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7, 2012

言路:民聯的華教立場


言路:民聯的華教立

最近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公開向安華下戰書,要求安華交代清楚民聯橙皮書內的華教政策。原以為安華只可能有兩種答案:一是挺華教,二是不挺華教。怎料安華竟然還有第三種答案:叫馬華去問國陣的立場。
 安華這招四撥千斤,真是耍得夠漂亮。如果他說挺華教,就會立刻引起馬來社會反彈;如果他說不挺華教,就會馬上得罪民聯最忠實的華裔選民。手心手背皆是肉,選哪邊都吃虧,所以安華選擇把球傳回給馬華,不願跟馬華多作糾纏。然而,安華不作糾纏的當兒,實際上也是不願給民聯的華教政策一個明確定位!
不能把沒的說成有

 安華叫馬華去問國陣的立場,這純粹是政治話。國陣跟民聯最大不同之處,在于國陣是執政黨。問執政黨立場,確實是多余的事。怎么說呢?站在執政黨的位置,所謂立場是用做的,不是用講的。有就是有,沒有就沒有,你不可能把有的說成沒有,更不可能把沒有的說成有。
 安華想要馬華問的國陣立場,答案就是現狀。當然,儘管現狀仍未能滿足國內華人,但絕不是隨便一兩句華麗的立場就能輕易將之掩飾。一步一腳印的華教歷程,有的變好,有的變壞,大家有目共睹,心裡有數,安華此時問國陣的立場,又有何意義?
 相反地,從未執政的民聯,才最需要大聲說出華教立場。人民都沒見過民聯怎樣執政,如果不把華教立場說出來,人民又怎會知道?明眼人應該瞭解,這粒球安華非踢入龍門不可,不是隨隨便便把球傳給馬華就算了。
 安華也甭想把球傳給陸兆福之類的行動黨領袖去踢,行動黨的華教宣言大家都聽到耳朵生繭了,可就是未曾聽過公正黨和伊斯蘭黨的立場,遑論民聯三黨的統一政綱。三黨捫心自問:安華模稜兩可的答案,真的能被詮釋為挺華教嗎?
吴启聪 中国报 28/6/12

Monday, June 25, 2012

言路:5岁入学揠苗助长


5岁入学揠苗助

最近有者建议教育部把孩童入学年龄,从原来的7岁提前至5岁,也就是说以后的孩童5岁就必须入读小学一年级了。孩童在接受正规的小学教育之前,都必须要先接受幼稚园的学前教育,而通常入读幼儿园的一般年龄都是介于56岁之间。

如今若是强制孩童在5岁入学,那么试问到时孩童还有机会入读幼儿园吗?还是说,教育部打算把学前教育纳入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当中?

但是,幼儿园的学前教育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在孩童还未接受正规教育之前,孩童必须先在幼稚园適应群体生活和学习环境。一般上,孩童都是在幼儿园內学会110AZ的,还有开始掌握最为基本的语文能力。如果孩童跳过了幼儿园,而直上小学的话,可以想像到时孩童完全无法適应小学课业的惨况。

孩童不適应小学课业固然是一个问题,但倘若因此而导致孩童对学业產生厌恶和排斥的倾向,那可就让原有的问题进一步恶化了,到时教师和家长还要想方设法让无心向学的孩童重拾学习的兴趣。

现今的教育制度:12岁小学毕业,17岁中学毕业,19岁先修班毕业,20岁进大学难道还算太迟了吗?提前两年入学不见得会为孩子们带来什么比较光明的前途,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將会狠狠剥夺了孩子们享有童年欢乐的权利。

针对5岁入学的建议,笔者更加质疑的一点是,教育部应该要如何安排小学一二年级的师资?

撇开师资人数的多寡暂且不论,这小学一二年级的师资必须掌握学前教育的执教能力,而且还要充当幼稚园的保姆,专管幼儿们的吃喝拉撒问题,试问教育部要如何去找这些师资来填补?

教育部与其研究5岁入学,倒不如认真探討如何强化现有的小学教育,更加完善地装备小学毕业生与中学教育接轨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5/6/12

Thursday, June 21, 2012

言路:熊貓不該來大馬?


言路:熊貓不該來大馬

最近中國答應租借一對熊貓給馬來西亞,本來是可喜可賀之事,不料卻遭到反對黨與其支持者極力反對和冷嘲熱諷,有者更荒唐得把LynasBersih都胡扯了進去。
 中國方面一定感到非常訝異:珍貴的熊貓,其他國家就算想要,中國都未必肯給,為何大馬人卻喊說不要呢?
 在此,筆者想跟大家分享一個當年親眼見證的真人真事:
 話說在某一個華人小鎮,有兩個一直處于競爭狀態的小頭目。有一天,頭目A不知從何處申請到一整套兒童遊樂園的塑料設施,被一輛羅厘送到小鎮,趕著收工回家的羅厘司機急問,設施要放在何處?
 頭目B聞風而至,皺著眉頭對羅厘司機說:沒有地方放啦!拿回去啦!不過到最后,很諷刺的是,那個設施恰好就被裝置在頭目B居住新村的公園內,不知頭目B閒來會不會帶孫子去那裡玩?
熊貓不是問題

 鎮上白白多出一套兒童遊樂園設施,理應是好事,為何頭目B當初要叫人拿回去?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是出自頭目A之手,阻止競爭對手建功立業是人之常情,哪裡還需要管鎮上百姓的得失?
 說回熊貓,筆者設想了一個問題:如果大熊貓是林冠英跟中國借來的,放在檳州動物園,那些極力反對的大條道理,會不會馬上就轉變成堯舜禹湯式的歌功頌德?很明顯,熊貓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是誰把熊貓帶進來。
 大馬華人的文化和傳統與中國一脈相承,對熊貓的情意結遠遠超越其他友族。我們且捫心自問:熊貓真的不該來大馬嗎?
 或許,要養這一對熊貓,要花上不少錢。但大馬的爺爺奶奶不需大老遠跑去中國,只需要搭巴士就能帶孫子去吉隆坡看熊貓,何嘗不是賞心悅事?
 現在養熊貓是賺是虧還是未知數,如果真的虧了,就把它當作回饋給大馬人民,尤其是華人的一項福利吧!
吴启聪 中国报 21/6/12

Thursday, June 14, 2012

言路:別看契約該看政績


言路:別看契約該看政

最近董總和馬華又再為了華教契約課題爭論不休。坦白說,筆者認為把心思花在這份不知存在還是不存在的契約,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聽聞這份華教契約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7年前老馬還在做首相的時候。17年,我們都已經換了3朝首相,就算這份契約真的存在(純屬假設),那么請問董總現在是要向17年前林良實領導的馬華追究?還是要向現在蔡細歷領導的馬華追究?
 筆者在此建議一個答案給董總:誰遵守了契約(如有),董總就應該向誰追究,完全沒有時間限制。
 董總煞費心思指責馬華在N年前曾經做了什么典當華教的事,那是完全沒有意義的;董總應該看看馬華現在的實際政績,究竟有沒有在遵守所謂的契約
 按照契約,不能增建華小──難道這17年來,馬華真的是一間華小都沒有增建過嗎?
 按照契約,不能承認統考──先是師訓班承認統考,接著是高教基金局承認統考,再來是獎勵金承認統考,最后就只剩大學承認統考還未落實。
 按照契約,不能增建獨中──1999年,也就是所謂契約4年后,時任教長的納吉批准了寬中古來分校的增建。
 從以上幾點來看,我們可以清楚得出一個結論:所謂契約到底存在與否,根本就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當朝政府究竟有沒有嚴格遵守所謂的契約,答案很明顯是否定的,因為連當朝首相納吉也曾經嚴重違反所謂的契約
 到了此時此刻,難道董總認為只要搬出一張17年前的華教契約,就能夠把現在的馬華給打入永不超生之絕境嗎?我們還是務實一點,拿馬華現在的政績來衡量吧!
 聽聞董總最近呼籲朝野政黨將華教議程列入競選宣言,公正黨和伊斯蘭黨由始至終都對華教課題沉默是金,究竟何時才打算把華教議程寫入橙皮書啊?
吴启聪 中国报 14/6/12

Monday, June 11, 2012

言路:漫画禁令多此一举


漫画禁令多此一


最近选举委员会颁布了一项漫画禁令,即禁止朝野政党在来届大选使用任何政治漫画来作为竞选宣传品,尤其是丑化敌对方领袖的漫画。笔者认为,选委会这项漫画禁令纯粹是多此一举,对来届大选並未能起多大的正面作用。

漫画用於政治宣传用途的歷史,几乎可以追溯至大马开国初期,如今已然变成了我国政治的一项传统,绝非选委会一声令下,就可以完全禁止的。选委会即使禁得了平面宣传品,也肯定禁不了无孔不入的网络宣传品,人们总有办法散播政治漫画於广大的选民之间,堪称是防不胜防。

在漫画禁令的实施之下,可以预见的是,这將会更为激发朝野政党的支持者继续创作政治漫画,並將之流传至更广更远,尤其是通过网络途径。漫画禁令或许能够对朝野政党构成阻遏,但却绝不可能拿来对付朝野政党的支持者。届时,选委会非但不能禁止政治漫画的流通,反而还会导致政治漫画大行其道,近乎氾滥的程度。

其实,朝野政党和选委会都很有必要明白一个道理:政治漫画永远都是等著对手「对號入座」的。朝野政党往往会以不公开点名的方式,用一些与对手息息相关的题材来做漫画,如果这个对手对此漫画有所反应的话,岂不正是对號入座,恰恰认了自己就是漫画中的主角?如果这个对手认为此漫画纯属虚构,他大可以选择冷漠待之,让始作俑者自討没趣。

朝野政党应该以理性態度来看待政治漫画。如果遭到一些公开点名,又毫无根据、纯粹抹黑的政治漫画攻击,朝野政党可以控告漫画作者誹谤,通过法律途径还自己一个清白;如果遭到一些用非政治性的元素来恶意丑化自己的政治漫画攻击,比如说人头畜身的合成漫画,朝野政党可以向选民指出对手的低级宣传手段,继而谴责对手不堪的人格与素质。

不管怎么样,有求才有应,在关注朝野政党善用或滥用政治漫画之前,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选民是否拥有足够的智慧去消化政治漫画的內容。聪明的选民,自然能够明辨政治漫画的是非黑白;而愚昧的选民,却很容易被政治漫画所误导,盲目相信其宣传內容。因此,政治漫画不应被禁,反倒是选民必须被灌输正確的政治教育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1/6/12 

Thursday, June 7, 2012

言路:降油價的神話


言路:降油價的神

最近,民聯共主安華不斷在公開場合揚言,民聯執政中央后,將會把汽油價降至每公升1令吉40仙(現為每公升1令吉90仙)。我們暫且探討一下,安華的民聯未來政府,應該如何落實這項偉大的計劃。
 現在的汽油原價為每公升2令吉75仙,政府負責補貼每公升85仙,補貼后的價格為每公升1令吉90仙。安華要把油價降至1令吉40仙,意味著民聯政府必須補貼每公升1令吉35仙,油價補貼的負擔將會增加接近一半。
 問安華錢從哪裡來?他告訴我們說可以從國油那裡拿。不只是油價補貼而已,安華之前宣佈過的所有天價計劃,都是打國油的算盤。國油即使是一隻會下金蛋的鵝,安華也犯不著這么急著要殺鵝取卵吧?
 我們來算一下國油這只鵝,還可以下多久金蛋?專家估計大馬海域的石油,將會在數十年內挖完,而在三五年內,馬來西亞也會變成石油淨入口國。也就是說,到時馬來西亞自己挖的油,都不夠國人自己用,還要依賴外國進口的石油才行。現在的國際油價不斷飆升,難道到時安華有本事讓外國進口的油降價?
 國油現在的產油量,有一大半並非在大馬海域挖取,而是取自設立在世界各地的鑽油台。這些在外國開採的石油,其實並非大馬子民理所當然享有的,是要奉上相當數目的油稅給有關海域的擁有國。大馬人民要分享在大馬挖出的油天經地義,如果要分享在外國挖出的油,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現在民聯還未執政,安華連天上的太陽月亮都可以承諾給你,但他又是否有個長久性的全盤計劃供我們參考?民聯執政后,降油價究竟可行不可行?降油價后,還有余錢發展國家嗎?
 神話鬼話,往往只是一線之差:安華若降得成油價,他的諾言就會變成神話;如果降不成油價,那就會變成不折不扣的鬼話了。
吴启聪 中国报 7/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