敗民政和馬華。屢戰屢敗的情況下,行動黨競選的選區就處於「瘦田無人耕」的狀態,老一輩的怕輸不敢上陣,就推年輕一輩的出去做炮灰。與此同時,由於候選人匱乏,行動黨的候選人往往也「被逼」兼攻國州議席,避免馬華民政不勞而獲。

308海嘯的突然來襲,讓朝野華基政黨的盤口徹底大洗牌。常勝軍的馬華民政在308海嘯中近乎全軍覆沒,行動黨卻在一夜之間躍升為一枝獨秀的華基政黨。現在行動黨競選的選區,已經轉變成「耕開有人爭」的局面,只要是華人居多的選區,行動黨就有絕對的勝算,大把人才搶著上陣,現有的議席都不夠分了,又怎麼可能再讓候選人兼攻國州議席呢?

行動黨領袖也不是沒有察覺到這一種現象,打從有人開始提出候選人不能兼攻國州議席之時,大家都知道這是絕對避免不了的局面,到了下屆大選就會全面爆發。不過話說回頭,若站在人民的角度去想,候選人又應否兼攻國州議席呢?筆者認為不應該。

國州議員,兩者本就扮演不同角色,國會議員負責代表國會選區的人民出席國會,而州議員則負責代表州選區的人民出席州議會。兼任國州議員,肯定必須分散一半的精神和時間,去分別出席國州議會,並且兼顧國州議席的民生服務,這對於兩地人民都不公平。如果國州選區重疊,那議員或許還有可能兼顧得來;但如果國州選區不在同一地區,議員恐怕就要分身乏術了。

不管是不是資源分配的問題都好,任何政黨都不應該鼓勵候選人兼攻國州。要做議員就必須夠專業,能把精神和時間,都投放在單一選區的人民身上。奉勸各位候選人在上陣之前,再三思考究竟要服務哪個選區的人民吧!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5/1/12

Thursday, January 19, 2012

言路:阿扁讓台灣人不敢再“換”

言路:阿扁讓台灣人不敢再“換”

儘管馬英九上任台灣總統以來民望一直往下降,但他仍然在剛剛落幕的2012年台灣總統選舉中連任。

 回顧2000年以前,自從1949年蔣介石退守台灣起,台灣的政權就一直掌控在國民黨手中,長達51年,直到2000年才落入民進黨的陳水扁手裡。那一年,台灣人並非因為支持陳水扁,而把陳水扁送入總統府,而是台灣人把51年來對國民黨的怨氣,一次過發洩在選票上,讓國民黨去“荷蘭”。

 然而,台灣人那年不顧一切地“換”,卻換來一個比國民黨更加不堪的陳水扁。到了2008年總統選舉,陳水扁已是和珅一樣級別的大貪官,民進黨的民望跌破谷底,帥氣的馬英九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就把總統寶座搶回來。

忘不了的痛苦

 到了2012年總統選舉,馬英九過去4年來的政績,雖然並非讓台灣人非常滿意,帥氣的形象也已不再是馬英九的加分因素,但台灣人還是忘不了陳水扁給他們帶來的痛苦,這次台灣人不敢再“換”了,依然讓馬英九繼續執政。

 陳水扁的故事告訴我們:一個可惡的政府固然有必要被推翻,但又要如何確保取而代之的新政府,不會比之前的政府更加可惡?

 現在的在野黨,有可能就是明日的執政黨,但現在的在野黨,究竟是每天都在昭告天下執政黨有多么可惡?還是向人民展示他們的執政藍圖?如果是前者,那么在野黨將永遠都停留在一個稱職的在野黨位置上;唯有成為后者,在野黨才有資格躍升為執政黨。

 什么是執政藍圖?執政團隊是首要,而在野黨批評執政黨的種種政策,卻是否能夠提供合理的解決方案?至少要告訴人民,你要用多少錢去解決這個問題?你的錢又從哪裡來?千萬別讓人民認為你只是在車大炮而已。

吴启聪 中国报 19/1/12

Wednesday, January 18, 2012

言路:警方「鎮暴指南」

警方「鎮暴指南」

最近爆發的警方阻止示威學生衝突事件,雖然至今仍未搞清楚來龍去脈,但在普羅大眾的眼里早已有了「答案」。

警方必須把維持社會治安與秩序的職責,區分出「政治性」與「犯罪性」兩大類。道理很簡單,警方總不能用對付街頭罪犯的那一套,依法炮製在示威群眾的身上吧?街頭罪犯和示威群眾的動機和性質明顯不同,前者純粹是作奸犯科,具有傷害性;後者則是提出訴求,不具傷害性。

警方其實沒必要激烈鎮壓示威群眾,實際上這不止鎮壓不了訴求,反而還會招惹全民非議,讓不滿情緒越滾越大。原本並非認同示威訴求的民眾,都會因為同情示威者的遭遇,而忿然與示威者站在同一陣線。對於警方而言,這是沒有必要的麻煩。

動武鎮壓示威,終究不是文明的舉措,如果傷及無辜就更加難辭其咎。警方應該收起水炮和催淚彈,用盾牌形成一道人牆來逼退示威群眾,甚至乾脆不用理會一些零星的靜坐、抗議。對於一些暴力挑釁的滋事份子,警方也不應急於報以老拳,應把這些鏡頭錄下,讓民眾自己判斷誰是誰非。

要做到這一點,警方的領導層很有必要制定一套完整的《鎮暴指南》,硬性規定鎮暴警員按照指南執行任務,違者必受嚴懲。警察是一支紀律部隊,不能任由警員根據自己的喜惡執勤。如今若是證實一些警員對示威群眾濫用暴力,警方絕對有必要嚴厲處分這些不守紀律的警員。

不管怎麼樣,警方必須更敏感,區分出在什麼情況之下應該出手,在什麼情況之下又不應該出手?政治是被情緒牽著鼻子走的:2004年的台灣總統選舉,可因為一顆子彈而扭轉局勢;而我們的國家,又會不會因為一顆拳頭而改寫歷史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8/1/12

Friday, January 13, 2012

言路‧正面看納吉改革

言路‧正面看納吉改革
2012-01-13 09:00

安華肛交案無罪釋放,再度引發朝野爭議,執政黨宣稱這是司法獨立的改革成果,而在野黨堅持這是人民施壓的勝利,與國陣毫無關係。

有者說,國陣多年來是如何地干預司法,所以不可以用安華這單案件來“以偏概全”。筆者想問,國陣多年來的政績,是否應該全算在當今政府的頭上呢?現在首相納吉所帶領的改革運動,又是否應該因為國陣多年來的政績不佳而被全盤否定呢?

筆者認為,如果人民用國陣半世紀以來的政績,來評價這個政府的優劣,那是無可厚非的事;但如果人民憑國陣多年來的表現不佳,全盤否定當今政府所做出的一切改革,那恕筆者無法苟同。過去的歷史或許可以成為投票的考量之一,但現在進行著的改革,好的就該贊,壞的就該彈,豈能因為政治立場而全盤否定呢?

就以現在的安華案件為例,人們都說當年是馬哈迪把安華給送進了監牢,但事實證明如今納吉並沒有重蹈馬哈迪的覆轍,而我們又應該把馬哈迪的舊賬算在納吉的頭上嗎?如果能夠撇開一切政治立場去看待這一起案件,或許我們可以得到的結論是:當今政府確實是沒有干預安華肛交案的判決,這不啻是司法獨立的一大里程碑。

除了安華肛交案,我們亦需要正面看待納吉政府在政經文教各方面的改革成果。縱觀納吉上台以來的政績,國陣政府政策有沒有趨向更加開明?有沒有把馬來西亞推向更加進步繁榮呢?真正理性的選民,會把納吉政府的政績逐個評價,而並非單純地情緒化和憑感覺武斷下定論。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應該給予納吉政府一個公平的評價,前5任首相的功過,並不可以強加在納吉的頭上。現在的政府,做對就該賞,做錯就該罰,而賞罰的方式就是選票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Thursday, January 12, 2012

言路:火箭全力搶攻馬來票

言路:火箭全力搶攻馬來票

從近期的種種跡象顯示,行動黨正全力搶攻半世紀以來一直與之絕緣的馬來票。

 大概一年前,林冠英異常高調地委任行動黨史上第一位巫裔政治秘書──再裡基爾。行動黨內部也盛傳再裡基爾極有可能取代郭庭源,上陣雙溪檳榔州選區。

 在同一個時期,行動黨也高調推出以馬來文為媒介語,主攻馬來選民的網絡媒體──rocket.kini,目的是向馬來選民撇清“反馬來人”的誤解。

 不久前,行動黨也高調宣佈數名巫統元老兼部落客加盟行動黨,籍此淡化行動黨的華人政黨形象。

 日前,柔佛州行動黨主席巫程豪放話說,行動黨即將派遣巫裔候選人上陣馬來選民超過80%的選區,作為邁入馬來選區的第一步。

 一直到剛剛落幕的行動黨代表大會,林冠英宣佈了《莎亞南宣言》,其中提及這3項:維護馬來人、土著的特別地位;承認伊斯蘭教之聯邦宗教地位;維護馬來語為國語。

掃清馬來人顧慮

 好像只要有這3項宣言作為保證,即可立刻掃清馬來選民對行動黨的一切顧慮,不再把行動黨當作“極端維護華人利益,危害馬來人權益”的華人政黨。

 一直以來,行動黨都走不出華人選區,也走不進馬來選區。在華人人口和華人選區越來越少的趨勢下,行動黨必須轉攻馬來選票,才有望殺出一條血路。

 如今在天時地利人和配合下,行動黨具備了:專攻馬來選民的宣傳管道、馬來人心儀的巫裔候選人,以及適合馬來人口味的競選宣言。

 行動黨也不必擔心會因為討好馬來選民,流失掉原有的華人選票。因為當今的華人選民,絕大多數已是鐵了心一路硬挺民聯到底,即使明天大馬變成伊斯蘭國,也在所不惜。

 或許,這么一來,行動黨還真有可能把馬華民政所有的安全區都給撬翻了。

吴启聪 中国报 12/1/12

Sunday, January 8, 2012

安華判決牽動政局

安華判決牽動政局

最近我國的政治局勢,似乎都把全部焦點都放在了1月9日的安華案件判決日。公正黨已經恫言將會發動大型示威,而國陣又會如何招架呢?還有待分曉。但可以肯定的是,安華案件的判決,不管是罪名成立還是無罪釋放,都將會牽動到全國的政局。

如果說安華被判無罪釋放,那麼到時國陣就必然會被指責為誣賴安華的始作俑者,整個國陣的公信力,尤其是巫統,都將會立刻跌破谷底。如今馬來選票和印度選票正值大量回流國陣之際,若是被這一單案件給搞砸了,恐怕下屆大選國陣不但無法奪回三分二優勢,甚至連政權都有可能要拱手讓人。

如果說安華被判罪名成立,那麼到時簡直就變成了1998年烈火莫熄運動的再版。公正黨黨員,還有其他民聯盟黨,都將會率領人民走上街頭,歷史重演當年的烈火莫熄。根據1999年的大選成績分析,當時烈火莫熄的效應,對國陣和巫統的馬來選票,造成了有史以來最為沉重的打擊,當時的國陣甚至需要依賴華人選票才可以勉強過關。

1999年的華社一反常態,倒轉過來支持國陣,純粹是因為華社害怕社會動盪,基本上認為只要國陣保住政權,即能保障國家的安穩。因此,有者認為,如果烈火莫熄再次發生,華社又會基於同樣的原理,再次調轉槍頭支持國陣。筆者並不認同如此說法,華社害怕社會動盪的導因,並不是在於烈火莫熄,而是在於1998年的印尼種族大暴動。

當年1998年突如其來的印尼種族大暴動,確實對我國華社的心理造成了相當的恐慌。而同一時期爆發的烈火莫熄,公正黨的馬來人紛紛走上街頭,吉隆坡全城動盪的畫面,確實讓當時華社的恐慌再次升級,促使華社轉投國陣,盼望國陣能夠結束這一切亂局。但換成今時今日的局勢,以上歷史情節絕對不可能再度發生在當今的大馬了。

縱觀當今華社求變的心態,已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讓國陣倒台。街頭騷亂和伊斯蘭教國對於當今華社而言,都已變成了無稽之談,即使變成事實他們也都拒絕相信。在這種心態下,不論國家陷入何種動盪,華社都不可能因此轉投國陣。反而馬來選民的心態轉變,極有可能成為壓死國陣的最後一棵稻草。

雖然說,安華的案件不應被泛政治化,但實話說一句,安華入獄與否,豈能與政治無關?不管安華最終是被判無罪釋放,還是罪名成立,國陣注定是唯一和最大的輸家,前者只輸一半,後者則輸清光。國陣唯一可以撈取的好處,在於安華退出政壇後,公正黨將會迅速崩潰,而整個民聯也將會跟著瓦解。不過若跟國陣所必須付出的代價相比,這絕對不划算。

吴启聪 东方日报 9/1/12

Thursday, January 5, 2012

言路:《南洋商報》需要道歉嗎?

言路:《南洋商報》需要道歉嗎?

針對《南洋商報》最近刊登的伊斯蘭刑事法系列報導,森美蘭州的伊斯蘭黨和公正黨公然踩上門,要求《南洋商報》為此事公開道歉。道歉?有這個需要嗎?

 在整個事件的演變中,筆者至少從民聯三黨看出了三種現象:第一,伊斯蘭黨不管是打著神權伊斯蘭國的旗號,還是福利國的旗號,伊斯蘭黨對伊斯蘭刑事法的立場始終如一。《南洋商報》只是向華社揭開伊斯蘭刑事法的神秘面紗,就立刻被伊斯蘭黨定位成向它所堅持的伊斯蘭刑事法挑釁,什么所謂的新聞自由都被拋諸腦后。

 第二,公正黨在這起事件的角色,非常可愛。儘管公正黨到了最后,見到勢頭不對,馬上跟這起事件劃清界線,但始終磨滅不了當初和伊斯蘭黨一起踩上《南洋商報》砸場的事實。

 公正黨雖然以多元種族政黨自居,眾所周知,它是由巫統的舊部組成,實際上馬來人佔據黨員絕大多數。舉凡與馬來人和伊斯蘭教有關的課題,公正黨自然還是會跟伊斯蘭黨站在同一陣線,同一個鼻孔出氣,這起事件就是鐵證之一。

 第三,行動黨在這起事件的角色更加可愛,直接大剌剌地跟你說:“這不關我的事!”然后就真的再也不關它的事了。每逢大選補選時,行動黨都會叫華社義無反顧投伊斯蘭黨一票,可是每次伊斯蘭黨捅出簍子來,行動黨又會說不關它的事,這個還有道理嗎?

 《南洋商報》只要是據實報導,根本就沒有必要向任何人道歉。伊斯蘭黨和公正黨如果要追究的話,不妨拿出真憑實據,直接向警局報案。無論如何,還是希望行動黨能夠充分發揮“制衡”伊斯蘭黨和公正黨的作用,讓這兩個馬來政黨乖乖地息鼓偃旗。

吴启聪 中国报 5/1/12

Tuesday, January 3, 2012

言路:打工族盼加薪

打工族盼加薪


最近政府大肆上調公務員的薪金,使到國內130萬名公務員受惠,皆享有相當優渥的待遇。但另外一個問題是,550萬名在私人界服務的受薪人士,他們的薪水又是否會跟著起呢?

首相納吉提出的經濟轉型計劃,整個計劃的核心莫過於提高人民的收入,帶領馬來西亞邁入高收入國的目標。如今政府大肆上調公務員的薪水,可以預見的是,將會有更多新生代湧入公共服務界,在人力市場上對私人界構成強大的壓力。在此壓力之下,私人界若要吸引人才,就不得不跟著上調員工的薪水,方能與政府競爭。

以上的聯想固然是很理想,但在現實里究竟是否能夠達成,還有待觀察。

政府雖然已經邁出了上調公務員薪水的第一步,但若要達致高收入國的目標,私人界也必須要老老實實地按照公司的業績,跟著上調員工的薪水。在資本主義的失控之下,私人界不思將公司利潤轉換成員工的福利,刻薄的老闆固然是富者愈富,而被剝削勞力的員工則是窮者愈窮,這無疑將會進一步擴大社會貧富懸殊的鴻溝。

不管怎麼樣,公共領域與私人界的人力市場,必須具備良性的動力,現在的工作人士多數是受過高等教育,貫徹著「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的原則,發現東家的待遇不好,乾脆就打西家算了。也唯有如此,公共領域與私人界才會不惜出高價吸引人才。

縱觀國內現有的人力市場,粗重的建築和園丘工作,基本上已經是完全依賴外勞來操作了,本地人也沒有必要去搶這一碗飯,而改為選擇比較輕鬆的行業。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馬來西亞地大人多,我們本身就已經能訓練出國家發展所需的高知識人才。但問題在於,我們的薪水,又是否能夠跟新加坡的高薪水、高匯率競爭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