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12

言路:「斩脚趾,避沙虫」


「斩脚趾,避沙虫

不久前闹到沸沸扬扬的文冬歌台腰斩事件,据说行动党为了对在场的伊斯兰党嘉宾表示尊重,而中途腰斩了女歌星的表演环节,也因此而遭到马华的连环抨击。

针对这起事件,新官上任的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特地做出了一个震惊四座的建议:从今往后行动党的所有活动,包括宴会和政治讲座,统统不能请辣妹演出。

陆兆福的这个建议是很实际的,因为只要定下了这条规矩,行动党的活动就不会再有辣妹出现,到时就不用再尷尬于面对伊党,而马华也找不到东西来抨击行动党了。

笔者认为,行动党此举,无疑是「斩脚趾,避沙虫」。这句谚语的字面意思是,为了避免沙虫钻入脚趾的皮层,乾脆斩掉脚趾就不用再烦恼了。如今行动党为了避免让华社看到行动党对伊党有所退让的尷尬局面,就乾脆把罪魁祸首的辣妹给撤走。

笔者反覆思考,陆兆福身兼国州议员,没有道理会犯下如此令人失望的错误,但陆兆福似乎还埋下了伏笔在「辣妹」二字。只要强调「辣妹」二字,有伤风化,人人皆可除之而后快,完全合理化了其「斩脚趾,避沙虫」之行径。但实际上,何谓辣妹?对于伊党而言,全身包完只露出眼睛才叫做「不辣」,那以后是不是连穿著密实的女歌星都要被拒之千里呢?

行动党要避沙虫,斩脚趾又有何用?要穿上鞋子才会有用,把沙虫狠狠地踩在鞋底,也不用怕沙虫会钻进你的脚趾。而行动党的「鞋子」又是什么呢?那就是行动党必须逼迫伊党对非穆斯林的各种自由做出永久性的妥协和让步,至于行动党要做何种余兴节目,那是行动党的自由,完全无需看伊党的脸色,也不用怕伊党不高兴,余兴节目只是一个例子罢了,还有数之不尽的伊斯兰化政策,行动党可否代表大马华裔向伊党狠狠地说一个「不」,然后就將之尽数拦截下来呢?

「斩脚趾,避沙虫」对于行动党而言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还望能够多加珍惜自己的脚趾不要乱斩。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1/13

Thursday, December 27, 2012

言路:改


言路:

最近剛揭曉的大馬年度漢字,竟然是個字。說到改,想必大多數大馬華人都會往改朝換代的方向去想。儘管如此,人們可曾想過,所謂的改朝換代,改的不只是換人做政府,還包括把這個國家改成更好?抑或改成更壞?
 是否只要把國陣趕下台、把民聯送上台,就能夠徹底解決現有一切問題?民聯政府會否允許用行動黨的方式,解決華人的問題?
 真正的政治現實是,民聯3黨也必須經過協商和磨合,才能產生共識推出政策,到時行動黨的親華人政策,也肯定會大打折扣。
 筆者認為,除了改朝換代,我們更加需要的是改變,尤其是3個單位:執政黨、在野黨,和人民。
 執政黨要改變的,是一貫以來那種封建時代之王公貴族高高在上的姿態。在民主時代的自由公民面前,此態度是徹頭徹尾的格格不入。執政黨必須要學會貫徹人民做老闆的道理,以德服人而不是用權威壓人,首相納吉的以民為本口號,不能是白喊的。
有明確認知

 在野黨要改變的,是從在野黨的心態轉變去執政黨的心態。標準的在野黨心態是:還未當選議員時,就賴執政黨議員;當選議員了,就賴執政黨政府;執政了,就賴前朝政府。在野黨必須向人民具體展示,它將如何提升國家經濟、改善人民的生活。
 人民要改變的,是為支持而支持,為反對而反對的愚民心態。不要因為對方是自己支持的政黨,就毫無保留接受其主張;不要因為對方是自己反對的政黨,就毫不猶豫拒絕其主張。舉凡支持或反對,都必須要有個明確認知。
 舉例來說,高喊Bersih的人,起碼要知道Bersih8大訴求;反對Lynas的人,起碼要知道稀土對人體有害的科學基礎。唯有明確認知自己在支持什么、反對什么,才有支持、反對的意義。
 的意義何其多,又豈止改朝換代而已?留待大家慢慢參透吧!
吴启聪 中国报 27/12/12

Thursday, December 20, 2012

言路:民进党、民主党、民联


民进党、民主党、民

台湾的民进党、日本的民主党、和大马的民联,这3党之间都有著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面对一个长期执政的老牌执政党,分別是台湾的国民党、日本的自民党、和大马的国阵。

台湾民进党和日本民主党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在成功推翻了原来的老牌执政党后,上台执政一段很短的时间就被人民否决,又再换回那个老牌执政党执政。

日本民主党推翻了自民党之后,只执政一届,又被自民党夺回;而台湾民进党推翻了国民党之后,本来也是只能执政一届,但一颗会转弯的子弹让陈水扁以微差票再蝉联多一届,接著又被国民党夺回。

接下来的大马民联,究竟会不会重蹈民进党和民主党的覆辙?还是个未知数,因为民联尚未真正推翻国阵上台执政,无法预测民联执政后会不会很快就被人民否决。

然而,歷史只要遇到相同的触发因素,就会再次重演。我们应该探討,为何台湾民进党和日本民主党的执政生涯会如此短暂?

问题在于,人民对台湾民进党和日本民主党的支持,並不是基于对两党政治理念的认同和肯定,而是基于对原来执政党,长期以来的行政弊端感到愤怒和绝望。

在这种情况之下,人民虽然有千百个理由不投票给执政党,但却没有具体的理由去支持其他的在野党,或许「推翻执政党」可以成为唯一的理由。原来的在野党一旦在这种情况下一夜之间跃升为执政党,它必须要面对的,是一群对它执政能力毫不瞭解的人民。这群人民可能会要求它做出一些在政治现实下不可能达成的政绩,一旦无法达成,甚至交出比前朝政府还要差劲的政绩,届时人民就会毫不留情地將之轰下台。

看回大马的民联,大马人民对民联执政能力的瞭解,又到了何种程度呢?民联的候任首相是谁?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又要如何分配部门?民联除了几千亿的天价民粹计划,是否拿出过具体的经济发展方案呢?民联有何具体方案处理当下的种族和宗教课题,能让华巫两族皆大欢喜?由此可见,除了「推翻国阵」,还有很多问题是值得民联支持者去思考的。

民联现在最严重的问题,莫过于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在各说各话,行动党就对华人说些华人爱听的话,而伊党也对马来人说些马来人爱听的话。虽然两党都成功笼络了华巫两族,但这两党口中的政策路线却是两条平行线,如果放在同一个执政平台上,永远都不会有交匯点,也就是说不可能会实现。

看看台湾和日本的例子,人民虽然痛恨执政党的「无德」,但是在野党的「无能」对行政机制所造成的瘫痪,比「无德」更加可怕,因此才会选回老牌执政党。老牌执政党好比一辆老车,虽然车老引擎差,可却一直持续行走了这么多年;而新晋执政党虽然是一辆概念新颖的跑车,但没试跑过,谁也不能预测它的能耐。

或许我们可以说,让民联也试跑一下吧!只可惜,民联这辆跑车,行动党作为前轮要向前跑,而伊党作为后轮却要向后退,试问要如何下场试跑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1/12/12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2

言路﹕評行動黨改選


言路﹕評行動黨改

行動黨改選成績出爐,巫裔候選人全軍覆沒本是預料中事,也完全符合行動黨一貫以來的華基政黨形象,但眾人似乎都把焦點放在這個課題上。
 馬華和民政揶揄行動黨以華制華,不思開拓馬來市場,但筆者認為,馬華和民政也不用為此開心得太早。眾所周知,行動黨向來只靠華人選票吃糊,越是能凸顯華人色彩,越能贏得一些華人民族主義者的青睞。實際上,這類人為數不少,他們通常都有著相當程度的華人優越感。
 整體來上來說,巫裔候選人全軍覆沒這個事實,不但不會影響到行動黨的華人選票,甚至還會為其加分,馬華和民政確實應該為此擔憂。
 應該為此感到開心的,是巫統才對。行動黨此番改選,等同送子彈給巫統,讓巫統能夠向馬來社會傳達行動黨無法容納馬來人的訊息,公正黨和伊斯蘭黨也對此百口莫辯。雖然來屆大選未必會因此而重挫公正黨和伊黨,但馬來選民會對行動黨反感。
不定時炸彈

 眾人都把焦點放在巫裔候選人,實際上落選的印裔候選人,也是一顆不定時炸彈。眾所周知,當今印裔選票已大量回流國陣,行動黨的中選名單竟然只有卡巴星和古拉3個印裔而已,試問印裔社會又應該如何看待行動黨?坦白說,印裔社會一直都在探索一個問題:這4年來民聯對印裔社會回報了什么?
 如果我們嘗試走出華人思維小框框,就會發覺到行動黨走下去的路線,雖然能繼續贏得華人救星的光環,卻與馬來選民和印裔選民漸行漸遠。即使得到全國600萬華人支持,卻無法開拓另外2200萬非華人市場,這樣的行動黨,究竟能走多久多遠?
 另註:早前有人誤解了筆者的《檳城無限好,只是太小》把話題扯去跟新加坡比較。筆者只想表達的是,區區一個檳城,承載不了全國13州華人的夢想。
吴启聪 中国报 20/12/12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12

言路:談民生服務


言路:談民生服

經常聽到華人說有沒有馬華都是一樣的啦!筆者認為,雖然馬華在一些方面無法滿足華社要求,但馬華在地方上的民生服務,還是可圈可點。
 地方上的民生服務,大致上可以分成三大類:一、代辦手續;二、糾正行政偏差;三、法外開恩。
 一、代辦手續,絕大多數的官方手續,其實不一定要找政黨幫忙,只要懂得馬來文,又願意跑office,自己也一樣能夠完成。但既然政黨有提供這種方便,只要打一個電話或丟下幾張文件副本,就有人免費為你代勞,何樂而不為?
 二、糾正行政偏差,簡單來說就是你本應享有的,卻沒有給到你。通常都是因為政府部門的小拿破侖作祟,行政偏差導致事主無法享有依法應得的東西。面對這種案例,政黨可以帶事主去相關部門大大聲敲桌子,逼使該部門立刻秉公處理。
大家心裡有數

 三、法外開恩,簡單來說就是你本不應享有的,卻硬要求通融。這種案例在華社經常可見,範圍涵蓋政經文教各大領域,事主通常都本著一顆僥倖的心,希望政黨能夠為其爭取到于法不合的特別優待。面對這種案例,政黨還須畢恭畢敬地向相關部門苦苦哀求,看盡該部門的臉色,畢竟它給你是人情,不給你是道理。
 馬華雖然飽受華社唾罵,但無可否認的是,以上所述的民生服務,究竟是馬華在做?還是行動黨在做?大家心裡有數。坦白說,筆者見過的在野黨議員有兩大類:一、客客氣氣地叫你把工作推給隔壁的馬華;二、怒髮衝冠地帶你去拉橫幅、開記者會,然后再無下文。
 檳州行動黨最近推出選黨不選人口號,這個口號究竟是不是在不打自招?行動黨就只有招牌可以見人,候選人的服務素質令人不敢恭維?
 年輕的華人多數認為馬華可有可無,老一輩華人卻仍然意識到馬華的功能,這類人往往會說工給馬華做,票投給火箭!但矛盾的是,為什么票要投給不做工的那個呢?
吴启聪 中国报 13/12/12

Monday, December 10, 2012

言路:行动党如何制衡伊斯兰党?(原题为:连剪头发的自由都没有?)


行动党如何制衡伊斯兰党

最近吉兰丹的「禁止为异性理发」风波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华社基本上对于伊斯兰党的宗教极端行径早已麻木,只剩下马华还在那儿摇旗吶喊。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这是一个確实存在的问题,留待民联,尤其是行动党给予华社一个完整的交代。

华社或许是本著一颗献身民联的心,对于所有不利于民联的课题都可以视而不见,对伊党荒唐的宗教极端行径也一样姑息。但与此同时,伊党主导的伊斯兰化,却彷彿在华社的默许之下大行其道,伊党的所作所为,不但不会受到华社的谴责,反而还会获得行动党的护航,一切都因此而变得理所当然了起来。

但试想一下:是不是只要可以让民联执政,我们华社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伊党的神权主义妥协,眼睁睁地看著那些宗教政策施展于穆斯林的当儿,也深切影响到我们非穆斯林的日常生活?

如果答案是「不」的话,那么笔者请求行动党作为民联的华裔代表,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行动党能够如何制衡伊党,不让伊党施展任何的宗教政策。就以这起理发风波为例,行动党虽然声称已经向伊党做出了「正式抗议」,但是成果又是如何?

大家应该还记得不久前的禁售彩票风波,当初行动党几位龙头老大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组团去吉兰丹州找聂阿兹摆平这件事,结果呢?不了了之。行动党完全无法扭转伊党的心意,也奈伊党不何,丹州至今仍然禁售彩票,行动党在这起事件的影响力是零。

彩票、理发固然都是小事,但这两件小事都让我们看到,行动党在制衡伊党方面的成绩单,明显不合格。

笔者不相信当今华社都心甘情愿地接受伊党伊斯兰化的洗礼,而是寄望行动党能够充分发挥制衡伊党的作用,不让伊党贯彻其神权主义。然而绝大多数的时候,行动党都无法如华社所愿,充其量就只能在檳州之內逞威。

如今,「禁止为异性理髮」风波不息,行动党又应该要如何说服华社继续投票给伊党?不单如此,如果投票给公正党和行动党,將会帮助伊党登上首相或州务大臣之位,而伊党又完全不受其盟党制衡的话,那么华社给公正党和行动党这两票的意义又何在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1/12/12

Wednesday, December 5, 2012

言路﹕民聯沒有種族主義?


言路﹕民聯沒有種族主義

在筆者眾多相同年紀(30以下)的華裔朋友當中,要找一些支持國陣的,還真的相當困難;至于那些支持民聯的絕大多數人,他們往往都會言之鑿鑿地說:我們支持民聯是因為民聯沒有種族主義!
 這一類人其實為數不少,他們普遍上認為一旦民聯執政,就會馬上廢除所有的種族政策,具體來說是廢除一切形式的種族固打制,從此不再有土著與非土著之分。然而事實上,民聯真的沒有種族主義嗎?
 幾年前,雪州發展機構總經理之位,按資排輩理應由第二把交椅劉秀梅補上,但因為劉秀梅的華人身分,雪州公正黨最后還是不考慮劉秀梅,改為空降另外一名馬來專才補上總經理之位。難道說,公正黨就沒有種族主義嗎?
寸步不讓

 去年,首相納吉曾經在某個經濟論壇上表明計劃逐步廢除土著固打製,馬上遭到伊斯蘭黨青年團炮轟。伊青團更因此而指責納吉為民族叛徒,還要求納吉收回其言論。外州人或許還不知道,吉打州的伊黨政府,自從制定了50%土著房屋固打以來,已經嚇跑了多少個華裔發展商?難道說,伊黨就沒有種族主義嗎?
 雖然已經有太多鐵證,足以證明公正黨和伊黨在種族課題上寸步不讓,但還是有相當多華人願意相信民聯沒有種族主義。這主要是因為行動黨那一套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說法太過深入民心,讓華人選擇性忽略既有的政治現實,毫無保留追隨行動黨嘴巴上的那個烏托邦。
 回到現實,早在前幾輪的民聯大會上,民聯3黨已在幾項大原則上達致共識,其中一項就是維護土著的特權地位。就因為這項共識,你即使翻爛整本橙皮書,也找不到任何有關廢除種族政策的承諾,試問這又是否跟華人想像中的民聯吻合呢?
 與此同時,首相納吉確實已逐步開放多項領域的股權,永久廢除這些領域的土著股權固打。
吴启聪 中国报 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