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5, 2013

言路:论女性参政


论女性参

不久前韩国刚投选出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朴槿惠,人们都普遍认为女性参政终于迎来了春天,不少朝野政党的女性领袖都引以为傲。

笔者认为,虽然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令全天下女性感到非常鼓舞,但却不完全可以成为女性参政的指標。 因为朴槿惠本人还有一个更加显眼的身份,那就是韩国经济之父前总统朴正熙的长女兼继承人。

试问如果朴槿惠不是朴正熙的女儿,朴槿惠还会是今天的朴槿惠吗?

同样的道理,纵观亚洲许多国家都相继出现了女性最高领导人,但绝大多数都是继承了父辈的政治光环,比如说印尼的美加华蒂是印尼国父苏卡诺的女儿、菲律宾的阿罗约是前总统马加巴卡的女儿、缅甸的昂山素姬是缅甸国父昂山的女儿、泰国首相英叻是前首相塔辛的亲妹、还有印度的甘地家族和巴基斯坦的珍纳家族之娘子军。

笔者並不敢否定这些伟人之后的女性领袖之实力,但我们不可否认的一项事实是,大多数追隨她们的人民,崇拜其父辈更胜于崇拜她们自己本身。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女性领袖被迫延续其父辈的政治光环,而难以完全凭自己发光发热。

最明显的例子是,人们通常以某某伟人之女来称呼这些女性领袖,但却不提她们的真正名字。

笔者认为,这些伟人之后的女性领袖,或许可以成为女性政绩的指標,但却不能成为女性参政的指標。

简单来说,若以这些伟人之后作例子,你可以说「女性也可以治理好一个国家」,但却不可以笼统地说「女性也可以当上总统」。因为一个平民百姓出身的女性,很难会有类似这些伟人之后的际遇,岂能一概而论?

实际上,在相对保守的亚洲国家当中,女性参政的比例仍然偏低,这里说的不是那些伟人之后的女性领袖,而是真正从平民百姓躋身政坛的草根女性。

在女性参政的研究当中,最关键的莫过于草根女性如何在政坛获得平等的机会,与男性站在同一平台上,公平、公开、公正地互相竞爭。

在鼓励女性参政的初期,政府和政党或许会制定一些职位上的固打,留予女性填补,以確保女性不至于被民主投票结果排除在主流之外。

但这种固打制却不能维持长久,一旦形成依赖,女性將逐渐丧失与男性一较高低的竞爭力。

总的来说,固打制只能为女性做一个好的开头,至于后续发展就要全靠女性发挥实力了。

追根究底,女性参政比例偏低的源头,还是在于社会给予女性角色的定位。

若有一天,女性完全走出了厨房、婴儿房,与男性一样热衷于政治的时候,到时根本就无需再担忧女性参政的问题,因为女性参政已然融入了整个制度

吴启聪 东方日报 6/2/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