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31, 2012

言路:伊巫惡鬥,華人遭殃


言路:伊巫惡鬥,華人遭

近期不難發現一個現象,伊斯蘭黨似乎對伊斯蘭刑事法課題發動總攻勢,堅持落實伊刑法立場的新聞,總是不絕于報章媒體。筆者認為,伊黨之所以如此頻密祭出伊刑法,很大因素跟大選將至有關。
 下屆大選山雨欲來,已是眾所周知,伊黨必須面對的最大對手,始終還是宿敵巫統。伊巫兩黨競選的議席,絕大多數都是馬來選區,看來伊黨是嘗試用伊刑法拉走巫統的馬來選票。伊黨毫不諱言,伊刑法是爭取馬來選票的撒手,更譴責卡巴星非議伊刑法將會影響到民聯的馬來選票。
徘徊三岔路口

 更具體的一點是,聶阿茲等伊黨領袖,不只是單純地祭出伊刑法,更是屢屢挑釁巫統,硬要拉巫統淌這一攤渾水。最明顯的是,聶阿茲高調宣稱,當年吉蘭丹被逼擱置伊刑法,就是因為馬哈迪的國陣政府從中作梗,硬要把阻止伊刑法的罪名套在巫統頭上。現在處于被動狀態的巫統,正徘徊在三岔路口,未知究竟要對伊刑法採取何種立場?
 身為穆斯林的政黨,巫統頂多只能對伊刑法採取迴避態度,不能表態反對。巫統必須考量的是:如果巫統不表態支持伊刑法,會流失多少馬來選票?如果表態支持伊刑法,又會流失多少華人選票?對于華人支持票早已跌破谷底的巫統,很明顯前者的考量遠遠大于后者,伊巫惡鬥的后果,遭殃的始終是華人。
 伊黨之所以能衝出東海岸,將勢力範圍擴大至全國,全賴行動黨的包裝和華人鼎力支持。為何此時此刻,它卻能完全無視華人的感受和行動黨可能面對的壓力,要多狠就有多狠祭出伊刑法?或許伊黨已經看準了現在的華人,絕大多數都對民聯死心塌地,即使再怎么極端的政策,也不會扭轉華人的傾向,所以放心玩伊刑法課題?
 華人票不跑,馬來票照撈,伊黨真高招!
吴启聪 中国报 30/8/12

Thursday, August 30, 2012

言路:114A的技术问题


114A的技术问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证据法令114A课题,其惹人爭议之处莫过于有可能抓错被冒名上网的无辜者。所谓的被冒名上网,就是身份被盗用来开设网络户口,並发表触犯法律的言论。而且在114A条文之下,被冒名者或许必须证明自己无罪。

笔者认为,114A条文的出发点始终是正確的,其宗旨是为了遏制网络暴民在网上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但此条文在执行上,仍然存有著一些技术问题,有待有关方面去全面解决。在正式落实114A之前,有关方面必须设立一支专业的电脑和网络科技人员队伍,作为「网络警察」专门负责追查网络暴民的藏身之处。

举例来说,如果网络暴民冒用笔者的身份,开设网络户口胡乱发言,有关当局当然不可能这么肤浅地直接找笔者下手。有关当局接到投报后,理应即刻派出网络警察,追踪发言者的IP(类似网络地址)。按照当今的科技,理应很快就能追查到发言者的藏身之处。但也有一种情况,就是在同一间屋子內,多架电脑同时共享同一条网路,IP可能会出现重叠,届时只需搜查电脑网络记录,始终还是让发言者无所遁形的。

以上所述仅限于有线网络(类似streamyx)和註册宽频,还有一种更加棘手的情况是,网络暴民可以使用公开场合的无线网络(wi-fi),上了网后即刻逃到无影无踪,也追查不到其IP。有关当局或许可以指定wi-fi提供者效仿麦当劳,规定用户必须先登记才能上网,好方便以后追查其身份。又或者透过闭路电视,调查在某个时段出现在某个场合的所有可疑人物。

以上所说纯粹是笔者对于114A技术问题的设想,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关当局没有办法做到以上各点,实在难以想像要如何执行这项条文,即使抓错人也是意料中事。114A並非像洪水猛兽般要陷全民于黑色恐怖当中,而是要网络暴民们深切瞭解到一点,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言论负上法律责任,而且也不用侥倖以为有关当局抓不到他们。

如果网络暴民因此而有所警惕,不敢再在网上大放厥词,那也证明了114A始终还是可取的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9/8/12

Wednesday, August 22, 2012

言路:何謂獨中?


言路:何謂獨中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關丹獨中課題,又再陷入純種變種的爭議。筆者認為與其為獨中的品種爭得面紅耳赤,倒不如暫且撇開一切既有的政治立場(這很重要),靜下心來思考一個問題:何謂獨中?
 筆者雖不是獨中生,但身邊不乏在居鑾獨中畢業的朋友,對獨中生和其家長的心態,還是略知一二。何謂獨中?獨中就是一間提供華文教育的中學,所謂的華文教育,就是所有科目都用華文教學。獨中課程分為初中高中各三年,學生被強制報考獨中統考,卻可自由選擇報考政府考試(PMRSPM)。
 以上所述,理應符合獨中生和其家長對獨中的普遍要求,現在大可逐樣檢查關丹獨中究竟是否合格:
 關丹獨中提供華文教育──你相信一間獨中不用華文來教學嗎?
 關丹獨中強制報考統考──你相信一間獨中不用報考統考嗎?
 關丹獨中自由選擇報考政府考試──這已獲得保證不帶強制性。
 如果以上3點出了任何紕漏,那這間獨中就確實不是獨中,馬華和國陣政府都必須為此負責;但如果以上3點並沒有問題,人們就須捫心自問:到底要挑什么毛病來罵?
 筆者看過關丹獨中7頁批文,發現最大問題出在Bahasa Pengantar KBSM/KSSMBahasa Kebangsaan這一句。有心人會斷章取義說關丹獨中的教學媒介語全是馬來文!省略了前面那句KBSM/KSSM,即只有政府教育課程才需用馬來文教學。我們真正應該關注的是,關丹獨中有沒有以華文教學?有沒有統考?如果有,關丹獨中還是一間獨中。
 幾個月下來,關丹獨中已徹底淪為種族政治課題。大多數華人,即使沒半個孩子讀過獨中,也一樣跟著政黨和媒體輿論,人云亦云亂罵一通。不是說不可以罵,至少要先搞清楚何謂獨中,還有關丹獨中究竟是否合格,才決定要不要罵。
吴启聪 中国报 23/8/12

Thursday, August 16, 2012

言路:证据法令与网络暴行


证据法令与网络暴

最近刚通过的《2012年证据法令》,可以用来对付以匿名方式在网络上撰写或发表不负责任言论的网民。笔者认为,这项法令来得正合时宜,绝对有助於遏制当今猖獗的网络暴行。

网络暴民,这是一个在近几年来才兴起的词汇,主要是指那些在网上不分青红皂白胡乱开骂的网民。有者只是进行低级的人身攻击,有者则是发表不实言论,构成譭谤,最为恶劣的还是在网上公开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的网民。

网络暴行之所以盛行,全拜社交网络的方便所赐,尤其是面子书。通过面子书,那些网络暴民並不需要以真面目见人,分分钟可以开几十个分身户口,在网上儘是发表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而且流通率还是超快的,瞬间即能传遍全国。

网络暴民都是本著一种侥倖的心態:只要以匿名的方式进行,就算有关当局可以找到其藏身之处,也一样奈何不了他们。之前或许如此,但在《2012年证据法令》通过过后,这种心態就已经再也要不得了。不管你是用真名,还是匿名,只要在网上发表触犯法律的言论,有关当局就绝对能绳之以法,而且当今科技昌明,也不用妄想有关当局没有办法找到始作俑者的確实位置。

纵观我国当今的政局乱象丛生,社交网络普遍上已经彻底被滥用为朝野政党的文宣战场。许多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网络枪手,日以继夜地在网上不断轰炸敌对政党。如果其內容是有真凭实据的话,那倒还是可取的;但如果儘是人身攻击和不实言论,甚至是公开煽动,那就有误导之嫌了,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如今这项证据法令,料想定能让网络暴民们今后投鼠忌器,从而达致遏制网络暴行的效果。

不过话说回来,有需求才有供应,网络暴行之所以能够如此猖獗,也要拜网民的民智未开所赐。就是因为网民无法理性过滤网络暴民的不实言论,网络暴民才可以得逞將谣言散开。如果网民的民智始终未能得到提升,就算是证据法令,也无法从此制止网民之间的以讹传讹。

笔者认为,身为一名理性的网民,每当面对网络讯息的时候,就应该时刻抱存怀疑的心態,仔细查证其出处和確定其真实性后,才来选择相信和考虑传播此讯息。正所谓「谣言止於智者」,一旦沦为散播谣言的人,如果遭到法律对付的话,可不是简单一句「不知者无罪」就能轻易开脱的了。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7/8/12

言路:待價而沽的青蛙政客


言路:待價而沽的青蛙政

最近沙巴的政治亂象,確實像對國陣投下一顆核子彈,兩名國陣議員跳槽,看似動搖國陣在沙巴的票倉。但對于過去盛產青蛙政客的沙巴來說,這並不是什么新鮮事。
 對政治工作者而言,跳槽只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在原來的政黨內受盡打壓、走投無路,才被逼叛出原黨;二是待價而沽,誰給的價碼較高,他就認誰做祖宗。前者還情有可原,后者肯定為人所不齒。
 其實,還有第三種可能性,不過簡直稀少到可以直接被忽略,那就是棄暗投明。一個兩個做了十幾二十年議員的老油條,突然間跟你說覺悟了,想要棄暗投明,教人怎么反應?現在沙巴這幾位正跳槽的仁兄,他們屬于哪一種?
選黨也要選人

 在這一點上,筆者絕不偏袒一方,不只是現在跳槽去民聯的沙巴議員,即使是昔日跳槽去國陣的霹靂議員,筆者認為只要是青蛙政客,就理應受到譴責。為什么?因為當初選民投下神聖的一票,不只是投票給這個候選人,更大因素是投票給他所代表的政黨。
 如果說一位議員夾帶他的議席跳槽去另外一個政黨,那就等同出賣了曾經信任他的選民,而且也徹底歪曲了原來的民意。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種青蛙議員到了下屆大選,要重新尋求選民委託,便有難度。
 跳槽亂象,朝野兩派都有可能成為受害者,理應合作制定跳槽法令,規定舉凡任何跳槽他黨的現任議員,其議席即刻懸空。此舉將能一勞永逸根除跳槽亂象,因為失去議席的跳槽議員,已無任何政治價值可言,沒有政黨會收容他們。
 最后,不管是不是青蛙議員,都是選民投選出來的。選黨不選人?實際上,選黨,也要選人,至少不要選錯那些待價而沽的青蛙政客。
吴启聪 中国报 16/8/12

Friday, August 10, 2012

言路:为李宗伟喝彩


为李宗伟喝


拿督李宗伟虽然饮恨伦敦奥运,但毋庸置疑的,他確实为大马打下了一场漂亮的羽球赛。纵观整场球赛,李宗伟虽然败了,但李宗伟和林丹的比数由始至终都是紧紧跟贴著,足以见得两人的球技都是不相上下,皆站立在世界羽球界的巔峰。

李宗伟抱伤上阵是眾所周知的事实,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之下,李宗伟依然能够打出世界级的水准来,实为难得可贵。我们都曾经设想过,如果李宗伟当初没有受伤的话,赛果会不会因此而改变呢?可惜比赛没有如果,可以肯定的是,李宗伟已经尽了全力,为我国爭取到唯一一面的奥运银牌,这是属于我们全马人民的骄傲。

想深一层,林丹和李宗伟之间其实不仅是那两球之差,中国十三亿人口才出了一个林丹,而我们大马区区2700万人口就出了一个坐亚望冠的李宗伟。因此,李宗伟带给大马的荣耀,实际上远远超越了林丹所带给中国的,堪称是虽败犹荣。李宗伟在赛后用面子书发表歉意,其实他並无需自责,反倒是我们一直对他的期待,实在对他造成太大的心理压力了。

李宗伟带给我们的,不止是体坛上的荣耀,更促进了国民团结。在李宗伟对垒林丹的决赛上,全马人民都不分种族地为李宗伟打气。马来友族不会因为李宗伟是华人,而不去支持李宗伟;华人更没有因为中国情意结而去支持林丹。那场决赛堪称是我国全民人心最齐的一刻,大家都暂时拋开了一切歧见,共同为我们的祖国大马打气。

这场世纪之战落幕过后,我们都有一个疑问:李宗伟因为年纪的问题,应该在不久的將来就会功成身退,然而下届奥运我们还能寄望谁人为我国摘金呢?从当今的大马羽坛来看,李宗伟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枝独秀,而我国是否能在李宗伟引退过后,栽培出一位与李宗伟一样出色的羽球员?

最后,为李宗伟喝彩,是每一个大马国民都应尽的义务;某些反过来为林丹打气的朋友们,该捫心自问是否把大马当成自己的祖国了。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0/8/12

Thursday, August 9, 2012

言路:一個民聯,三個主題


言路:一個民聯,三個主

民聯杯葛一諾千金的國慶主題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連替代國慶主題都取好了。但耐人尋味的是,民聯並非共用一個統一的國慶主題,而是分別使用三個不同的國慶主題。民聯僅執政四州而已,如今近乎每州就有一個國慶主題。
 坦白說,民聯此舉看在人民的眼裡,難道還有團結一致可言嗎?當初民聯風風火火地杯葛一諾千金,敲鑼打鼓地推出了同國同心,全民大同的國慶主題,怎料到了后來最不同心的那個,恰恰就是分別使用三個不同國慶主題的民聯自己,誠為諷刺之極。
 雖然說國慶年年有,用什么主題並非什么緊要大事,但民聯身為杯葛一諾千金的始作俑者,又怎能放任自己演變出三個國慶主題來呢?一語道破:這真正就是民聯三黨各自為政的最佳寫照。
會不會變三頭馬車

 從民聯這三個國慶主題可以看到,民聯三黨之間的合作關係,莫說是統一政綱,甚至連虛無縹緲的國慶主題都無法達成共識,我們又該如何期待民聯三黨能夠站在同一平台上共享政權呢?
 筆者針對的不是國慶主題,而是質疑有朝一日民聯執政中央過后,民聯政府會不會變成三頭馬車,在眾多政策上無法達致共識,陷國家于民聯三黨之間的權力鬥爭之中?人民,只能冷眼旁觀民聯三黨互相群毆,直到哪個最后還沒倒下的,才出來主持大局?
 別的不說,就說民聯候任首相和影子內閣。308海嘯距今已經快5年了,民聯不再是嗷嗷待哺初生嬰兒,而是羽翼已豐的替代政府,為何到了今時今日連這些最基本必備條件,都不能給予人民一個完整交代呢?
 現在民聯讓我們看到的,是民聯三黨都很滿足于用自己執政模式來治理自己的州屬,就像我們無法想像吉打州模式要如何應用在檳州上,而檳州模式又要如何應用在吉蘭丹州上。民聯,證明自己執政能力吧!
吴启聪 中国报 9/8/12

Thursday, August 2, 2012

言路:「一诺千金」朝野皆宜


「一诺千金」朝野皆

最近国庆日的「一诺千金」主题遭到了在野党强烈反对,甚至恫言要杯葛国庆庆典。笔者认为,「一诺千金」这个国庆主题其实朝野皆宜,尤其是现在正值下届大选山雨欲来之际。

「一诺千金」这个国庆主题,並没有註明是「国阵」,其实在野党並没有必要对此过敏。一个政党,不论朝野,最重要的政治资產莫过于其诚信,取信于民者得天下,这就是民主制度的铁则。如今国庆以「一诺千金」为主题,不单是在朝的国阵,即使是在野的民联,也可以籍此向人民展示其「一诺千金」的决心。

如果民联认为国阵並没有实践到其「一诺千金」,民联大可用此主题来反击国阵,好让国阵拿起石头来砸国阵自己的脚;但如今民联言之凿凿地许下了几千亿令吉的天价承诺,要是日后无法一一兑现的话,到时「一诺千金」可就要砸回民联自己的金漆招牌了。可以见得,「一诺千金」其实是一把双刃剑,专砍没有诚信的政党,不论朝野。

现在正值下届大选山雨欲来之际,笔者认为,「一诺千金」来得正是时候。在每票必爭的情况之下,朝野两派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地钓取选票,甚至不惜信口开河,乱开空头支票,只为了要让选民上鉤,实践与否等上台执政了再说。选民的立场其实与消费者无异,用选票换回来的政府,就和用钞票换回来的货品一样,交易后才发现货不对办该怎么办?

正好藉著「一诺千金」这个国庆主题,让朝野两派好好地警惕自己一番:切勿为了钓取选票,而开不切实际的空头支票来取悦选民,自己所许下的每一个承诺都必须要拥有全盘的计划去付诸实践。对于选民而言,这也未尝不是一个让头脑清醒的大好机会,可以冷静兼理性地分析,到底哪一个政党,才是真正的「一诺千金」。

消费者需要消费智慧去消费,同样的,选民亦需要选民智慧去投票,方能將日后「货不对办」的机率降至最低点

吴启聪 东方日报 3/8/12

Wednesday, August 1, 2012

言路:大選前了結伊黨課題


言路:大選前了結伊黨課

不知大家是否發現到民聯的一個模式:舉凡任何有關種族和宗教的敏感課題,不管是之前的華教課題,還是現在正熱的伊刑法課題,行動黨的華裔領袖會傾巢而出,發表一些標準華人立場的言論,然后安華、聶阿茲等公正黨和伊黨的巫裔領袖,不是靜靜不出聲,就是唱反調,到了最后整個事件就不了了之。
 林冠英不久前言之鑿鑿地說不支持伊斯蘭國、不支持伊刑法。在筆者還在思索不支持是否等于反對的當兒,聰明的安華還在那裡沉默是金,而始作俑者聶阿茲和他的徒子徒孫則始終如一地捍衛既定立場。
 剛才筆者提出的民聯模式又來了,已經可以預知這個事件到最后一定不了了之。如果不想不了了之的話,方法只有一個:把民聯不會落實伊刑法白紙黑字寫入橙皮書當中。
大家心裡有數

 大家一定心想,如果要把這一條寫入橙皮書的話,伊黨哪裡會肯?很現實地說一句,華人要的,就是一個沒用的伊黨,再加一個有用的行動黨。伊黨如果有用的話,那么相信華人也不可能願意看到民聯執政后的伊黨有任何用武之地。
 如果民聯真有拒絕伊刑法決心,要在橙皮書上加上這一筆又有何難?馬上就能堵住馬華的悠悠之口,可為何就是不為之呢?說到這裡,伊黨究竟有用還是沒用,大家應該心裡有數。
 伊刑法只是從伊黨衍生出來的一個小課題,而伊黨本身就是民聯的一個大問題。民聯選擇把伊黨所有問題都掃入地毯下,等到上台執政后才來慢慢解決,坦白說這是欺騙華裔選民的權宜之計。華人不是在賭博,不可能下注后,才揭盅看清民聯的底牌,最后才來懊悔下錯注。
 行動黨如果真有誠意,就應該趁大選來臨之前,促成民聯一次過了結伊黨所有課題。當今華人即使再盲目,也不等于活該被捆綁上通往神權伊斯蘭國的列車。
吴启聪 中国报 2/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