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5, 2013

言路︰和平方案太天真

言路︰和平方案太天

不管馬華的和平方案是由誰提出,無可否認的是,這個想法實在太天真。事實證明,馬華黨選提名結果,3大機構從一號開始全面開打,傳聞中的和平方案徹底破局。
 根據筆者分析,和平方案雖有可能是由馬華內部提出,但更有可能是由巫統提出。巫統提出和平方案的動機有兩種可能性:一是為了避免馬華因為陷入黨爭而徹底分裂;二是為了通過人事安排來操控馬華。
 筆者認為,前者的可能性比較低,因為傳統上巫統只會從馬華黨爭坐收漁人之利,很難想像巫統會這么好心,阻止馬華分裂;后者的可能性會更高,因為巫統大可假借和平方案,排除掉不聽話的馬華領袖,安插其他聽話的馬華領袖。
和平方案重廖輕蔡

 儘管和平方案是不是由巫統提出仍然是個謎,如果按照和平方案的容來鋪排,廖中萊和魏家祥理應不勞而獲總會長和署理總會長二職,剩下的副總會長蔡廖兩派各分兩位,中委則蔡派13位、廖派12位。就拿總會長這個位子來說,在廖中萊和顏炳壽兩者之間,巫統會比較喜歡誰來當馬華老大?
 和平方案的天生缺陷在于重廖輕蔡,便宜全讓廖派占光,蔡派只能撿菜頭菜尾,雖名為和平,實際上卻不平等,蔡派不可能乖乖就範。另外,如果不全面開打,選擇分豬肉的話,蔡廖兩派的大將都必須有半數被割愛,落榜者又怎堪寂寞,勢必加入戰圍。
 說穿了,和平方案根本不可能成功,就算真的是來自巫統指示,馬華諸公也必然陽奉陰違。但,馬華本來就不應該被巫統牽著鼻子走,不單只人事安排,整個黨的方向亦本當如此。
 如果和平方案只是單純來自巫統的天真,那倒無所謂,我們大可一笑置之;如果是某些馬華領袖為了免受挑戰而請巫統出手,我們就真的笑不出了。

吴启聪 中国报 19/12/13

Thursday, December 12, 2013

言路:一張通告的啟示

言路:一張通告的啟

最近網絡熱傳一張貼在餐店門口的通告,內容是禁止穿馬華黨服者進入此店。針對這起事件,筆者想談兩個問題:一、政治狂熱;二、馬華黨員穿黨服的尊嚴。
 筆者對政治狂熱的定義,是指將自己生活的一切泛政治化。生命中的一切事物,其實絕大多數都與政治無關,又何苦硬將一切與政治掛鉤,把自己弄得草木皆兵、身邊的人非友即敵呢?
 筆者曾親眼看過一個更極端的例子,當幾位穿著馬華黨服的黨員走進一部電梯,原本在電梯內的一對男女,男的馬上走出來,女的驚問:都還沒到,你要去哪裡?男的冷冷回答:跟他們一起,你坐得下去啊?
 也許在這絕大多數華人都抗拒馬華的大環境下,這種憎恨馬華的表現,會得到眾人讚賞,被當作民族英雄,包括張貼該通告的店主,若其生意因此火紅,筆者也不意外。但,問題只有一個:真有必要這么做嗎?
問題出在馬華身上

 讓政治回歸政治,讓生活回歸生活,這是筆者對所有政治狂熱者的忠告。
 馬華落得今天這個下場,黨員甚至連穿黨服的尊嚴都沒有,儘管政治狂熱者的表現過于極端,但無可否認,問題的根源出在馬華自己身上。
 這一件馬華黨服,承擔了華社長年以來對馬華的印象,包括軟弱、賣華、腐敗、和內鬥內行。如果馬華能夠用實際政績,將這些負面印象一一扭轉過來,不愁華社不大開懷抱歡迎它。
 馬華面對的困境不止這一些,馬華除了要克服自己短處,還要與行動黨競爭華人代表光環。當今華社對行動黨所抱的期待,是馬華窮其一生都無法觸及的,唯有等到這些期待落空,馬華才有望翻身。在這之前,就算馬華做足本分,其華人代表光環仍然比行動黨次一級。
 不管怎么樣,眼前就有個讓馬華好好表現的機會,據說巫統要馬華照著和平方案選出新屆領導層,如果馬華能夠全盤否定這個和平方案,或許還會稍微讓華社改觀。

吴启聪 中国报 12/12/13

Wednesday, December 4, 2013

言路︰馬華選舉權決定自主權

言路︰馬華選舉權決定自主

最近巫統向馬華提供和平方案的傳聞甚囂塵上,據說在這個所謂和平方案下,不需再有黨選,蔡廖兩派將瓜分馬華中央高職,已經宣佈競選總會長的原任副總會長顏炳壽,則被踢出名單之外。
 不管這個傳聞是否屬實,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如果馬華連自己的黨選都可以任由巫統干預,那么它將徹底失去自主權。儘管當今華社如何看扁馬華無法抗衡巫統霸權都好,馬華至少還有自己選擇領導的權力。每3年一屆的黨選,各級馬華代表皆有權力投選自己心儀的領袖。
 巫統再怎樣霸道,始終無法左右馬華代表投選誰人做馬華領導,馬華黨員仍有機會用手中一票決定馬華未來3年命運。被馬華黨員投選出來的領袖,必須向馬華黨員負責,而不是向巫統負責。
須重新振作

 如果說,有朝一日巫統能夠任意干預馬華黨選,甚至可以決定什么職位由誰來擔任,那么這群被委任的馬華領袖,就無需再向馬華黨員負責,而是向巫統負責。他們無需再承擔民族使命來爭取馬華黨員支持,他們只需猛拍巫統馬屁就能坐上大位,馬華如淪落到如此下場,豈不悲哀?
 馬華若要走出308505陰霾,就須重新振作,先決條件是擁有絕對自主權。如果馬華領袖還要顧慮巫統會不會封賜褫奪其職位,那可想而知,這種領袖絕不可能做出什么像樣的民族大業,只會做個對巫統唯唯諾諾的乖寶寶部長。
 馬華的選舉權決定自主權,任何形式的和平方案,尤其來自巫統的獻議,都不應該阻擾馬華黨選的進行。唯有根據黨章進行黨選,馬華代表才能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況下,投選出最眾望所歸的領袖,被選出的領袖才能最名正言順地領導馬華。反之,在旁門左道下產生的領導團隊,將會淪為巫統傀儡。
吴启聪 中国报 5/12/13


Tuesday, December 3, 2013

言路:顏炳壽優點明顯

言路:顏炳壽優點明

廖中萊和翁詩傑先后宣佈競選馬華總會長后,顏炳壽也加入戰圍,讓人眼前一亮。
 據聞還有其他無門無派的獨立人士也會競選總會長,但眾所周知,總會長之爭,主要戰火還是環繞在廖、翁、顏3人。這3人各有長短,但無可否認,顏炳壽是最令人期待的。
 先說廖中萊。廖中萊的死穴在于一貫以來的好好先生軟弱形象,早已深入民心,一時半刻要改變人們對他的刻板印象,實在不可能。
 廖中萊或許能做一個稱職的部長,若要帶領馬華抗衡巫統霸權,似乎欠缺說服力,更何況馬華正處于風雨飄搖中,再不振作,就只能等著收檔。
沒有歷史包袱

 再說翁詩傑。不管從任何角度來看,翁詩傑都已經屬于過去式人物。雖然翁詩傑擁有廖中萊所欠缺的那分霸氣,但其獨行俠作風實在難以操作馬華堂堂百萬黨員大黨。翁詩傑還在當總會長時,參加重選也僅獲得2400中央代表中區區500票,何況3年后的今天?
 跟廖中萊和翁詩傑比較,顏炳壽未曾擔過大旗,所以沒有類似廖翁的歷史包袱。也正因為如此,在3人之間,如果中央代表對廖翁都不再抱有幻想的話,選擇就只剩下顏炳壽一人。
 顏炳壽也有他獨特的價值。顏炳壽擔任青體部副部長期間,至少公開頂撞過政府兩次:第一次是批評首相因為大馬榮獲老虎杯而放一天公假;第二次是批評內閣對大專法令的立場。坊間傳聞,顏炳壽曾經因為這兩件事而收到首相情書
 馬華之所以失去華社支持,全因華社認為馬華面對巫統時太過軟弱,此時此刻的馬華急需一個勇于對巫統說的總會長。綜合各人優弱點來看,還有誰比顏炳壽好?

吴启聪 中国报 28/11/13

Thursday, November 21, 2013

言路︰談華巫兩族的認知差異

言路︰談華巫兩族的認知差

民政黨自308海嘯以來,最讓筆者眼前一亮之舉,莫過于日前中委劉華才宣佈有關華巫兩族對于8大課題的認知差異。這8大課題,涵蓋了國家主要的種族和宗教課題,調查結果顯示華巫兩族對于這8大課題的認知是天壤之別,這其實是我國最重要的問題,卻一直未曾被正視。
 試想想,舉例某個課題的認知程度可分為110分,華人的認知是1分,馬來人的認知卻是10分,在這種情況下,華巫兩族不可能在此課題上達致共識,反而是造成分裂的根源。華巫兩族之間的不和諧,絕大程度上起源于這種認知差異,一天未找出一個兩族都能認同的中間價值,問題都不會解決。
 所謂的中間價值,表面上看來應該是一人讓一步,直接拿中間的5分就可以,其實不然。要知道土著佔我國人口65%,華人只佔25%,若真以民主制度計算,這個中間價值理應是65%10分和25%1分之平均值,也就是7.5分。
結果吻合現實

 就這結果看來,這個中間價值比較接近土著的10分認知,卻遠遠偏離華人的1分認知。但無可否認,這個結果與我們的現實情況相當吻合。
 然而,在華巫兩族之間,只有中庸人士才能接受中間價值,極端人士依然會誓死捍衛1分和10分的立場,即使是1.1分或9.9分都不可能接受,必須是勝完才肯罷休。若要解決華巫兩族的認知差異,我們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中庸人士的增長率必須高于極端人士;若反過來極端人士增長得比中庸人士還要快,華巫兩族的問題無疑還會繼續擴大。
 極端這個形容詞,無論被套用在誰頭上,任何人都會極度反感。但實際上,華人無法理解為何馬來人要捍衛馬來人權益,就跟馬來人無法理解為何華人要捍衛華人權益一模一樣,沒有人會認為自己極端,但卻依然誓死捍衛著1分和10分的立場。坦白說,這個問題還會持續很久,無法獲得解決。

吴启聪 中国报 21/11/13

Sunday, November 17, 2013

言路:用了才試?試了才用?

言路:用了才試?試了才用

政府經常犯一個老毛病,就是每次推出新措施,都沒事先好好測試,到最后總是鬧出一大堆問題來,可憐了被當作白老鼠的無辜老百姓。
 最近陸路交通管理局(JPJ)推出My Sikap新系統,就是一個最典型例子。新系統程序變得更複雜,職員對新系統操作也一知半解,最糟是,電腦系統還經常當機無法運作,導致JPJ作業全面癱瘓。筆者只想問JPJ當局一個問題:在推行My Sikap前,有好好先測試一輪嗎?
 一個深思熟慮的政府,在推行任何新措施前,理應先在理論和實踐基礎上,全面探討該措施的利弊及可行性。到了落實前期,還得給予民眾一個緩衝期以適應新措施,直到確保新措施完全正常運作。簡單來說,就是試了才用,但大馬政府似乎經常都反過來,用了才試。
還會繼續鬧笑話

 用了才試引起的問題,往往一發不可收拾,無辜老百姓充當新措施下的白老鼠,遭遇一大堆問題,苦不堪言。如果有關當局懂得亡羊補牢,盡快糾正新措施倒還無所謂,至少接下來的民眾就不用再重蹈前人覆轍;若有關當局或高官部長礙于面子,不願作出糾正,那禍害就更大了。
 管交通事務的JPJ如此,管百年樹人大計的教育部也經常犯此毛病,后果就更嚴重了。無辜學生,經常被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玩得暈頭轉向,導致我國教育素質每況愈下,教育部為何老是拿國家未來主人翁當白老鼠,誤人一世?
 筆者很好奇,政府經常推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新措施,到底是不是出自高官部長一時心血來潮?高官部長只是政治工作者,並非部門專業人士,他們或許能提出各種各樣新點子,但政策的可行性,還是得交由執行部門作業的專業人士去評估。政府再不改善這一點,肯定會繼續鬧出其他笑話。
吴启聪 中国报 14/11/13


Thursday, November 7, 2013

言路:談種族宗教政黨存廢

言路:談種族宗教政黨存

行動黨全國主席卡巴星主張撤銷所有單一種族和宗教政黨的註冊,在種族和宗教政治大行其道的大馬政壇,卡巴星這番言論若能成真,必會對我國政治面貌起天翻地覆的變化。然而,卡巴星並非是絕對的。
 種族政黨的宗旨在于捍衛族群權益,這個宗旨對多數民族來說是不需要的,因為多數民族在民主制度下,能夠通過多數選票衛族群權益,實並不需要專為捍衛族群權益而設的種族政黨。筆者認為,多數民族政黨確實沒存在的必要。
 然而,對于少數民族來說,他們需要種族政黨作為捍衛族群權益的平台。只要有這個平台存在,多數民族政權就必須把少數民族的權益問題,交由少數民族政黨處理;倘若缺少這個平台,少數民族的權益分分鐘成為多數民族政權的其中一疊文件,不可能有專人處理。
宗教只是信仰

 在民主制度下,如果真的完全沒有種族政黨,最可能的結果就是多數民族意願徹底淹沒少數民族意願。舉凡任何一個有利多數民族、不利少數民族的提案,只要得到多數投票,必然會通過;若有少數民族政黨存在,多數民族政權就必須考量少數民族政黨的立場,作出適度調整。
 至于宗教政黨,則可說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因為在奉行世俗制度的大馬,政治和宗教不應混為一談。
 宗教原本只是一種信仰,然而政客會利用信徒對宗教的虔誠,將之轉變成對政治的立場。宗教政黨甚至經常還會代天說話,讓信徒誤以為是神的指示,進而執行宗教政黨的政治議程。
 總的來說,卡巴星要撤銷所有種族宗教政黨的註冊,未免有點矯枉過正,至少少數民族政黨仍有存在必要。在執行上,或許能夠撤銷宗教政黨的註冊,至于種族政黨方面,要如何保少數民族政黨而廢多數民族政黨呢?這是個難題。

吴启聪 中国报 7/11/13

Wednesday, October 30, 2013

言路:推行消費稅有感

言路:推行消費稅有

首相納吉剛宣佈2014年財政預算,最炙手可熱的課題莫過于6%消費稅。說到這個字,沒有多少人對它有好感,因為它意味著必須把自己辛苦賺取的血汗錢,繳納一小部分給政府。儘管如此,人民仍然必須從各種角度去探討消費稅。
 由政治與經濟角度來看,消費稅是公平的,為何?因為不管你來自任何一個社會階層,只要有消費就得繳稅,消費得越多,繳的稅也越多。眾所周知,在目前所得稅制度之下,逃稅避稅漏洞比比皆是,富人無需繳付很多稅,卻可以過上奢華生活;在消費稅制度之下,每一分享受都要繳納一分消費稅,公平得很。
 雖然消費稅是以公平為出發點,但在執行基礎上,仍然必須考量窮人需要。消費稅不是單單針對富人,只要是有花錢的消費者都會被牽連在內,包括窮人。雖然政府豁免了柴米油鹽之類必需品的消費稅,但消費稅可怕之處,在于它所引發的通膨效應,一發不可收拾,就跟漲油價一樣。
抑制通膨

 無良商販不單只把消費稅轉嫁消費者身上,更要趁此機會大撈一筆,漫天開價到遠遠超越原本應有的漲幅。在這種情況下,消費稅的實施反倒加重窮人負擔,稅制再怎么公平都無法造福人民。因此,政府在開始落實消費稅之前,必須有十足把握能夠抑制通膨。
 但就長遠來看,如果消費稅所引發的通膨效應僅限于推行初期,而隨后又能穩健執行,便不失為一個能夠彌補所得稅漏洞的好稅制。但前提是,政府必須減輕人民所得稅,補償人民在必需花費上所多出來的額外開銷;此外,政府更有必要向人民展示,消費稅收入,會用在何處以增加人民福利?
 消費稅並非洪水猛獸,但如果政府在徵收消費稅之餘,無法控制通膨效應,又沒有增加人民應有福利,到時消費稅會比洪水猛獸更可怕。

吴启聪 中国报 31/10/13

Wednesday, October 23, 2013

言路:馬青總團長之戰

言路:馬青總團長之

馬青總團長這個位子從翁詩傑時代開始,一直到廖中萊、魏家祥,似乎已經好幾屆都沒有出現競選,但這一屆馬青改選,這個局面終于被打破,已經浮出檯面的總團長候選人至少有兩人,即吳傑民和張盛聞,一場大戰即將全面引爆。
 吳傑民和張盛聞2人雖為同屆馬青中委,但張盛聞因為其魏家祥入室大弟子身分,相比之下略佔優勢。自從魏家祥升正做總團長,張盛聞就繼承了魏家祥衣缽,出任馬青總團教育局主任。這個位子可以說是曝光率最高的好位,當年魏家祥也是靠這個位子打出名堂,每年只要發生華裔生不被大學錄取,又或與華教有關的課題,此職位總是成為媒體焦點。
有人不滿魏家祥

 但是,凡事有利必有弊,張盛聞除了在魏家祥那裡繼承了豐碩政治遺產,同時亦要面對魏家祥結下的梁子。不久前馬青年限下調至40歲,一舉逼退超齡的馬青前輩下車,這筆賬普遍都算在魏家祥頭上,新屆馬青基層領袖又近乎是由這批馬青前輩一手提拔,張盛聞若以魏家祥代理人身分出戰,必遭遷怒。
 不滿魏家祥過去5年領導作風的馬青仔大有人在,張盛聞身為魏家祥左右手,即使推出“make a difference”口號,也難令人信服他能做出與魏家祥不同的成績來。同理,不滿魏家祥的馬青仔,亦多數不會認同張盛聞。
 吳傑民雖在名氣上略遜一籌,但他勝在沒有張盛聞承擔的歷史包袱,不少馬青仔寄望吳傑民能夠徹底擺脫魏家祥時代的影子,為馬青掀開歷史新頁,樂意給吳傑民一個機會嘗試。
 馬青是馬華先鋒,馬青當務之急莫過于重建華青對馬華的信心。當今華青近乎一面倒支持民聯,新屆馬青總團長必然任重道遠,肩負起力挽狂瀾責任,各位總團長候選人和總團代表,是否已有同樣的覺悟呢?

吴启聪 中国报 24/10/13

Wednesday, October 16, 2013

言路:馬華的下一個5年

言路:馬華的下一個5

經常有人會問:現在這個年代,哪裡還有人進馬華?
 在超過九成華人心繫民聯情況下,馬華確實跌入這個窘境,但無可否認,馬華仍有存在價值。
 在民聯無法贏取多數馬來票,即無法執政中央下,馬華幾乎是唯一管道,能在國陣政府體系內代表華社發出聲音。也許馬華過去政績欠佳,但與行動黨有一決定性的不同:行動黨作為反對黨,就只能在政府體系外當街頭鬥士,絲毫影響不了國陣政府運作。
 馬華在308505大選中已縮水成蚊子黨,馬華的下一個5年非常關鍵,如再不重振旗鼓的話,很可能下屆大選就徹底退出大馬政治舞台。馬華當務之急,莫過于盡快結束黨爭,莫再讓華社看笑話,要產生新的領導層,踏出改革第一步。
扭曲黨選民主

 改革必須由內至外。對馬華內部而言,最大問題莫過于派系菜單徹底扭曲黨選民主。許多有志之士,因為派系之分或非皇親國戚出身,就在搖籃裡被扼殺了。馬華堂堂一個百萬黨員大黨,本來急需人才整頓黨務,現實卻往往背道而馳,導致馬華人才凋零到要七老八十的候選人上陣。
 馬華對外,尤其是給華社的形象,必須轉型:從經常被華社臭罵的漢奸走狗,轉型成一個真正捍衛華社權益的純華人政黨。而轉型的關鍵,在于馬華面對巫統的態度,舉凡任何對華族不公之事,馬華務必站在最前線與之抗衡到底,面對巫統亦絕不讓步。
 除了民族權益,馬華也急需擺脫逃離政治的黑歷史,少辦與政治無關的社區活動,全力投入政治活動。在地方、州及中央的政治平台上,用馬華的立場來倡導政治理念、與敵對黨辯論、鞭策盟黨施政。如果馬華在政府體系內佔有一席之位,更能善用職權為馬華貢獻最大的政治影響力。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當下馬華還是先選出一個像樣的總會長和總團長吧!

吴启聪 中国报 17/10/13

Tuesday, October 15, 2013

言路:马华败选全因性爱光碟?(原题为:与道德无关的政治事实)

马华败选全因性爱光碟

最近马华公会的廖中莱派展开绝地大反攻,祭出道德牌,把马华大选惨败的败因全都归咎在总会长蔡细歷的性爱光碟事件上。我们捫心自问,505大选马华输剩7-11,真的是一片光碟惹的祸吗?

不管是大选前,还是大选后,不妨到全国各地的咖啡店听听人们怎么说。事实上,人们臭骂马华到口沫横飞,其课题来来去去都是围绕在马华面对巫统的立场。「卖华、汉奸、走狗」这3个词经常都会被套用在马华的头上,主要是针对马华无法在巫统面前,和在国阵的体制里,做好捍卫华社权益的角色。至于那片光碟,已经是6年前的事了,还有人掛在口边吗?

笔者並不是想为蔡细歷说话,只是认为如果廖派不正视这个政治事实,而把所有焦点都放在了光碟事件上,那不但无法对症下药,甚至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都做不到,而是「头痛医脚、脚痛医头」。华社会因为廖派剷除这个「道德污点」而重新支持马华吗?答案明显是否定的。此时此刻在华社眼里,这纯粹只是马华党爭的其中一个戏码而已,对华社而言不会有太大的意义。

廖派如果真有推翻蔡派的决心,就应该正视马华的癥结所在,提出全面改革的方案,给予马华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但绝对不是纠结在那片光碟上。对于华社而言,马华的领导人有没有道德污点並不是重点,但马华急需一个能够带领马华抗衡巫统霸权,简单来说就是敢于向巫统说不的领导人。

马华党爭演变至如此地步,已是极度的丟人现眼,马华全体上下唯一能够期望的,就是这场党爭能够隨著党选落幕一起结束。如果好像上一回的翁蔡党爭一样,一直延续多个一两年下去,马华在下届大选的命运铁定堪虞。

马华这艘船已经沉了七七八八,各路诸侯还爭什么?爭做沉船船长吗?大家一起同心协力,或许还有可能把这艘船给修好,再度扬帆起航。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6/10/13

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言路︰人民要看政府的決心

言路︰人民要看政府的決

國家總審計司報告一出爐,人人都會說同樣戲碼年年上演。確實如此,每年同一時間,總是有天文數字的買貴了事件被揭露出來,而且還是超離譜的貴。身為納稅人,眼睜睜看著政府如此揮霍稅金,怎不憤怒?
 持平而論,馬來西亞的政府部門繁多,擁有上百萬名公務員,類似買貴了弊端肯定避免不了,要說完全沒有,還真叫人不敢相信。但是,問題在于政府由始至終都沒向人民展示決心。要糾正如此歪風,至少也要揪出所有涉及官員,給予嚴厲懲罰,甚至提告,可是政府一直給予人民的觀感,似乎每次都不了了之。
 人民並不會天真到要求政府達致零弊端境界,只希望政府下定決心改善問題,而嚴懲涉及官員最能彰顯政府的決心,其次就是透明化現有制度。這些事情不但要做,而且還要做出成績給人民看,讓人民打從心裡感受到政府的誠意,人民才會對政府改觀。
落實公開招標

 如果政府依然無法讓人民看到決心,可以肯定的是,將會有越來越多人民加入反對政府行列。如今華人票已經一面倒向民聯,如果不滿國陣的馬來人再稍微增加,國陣遲早會迎來倒台的一天。政府應該要懂得算這筆賬,要永續經營,首先就得建立口碑,又豈能背道而馳?
 總的來說,嚴懲涉及官員確實能達到阻遏作用,但透明化現有制度才是真正的治本之道。政府部門所有交易過程,都必須透明到人民無可挑剔,尤其是落實公開招標,讓貪官完全無從下手。若沒有一個讓人民心悅誠服的制度,甚至還暗藏層層黑箱作業,何來公信力可言?
 或許,明年的同樣時間,一樣會有買貴了的戲碼上演,但政府至少要讓人民看到:去年哪個涉及的官員,現在已經被繩之以法;去年哪個黑箱作業,現在已經被透明化了。這就是政府應該向人民展示的決心。

吴启聪 中国报 10/10/13

Wednesday, October 2, 2013

言路:紀念黃南華─火箭霸業的拓荒者

言路:紀念黃南華火箭霸業的拓荒

行動黨前明吉摩州議員黃南華律師,在幾個星期前的一場喪禮上,還與筆者暢談良久,沒想到現在卻輪到他撒手人寰,筆者無奈感歎人生無常。
 黃南華律師生前和藹可親,他那招牌的嗓子和動作,叫居鑾人難以忘懷。他與其他的火箭領袖不同,儘管政見分歧,仍能與馬華領袖同台吃飯喝茶,暢談朝野政治。黃南華這分寬大胸襟和肚量,確實值得我們敬佩和學習。
 總結黃南華律師這幾十年來的政治生涯,他堪稱為火箭霸業的拓荒者,至少在居鑾明吉摩區是。在馬華最風光,也是行動黨最艱難的時代,黃南華律師作為行動黨拓荒者,兜兜轉轉在居鑾和巴羅選區之間,屢敗屢戰,而且越戰越勇。
 在308海嘯之前,向來被視為馬華堡壘的居鑾和巴羅,在行動黨內一直乏人問津,唯有黃南華律師一人無懼充當炮灰,屢屢挑戰馬華堡壘,連續四五屆大選皆鎩羽而歸,終于在308海嘯時為行動黨奪下明吉摩州選區。
一度被開除黨籍

 有道是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當明吉摩還是塊不折不扣的瘦田時,就只有黃南華律師這位甘于奉獻犧牲的農夫默默耕耘,當黃南華把明吉摩耕成肥田時,行動黨毫不留情把黃南華趕下台,以青年才俊取而代之。
 持平而論,就這一點,行動黨始終欠黃南華一個公道。當黃南華以獨立人士身分競選明吉摩時,甚至一度被行動黨開除黨籍,怎不叫人心寒?沒有黃南華這類人物昔日拓荒,又何來行動黨今天霸業?
 黃南華律師最難能可貴之處,莫過于樂于助人的那分心。許多行動黨黨內人士非議黃南華在擔任州議員期間,向馬華領袖尋求協助,但黃南華很明白身為在野黨議員,職權有限,只要能真正幫到人民解決問題,暫時放下身段,找馬華幫忙又有何不可?其他火箭領袖為了面子而死撐,在博宣傳之余,又能解決問題嗎?

吴启聪 中国报 3/10/13

Wednesday, September 25, 2013

言路︰華小生數目重於華小數目

言路︰華小生數目重於華小數

最近朝野華基政黨都在為微型華小合併的建議爭得臉紅耳赤,行動黨甚至搬出一所華小都不能少的口號,來說服華社與政府周旋到底。筆者認為,就這個課題,如果我們太過專注于華小的數目,忽略了華小生的實際數目,那將會影響我們對此課題的判斷力。
 根據行動黨議員郭素沁的文告數據,自1970年至2010年,華小生人數增加173756人,華小卻減少了55間。看到這裡,近乎所有華人都會拍案而起,痛罵政府為何關閉了55間華小。但是,為何就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想:既然少掉了55間華小,又何來空間容納多17萬名華小生呢?
 擺在眼前的事實是,政府投放給國內現有華小的資源,的的確確就容納了這么多華小生。
接受母語教育

 我們維護華教的目的何在?無非是要讓更多華裔子弟,有機會接受母語教育。因此,我們真正需要在乎的,是華小生的實際數目,而不是華小的數目。雖然兩者之間的關係成正比,但絕對不能用華小數目來一概而論華教現狀。
 比如說,一間大型華小能容納5000名學生,另外一間微型華小卻只有區區10名學生,在學生數目方面,關閉500間類似微型華小其實與新建一間大型華小互相抵消,但在政客的說詞中,又會變成:政府關閉500間華小,新建一間華小,算起來華小減少了499間。
 因此,在我們為了華小數目而怒髮衝冠之際,不妨仔細看看有多少間微型華小,因為嚴重缺少新生而被逼自然死亡;再看看政府新建了多少間大型華小,總共增加了多少個華小學額。
 筆者也非常贊同搬遷微型華小的建議,把原來在鄉村地區等死的微型華小,搬遷去城市地區變成大型華小,但其意義絕非保住了一間華小,而在于它從一間原本只有10名學生的微型華小,變成一間可以容納5000名學生的大型華小,華小生從此增加了4990名。

吴启聪 中国报 26/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