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8, 2013

言路︰如果你是納吉


言路︰如果你是納

如果走訪華社民間,調查兩個問題:一,你支持國陣嗎?二,你支持納吉嗎?你會發現,調查結果將顯示,后者比前者高出十多二十個百分比。
 納吉明明就是國陣之主,支持國陣和支持納吉為何又有此落差?這當然與納吉一路走來的實際政績有關,與國陣整體相比,華社會更加認同納吉本人對華社所做的貢獻。
 納吉給予華社的印象如何?納吉在未當首相之前,出掌過幾個部門,其任內的工作表現,對于華社而言,算是中規中矩。華社理想中的馬來領袖,無非就是對種族與宗教課題開明,懂得迎合華人的喜好,又不會主動挑起敏感事端,這些條件納吉都具備了。
 尤其納吉出任教長時期,大刀闊斧刪除《1961年教育法令》有關教長有權將華小改為國小的條文;除此之外,納吉也批准寬柔獨中增建分校。
兩面都不討好

 現在的納吉,出任首相已步入第四個年頭,他依然維持一直以來在華社的形象。納吉大膽推出一個大馬口號,行動黨早期曾批評這個口號是抄襲其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由此可見一個大馬力主淡化種族之別,這對華人來說固然是歡迎之至,但一些馬來種族主義者卻很不是滋味。
 如今的納吉,夾在華巫兩族之間,兩面都不討好。無可否認,納吉對華社的政策一向寬鬆、從不強硬,可是在火箭崛起帶動之下,華社對國陣的支持是每況愈下。在馬來社會那邊,納吉向來被巫統內部標籤為對華社太過軟弱、太多妥協。
 坦白說,納吉一直以來都只是秉持他個人的信念和意志走著現在的路,倘若華人票仍不回流國陣的話,遲早有一天納吉必須面臨一個選擇:一,即使面對被巫統內部挑戰而下台的結果,也要繼續走現在的路。二,為了保住政權,放棄現在的路。
 如果你是納吉,你又會作何選擇呢?
吴启聪 中国报 28/3/13

Wednesday, March 20, 2013

言路:戰略是多餘的


言路:戰略是多餘

針對林吉祥上陣振林山一事,不少人(包括林冠英)為林吉祥沙盤推算,振林山的華裔選民只有54%,林吉祥此戰未必會贏。但難道林吉祥的輸贏,就全靠華裔選民比例來決定,即使比例過半也不算穩?難道巫裔和印裔選民就不支持林吉祥?
 這就是我們大馬的政治現實,種族政治歷久不衰,華人支持民聯、馬來人支持國陣、印度人則時左時右。經歷了308海嘯后,行動黨的崛起帶給華人希望,同時也激發馬來人重新團結于巫統旗幟下,歷時5年已把華巫兩極化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峰。
 不認同?縱觀過去的十多場補選和當今的選情,馬來選票回流國陣、華人選票倒向民聯,就是這么一回事,接下來的第13屆全國大選,肯定也會延續這種趨勢。
 以林吉祥上陣振林山為例,華人多的選區就有勝算、華人少的選區就沒勝算,以此類推的話,所謂大選戰略根本就是多余,單單看選民結構不就知道誰輸誰贏了?事實也跟這個說法相距不遠。
華巫兩極化

 之前所謂的大選戰略,能夠動搖、左右的選票,也僅限于沒有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選民。但縱觀眼下的民情,中間選民似乎是越來越少,逐漸轉變成政治立場鮮明的中堅選民,任何精心部署的戰略都是徒勞無功。
 唯一令人遺憾的是,國陣民聯的支持者是以種族作區隔,華巫兩極化的趨勢還會惡化下去。伊斯蘭黨的情況就比較特殊,雖然其巫裔支持者也為數眾多,但近乎都是神權伊斯蘭國的忠實信徒。
 在這種情況下,反而印裔有機會成為造王者,尤其是在華巫選民比例相差不遠的選區。就拿筆者家鄉的巴羅州選區來做例子,46%的華裔選民對36%馬來選民,剩下的18%印裔選民倒向哪邊,哪邊就會勝利。最近聽聞行動黨將會破天荒派一名印裔候選人來競選,看來就是要打如意算盤。
 無論朝野,或許唯一可行的戰略,就是委派地方上3大民族都歡迎的候選人。
吴启聪 中国报 21/3/13

Monday, March 18, 2013

言路:谈黄德参政


谈黄德参

最近我国政坛最炙手可热的话题,莫过于绿色组织之龙头黄德上阵文冬了。针对黄德此番参政,笔者有一些疑问和想法。

黄德所率领的绿色组织,打著的是反稀土厂的旗號,可是这间稀土厂明明座落于彭亨东边的关丹,为何黄德却偏偏要来彭亨西边的文冬上阵呢? 有者说,稀土厂並非地方课题,而是全国课题,所以黄德上阵哪里都不是问题。话不可这么说,如果黄德以关丹代议士的身份来反对关丹的稀土厂,名正言亦顺,岂不更加有力?

黄德此番参政,是用行动党的旗帜上阵文冬国席。但问题在于,黄德这种参政模式,是否已经得到了绿色组织的认同?黄德参政后,可否继续领导绿色组织?可否继续用绿色组织的旗號来动员绿色人士?黄德自己本身已经是行动党的正式一员了,至于绿色组织究竟要跟行动党沾边?还是继续保持非政府组织的政治中立?

黄德参政后,身为行动党的候选人,试问从今以后黄德的肩膀上,究竟背负著行动党的政治议程,还是绿色组织的绿色议程?政治议程一旦与绿色议程沾边,那么绿色议程就不再是单纯的爱好环保,而是利用环保课题来煽动爱好环保人士,藉此此达致打击政敌的政治议程,这也是为何非政府组织要保持政治中立的原因。

针对黄德此番参政,笔者认为此举將为后人留下一个「利用非政府组织做参政跳板」之不良示范。相信继黄德之后,陆续还会有很多对政治怀有雄心壮志之士,借用非政府组织做参政跳板,以各种名目上阵大选。非政府组织固然有其存在的宗旨与使命,可是若沦为他人的参政跳板,就彻底玷污了该组织的金漆招牌。

在这里要认真问大家一句,如果所谓政党或阵线,其全体议员都全力支持非政府组织的某项议程,到时还会缺你一个黄德在国会发出声音吗?答案很明显的,非政府组织就应该继续扮演非政府组织的角色,儘管可以为支持其议程的政党阵线站台,但实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亲自下场去淌政治这滩浑水。

最近黄德对稀土厂的立场,实在令人感到疑惑。早前黄德还言之凿凿地恫言要放火烧掉稀土厂,可是民联共主安华说「若稀土厂安全,他將会支持」过后,黄德又马上改口说「若稀土厂从正门进来,他欢迎」。笔者感到好奇的是,难道现在的黄德又不想烧稀土厂了?

总的来说,就只有一句,政治议程跟绿色议程,由始至终都不应该混在一起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9/3/13

Thursday, March 14, 2013

言路:大馬華人的政治觀


言路:大馬華人的政治

不久前伊斯蘭黨才說過,若民聯執政有損馬來人權益,伊黨將退出民聯。如今公正黨的雪州大臣卡立又說,若民聯再執政雪州,保證不會影響馬來人權益。除此之外,在剛出爐不久的《人民宣言》中,亦對廢除馬來人權益的課題隻字不提。事實擺在眼前,民聯即使上台執政,亦不會落實華巫平等
 大馬華人的政治觀是非常玄妙的,縱觀現在華人反國陣的情緒,估計大概有八成以上的華人支持民聯,但是若問到他們為什么支持民聯?卻會得到多種不同答案。
 有一類人對國陣主導的現狀極度不滿,總之只要是國陣以外的就投。這類人很清楚知道他們在反對什么,但卻不知道他們在支持什么,更不瞭解民聯會帶領他們走向什么樣的道路。
比較實際

 還有一類人認為,民聯能夠徹底解決華社長期面對的種族不平等問題。但至目前為止,這種想法似乎過于一廂情願,因為公正黨和伊黨不僅不願配合,反而背道而馳。
 最后一類人認為,即使民聯在種族課題上無能為力,至少也能夠杜絕貪污腐敗。這種想法比較實際,因為只要換政府,確實能夠立刻推翻現有的整個貪污制度。但問題在于,誰能確保取而代之的民聯政府就不會貪污腐敗?
 總的來說,華人對國陣的痛恨是根深蒂固,與此同時,華人對民聯的要求又會不會太過寬鬆?如果不是民聯黨員,純粹只是民聯支持者,又該以何種態度支持民聯?民聯的優點固然值得吹捧,但民聯的缺點呢?應該視而不見?還是給予正面批評?
 在政治世界裡,支持者和信徒的分別在于:支持者只會支持對的地方,同時也反對錯的地方;對信徒而言,自己支持的政黨哪會有錯?敵對政黨哪會有對的地方?即使是黨員,也不一定是信徒,一切取決于其心態如何。至于要做支持者還是信徒,就有待大家自行決定了。
吴启聪 中国报 14/3/13

Wednesday, March 6, 2013

言路:沙巴事件的啟示


言路:沙巴事件的啟

沙巴蘇祿恐襲事件爆發超過3個星期后,大馬軍隊終于開入他們入侵的村莊,全力圍剿殘余的蘇祿恐怖分子,而且也進行得相當順利。如此看來,此危機應該很快告一段落。
 在事件爆發初期,很多人都存有一個疑問:為什么政府不一早派兵解決掉蘇祿恐怖分子?
 根據筆者分析,事情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么簡單,政府一旦出兵,必有傷亡,不單要犧牲我方軍士,而且還要承擔以武力殺害他國子民的罪名,別忘了這些蘇祿人的真實身分是菲律賓合法公民,屆時菲律賓政府有權向大馬政府興師問罪。
 除此之外,真正手尾長的,是大馬政府將從此與蘇祿恐怖分子結下血海深仇。蘇祿恐怖分子在菲律賓南島的老巢與沙巴的海岸線僅僅40公里距離,如果蘇祿恐怖分子不時上岸尋仇,與大馬政府打游擊戰,可以預見沙巴東海岸將會永無寧日。
唯一解決方案

 說到這裡,那些一早嚷著要政府將蘇祿恐怖分子趕盡殺絕的人士,可曾想過這一切后果?
 持平而論,大馬政府一開始採取的和談手法,是正確兼合理的。如果能夠兵不血刃,讓蘇祿恐怖分子自行撤離沙巴,絕對是最理想的方案,可以避免以上所述的嚴重后果。然而,從蘇祿恐怖分子殺死兩名警員那一刻開始,雙方已再無談判空間,武力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大馬政府已經三申五令要蘇祿恐怖分子撤離,菲律賓政府也要求蘇祿恐怖分子回國,可謂仁至義盡,動武也是逼不得已。遺憾的是,大馬政府依然要承擔嚴重后果,面對蘇祿恐怖分子報復的手尾。
 很多人都喜歡把這起事件與政治掛鉤,筆者所看到的現象是,針對同一起事件,華人往往有國陣是壞人的想法,一大堆陰謀論;而馬來人則同仇敵愾地表示要捍衛國土的完整。但沙巴人最清楚,在他們陷入危難之時,誰才能真正能幫到他們,誰又在一邊亂噴口水。
中国报 7/3/13

Monday, March 4, 2013

言路:解读《民联宣言》


解读《民联宣言

《民联宣言》给予人们的整体印象,是一个再也理想不过的完美政府,这部宣言如果能够完全落实的话,人民只需付出一点点,就可以享受丰硕的国家成果。但话说回来,这个世界真有这么理想的事吗?

《民联宣言》有几项最为吸引人的亮点,即承认统考、降低油价和水电费、废除大道收费、1100令吉最低薪金制、废除高教基金、废除AES、,剩余的其他项目则远不及上述这些亮点引人注目。

对于华社而言,承认统考无疑是《民联宣言》中最大的亮点。根据宣言所述,民联將让统考生进入高等学府,但问题在于民联並没有说明其执行细节。民联打算向马来媒体宣佈开放多少巴仙学额给统考生?增加多少巴仙的华裔学生呢?最怕的是,民联不敢拉低马来学生的学额,可能把华裔中六生原有的学额,再分割一部分出来给统考生,届时华裔中六生就呜呼哀哉。

接下来的其余亮点並非只针对单一华社,而是涉及所有国民。就拿1100令吉最低薪金制来说,眾所周知现在国阵政府推行的900令吉最低薪金制,都已经搞到焦头烂额了,各地厂商抗议声不绝。就不知民联又有何良策不但能落实最低薪金制,还可以把下限拉高多200令吉至1100令吉?

废除高教基金的最吸引人之处,莫过于可以一笔勾销所有借贷者的欠款。但真正问题在于,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要如何做到无止境地津贴大专生的学费和生活费?千百间高等学府、上百万的大专生,难道民联有信心能够供养他们至千秋万世?

废除AES,这个是最容易做到的。但问题在于,废除AES过后,如果民联要减少车祸黑区的车祸率,就得长期安排交警在那一带巡逻,届时会不会助长贪污贿赂的歪风,就有待人民自己去判断了。

最后也是最让人心动的,莫过于降低油价、水电费和废除大道收费。要做到这几项,就须大量削减政府的收入来源,再大量增加政府的开支。不得不质疑民联上台执政后,究竟国库会突然间膨胀多少倍,多到可以容纳这些完全不符合经济逻辑的民粹计划。

如果民联真要落实全部的民粹计划,就必须找钱来填补这个无底黑洞。但问题在于,钱从哪里来?只有两处,一是向外国借贷,二则是抽人民重税;前者让国家破產,后者让人民破財。总的来说,民粹计划並非不好,但肯定要量入而出,牛皮吹得太胀是会吹破的。

绕了一大个圈,是时候说《民联宣言》究竟避开了什么敏感性的课题。《民联宣言》似乎刻意遗漏了一些华社非常关注的民族权益课题,包括了制度化增建华小、废除土著固打制、和废除土著特权。《民联宣言》里种种的民粹计划虽然让华社看了雀跃万分,但在民族权益方面却似乎是寸步未进,不知大家可有发现到呢

吴启聪 东方日报 5/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