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6, 2012

言路:月亮火箭誰尊誰卑?


言路:月亮火箭誰尊誰卑

不久前,《馬來西亞前鋒報》又鬧出小風波,就是誇大行動黨將會在來屆大選競選90個國會選區。這種不合邏輯的路邊社消息,本來只要稍微有腦的人都不屑一顧,不過隨后卻衍生許多有趣的現象。
 只見行動黨中央領袖如臨大敵,緊張地跳出來澄清,並且承諾行動黨頂多只競選40國區。行動黨此舉無疑是向馬來社會派定心丸,不讓馬來社會受到行動黨坐大的假象影響。也對,這還真的只是假象,雖然不知馬來社會對此事有多認真,不過可以肯定行動黨超級認真。
 更加有趣的是,行動黨發表“40國區宣言后,伊斯蘭黨不甘示弱地跳出來,宣稱伊黨將會在來屆大選競選至少70國區。先是行動黨宣佈頂多競選40國區,伊黨隨后就宣佈競選至少”70國區。一個頂多,一個至少,這兩黨還真夠有默契,誰尊誰卑一目瞭然。
經不起考驗

 實際上,數目大小不是問題,姿態高低才是關鍵。在伊黨面前,行動黨的姿態究竟有多高?大家有目共睹。
 區區一個惡作劇式的小道新聞,就已弄到行動黨和伊黨雞毛鴨血,這又是為何?因為民聯3黨種族間的合作基礎太薄弱,完全經不起考驗,隨便被煽動一下,就要勞師動眾這邊解釋、那邊澄清。
 一喊行動黨競選90國區,如果民聯的馬來支持者因此而擔憂行動黨坐大華人坐大,《馬來西亞前鋒報》散播謠言固然不對,難道民聯就不應為此而反省?更甭說要敲鑼打鼓解釋這個、澄清那個。
 追根究底,這還要歸咎于民聯3黨,平日對各自的支持者各說各話。如果行動黨不向馬來社會表明其人人平等的理念,伊黨又不向華人社會表明其神權伊斯蘭國的理念,再這么矇混下去,只會讓華巫支持者對兩黨的誤解越來越深。
吴启聪 中国报 27/7/12

Monday, July 23, 2012

言路:纳吉的突破(原题为:我们换了一位首相)


我们换了一位首相

自从2009年纳吉上任首相以来,无可否认的一点是,国阵政府在各种政策上都取到了革命性的突破,甚至连阴影笼罩着我们多年的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和煽动法令,都得以一一废除。

尽管纳吉交出了一张相当不错的成绩单,但也难免遭人冷嘲热讽,最常听到的说法莫过于:国阵今天会交出这些政绩,纯粹是因为308海啸被反对党“逼”出来的。笔者认同,308海啸前后的国阵确实是判若两人,或许308海啸的惨痛教训可以成为借鉴,但切勿忘了最主要的因素:与此同时,我们也换了一位首相。

以前笔者上中六普通试卷补习班的时候,老师就曾经讲解过这点:首相的个人因素可以影响国家政策的格局,这也是为何敦拉萨会被冠以“发展之父”、敦胡仙会被冠以“团结之父”称号的原因。试想一下,如果当初阿都拉没有退位,依然执掌首相至今,反对党又有没有可能“逼”阿都拉做出今天的改变呢?

纵观纳吉在任教长时期的政绩,我们已经略知一二纳吉的开明作风:纳吉不仅删除了教育法令要把所有小学改为国小的最终目标,更批准了宽柔古来分校的增建。直到纳吉上任首相,也没有令我们失望,依然保持他一贯的开明作风,对国阵种种的过时政策做出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一步一脚印地树立属于纳吉时代的辉煌政绩。

人们常说,纳吉在巫统是扮演着开明派的“白脸”,而另外还有一股保守派的势力扮演着“黑脸”的角色。坦白说,纳吉的“白脸”角色,或许在华人社会很受落,但在马来社会却不甚讨好,马来基层会认为纳吉太过软弱,太过容易向华人低头。如果有朝一日纳吉在巫统党内被推翻了,取而代之的或许就恰恰是一张你我都不情愿看见的“黑脸”。

平心而论,反对党和其支持者并不能把国阵所有的正面改变,都理所当然地归功于308海啸,全盘否定了在其背后默默耕耘的功臣之心血和努力,尤其是纳吉。我们必须紧记一点:在308海啸过后,我们已经换了一位首相,而这一切改变都绝对不是理所当然的。

吴启聪 星洲日报 25/7/12

Saturday, July 21, 2012

言路:网络媒体旗帜分明


网络媒体旗帜分


自从308海啸以来,在野党的领袖和支持者们都很惯性地公开批判传统媒体,尤其是中文报章,质疑它们新闻的公信力,以及呼吁人们捨传统媒体而取网络媒体。然而实际上,网络媒体在政治立场上,才是真正地旗帜分明。

中文报章肩负著报馆的金字招牌,所呈现的新闻都是白纸黑字,讲究的是据实报导。中文报章不能像网络媒体一样,隨心所欲地加油加酱,把评论当是新闻。对于中文报章而言,新闻就是新闻,评论就是评论,若欠实报导隨时都要负起法律责任,除此之外更加有必要树立起一个政治中立的形象,方能维持其新闻的公信力。

如今市面上的网络媒体,绝大多数从来都不曾透露其在背后经济支援的金主。但我们可以清楚看见的是,近乎所有的网络媒体,一个个在政治立场上都是旗帜分明,整体的新闻报导都是一面倒向朝野其中一方的一言堂,集中于吹捧一方和抹黑另外一方。

除此之外,网络媒体的新闻,很多时候真正的新闻资料只佔了一小部分,剩下的绝大部分都是记者自己的即时评论,其目的是引导读者的思考方向。

有些提供多语新闻的网络媒体更加离谱,在不同语言的版本,不同的不止是语言而已,甚至连新闻都可以180度的完全不同。尤其是种族和宗教课题,一些有利于某华基政党,却不利于其马来盟党的新闻,永远都只会出现在华文版本,而从来不会出现在马来文版本,反之亦然。这种网络媒体的公信力可以到哪里?大家应该心中有数。

纵观当今的华社,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大多数都相当响应在野党的號召,捨传统媒体而取网络媒体。

如果不是盲目,那应该分得清楚一点:那些只讲一家话的一言堂网络媒体,其內容虽然看起来听起来很「爽」,但是,它真的是在揭露新闻的真相吗?与报导新闻相比,网络媒体更加像是某阵线某政党的宣传党报。

总的来说,人们固然有选择媒体的权利,但必须清楚的一点是:媒体的公信力,並不是建立在它提供读者「爱看爱听」的內容,而是建立在它不以政治立场作为考量,据实报导一切新闻,不加油也不加酱,还原新闻的真相给予读者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1/7/12

Friday, July 20, 2012

言路:橙皮書是行動黨的軟肋


言路:橙皮書是行動黨的軟

在蔡林王對王辯論2.0上,林冠英多番辯稱馬華領袖看錯《橙皮書》版本。眾所周知,民聯的《橙皮書》就只有那么一本,馬華領袖再笨,也不可能笨到特地找另外一本橙皮書來誣陷林冠英,林冠英想以此藉口擺脫橙皮書束縛,未免太牽強。
 民聯的橙皮書,是在第二屆民聯大會時,跟百日新政一起推出的產品,主要內容是透過白紙黑字,呈現出民聯3黨的統一執政綱領。現今民聯尚未執政中央,我們或許可以把橙皮書當作民聯對人民的承諾;民聯一旦執政中央,就必須付諸實現。但,橙皮書裡的內容又是如何?
 橙皮書作為一本民聯3黨都能達到一致共識的政綱,其內容必然是全國人民各大種族都能接受,尤其是占最大族群的馬來人。正因為如此,你就算翻爛整本橙皮書,也找不到任何有損馬來族群既有利益的條款,包括土著特權、固打制和新經濟政策。與此同時,你也找不到任何特別有利華社的條款,包括增建、制度化撥款華小和獨中。
 這樣一本橙皮書,對于公正黨和伊斯蘭黨來說,絕對有利,因為它可以讓馬來族群放一百個心,即使改朝換代,保證不會有什么天翻地覆的改變。但對于慣性向華社怒喊不公平!不公平!的行動黨來說,橙皮書就馬上變成其軟肋,如果連公平施政的空口承諾都給不了,又怎么奢望行動黨能夠還給華人一個公平天下?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自從橙皮書推出以來,馬華就不斷用橙皮書攻擊行動黨,因為那是行動黨無可逃避的軟肋。當初林冠英曾經辯稱,橙皮書上沒有寫會落實伊斯蘭刑事法,所以民聯不會落實該法;如今還有很多有關種族和宗教的平等政策,也沒有寫入橙皮書,那是不是意味著民聯也不會落實公平施政?
吴启聪 中国报 19/7/12

Tuesday, July 17, 2012

《森布隆游子》

《森布隆游子》创立于20114月份,其宗旨是为了团结所有旅居在外的森布隆游子,作为一个分享资讯和联办活动的平台。 除此之外,《森布隆游子》也照顾了成员们的福利,成为会员们与政府部门的沟通管道,尤其是森布隆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所领导的内政部,部长随时都准备为成员们解决与该部门有关的疑难杂症。《森布隆游子》同时也为成员们提供多方面的咨询和向导,以及促进各地森布隆游子之间的友谊。

一些远在外国的森布隆游子,例如在新加坡,也可以通过《森布隆游子》反映他们在该地所面对的问题。成员们如果有任何官方事务上的需要,《森布隆游子》可以从旁协助成员们获取内政部、以及其他部门的强力支援。

成员们如若有什么想投诉或建议的,可以直接电邮至gaas_p@ymail.com 又或者成为《森布隆游子》面子书的群组组员,如今《森布隆游子》的面子书共有华、国、淡三语版本,《森布隆游子》将会竭尽所能为成员们排除解难。

至今为止,《森布隆游子》已经成功举办了多次活动,活动记录如下:

2011年5月1日,《森布隆游子》面子书首次网聚,与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相见欢,@部长在居銮日升园的住所





2011515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吉隆坡的游子聚会





2011528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新山的马来裔游子聚会,@新山Singgah Selalu餐厅





2011528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新山和新加坡的华裔游子聚会,@新山纽约酒店




2011610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吉隆坡的巫裔和印裔游子聚会,@吉隆坡Tupai-tupai餐厅





2011611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吉隆坡的华裔游子聚会,@吉隆坡Park Royal酒店





201173日,《森布隆游子》和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与旅居吉隆坡和雪兰莪的游子聚餐,@莎亚南UITM





2011710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新山的游子聚会,@甘拔士My Friend餐厅






2011716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新山的游子聚会,@甘拔士My Friend餐厅





2011814日,《森布隆游子》开斋晚宴和活动讨论会议,@新山





2011818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吉隆坡和雪兰莪的游子开斋晚宴,@吉隆坡Istana Hotel





2011820日,《森布隆游子》移交善款予残障人士,@新山福利局





2011826日,PTPTN移交仪式和《森布隆游子》会员登记,@Kejora礼堂,T6





2011918日,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的开斋节餐宴,@T6





2011924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吉隆坡和雪兰莪的游子联办保龄球赛,@Sunway Pyramid





2011108日,《森布隆游子》与新会员聚餐, @巴西古当 Selera Rasa D’Bamboo 餐厅





20111113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新加坡的游子聚会,@新加坡 Hyatt Regency Hotel





20111126日,《森布隆游子》与旅居吉隆坡和雪兰莪的游子聚会,@吉隆坡Tupai-tupai 餐厅





20111210-11日,《森布隆游子》家庭日,@ A Famosa Resort





国语版本的《森布隆游子》面子书




华语版本的《森布隆游子》面子书




淡米尔语版本的《森布隆游子》面子书


综合以上的所有活动,可以见得《森布隆游子》是一个不论种族、宗教、语言的组织,只要是来自森布隆的子民,大家都是一家人地和睦共处。即使身在外地的游子们,也能够通过面子书和一系列活动,感受到那份来自家乡的温馨。


Saturday, July 14, 2012

言路:霹雪才是前線州


霹雪才是前線


隨著大选的跫音已近,民联三党,尤其是行动党,频频放话说柔佛州將成为民联在下届大选的前线州,也意味著民联非攻克柔州政权不可。但实际上,民联是否有可能动摇得了柔州的国阵政权呢?

从当下「巫国华反」的选情分析,我们大概可以预测到,来届大选柔州马华肯定会受到重挫,即使没有全军覆没,也至少会痛失半壁江山;但柔州巫统的选区,又是否会遭到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猛攻呢?答案是否定的。行动党或许很有信心能够攻陷马华的绝大多数议席,但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则未必有多大的把握夺取巫统的江山。

相信在来届大选,民联要攻下柔州政权绝非易事;相比之下,霹雳州和雪兰莪州的战情会更为激烈,皆属五五波,鹿死谁手还不知,因此霹雪两州才应当是民联在来届大选真正的前线州。多数的华人认为,霹雪两州「理所当然」会重回民联的怀抱,所以无需过虑霹雪的战情;但实际上当今选民的结构和心態,已经不能和308海啸之时同日而语,依然充满了无限的变数。

霹雪的民情可以说是非常相似,这两州的华裔选民近乎九成心繫民联,打风都打不掉,因此在华人选区都不会有多大的悬念,仿如已经成为了行动党的囊中之物;至於马来选票和印度选票回流了多少给国阵,这就是民联所面对的最大挑战。在眾多的混合选区中,如果马来选票和印度选票大量回流国阵,再加上极少数的华人选票加持,国阵隨时都有可能会扳回一局。

在霹雪两州,除非伊斯兰党和公正党能够大幅度分散巫统的马来选票,让巫统失去大量的议席,要不然单凭行动党一人捡拾马华民政的华人选区,依然无法超越国阵凑数执政。正因为这个原因,308海啸之时,民联也仅能以极少的多数议席执政霹雪,霹雳州更因为3位议员的跳槽而变了天,而雪州议会的最大政党依然是巫统,虽然它在野。

总的来说,柔州的战情顶多只会演变成行动党和马华的生死肉搏战,民联不大可能动摇得了柔州的国阵政权,若要將之说成前线州也未免过於勉强。反观霹雪,这两州谁主皇朝,不到大选当天都无法提前预知,方为民联真正的前线州。一叶知秋,传闻林吉祥即將南下柔佛上阵古来,但如果林吉祥继续留守霹雳大本营的话,那么或许我们就应该知道哪个才是前线州了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3/7/12

Thursday, July 12, 2012

言路:再談林冠英的論點


言路:再談林冠英的論

聽了蔡林王對王辯論2.0,除了少掉觀眾問答環節的亂象,感覺上蔡林二人好像都在重複著上回的論點,依然是各說各話。 蔡細歷搬出一大堆數據證明國陣的政績,林冠英則拚命吹捧行動黨在檳州的豐功偉績,雙方辯論的交叉點可以說少之又少。
 針對林冠英的論點,筆者認為其中幾項有待商榷:
 縱觀林冠英的論點,林冠英似乎把行動黨說成整個民聯了,好像行動黨的政策,就理所當然等同民聯的政策一樣。然而,真的是這樣嗎?行動黨那一套政策,有多少巴仙會被公正黨和伊斯蘭黨採納?
 除此之外,林冠英也似乎把檳州說成整個馬來西亞了,好像他的檳州模式,就理所當然等同民聯的全國模式一樣。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民聯執政州共有4個,伊斯蘭黨有吉打和吉蘭丹,試問這兩州的模式,又跟檳州模式有多少分相似?
 綜合以上兩點,林冠英必須承認的事實是:民聯不是只有行動黨罷了,大馬也不是只有檳州而已。
 跟上一回的辯論嚴重雷同的一點是:林冠英一如往常地四撥千斤,迴避所有有關種族和宗教的敏感課題,甚至包括獨中課題,只是選擇性地專攻貪污課題。
 筆者認為,貪污課題理應是巫統跟公正黨的主戰場,行動黨跟馬華的戰場應該是與華人切身利益有關的種族和宗教課題。行動黨不是向來都很喜歡以賣華不賣華來區別自己跟馬華的不同嗎?怎么林冠英放棄了這個戰場,專攻貪污課題?
 看完整場辯論后,筆者腦中一直不斷想一個問題:人們都說檳州好,到底好在哪裡?對筆者而言,一個政府好不好,取決于經濟增長和人民收入提升,以及生活水準的改善,包括平均壽命、教育程度、物價指數等全往正面方向發展。如果檳州政府真的做到以上各點,這個字才當之無愧。
吴启聪 中国报 12/7/12

Thursday, July 5, 2012

言路:华人是造王者?


华人是造王者


退而不休的前首相马哈迪,一直以来的言论,都是以「语不惊人死不休」见称,如今又大放厥词说马来人已经分裂成三派,因此华人將会是下届大选的「造王者」。马哈迪的此番言论立刻遭到行动党领袖林吉祥的反驳,但笔者仅想用眼下的趋势来剖析整个时局。

马哈迪已毫不掩饰地將其动机曝露于世,无非是为了呼吁马来人团结在巫统的旗帜底下,才不会让华人「有机可趁」左右整个政局。但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华人真的有这种决定性的影响力吗?

我们可以清楚看见的是,当今华人佔多数的选区正在逐渐减少,而华人人口比例也每年在急速下降。莫说是在马来选区,即使是在混合选区,华人选票也难以发挥决定性的影响力。

纵观国內大小选区的战情,华人选票已近乎是倾巢而出地倒向民联,然而国阵仍然屹立不倒,单靠马来选票和印度选票就可以稳住阵脚。华人真的是造王者吗?很明显的,真正的造王者,其实还是属于最大族群的马来选民,佔了人口比例接近70巴仙。

事实摆在眼前,就算华人选票全数倒向民联,然而只要国阵能够稳住稍微多数的马来选票,一样可以低空飞过。除非马哈迪的假设成立,也就是说马来选票很平均地分散给巫统、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然而就现阶段而言,马来选票还是相当集中于巫统一党而已。

这个趋势,甚至也得到了民联眾多马来领袖的认同,安华等人也频频放话说,只要民联可以拿下40巴仙的马来选票,就可以执政中央和多州了。

换句话说,民联自己本身把马来选票的目標,顶多也是放高至40巴仙而已,其余60巴仙以上都被预算会投给国阵。由此可见,马哈迪的「华人造王者论」,似乎跟现实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总的来说,华人造王者是一种被夸大了的说法。虽然华人实际上並无法发挥造王者的角色,然而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都非常清楚一点:一个政府必须要获得华人的代表性,华人选票虽然不是决定性的,但却永远都是不可或缺的,要不然这个政府就会沦为单一种族政府

吴启聪 东方日报   6/7/12

Wednesday, July 4, 2012

言路:伊黨的頭有多大?


言路:伊黨的頭有多大

最近伊斯蘭黨的大頭症似乎越來越嚴重,先是號稱伊黨(不是民聯)能夠奪下柔州政權,而后又放話說民聯首相未必是安華,已經擺明車馬伊黨要問鼎首相寶座。
 俗話說,有多大的頭,就戴多大的帽,試問伊黨的頭到底有多大?
 你如果問行動黨伊黨的頭有多大,他們會告訴你:伊黨雖然有點極端,但在民聯體制下,行動黨會將伊黨綁手綁腳徹底制衡,讓他們完全發揮不出任何伊斯蘭化政策。換句話說,民聯的伊黨只是個完全沒影響力(不能貫徹其黨理念)的花瓶而已,請各位非穆斯林無需杞人憂天。
 你如果問伊黨他的頭有多大,他們會告訴你:現在吉蘭丹和吉打是我們的,霹靂和登嘉樓曾是我們的,遲點柔州和玻璃市也會是我們的,如果我們說首相未必是安華,你說還有誰能擔此大任?你應該知道,我們說過民聯執政會落實神權伊斯蘭國和伊斯蘭刑事法,這些都不是開玩笑的。
 儘管如此,行動黨和伊黨至今依然能緊緊擁抱在一起,堪稱一個奇跡。這還要仰賴行動黨和伊黨的傳統支持者,能夠繼續毫無保留地相信兩黨各自最理想的說法。很好奇他們是否能接受兩黨互相妥協后的局面?又有哪些條件是行動黨可以向伊黨妥協的?
 擺在眼前的事實是:除了檳州和雪州,其他州屬都無一倖免準備讓伊黨出任大臣,這又是為何?難道這就是伊黨的真正實力?如果民聯執政中央,伊黨至少可以分配三分一官職,試問伊黨在這三分一的部門,真的只是充當花瓶,完全無法貫徹其黨理念嗎?最后的問題,也是最關鍵的問題,如果伊黨執意要問鼎首相寶座,安華又有多少籌碼跟伊黨談判?
 如果行動黨認為有公正黨幫他一起制衡伊黨,可別忘了公正黨的黨員有超過九成是馬來人兼穆斯林。
吴启聪 中国报 5/7/12

Tuesday, July 3, 2012

言路:大学英文班提升竞爭力


大学英文班提升竞爭


从今年9月起,本地大学將依据马来西亚大学英语测试(MUET)的成绩,鉴定英文学习能力,分別安排大学生选修不同的英文课程,以让学生能够更有效地掌握英文,应付未来职场需求。这项措施,虽然来得迟了点,但总算迈出了一大步。

眾所周知,现今大马的国立和私立大学,有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每年都为大马栽培了成千上万的大学毕业生。但令人担忧的是,我们大学生的竞爭力长期都不甚理想,尤其是在英语能力方面,有者甚至连最为基本的英语会话都无法胜任,试问又该如何在职场中生存呢?因此也衍生了大学生失业的问题。

纵观我国的英语科教育,从小学至中学,或许过於著重在书写方面,却忽略了英语的读听能力。很多从华校和马来校出身的学生,或许懂得极深的英语词汇和精通英语语法,能用英语写出一手好文章,但却因为缺少实战的机会,而无法学会用英语做正常沟通。这可以说是我国学生的通病,但如果不加以纠正的话,即使大学生上到了职场,也一样说不出一口流利的英语。

如今本地大学將会在大学设立英文班,可以说是填补了中小学英语科教育的不足之处。英语能力贵於实用,大学生务必在毕业之前,能够在大学英文班中掌握好英语,尤其是学会用英语做正常沟通。如此一来,本地大学將能够確保其毕业生,拥有足够的英语能力,应付未来职场的需求。

毋庸置疑的,只要能够掌握好英语,大学生將会在职场上更具竞爭力。不管是在任何的经济领域,英语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尤其是现今的地球村时代,要跟整个世界接轨就更加需要用到英语。可想而知,在適者生存的原则之下,英语能力欠佳者必然会被职场淘汰,取而代之的则是更具竞爭力的对手。

儘管如此,大学生失业的问题,英语能力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而已,更大的因素还要归咎於大学课程本身的商业价值。如果大学课程的商业价值,並不符合时下的职场需求,那么即使英语能力再好,大学生也无法学以致用,而被逼从事一些与本科无关的行业,否则就是失业。如今的大学英文班,充其量也只能稍微缓和一小部分的大学生失业问题罢了

吴启聪 东方日报 4/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