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12

言路:關鍵在於馬來人看法 (原题:325过去了,然后呢?)

言路:關鍵在於馬來人看

筆者不想評論魏家祥在325華教大會被揍的事件,因為那並不是325的焦點,只能說現在的行動黨終于嘗到了,當初馬華被千夫所指推人的滋味,或許這一回應該輪到行動黨要求馬華不要大事渲染這個揍人課題。

 在325大會上,不出所料的是,在場的異族同胞,來了沒多少個。這場號稱有萬人出席的大會,馬來人佔多少巴仙?

 或許行動黨可以刻意放大那一兩隊公正黨和伊斯蘭黨的特派員,但無可否認的事實是,安華、聶阿茲、和哈迪阿旺這3位民聯巨頭,由始至終未曾公開祝福過325議程,甚至連雪州大臣卡立,也沒親臨位于雪州的董總捧場。

 一個問題:我們可以說民聯支持325嗎?

 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韙地說一句:馬來社會對華教的觀點,其實對華教進程的影響極深,國陣怕,民聯亦怕,兩派馬來政黨都不敢太過出面支持華教。

不要大事宣揚

 我認識的一位馬來議員,他每次都非常慷慨撥款給華小、獨中,但千交代萬交代不要大事宣揚,要不然傳去馬來社會那裡,就會跟他沒完沒了。

 人們一貫以來認為國陣是打壓華教的罪魁禍首,無可否認國陣並沒有全面滿足華教的需要,但筆者認為,馬來社會對華教的觀點,才是問題關鍵。坦白說,如果馬來社會對華教仍然心存芥蒂,即使明天民聯上台執政,民聯也會基于馬來選票的考量,做出跟國陣一樣的判斷、一樣的政策。民聯至今仍未把華教議程列入《橙皮書》內,就是為此留下伏筆。

 筆者在此不想做任何政治推銷,我只想就事論事,把真正的現實攤開來說。所謂的現實,不是一味單憑崇高理想,就可以輕易衝破。國陣那邊,固然還要拿著一根籐條繼續狠狠地鞭策;但如果可以讓更多馬來社會權威組織,出面為華教背書,說服更多馬來人接受多元化教育,方為治本之道。

吴启聪 中国报 29/3/12

Tuesday, March 27, 2012

言路:候选人素质定江山

言路:候选人素质定江


大选已是山雨欲来,纵观国阵的华基政党,尤其是马华,至今仍未能扭转308海啸之时的劣势,甚至还有继续往下跌的趋势。

选民往往会以两大因素作为考量投票:一是候选人代表的政党,二为候选人本身的素质。照理说,候选人的政党和素质应並重才对,但近期华裔选民的心態,多倾向於「投党不投人」,以致候选人的素质被忽略。

候选人的素质若被忽略,也有其后遗症的存在。选民最避忌的,就是错选了青蛙议员,可因为某些威逼利诱,而从选民心仪的政党,跳去选民厌恶的政党,但其议员身份却维持不变。其次,则是候选人究竟是在国会参与立法与辩论,还是常留在选区服务,协助解决民生问题?能否精通三语面对议会、政府机关、媒体和大眾?

在马华与行动党的恶斗之中,无可否认的是,在当今华裔选民的眼里,马华的声望远不如行动党。打从前总会长林良实的时代开始,华社就普遍认为在朝的马华並无法满足华裔在各方面的诉求,相比之下行动党打出各种响亮的口號,更能贏取华社的青睞。在选战中,若华社单单以政党作为考量,结果肯定会一面倒向行动党。

虽然马华近几年来推出的「高调问政」,確实有把马华拉回政治正轨的跡象,但面对宣传力和感染力极强的行动党,马华仍然处於下风。在政党因素大打折扣的当儿,马华唯有凸显候选人素质的优势,马华才有望稍微扭转华裔选民「投党不投人」的心態。

首相纳吉之前宣称国阵要遴选有胜算的候选人,皆因他很清楚,巫统和所有国阵成员党,不可能再以「排排坐,吃果果」按资排辈的方式遴选候选人。两党的候选人素质若无法让选民眼前一亮,那么选民將毫不犹豫地继续「投党不投人」,忽略了候选人的素质。

巫统或许还能够靠马来选票轻骑过关,但马华唯有挽回华人选票,才有望能够延续其政治生命,而候选人的素质將会是马华突破重围的关键一步棋。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8/3/12

Monday, March 26, 2012

与内政部长的交流会 (翻译于 “ World Of Tockism ”,Meeting Malaysia’s Minister Home Affairs DS Hishammuddin)

与内政部长的交流会

您是否还记得这位领袖吗?您是否因为通过各大媒体,网络新闻,曾经何时报导过他举起马来短剑 (keris),而认识他呢?是的,他就是一位我们大家所熟悉的领袖。


那么请问您是否真正的认识他呢?大家是否知道这位曾经担任我国教育部部长,现任我国内政部部长,更是一位正在积极参与国家转型计划,并且致力于提升我国内政部(Kementerian Dalam Negeri)的服务,以便达到高效率,高水准政府部门的部长。


我愿意和大家分享这篇 “部落格” “blogspot”,想要借此机会同大家分享本人近距离的与这位国家领导接触。我本身是通过社交网络 “ Twitter ” 当中“跟随”( follow) 了这位国家领导,并且有机会与部长先生会面交谈。在我们众多部长当中,他的确是一位值得我为大家推荐的 “Twitter”用户,通过这个交流您将会发现部长先生绝对不是我们印象中的政客。在此愿意与大家分享部长先生在社交网络“Twitter” 的用户名 @HishammuddinH2O。相信通过社交网络“Twitter”这个平台,您将有机会与部长先生有更多互动。



本人能够与部长先生会面,一切始于部长先生通过社交网络,热心的邀请宾客一起聚会,然后希望与大家会面并且用心交谈。犹记得有一次,当我踏入这座小城市,一座具有欧式设计风格的建筑物,尽然是牵连着我们大家,影响着我们国家每一位子民的政府大楼 – 内政部(Kementerian Dalam Negeri)。 我开始思索,内政部真的是我们不能触碰,不容置疑的机构吗?

在我被邀请踏入这座建筑物,登上了最顶楼,我被友善的招待,特别是接待人员友善的态度,还有各种各样的美食招待。开始让我对这个政府部门,有了从新的认识。坦然地说,部门里面的工作人员各个态度亲切友善。正当我们还没有与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正式会面,我们有机会四处参观留念。
我被得知,自从拿督斯里希山慕丁 ( Dato Seri Hishammuddin Hussein ) 开始担任我国内政部部长,员工们喜欢上了这里的整体感觉,有一种让人引以为傲的工作感。走在这里的走廊,工作人员让人有着两种感觉,既幽默又认真。我完全感觉不到印象中“黑暗”的内政部。
幸运的是,我在这里尽然遇见了几位也是同样来自“twitter” 的朋友 @Sinatra_Zaka Zaidel 和 @anakcelup aka Suri of SIS 。

很快的,通过部长先生的介绍,我已开始能与内政部的高层官员有说有笑,并且打成一片。

在这几位官员当中,还包括了国防,警队,登记局高官。甚至我们大家熟悉的国家银行总裁Tan Sri Zeti。

最终,我已来到内政部长的办公室。我好难以置信,尽然可以通过社交网站 “ Facebook”与 “ Twitter” ,能够亲身体会到这美好的经验。

我们非常的荣幸,能够有机会与部长先生同坐。当然,我也非常荣幸的能与部长分享我的 @eyeproject。我们也与部长先生分享,虽然无法通过政治管道,但是我们也为国家付出无限的关怀。希望通过部长先生的协助,能将马来西亚迈进更繁荣的多元社会。


哇!我现在开始体会到部长先生举起短剑的用意,我本人相信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领袖。不会轻易的做出愚蠢的行动 。。。 ( 这是来自我的真心话 )


“ Panca Warisan “ 是一把非常有代表性的著名马来短剑。请别误导部长先生举起短剑的用意。

内政部在部长先生的带领下,通过国民登记局的办事能力,申请以及更换大马卡 “ mykad” 的程序,就类似 “ touch and go “。 通过 Government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 ,网页或 @gtp_roadmap,您就能得到正确的信息,如有任何问题可通过 “ Twitter” @HishammuddinH2O 与部长先生取得直接联系。


难以置信这张就是部长先生的办公椅。我真的无法相信并非每位部长级的人物,能够如此让我们尝试这样的机会。通过部长身边的朋友,我们得知部长先生是一位以家庭为主的好好先生。


我还得知部长也曾在他的办公室,为他的宾客庆祝生日。黄综翰我国羽球国家队员,也是我们部长先生的一位好友。因为行程表的安排,部长先生赶着出席由首相署部长 Y.B. Idris Jala 的活动。所以无法与我们继续交流。我相信有朝一日部长先生会与我们做更进一步的交流。


我感到非常荣幸的,我们已真正的开始了解部长。并非外界所报导的一切负面消息。


( 这篇文章翻译于 “ World Of Tockism ”,Meeting Malaysia’s Minister Home Affairs DS Hishammuddin )

Thursday, March 22, 2012

言路:325、行動黨、安華

言路:325、行動黨、安華

 幾天后董總將召開325華教抗議大會,行動黨也義憤填膺地參與其盛。可以預見,畫面會重複淨選盟2.0和反稀土廠大會,到時成千上萬的華人會穿上白衣,向政府怒吼。

 筆者無任支持董總對華教那分拋頭顱、灑熱血的執著與熱忱,但對于行動黨的“參與方式”,卻存有一些疑問。行動黨除了跟董總站在一起向國陣開刀,難道就沒有其他更加實際的行動能夠幫助華教嗎?

 華教普遍上被歸類為華人課題,行動黨一如既往地拋下公正黨和伊斯蘭黨,選擇以單一行動黨的身分“單刀赴會”。筆者感到好奇的是,針對華教課題,公正黨和伊斯蘭黨又持有什么立場?這難道不重要嗎?

 行動黨或許可以說服公正黨和伊斯蘭黨,接受與行動黨雷同的華教立場,繼而推出一個正式的民聯共識,如果可以將之白紙黑字地寫入《橙皮書》就更加妙。可是,行動黨並沒有這樣做,究竟行動黨是認為沒有這個必要?還是認為國陣做不到的東西,民聯亦不可能做到?

 如果行動黨想就華教課題向國陣施壓,筆者建議行動黨不要成為董總的附和者而已。如果民聯3黨能夠連成一線,以國會反對黨的身分向國陣施壓,豈不是更加有力?

 說到這一點,就不能不順帶一提民聯共主安華。如今董總抗議的主要課題,包括教育部派不諳華文的教員去華小。當年安華出任教育部長時,教育部就是因為派不諳華文的教員去華小,才引發后來的茅草行動事件。但如今的行動黨,卻是忠貞不渝地支持安華作為民聯共主兼候任首相。

 或許,當年時任教長的安華,思想還不夠“成熟”,小孩子做錯事,大人們應該原諒,最重要是跳槽過民聯就馬上“再世為人”。就好像蔡銳明一樣,如果當年蔡銳明兩度競選馬華總會長,其中一屆中選的話,現在也不可能有機會“再世為人”了。

吴启聪 中国报 22/3/12

Thursday, March 15, 2012

言路:伊斯蘭黨的監督委員會

言路:伊斯蘭黨的監督委員會

針對最近鬧得焦頭爛額的吉打州逼宮內亂,伊斯蘭黨中央正式成立一個監督委員會,以便“監督”吉打州民聯政府的行政。

 筆者對于這個監督委員會存有兩大疑問:一、外州人士如何以黨的單位,干涉吉打州行政?二、即便可以,為何只有伊斯蘭黨干涉而已,沒有公正黨和行動黨的分?

 換一個比較簡單的說法:現任吉打州政府,是吉打人民投選出來,領導吉打州政府的,理應是吉打的州務大臣以及其行政議員;如今遠在吉蘭丹州的伊斯蘭黨中央,空降一個監督委員會干涉吉打州行政,試問吉打州子民應該做何反應?

 如果此例一開,可以預見的是,以后只要是伊斯蘭黨出任大臣的州屬,伊斯蘭黨中央大可堂而皇之用所謂的監督委員會,遙控這些州屬,那么到時我們還要投選州政府幹嘛?干脆直接在家裡掛一張聶阿茲的玉照,不就夠了。

 民聯三黨執政州屬經常以“民聯政府”自居,擺在眼前的事實是,當吉打州民聯政府出狀況,伊斯蘭黨並不是找公正黨和行動黨商議對策,而是直接聽命于伊斯蘭黨中央。從這一點不難看出,所謂的吉打州民聯政府,實際上是徹頭徹尾的伊斯蘭黨政府,公正黨和行動黨只不過是當家不當權。

 敢問行動黨和馬華的市場價值,差異在哪裡?華社普遍認為行動黨有望成為民聯的領頭羊,對馬華在國陣的地位不敢抱有幻想。實際上,公正黨和伊斯蘭黨,又讓行動黨“話事”到什么程度?吉打州的行政,伊斯蘭黨有給予行動黨機會插一腳嗎?

 即便民聯能以外州人士的身分、以黨的單位干涉一州行政,卻也希望民聯能夠貫徹其“民聯三黨,平起平坐”的華麗台詞,由民聯三黨的中央共組監督委員會,而不是單由伊斯蘭黨壟斷。

吴启聪 中国报 15/3/12

Thursday, March 8, 2012

言路:黑衣、黃衣、綠衣......

言路:黑衣、黃衣、綠衣......

 最近大馬開始流行“顏色衣服”運動,起初是霹靂變天的黑衣,接著是淨選盟的黃衣,一直到現在反稀土的綠衣,聲勢絲毫不比泰國的黃衫軍紅衫軍、台灣的藍營綠營遜色。

 顏色衣服運動的優勢,在于容易引起簡單共鳴,並能視覺化所凝聚的力量。在同一個目標之下,人們不需要做太過複雜的示威動作,只需要穿同一種顏色的衣,在同一個地點製造雄偉壯觀的人海,再通過各式媒體大事宣傳,即能達致最好的示威效果,對于示威對象(政府)絕對是最有力的施壓。

 縱觀這幾場顏色衣服運動,雖然發起人都宣稱自己無黨無派,但無可否認的是,在政治利益上,在野黨都搭了好幾趟“順風車”。怎么說呢?一系列的顏色衣服運動,都是劍指國陣政府,人民對國陣的不滿情緒持續升溫,如今下屆大選又山雨欲來,在野黨無疑成為最大受益者。

 筆者完全不敢質疑這些顏色衣服運動的偉大使命,我只想點出一個現象:政治情緒凌駕一切。

 以2004年度的台灣總統選舉為例──民進黨的4年執政,已讓台灣人對其低弱的執政能力徹底覺悟。就在台灣人準備推翻民進黨之際,一顆射向阿扁肚皮的子彈,立刻牽引出各式各樣的陰謀論,把台灣人的政治情緒炒熱至沸點,民進黨因而得以翻盤繼續執政。

 以此類推,人們似乎不是很重視執政黨和在野黨平時的政績,反之過于關注大選前夕爆發的各種即時課題,這又是否正確?如此一來,朝野兩黨也無需太過勤于樹造政績,只消在大選前夕製造各種課題,煽動人民對政敵的不滿情緒,豈不方便又省時?

 身為一位理性選民,關注時事課題固然無可厚非,但切莫被政治情緒牽著鼻子走。手中的神聖一票,還須仔細評估朝野兩黨在過去4年的實際政績,才下定論,而非讓一兩件即時課題決定了票向。

吴启聪 中国报 8/3/12

Friday, March 2, 2012

言路:學校撥款豈可回扣? (原题:现金拨款VS供应拨款)

學校撥款豈可回扣?

繼吉打州爆發了撥款回扣事件過後,又再傳出了柔佛州峇株巴轄巴力安尼安寧學校回扣事件,引起華社關注。但實際上,兩者之間存在著一個很大的區別,前者為現金撥款,而後者則是供應撥款。

在供應撥款之下,政府並不是直接撥出現錢,而是撥出等值的供應品給予受惠方。舉例來說,如果政府撥給某間小學價值1萬令吉的椅子,那麼該小學並不能得到1萬令吉的現錢,就純粹只能得到同樣價值的椅子而已。

但是往往會出現一個情況,受惠方並不需要供應品,而希望把供應品直接轉換成現錢。政府的職責,只是把供應撥款移交給供應商,然後再由供應商提供供應品給受惠方。如果受惠方要求折現,供應商會剋扣他認為他應得的利潤,最後才把剩餘撥款吐還給受惠方。但必須強調的一點是,以上現象純屬私相授受,其實是違法的行為。

實際上,供應撥款的回扣現象,雖然沒有政黨或議員涉及貪污,但也必須受到遏止。類似安寧學校的供應撥款回扣事件,受惠方必須堅持接受供應品,而非尋求任何的折現;至於供應商更不應成全任何折現的要求,還須堅持提供供應品。如果受惠方認為供應商所提供的供應品,其價值並不符合供應撥款的數目,大可拒絕簽收該供應品,直到受惠方滿意為止。

如果要更加有效地杜絕供應撥款的回扣現象,每當政府或議員要發出任何撥款之前,大可先行詢問受惠方究竟有些什麼需要。

如果受惠方不需要供應品,而是需要現錢的話,那麼就應該考慮給予現金撥款,而非供應撥款。或許現有的撥款制度還不能夠隨意變換,但實在有必要更加彈性處理整個撥款制度。

說回吉打州的現金撥款回扣事件。據吉打州的華團申訴,民聯政府發出若干款項的現金撥款過後,某行政議員的助理卻公然討回30%回扣。實際上,現金撥款是必須完完整整,一分錢也不少地交至受惠方手中。

廣大的民眾還必須徹底瞭解整個撥款制度的運作程序,才能給予及時的監督,並做出適當的反應。如果民眾還未搞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妄作定論的話,或許會模糊了整個事件的焦點,並且無法對症下藥。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3/12

Thursday, March 1, 2012

言路:華人政治分水嶺

言路:華人政治分水嶺

 蔡林辯論過后,人們普遍認為蔡林二人並沒針對主題《華人政治分水嶺》辯論,純粹停留在各自表述。何謂“華人政治分水嶺”?就是當今大馬華社在國家政治上,應該何去何從?

 縱觀天下大勢,我國華人政治正面臨兩大趨勢、一種傾向,以及兩個可能性。所謂的兩大趨勢,就是華人人口和華人選區。無可否認的事實是,華人人口比例逐年下降,從獨立時期的半數開始,降至今日的24.6%。因此,華人選票的力量逐漸減弱。

 華人是城市化先鋒,每年有不計其數華人湧入城市地區,並且落地生根。此舉造成華人選民高度密集城市選區,華人選票逐漸從全國各地的鄉村地區撤出,最終導致華人佔多數的選區,僅剩少許城市地區。因此,華人選區也日漸減少。

支持率跌破谷底

 所謂的一種傾向,就是眾所周知的,即使馬來選票和印度選票都有明顯回流國陣跡象,華人選票依然一江春水向東流去民聯。可以預見的是,華人對國陣的支持率,甚至已經跌破308海嘯30%谷底,即使到下屆大選,也不見得會好轉。

 所謂的兩個可能性,就是國陣執政,或民聯執政。如果國陣執政,綜合以上分析,國陣的華基政黨極有可能兵敗如山倒。屆時馬華民政雖然站在執政黨位置,但卻沒足夠政治力量(議席和官職)推動其華人議程,最終華人的日子究竟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民聯如果要執政,就必須得到接近半數馬來人支持,公正黨和伊斯蘭黨還得更努力贏取議席。一旦民聯執政,行動黨無疑將取代馬華民政在執政黨的華人代表地位,但行動黨若要推動有利華人的議程,又是否可獲得公正黨和伊斯蘭黨成全?至少,在現在這個時候,公正黨和伊斯蘭黨起碼也要把對華人的承諾(公平施政)寫進橙皮書吧!

吴启聪 中国报 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