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6, 2012

言路:反對黨為反風保溫


言路:反對黨為反風保


大專生佔領獨立廣場的風波未完,很快地428又來一場淨選盟大集會3.0。相信大家都感受到大選的腳步越來越近,這些大型示威、集會、遊行就越來越多,多到現在差不多每個月都至少來兩個。
 儘管這些集會都由非政黨組織發起,奇怪的是,民聯為何如此落力為這些集會宣傳、動員?其積極之程度,甚至遠遠超越原來的發起人。在面子書上,還可以看到不少行動黨人士自組巴士團,招攬志同道合之士上京赴會,甚至比雲頂兩天一夜旅行團還要方便。
 這裡要拋給大家的一個問題:如果民聯,尤其是行動黨,沒有幫忙宣傳、動員,那么集會人數會少掉多少成?
 一句話說完:為反風保溫。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就在這個大選山雨欲來的時刻,課題不斷被拋出,就像12碼球不斷往國陣的龍門射,國陣的守門員能擋下幾多就是幾多。
 所謂的反風,正確來說應該是人民對政府的不滿情緒。到了大選前夕,在野黨的工作莫過于不斷製造反風,而且還要為已經成型的反風一直保溫,一直持續到大選那天把反風化作選票,讓執政黨一次過崩潰倒台。
 不過筆者好奇的是,首相納吉一日不宣佈大選,難道在野黨就繼續搞集會下去?如果納吉真的是把大選推遲至明年,難道在野黨就繼續在接下來的每一月辦幾場大集會,直到明年大選為止?到時就算在野黨自己不累,那些集會的支持者,難道不累嗎?
 筆者有一個疑問:每當我們扭開電視,看到新聞播放外國示威遊行的畫面,我們作何感想?將心比心,外國人看回馬來西亞每個月都有示威遊行,又應該作何感想?
 通過破壞執政黨,未必彰顯得出在野黨的建設性;與其不斷搞破壞,倒不如拿出一些建設性的執政藍圖,至少也應有一個影子內閣吧!
吴启聪 中国报 26/4/12

Monday, April 23, 2012

言路:废除高教贷款的理想与现实


言路:废除高教贷款的理想与现


最近废除高教贷款的课题闹得沸沸扬扬,一群大专生好像依然「佔领」著独立广场仍未离去,民联也一直在为这个课题不断保温,看来將持续到428净选行3.0才会退烧。
很多人士尝试苦口婆心地论述「天下间没有白吃的午餐」,希望籍此对大专生们晓以大义,但笔者认为这是徒然的。因为笔者本身也欠了高教贷款,现在民联告诉我可以一笔勾销,当然是乐翻天了,但还有一些人在那里囉囉嗦嗦说行不通,將心比心,哪里听得进耳?
我们暂且放下废除高教贷款与否的立场,来探討其中理想与现实之差別。理想的部分,莫过于国民在享受12年中小学的免费教育过后,可以继续获得「不用偿还」的高教贷款。高教贷款的数额不但可以支付所有的学费,甚至连大专生的房租、伙食都可以一律包办。
现实的部分,只有一个问题:要做到这一点,要花多少钱?钱从哪里来?现今大专生诉求「免费大专教育」,实际上政府已经津贴了超过90%的大专学费,眾所周知政府大学的学费都是象徵式收费的,其数额跟私立大专相比是天壤之別。高教贷款的借贷对象也包括了私立大专生,而国家又是否有能力额外承担私立大专生的学费呢?
所谓的「免费大专教育」,即使政府愿意提供,也仅限于豁免大专学费。须知高教贷款不仅承担学费,也包括了大专生的生活费,而国家又是否有能力额外负担所有大专生的生活费呢?
过去的高教贷款总额高达430亿令吉,现在说要一笔勾销,没有问题,但今后怎么办?国家从此就要无止境地支付全国大专生的学费和生活费,儘管大专生的人数每年都在迅速增长,这种消耗政策可以维持到几时?
以上问题都仅限于「钱」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直接影响大专生的素质。现在的大专生都为了要豁免偿还高教贷款,而努力考取一等文凭。如若有朝一日废除高教贷款了,人人皆可获得「不用偿还」的高教贷款,试问到时还有谁会去耕耘一等文凭?
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如果以上所有问题都不成问题的话,那么笔者绝对认同民联废除高教贷款的建议。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3/4/12

Thursday, April 19, 2012

言路:两线制还是两种族制?

言路:两线制还是两种族制


最近拜读了某篇政治评论,文中声称马华总会长蔡细歷说过「国家推行两线制最终会带来两种族制」。笔者认为,此君或许省略了一些关键词语,蔡细歷真正说过的,应该是「华人以为自己在推行两线制,实际上是把国家推向两种族制」。

笔者完全认同两线制的理念,尤其是两线制对国家和人民有利。但是,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两线制固然是最为理想的目標,但无可否认的是,两种族制是当今大马社会的现象。基本上,即使我们毫无保留地完全认同两线制,也改变不了当今两种族制的事实。

何谓两种族制?我们可以尝试从比较客观的角度来看,举例来说,当今100个马来人当中,有多少个支持国阵?有多少个支持民联?另外再找多100个华人,亦是以此类推,可以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大多数的马来人倾向支持国阵,而且还有日益回流国阵的跡象;绝大多数的华人倾向支持民联,而且在人数上绝对是压倒性的。

我们再看回国阵民联两大阵营是如何计算他们的基本盘,国阵宣称需要七成马来票和三成华人票就可过关,而民联则宣称需要四成马来票和八成华人票就可胜利。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想必应该再也没有人胆敢睁著眼睛否定两种族制的现象吧?

两线制会不会达成还是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两种族制迫切需要被打破。马来票和华人票正在往两个相反的极端走去,长久下去,国阵即等于马来人,民联即等于华人,而我们又是否能够避免这种局面的发生?

两线制固然还是要达成的,但一个健全的两线制,並不是一线代表马来人,另外一线又代表华人;而是两个阵线的种族比例,都必须达致平衡,两边都应该恰好反映出国家真正的种族比例。到时候的两线制,因为两边的种族比例平衡,所以两边都无法再以种族作为本位,只能以超越种族的方式来论政。

笔者个人完全认同两线制的理念,但与此同时,亦对现今的两种族制现象感到万般无奈。

东方日报 20/4/12

文:吴启聪

言路:前線對象只限馬華?

言路:前線對象只限馬華

 當聽到林吉祥、馮寶君和張念群要移師柔佛的消息,筆者感到有點混淆的是,柔佛州究竟是民聯的前線州?還是行動黨的前線州?行動黨又是否有必要搬完中央級的政治明星來柔佛呢?

 民聯把柔佛定為前線州,動機可以理解。因為人們普遍認為上一屆的308海嘯,並沒有波及柔佛州,讓國陣得以苟延殘喘,如果民聯能夠一舉攻下柔佛州,國陣勢必崩潰倒台。

 但,縱觀民聯3黨對進軍柔佛的準備功夫,公正黨和伊斯蘭黨的積極程度,遠遠比不上行動黨。理由很簡單,公正黨和伊斯蘭黨對于自己能夠攻陷多少巫統的議席,早已心裡有數;但行動黨對自己能夠攻陷多少馬華的議席,卻是信心滿滿。

 縱觀當今選情,國陣的黑、灰、白區幾乎可以用華人選民比例來劃分,超過40%華人選民的選區,即等同被列為黑區。當然,馬華身為國陣的華人代表,理所當然必須啃下這些黑區。這場硬仗打下來,可以預見的是,巫統在柔佛的議席應該損傷不大,但馬華在柔佛的議席,卻很有可能近乎全軍覆沒。

 可是,無可否認的一項事實是,儘管行動黨徹底攻陷馬華每一個國州議席,如果公正黨和伊斯蘭黨無法從巫統手中有所斬獲,那么民聯即無法攻克中央政權,也無法奪取柔州政權。華人選區就只有這么多,任你行動黨勝到完,也于事無補。

 唯一改變的是,馬華將失去執政黨的平台,雖然屬于國陣一分子,卻沒有議席可以服務選民,沒有官職可以處理政務,沒有管道可以上通下達。民聯常說馬華入不入閣都無所謂,事實上,馬華是不是真的完全沒有發揮過任何作用?

 前線的對象不應只局限于馬華,公正黨和伊斯蘭黨也應該加把勁跟巫統抗衡。華人在野終究不是件好事,民聯若把馬華拉下台,就應該送行動黨上台,可是民聯能攻下柔州嗎?

吴启聪 中国报 19/4/12

Sunday, April 15, 2012

言路:竞选期的长短

言路:竞选期的长

最近选举委员会接纳了22项选举改革建议,其中一项就是延长竞选期至最少10天,最多21天。笔者认为,竞选期其实宜短不宜长。竞选期就是给予候选人在提名后,能在选区內跑动的期限。候选人理应充分利用竞选期,向所有选民传达竞选宣言。以现今的媒体发达,加上网络之便利,城市地区候选人要在短时间之內做到这一点並不困难。但候选人的问题並不是在於传达竞选宣言的时间不足,而纯粹是在短时间之內,无法调动重量级的党中央领袖亲临选区为其站台,也无法到处设台展开「全套」的政治宣传讲座。因此,在野党总会要求延长竞选期,以期用时间换取空间。

延长竞选期的动机,存在著两个根本性的问题:一、选民投选的是该区候选人,而並非为候选人站台的政治明星。即使政治明星能拉拢一些选票,但未来真正在选区服务选民的,终究还是候选人本尊,而政治明星却只是过客。选民不应因为政治明星的魅力,而卖面子把票投给候选人,这看来已乖离了民主的意义。

二、政治宣传讲座,如果论点只是著重於候选人的竞选宣言,那倒还无可厚非;但如果论点却与候选人丝毫无关,而是集中火力抹黑对手、抬高自己,那么这种政治宣传讲座乾脆不要也罢。选民理应评估朝野政党在过去四年的实际政绩,来决定神圣一票花落谁家,而並非只听那一两晚的政治宣传讲座,就草率决定把票投给谁。

竞选期的延长,对选战將会造成何种衝击?可预见的是,竞选期的延长即意味著政治秀的加场。来自党中央的天王级领袖有机会亲临每一个选区站台;政治宣传讲座日日开、夜夜唱,传遍选区的每一个角落。选民对政治秀的狂热,会直接导致朝野政党忽略平日政绩的经营,而选择专注於如何在竞选期內临时抱佛脚,使出浑身解数来大搞特搞政治秀。若要回归到正轨的竞选期,候选人理应在这段时期內,向选民承诺他中选后將会为选民做些什么,並且要白纸黑字写入竞选宣言內,好让选民日后能够一一对照这些承诺究竟兑现了多少巴仙。候选人终究还是要以政治理念和实际政绩来说服选民,政治明星站台即使確实能够达致宣传效果,但也不见得能够为选民带来什么建设性的好处。

竞选期宜短不宜长,相反的,我国更需要的是选举日前一两天的「冷静日」。就跟新加坡一样,禁止任何政党和候选人在冷静日期间进行任何拉票工作。冷静日將会让选民的思想好好地沉淀一下,在不受任何煽动和教唆的情况之下,理性、冷静地决定要把神圣一票投给谁。

东方日报 13/4/12

文:吴启聪

Thursday, April 12, 2012

言路:請交出替代預算案

言路:請交出替代預算

大選跫音已近,民聯開給人民的支票,暫且不論是不是空頭的,卻是一張比一張大。之前承諾廢除南北大道收費、給1000令吉福利金、降油價等,現在更宣稱要一筆勾銷所有的高教基金貸款,如此慷慨解囊的替代政府,確實令人感到興奮。

 但筆者還是要回到現實問一句:民聯的這些天價支票,總共要花多少錢?錢從哪裡來?

 之前民聯開在《橙皮書》的支票,粗略估計要耗上2500億令吉,即等于一年的國家收入,將會導致政府在2年內宣告破產。如今民聯還要把430億的高教基金貸款啃下來,試問是不是只要國陣倒台,民聯上台,馬來西亞就會馬上擁有數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錢財,任由新政府揮霍?

 坦白說,民聯再如此繼續開空頭支票,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沒有人會很傻很天真地相信,民聯有能力兌現每一張天價支票,這已遠遠超出現實和邏輯。人們或許會因為這些空頭支票感到一時半刻雀躍,但只要冷靜下來思考錢從哪裡來的問題,就會質疑民聯是否有兌現承諾的能力。

 不讓民聯試一下,你又怎知道不能呢?相信這是民聯支持者的標準答覆。

 讓民聯試一下,當然無妨,不過不是讓民聯試一下當政府。在這之前,還請民聯先試一下當財政部長,做出一份完整的替代財政預算案,把《橙皮書》內所有的空頭支票,都變成一條條有根有據的財政預算,並且清清楚楚列明國家的收入來源,是否能夠達致收支平衡。

 對于民聯來說,要做到這一點,應該完全沒難度。因為民聯共主安華曾做了7年財政部長,而且有經濟奇才潘儉偉從旁輔佐,區區一份財政預算案,難不倒民聯。

 對于人民來說,與其聽政客信口開河亂開空頭支票,倒不如坐下來看政客能拿出什么像樣的計劃書或預算案,這會更加實際。

吴启聪 中国报 12/4/12

Thursday, April 5, 2012

言路:沙拉胡丁來不來?

言路:沙拉胡丁來不來

 沙拉胡丁是何許人也?不關心政治的人,或許還不認識這位極有可能在下屆大選當上柔州大臣的伊斯蘭黨全國副主席。

 在這之前,傳出不少路邊社消息,說沙拉胡丁將會搬離吉蘭丹老巢,南歸其家鄉柔佛州,領軍民聯攻下柔州政權。直到最近,沙拉胡丁已經作出正式宣佈,他鐵定會回柔州上陣,而且他也被民聯公認為柔州的候任大臣。

 一個問題:為何民聯會把柔州的大臣之位,分給伊斯蘭黨?行動黨華人政黨的身分固然是只有孔融讓梨的分,可是公正黨呢?公正黨不應該是民聯的共主嗎?

 柔州公正黨的情況有點不同,因為號稱多元種族政黨的公正黨,在全國13州的州主席裡面,其中有12名是土著,唯獨柔佛州的州主席是華人,即蔡銳明也。蔡銳明可以做柔州大臣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全民聯的馬來人都心照不宣,因此沙拉胡丁就成了柔州候任大臣的人選。

 也不完全是因為種族的關係,公正黨如果在議席的數目上,距離伊斯蘭黨太遠,也被逼要把民聯共主的位子拱手讓給伊斯蘭黨,吉打州就是最好的例子。

 針對沙拉胡丁是柔州候任大臣的說法,伊斯蘭黨固然是大力鼓吹,公正黨則保持沉默,至于行動黨,其柔州主席巫程豪曾經說過,現在還不適合談論柔州大臣人選,這有可能是一個陷阱

 什么陷阱?對于行動黨的忠實支持者,也就是絕大多數的華社而言,風風火火地奉獻選票給民聯,到頭來竟然換回一位伊斯蘭黨大臣,直叫人情何以堪?這不就應驗了馬華總會長蔡細歷說過的話,民聯來來去去都還是要由伊斯蘭黨主導嗎?

 現在可以看到的是,行動黨很努力推銷沙拉胡丁半個華人的血统,但只要詢問一下沙拉胡丁對于伊斯蘭刑事法的立場,就可以馬上知道華人血的效用到哪裡了。

吴启聪 中国报 5/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