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1, 2012

言路:民聯官職是個謎


言路:民聯官職是個

最近,民聯未來政府的官職又招惹不少爭議,先是聶阿茲說只有穆斯林才可以當首相,過后蔡細歷又質問民聯打算如何分配重要部門。
 先說首相這一部分,當卡巴星和林冠英還在熱烈討論別人碗中的首相之際,聶阿茲一盆冷水倒過來,開門見山說只有穆斯林才可以當首相。相信大家還沒忘記,就在大半年前,公青團長三蘇曾經發表過只限馬來人做首相的偉倫。
 一向來被行動黨吹捧為全宇宙最開明的公正黨和伊斯蘭黨,一個只限馬來人做首相,一個只限穆斯林做首相,反而被罵慣種族極端的巫統,也還不至于做到這個分上,誠為諷刺之極。林冠英口口聲聲說安華是民聯的必然首相,但由始至終伊斯蘭黨都不曾正面回應這一項說法,難道伊斯蘭黨另有盤算?
 當蔡細歷質問民聯打算如何分配重要部門,林冠英所給予的回應是民聯不像國陣天天談分官,而且也明說民聯將在執政后才做分配。換句話說,民聯一日未執政,其官職就仍是個謎,這個謎底要等到民聯執政了,生米煮成熟飯后,才來慢慢告訴你首相是誰、重要部門給誰。
 但在這之前,這個謎底完全不能揭開!因為公正黨和伊斯蘭黨不會希望讓馬來人看到行動黨得到的可能比馬華還多;同時,行動黨也不會希望讓華人看到自己得到的可能跟馬華一樣多或更少,更加不希望讓華人看到伊斯蘭黨得到任何官職。這個謎底充滿無數可能性,若提前揭開的話,對民聯就只有百弊而無一利,唯有繼續讓各族支持者保持各自的幻想,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以上只是筆者個人推敲,如果民聯想要給予否定,何不干脆在大選前把影子內閣亮出來?能夠堵住蔡細歷的嘴巴也好。站在人民立場,人民也不希望民聯刻意隱瞞一些要在生米煮成熟飯后,才能告人的事情。
吴启聪 中国报 31/5/12

Monday, May 28, 2012

言路‧强制服役行不通


言路强制服役行不通


最近,国民服务计划理事会主席拿督迪奇拉菲表示,将寻求政府同意,强制所有中学毕业生参加国民服务计划。笔者认为,就现阶段而言,以上建议是有欠明智的,而且也难以行得通。

目前现有的国民服务计划,仍未扩大至强制所有中学毕业生参加,而只是用抽签的方式选出一部分的中学毕业生。尽管如此,对此国民服务计划满口怨言的家长和学生,已经是大有人在,如若还要进一步扩大至强制所有中学毕业生参加,唯恐会激起全民的公愤,为政府招惹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国国民服务计划的性质和宗旨,跟外国的完全不一样。外国的国民服务计划,是真正的服兵役,其宗旨是为了保家卫国,因此没有人敢提出质疑或挑战;然而我国的国民服务计划,却并非服兵役,反而倒比较像生活营,其宗旨仅仅只是为了促进国民团结,因此其必要性经常受到人们质疑或挑战。

笔者建议,政府可以有两种选择:一、将国民服务计划转型成兵役,强制所有中学毕业生参加;二、维持国民服务计划原来的性质和宗旨,根据中学毕业生的自身意愿招揽学员入营。笔者认为,政府或许可以把国民服务计划的参与证书,列为学生申请国立大学或奖学金的额外加分标准,如此一来肯定会大大激发学生自行入营的意愿。

虽然国民服务计划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如果耗资过大的话,就会变得不切实际。就以全面强制服役为例,这个建议就要每年耗上十亿令吉,连国防部长阿末扎希也直批难以行得通。笔者认为,与其耗费巨资在国民服务计划上,何不将其促进国民团结的宗旨,逐步贯彻入中小学制度之中?

政府应该把国民服务计划的项目,分散安插在中小学制度的课外活动之中。最基本的,就是让各大民族的学生,互相融合于校内的社团活动。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的现象是,绝大部分的中学社团,都是以单一种族组成,鲜少看到多元种族齐聚一堂的社团。我们必须关注的是,应该如何把各大民族的学生凑在一块,一起组织社团,进行共同活动。

吴启聪 星洲日报 28/5/12

Friday, May 25, 2012

言路:別对付集会公僕


別对付集会公

最近,民事僱员职工总会(Cuepacs)主席拿督奥玛奥斯曼说,公务员一旦被发现参与非法集会,將面对警告、降职、甚至革职等行动对付,同时民事僱员职工总会將不会支援他们。笔者认为,这种条例是非常野蛮和不合时宜的。
在过去的时代,政府一直將公务员慑服於其威权之下,甚至把公务员对政府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绝不允许公务员做出任何与执政党敌对的事。但到了今时今日,威权这一套老早已行不通了。公务员虽然是打政府工,但却同时拥有独立的思考,又岂能事事由执政党牵著鼻子走呢?
如今政府若恫言对付参与非法集会的公务员,政府或许认为公务员会因为害怕受到对付而选择顺从。但实际上这只会白白增加公务员对政府的愤怒和怨恨,到了大选的时候甚至不惜倒戈相向,到头来吃大亏的始终还是那个「自以为威权」的政府。若政府仔细深入思考这一层问题,就会瞭解对付参与集会的公务员,其实是严重欠缺理智的。
在这个民主掛帅的时代,人民普遍上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了。面对威权的政府,儘管你有飞机大炮又如何?难道你敢向人民开火不成?公务员亦是同样的道理,再严苛的条例也驯服不了公务员的傲骨,唯有通过晓以大义的方式,才有望真正劝服公务员不参与非法集会。就以爭取公平选举的428净选盟集会为例,政府应该对公务员陈之以利害,而不是一味恐嚇公务员不得参与。
所谓的公务员,不过是为政府打工的僱员。皆因国阵长期执政,人们惯性地把政府与国阵画上等號,但实际上只要谁贏了大选,谁就能上台执政成为政府,即使是民联,亦有可能成为明日的政府。因此,公务员並非属於国阵,而是属於国家,这一点大家务必要搞清楚;尤其是国阵,更加需要有此觉悟,切勿把公务员当作自己的僱员。
笔者发现到,在很多时候,我们政府的思维似乎跟人民严重脱了节。在各种不同的课题上,政府每次所作出的反应,非但没有迎合人民的意愿,甚至还额外触怒了人民,尽只会为自己招惹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將心比心很重要,若能尝试站在人民的立场去思考,政府就可以知道人民到底需要些什么了。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6/5/12

Thursday, May 24, 2012

言路:伊巫的合作契機


言路:伊巫的合作契

伊巫又來密談?當人們聽到這件事時,第一個閃過腦海的問題就是:誰先找誰談?如果是巫統找伊斯蘭黨談,行動黨就會嘲笑馬華;如果是伊斯蘭黨找巫統談,馬華又會反過來揶揄行動黨。
 對于行動黨和馬華來說,伊斯蘭黨和巫統的角色都是專門拿來攻擊的箭靶。從政治學角度看,行動黨和馬華基于華基政黨的身分,必須把敵方的馬來政黨塑造成假想敵,從而喚起華族的危機感,藉此凝聚華族的力量與之對抗。因此,行動黨罵巫統種族極端,馬華罵伊斯蘭黨宗教極端,然而悲哀的是,這兩者並非純粹只是政治伎倆,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事實。
 伊斯蘭黨和巫統,都是馬華和行動黨長期攻擊的對象,如果他們突然說要抱在一起,馬華和行動黨該置自己于何處?所以,就要看誰先向誰抱過來了。
 這一回的伊巫密談,很明顯是伊斯蘭黨精神領袖聶阿茲率先提出,聶阿茲也在專訪中爆出許多語驚四座的言論,其中以這4句最有看頭:
 1)向巫統開出條件要貫徹伊斯蘭政策治國;
 2)向巫統伸出橄欖枝,誠意不容質疑;
 3)不同意者,即不瞭解宗教真理真義,不是伊斯蘭黨支持者;
 4)伊斯蘭黨和行動黨,雙方也制定了一些政治合作條件,只是從未公開。
 聶阿茲在伊斯蘭黨裡的代表性,自然無可質疑,他的種種言論,已經清楚表明伊斯蘭黨要建立神權伊斯蘭國的決心。最令人好奇的是,當初行動黨究竟答應了伊斯蘭黨什么合作條件?
 筆者認為,雖然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伊巫結盟,如果現在還要再締合作契機的話,只有一個可能性:巫統和伊斯蘭黨同時徹底捨棄了非穆斯林的選票,尤其是華裔選票,從此再也不用考量非穆斯林的感受和需求,只需要穩穩守住馬來票就可以保住江山。巫統有可能如此,反正華人票都跑光了,但現階段的伊斯蘭黨還很需要華人票。
吴启聪 中国报 24/5/12

Friday, May 18, 2012

言路:伊斯兰刑法的危机


言路:伊斯兰刑法的危 


最近在试验性的「青年国会」上,有人提出一个论述:我国现有穆斯林国会议员仍未到达三分二的人数,所以暂时不可能修宪,將Hudud纳入现行的伊斯兰刑法。笔者不解,就请教一位马来大学生领袖。
问:难道当穆斯林国会议员到达了三分二,就一定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如果伊斯兰党议员真的提出,只要巫统议员反对不就可以了吗?
答:对穆斯林而言,伊斯兰刑法是真主阿拉的旨意,信徒是不能反对的,否则就会dapat dosa(罪过),国阵巫统议员也是一样不能反对。
问:那之前首相纳吉说过国阵绝对不会落实Hudud,那纳吉不是dapat dosa了吗?
答:理论上来说,是的。不过技术上来说,国阵並不是伊斯兰政党,纳吉有义务照顾其他成员党的需要。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穆斯林是不能反对伊斯兰刑法的。很多人都说伊斯兰刑法是个不可能发生的课题,但在以上的情况之下,落实伊斯兰刑法或许是指日可待的。
国会目前有222席,其三分之二就是148席。纵观现今222名国会议员当中,竟有133名是穆斯林议员,非穆斯林议员只有89名。只要再增加15名穆斯林议员,就足够人数修宪了。目前这133名穆斯林议员当中,巫统占78名,伊斯兰党23名,公正党16名,砂拉越土保党10名。
三分之二的穆斯林议员人数,固然是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先决条件。但若要真要落实,还要有议员提出修宪动议。如果伊斯兰党决定率先发动,巫统就唯有附和,不能反对,否则就「违反了真主阿拉的旨意」。
真要制止Hudud的落实,我们有两个方法:一,尽量减少或保持穆斯林议员的人数在三分之二下,不过就目前穆斯林人口的增长比例来看,这似乎不太可能;二,说服伊斯兰党放弃动议修宪落实伊斯兰刑法,只要伊斯兰党不在国会里动议,其他穆斯林议员就大可当作没有这回事,继续维持现有的世俗法制度。
看来,只有第二个方法是可行的。因此,只能仰赖民联行动党和公正党去说服伊斯兰党不要动议修宪落实Hudud,若能把这一项承诺给写进民联百日新政的《橙皮书》內就更好。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8/5/12

Thursday, May 17, 2012

言路:東姑“被”退黨


言路:東姑退

行動黨全國副主席東姑阿都阿茲,在下屆大選山雨欲來之際,向行動黨投下了一顆核子彈,正式宣佈退黨。
 其原因再明顯不過,阿都阿茲之前針對428淨選行,公開與行動黨中央唱反調;接著在很短時間內,阿都阿茲的上議員職位就被撤換下來。預料阿都阿茲必然會有所反應,卻沒想到一來就是退黨這么大件事。
 阿都阿茲一直在行動黨扮演著個很重要的角色,即行動黨在馬來社會的代言人。行動黨不管是領導層還是基層,都鮮少看得到馬來人,所以行動黨當初就特地委任阿都阿茲為全國副主席,希望阿都阿茲能作為行動黨的馬來代表,幫助行動黨開拓馬來選票市場。
要爭取馬來選票

 在308海嘯前,行動黨做夢都未曾想過自己能夠割據一方,躋身執政黨的行列;但在308海嘯后,民聯的羽翼已豐,行動黨不但要執政州屬,更放眼入主布城,礙于行動黨走不出華人選區的政治現實,必須要爭取馬來選票,才有望突破現狀。
 阿都阿茲本來應該是行動黨爭取馬來選票的好幫手,但縱觀這4年來,行動黨可曾給過阿都阿茲很好的平台,去扮演其行動黨馬來代表的角色?說白一點,阿都阿茲的全國副主席職位,其實從頭到尾都只是花瓶一個,難怪行動黨的馬來選票從來不曾有過半點起色。
 如今,全國上下,尤其是馬來社會,都親眼見證阿都阿茲因為唱一句反調,丟了上議員位子,最后還搞到退黨的結局。在這一起事件,若說行動黨毫髮無損,那是假的。行動黨在人前曝露了兩短:一,沒有容納異議的氣度;二,虧待黨內的馬來領袖。對于華人社會來說,或許不痛不癢,但對馬來社會來說,卻是極大震撼。
 令人感歎的是,丘光耀叫人撲街,被行動黨當成英雄;阿都阿茲叫人不要上街,卻被行動黨當成了狗熊,可悲可笑。
吴启聪 中国报 17/5/12

Sunday, May 13, 2012

言路‧最低薪金制利多於弊


言路最低薪金制利多於弊

2012-05-11 09:45

最近政府正式推行了最低薪金制,整體來說其實有利也有弊,還有待政府平衡於利與弊之間。

最低薪金制的利,莫過於它保障了我國低收入群的利益。在還沒有最低薪金制之前,員工的薪水並沒有所謂的最低門檻,一些刻薄的僱主會以極之微薄的薪水,來剝削員工的勞力,而員工亦難以負擔平日的生活開銷。如今有了最低薪金制,僱主必須奉公守法給予員工最低900令吉的薪水,從而能夠大大改善低收入群的生活水準。

當最低薪金制被推出過後,僱主不可能單單上調低收入群的薪水而已,也必須重新調整所有高低級員工的薪水。整體上來說,這將會引領私人界上調所有員工的薪水,大大提昇國民的收入,從而向高收入國的目標邁前一大步。除此之外,國民的收入獲得提昇,也會順帶提高他們的消費能力,從而得以刺激整個國家的經濟。

最低薪金制的弊,在於它將會對僱主造成莫大的財政負擔,因為必須在維持盈利不變的情況下,被逼上調員工的薪水,從而大大增加了經營成本。如果僱主沒有辦法負擔員工的高收入,又或者太過孤寒吝嗇不捨得加員工的薪水,那麼這名僱主極有可能會採取裁員的措施。儘管公司的營業額維持不變,但裁員純粹是為了保持營業成本,到頭來剩存的員工必須承擔被裁員工的工作量,淪為另外一種形式的剝削員工。

如果裁員風潮一旦形成,一部份國民將會面臨失業的窘境,而且也難以在同一時期迅速找到新工作,從而製造更多的社會問題。除此之外,裁員也將會大大拉低私人界的生產力,到頭來又拖累了國家的經濟發展。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最低薪金制始終是利多於弊,其弊只會在短期之內顯現,一旦私人界適應了這個制度,重新調整人力資源與營業額之間的平衡,到時一切問題也就會迎刃而解。政府應該繼續監督最低新金製的執行,以確保能夠徹底落實至每一個層面,並且持之以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Friday, May 11, 2012

言路:飲酒論英雄


言路:飲酒論英


最近聽說一件剛發生的事,話說柔南某民聯區部正籌辦一場千人宴,其中公正黨的華人領袖強調一定要有酒,理由是不要被馬華笑。但行動黨領袖不認同,因為他們認為必須要給臉在場的伊斯蘭黨領袖,最終結果好像是不歡而散。
 公正黨害怕被馬華笑的心態可以理解,因為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最近頻頻在華人宴會上,高舉酒杯調侃民聯的禁酒政策,民聯華人領袖自然難以嚥下這口氣。但是,難道只要民聯的華人領袖在千人宴上拿出酒瓶來,就顯得很英雄嗎?筆者認為,能叫伊斯蘭黨閉口不提禁酒政策,才是實際。
 酒,只是其中一個課題而已,真正勾畫出來的,是伊斯蘭黨全方位貫徹伊斯蘭化的決心,以及伊斯蘭黨對民聯共同政策的影響力。民聯的華人領袖慣性地輕描淡寫伊斯蘭黨的角色,近乎把伊斯蘭黨說成可有可無的盟黨,總是宣稱自己有本事擋下伊斯蘭黨所有的伊斯蘭化議程。實際上,伊斯蘭黨的種種宗教極端行徑,有多少次成功被擋下來?
 哈迪阿旺最近更是宣稱,只要民聯執政,新政府將會把伊斯蘭教的官方宗教地位,進一步提升並落實至全民生活層面。所謂的全民,當然也少不了非穆斯林的華裔。我感到很納悶,為何伊斯蘭黨對伊斯蘭化的鬥志有增無減?為何行動黨在這4年來,不能讓伊斯蘭黨稍微收斂點?是行動黨太給臉伊斯蘭黨嗎?
 坦白說,伊斯蘭化課題對當今華社來說,已完全失去市場,華人不再害怕伊斯蘭化,甚至可以投票給伊斯蘭黨候選人。但縱使伊斯蘭化課題失去市場,並不代表這個問題不存在,它一直都存在著,只是華人認為它現在不重要而已。
 只要伊斯蘭黨一天不放棄伊斯蘭化議程,盼望民聯執政的同時,也在等著伊斯蘭教落實至全民生活層面的那一天。
吴启聪 中国报 10/5/12

Thursday, May 3, 2012

言路:428朝野兩敗俱傷


言路:428朝野兩敗俱

 428當天,筆者一直守著好幾家網絡媒體,只為了等待一個結果:警方會出動水炮和催淚彈嗎?
 到了兩點半左右,看到新聞說安碧嘉正式宣佈集會成功,開始下令群眾解散,我還心想國陣終于又過了一關。因為沒有混亂的局面發生,國陣也沒有出到手,總算躲過了類似709時,被輿論撻伐的厄運。
 語音未落,那邊廂的示威群眾就突然發難衝破封鎖區,闖入獨立廣場;警方也不甘示弱,以水炮和催淚彈回敬,整個局面就此一發不可收拾。
 筆者認為,若從政治利益的角度來看,上一回的709是國陣全敗、民聯勝完;這一回的428,卻是朝野雙方兩敗俱傷。
中間選民如何看待

 首先說國陣。無可否認,警方動用水炮和催淚彈是一個愚蠢的決定,不管那是不是執法上的程序。因為只要媒體報導示威群眾被水炮、催淚彈攻擊,甚至被警察毆打的畫面,國陣就已經陷入必敗之地,解釋再多也是徒然;人民看了就是憤怒,民心儘是一失再失。
 民聯也好不到哪裡去,說好的和平靜坐為何會演變成強行闖關?網絡上盛傳一個短片,安華給了阿茲敏一個手勢,阿茲敏再給旁邊一位印度大兄指示,然后這位印度大兄轉身就去拿開封鎖區的欄杆,放示威群眾闖關。沒有人知道安華和阿茲敏之間溝通了什么,不過那位印度大兄最后的行動卻有目共睹。
 除此之外,這一回的428,也不乏來自示威群眾的暴力畫面,包括向警察擲物、毆打警察、推翻警車,甚至連捷運公司都要控告淨選盟破壞其設施。那些沒有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選民,又應該如何看待民聯這一方?
 不管怎么樣,可以預見的是,經過428后,原本山雨欲來的大選,看來又要再度延后了。想必民聯又有更多時間,去籌劃更多場的集會,但還希望朝野雙方真的能夠放聰明一點,搞政治不要把國家都給搞到溶溶爛爛
吴启聪 中国报 3/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