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言路︰國陣派糖,民聯派夢


言路︰國陣派糖,民聯派


《民聯宣言》終于出街了,這份宣言,簡直把民聯執政后的馬來西亞形容到像天堂一樣,只差還未說不做工也有飯吃。看到了這份夢幻般的宣言,選民怎會不心動?
 國陣民聯這一朝一野,在這個大選山雨欲來之際,在選戰宣傳方面各有優勢,也各有劣勢。國陣仗著執政黨的優勢,可以大派特派糖果給選民,雖然那些嘗了甜頭的選民未必全部都把票投給國陣,但總有一些人會記得國陣的功績。民聯身為在野黨,就沒有國陣這種優勢。民聯雖然無糖可派,卻可以派
 《民聯宣言》就是民聯派給人民的夢,跟長期執政的國陣相比,民聯從未執政,人民無法知道它的執政模式會是什么樣。在這種情形下,人民對民聯的夢想空間是無限大的,即使民聯對人民承諾採下星星、月亮、太陽,只要還未到民聯執政、現實降臨的那一刻,夢都不會醒來。
繼續領糖

 這裡要探討的是:糖跟夢,孰重孰輕?糖是物質的追求,而夢則是精神的追求。當今大馬的生活水準越來越高,所謂的糖和其分量,已經從N年前的救命稻草,淪為今日可有可無的九牛一毛。物質的引誘,早已落伍了,現在的人們不再追求糖,而是追求夢,即精神上的滿足。
 儘管人們會因為貪小便宜而繼續領糖,卻不會因這口糖而改變既有的政治傾向。總結一句,民聯派夢的收效,可預見會比國陣派糖大得多。但是,夢終究是夢,別把夢當作是現實來大吹大擂,要落實到人民身上才能作準。
 民聯宣言最神奇之處,莫過于其開源節流之道。民聯如何在大量削減收入來源的當兒,同時又大量增加種種民粹計劃的支出?安華宣稱憑其廉潔之道,將會為國家省下200億,但是又怎足以填補民聯的2000億預算?
 無法落實的宣言,再華麗都好,都只是一張領不到錢的空頭支票。
吴启聪 中国报 28/2/13

Friday, February 22, 2013

言路:蔡巫內訌爭华人选区


蔡巫內訌爭华人选

最近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巫程豪和公正党柔佛州主席蔡锐明,因为柔佛州的选区分配问题而闹到公开决裂。追根究底,蔡巫二人矛盾的开端,起源于峇吉里和振林山这两个华人选区。

根据308时的选区分配,峇吉里被分给了行动党,而振林山则是属于公正党的。但纵观蔡巫二人的说辞,行动党和公正党似乎都没有意愿互相交换峇吉里和振林山,而是两者皆想同时独吞峇吉里和振林山这两个华人选区。在互不让步的情况之下,方才导致今天蔡巫二人公开决裂的局面。

从这起事件中,我们看到了什么?公正党和行动党似乎有欠长进,专门为了华人选区而爭破头,却不愿去耕耘另外佔大多数的马来选区,全留给伊斯兰党去开疆拓土。无可否认的是,以当今大马华人的反风来看,不管是民联的任何一党,只要能上阵华人选区就会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华人选区毕竟数目有限,就算给民联贏到完,而其他马来选区却败北的话,民联也一样无法执政。

公正党和行动党爭夺华人选区,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之前在砂拉越州,这两党也曾经上演同样的戏码。按照这种模式走下去,公正党和行动党继续恶性竞爭抢夺华人选区,而马来选区则留给伊党去耕耘,倘若有朝一日民联三党侥倖贏取过半议席的话,届时首相或是由坐拥最多马来选区的伊党来做。

马华总会长蔡细歷的「以华制华论」,虽然向来倍受民联华裔领袖的否定,但无可否认的是,民联的华裔领袖,不管是对內还是对外,呛声对像永远都是华人。比如说,在国家级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最爱呛蔡细歷了;在州属级別,巫程豪连呛自家人,都要选同样是华人的蔡锐明来呛。与此同时,以上所述的政党和领袖抢来抢去也只是抢那50席不到的华人选区。

笔者想说的是,当今大马华人的政治圈实在是太小了,马华、民政党、人联党、行动党、外加少数的公正党华人,这些政党的自我设限,將会隨著华人人口比例下降和华人选区减少,而逐渐削弱大马华人的政治力量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3/2/13

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言路:火箭能突破伊黨底線嗎?


言路:火箭能突破伊黨底線嗎

筆者曾多次強調,即使民聯成功上台執政,也不可能輕易廢除現有的種族和宗教政策,尤其是后者,只會變本加厲。最近伊斯蘭黨發表聲明,若民聯執政有損伊斯蘭教和馬來人權益,伊黨即刻退出民聯,完全應驗了筆者的說法。
 或許伊黨最近感受到馬來選票大量回流國陣的壓力,之前猛吹的伊刑法課題收效不大,如今企圖以捍衛馬來人權益爭取馬來選民青睞。伊黨此舉,並不是說說而已,與馬華的不入閣論同樣是破釜沉舟。一旦伊教和馬來人權益這條底線被突破,伊黨就必須退出民聯,屆時民聯政府肯定湊不夠數執政而倒台。
分界線模糊

 暫且先撇開伊教不說,我們應該思考的一個問題是:國家資源有限,到底伊黨如何在無損馬來人權益情況下,同時亦容許行動黨提昇華人的權益?除非一方選擇放棄,而后者放棄的可能性遠勝于前者,因為伊黨已以退出民聯作為恐嚇,行動黨在這方面的堅持大不如伊黨。
 儘管當今大馬華人對于馬華和行動黨的市場價值評價是天壤之別,但兩者之間的實質分界線卻是越來越模糊,尤其在華人權益課題上。就以現在伊黨的聲明為例,行動黨再怎么勇猛,只要與伊黨處同一陣線,其后腳就被伊黨緊緊拖著,要如何掙脫?
 現在可以看到的情況是,雖然伊黨已辭嚴義正劃下保證無損伊教和馬來人權益這條底線,但每個支持民聯的華人,卻信心滿滿地期望行動黨能突破伊黨的底線。事實上,能嗎?
 現在民聯最大的問題並非三黨之間理念分歧,而是三黨的支持者各自都對三黨抱持完全不同夢想,試問民聯三黨又該如何同時實現這些完全不同的夢想?
 要上台執政,不難;難的是,如何滿足選民對你的要求?
吴启聪 中国报 21/2/13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言路:人民需要独立思考


人民需要独立思

最近適逢国阵在农历新年期间状况连连,某家號称「最有公信力」的网络媒体不断针对这些不痛不痒的课题,咬著国阵穷追猛打。

虽然这家网络媒体的政治立场向来鲜明,但总不能尽用些引导性的標题,和拿评论当作新闻来报,简直把读者的智慧视为无物。

暂且撇开网络媒体欠缺专业不说,笔者认为,所有的媒体都很有必要把新闻和评论都分隔开来,而读者也必须拥有分辨两者的能力。所谓的新闻,就是「发生了什么事」;而所谓的评论,就是「笔者认为如此如此」。

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例子是,打从开头第一句的新闻標题,就已经是极具引导性的了。所谓的引导性,就是欠缺客观,先入为主地评定某个事物的好坏优劣。

再看进去新闻內容,你会发现新闻里面虽然有在认真报导「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在三两句中,又会插上一句「笔者认为如此如此」,到了新闻的结尾,甚至还会出现「所以人民就应该如此如此」。

到头来,读者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看新闻,还是在看评论,照单全收了所有內容,稍微欠缺独立思考者即成功被引导。

作为一名专业和负责任的新闻工作者,就不应该用上述模式来处理新闻,除非夹带著其他政治议程就另当別论。

作为一名能独立思考的读者,就不应该被欠缺专业的新闻工作者牵著鼻子走,而应该能够摘录新闻的部分,並理性分析评论的部分,最后才下一个属于自己的结论,也就是说直接忽略掉媒体所「设定」的结论。

所谓的读者,其实就是广大的人民,人民要接收新闻,就一定要通过媒体。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政治能够变得更加有素质,首要条件就是拥有能够独立思考的人民,这些人民必须拥有这个能力去分辨新闻中的是非黑白。人民在接触新闻和评论时,就应该多次重复提醒自己「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欠缺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人民就会变得人云亦云、隨波逐流,到最后投选出来的政府,尽只是被煽动、被误导的结果,试问政治素质又怎么会变好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8/2/13

Thursday, February 14, 2013

言路:英雄易為,偉人難當


言路:英雄易為,偉人難

何謂英雄?英雄就是正義的化身,向社會一切不平之事發出怒吼,引起人們的共鳴,獲得人們的敬重。華人社會向來崇拜英雄,而且也憧憬當英雄,尤其在這網絡科技發達的年代,近乎人人都可當英雄。
 對于當今大馬的絕大多數華人來說,打倒國陣似乎已成為正義的標準。只要是勇于公開鞭撻國陣之人,不管有理或無理,都會被冠上英雄光環。反之,只要稍微為國陣說好話,甚至不挺民聯者,都會一律被貶以漢奸之類的罵名。
 說到漢奸就有趣了,什么時候開始,民聯被標榜為華人的代表,不挺民聯即是漢奸?或者會有人說,國陣剝奪華人權益,華人皆得而誅之。
 但筆者認為,在說這句話之前,必須先確保國陣的替代者,即民聯,絕對不會剝奪華人的權益。
最大矛盾

 筆者一直都很想在公開場合問民聯共主安華一個問題:行動黨經常說馬華賣華,行動黨將可以更加維護華人的權益,請問你對此說法有何見解?
 大家不妨思考一下,安華在需要考量馬來選票的情況下,究竟會給怎樣的答案?民聯三黨最大的矛盾,就在于永遠都無法向華巫兩族說同樣的話。
 英雄,只是怒吼而已,我們有太多了;我們更需要的,是能夠真正改變華人命運的偉人。很多華人都說,只要投民聯,讓民聯執政,就可以改變華人的命運。然而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有關華人權益的政策方針,民聯是否就一定會比國陣更加善待華人?就現階段而言,民聯對類似課題未曾有過明確定位。
 不管在朝在野的華基政黨,光罵光喊只是充英雄的政治秀而已;如果真想做偉人,就必須做出一些能夠真正改變華人命運的事來。在朝的馬華民政可否逐步糾正國陣現有的不公政策?在野的行動黨又可否把人人平等寫入民聯三黨的競選宣言呢?
 英雄易為,偉人難當。
吴启聪 中国报 14/2/13

Thursday, February 7, 2013

言路:國陣與民聯的分別


言路:國陣與民聯的分

13屆全國大選山雨欲來,雖然國陣民聯不斷地斗臭鬥垮,但對于選民來說,最重要的並不是跟著這些互相唱衰的戲碼起舞,而是如何分辨國陣與民聯的區別。
 無可否認的一個事實是,當今國陣民聯支持者的種族比例是嚴重失衡的,大多數馬來人和土著傾向國陣,而絕大多數的華人則倒向民聯。
 就拿你我都熟悉的華人圈子來說,絕大多數的華人普遍上都認為國陣與民聯有著天壤之別,堪稱是魔鬼與天使。具體來說,華人通常會說,國陣是貪腐、濫權、種族主義、和無能的代言人;而民聯則是廉潔、開明、公平、和高效率的象征,只差一樣宗教主義實在無法掩蓋。
 實際上,在同一個馬來西亞,同一個政壇,同樣要爭取2800萬人民,你真的相信分屬朝野兩派的國陣民聯有著南轅北轍的屬性嗎?
國陣在朝民聯在野

 今日國陣與民聯最大分別在于,國陣在朝,民聯在野。民聯如今身為政府監督者固然可以自鳴清高,一旦執政大權在握了,屆時又可否保證民聯不會貪腐、濫權、種族主義和無能呢?
 再深一層想,今天做政府的國陣犯下錯誤,明天輪到民聯執政了,在同樣國情民情之下,難道民聯就絕對不可能重蹈國陣覆轍?公正黨也可能會為了馬來選票而捍衛種族政策,伊斯蘭黨也可能會為了馬來選票而捍衛宗教政策,而行動黨也可能會為了官職和資源而屈服于公正黨和伊黨之下,誰敢說不可能?
 說到底,如果至今還認為國陣民聯是魔鬼天使之分的話,是非常天真的。實際上,國陣不是魔鬼,民聯也不是天使,它們都是只為選票、瞄準布城政黨,唯一不同的是,它們究竟會帶領我國經濟走出一條怎麼樣的路。人民給政黨選票,政黨給人民政績,天經地義。
 對于民聯支持者而言,與其鼓吹天使魔鬼之分,倒不如確立兩線制的路線。民聯肯定不是一個天使政黨,但卻可成為制衡國陣的另外一線。
吴启聪 中国报 7/2/13

Tuesday, February 5, 2013

言路:论女性参政


论女性参

不久前韩国刚投选出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朴槿惠,人们都普遍认为女性参政终于迎来了春天,不少朝野政党的女性领袖都引以为傲。

笔者认为,虽然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令全天下女性感到非常鼓舞,但却不完全可以成为女性参政的指標。 因为朴槿惠本人还有一个更加显眼的身份,那就是韩国经济之父前总统朴正熙的长女兼继承人。

试问如果朴槿惠不是朴正熙的女儿,朴槿惠还会是今天的朴槿惠吗?

同样的道理,纵观亚洲许多国家都相继出现了女性最高领导人,但绝大多数都是继承了父辈的政治光环,比如说印尼的美加华蒂是印尼国父苏卡诺的女儿、菲律宾的阿罗约是前总统马加巴卡的女儿、缅甸的昂山素姬是缅甸国父昂山的女儿、泰国首相英叻是前首相塔辛的亲妹、还有印度的甘地家族和巴基斯坦的珍纳家族之娘子军。

笔者並不敢否定这些伟人之后的女性领袖之实力,但我们不可否认的一项事实是,大多数追隨她们的人民,崇拜其父辈更胜于崇拜她们自己本身。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女性领袖被迫延续其父辈的政治光环,而难以完全凭自己发光发热。

最明显的例子是,人们通常以某某伟人之女来称呼这些女性领袖,但却不提她们的真正名字。

笔者认为,这些伟人之后的女性领袖,或许可以成为女性政绩的指標,但却不能成为女性参政的指標。

简单来说,若以这些伟人之后作例子,你可以说「女性也可以治理好一个国家」,但却不可以笼统地说「女性也可以当上总统」。因为一个平民百姓出身的女性,很难会有类似这些伟人之后的际遇,岂能一概而论?

实际上,在相对保守的亚洲国家当中,女性参政的比例仍然偏低,这里说的不是那些伟人之后的女性领袖,而是真正从平民百姓躋身政坛的草根女性。

在女性参政的研究当中,最关键的莫过于草根女性如何在政坛获得平等的机会,与男性站在同一平台上,公平、公开、公正地互相竞爭。

在鼓励女性参政的初期,政府和政党或许会制定一些职位上的固打,留予女性填补,以確保女性不至于被民主投票结果排除在主流之外。

但这种固打制却不能维持长久,一旦形成依赖,女性將逐渐丧失与男性一较高低的竞爭力。

总的来说,固打制只能为女性做一个好的开头,至于后续发展就要全靠女性发挥实力了。

追根究底,女性参政比例偏低的源头,还是在于社会给予女性角色的定位。

若有一天,女性完全走出了厨房、婴儿房,与男性一样热衷于政治的时候,到时根本就无需再担忧女性参政的问题,因为女性参政已然融入了整个制度

吴启聪 东方日报 6/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