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4, 2013

言路:15天表演拼5年表現


言路:15天表演拼5年表

政治教育,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因為人民的素質決定政府的素質。如果人民有相當程度的政治意識,必然會投選出有相當素質的代議士和政府。相反的,如果人民的政治意識不高,那么投機政客就不再注重政治理念,只需譁眾取寵即可混日子。
 這屆大選的競選期,是近數屆最長的,長達15天。在這個資訊科技爆炸的年代,每個人隨時隨地都能通過手機、電腦上網,彈指之間即可獲取所想要的資訊。對于朝野政黨來說,要把政治訊息傳達給選民,真的需要15天這么長嗎?
 對于傳達政治訊息來說,確實是不需要15天;但是對于炒熱政治氣氛,又是另外一回事了。15天時間,足以讓名震天下的政治明星們,像跑歌台似的,跑完全國每一個角落,讓全國選民都有機會親眼目睹他們的台上英姿。但實際上,他們演講內容,以及他們要傳達政治訊息,我們早就在網上、報紙上看到厭了,也不是什么新鮮事。
 然而,當政治氣氛被炒得很熱的時候,人民的情緒就會變得高漲,一直高漲到投票的那一天,已經是無法完全冷靜、理智地投下神聖一票。這種情緒票所造成的結果,已經乖離了政治的正軌,難道我們要的就是這種政治?
 到了最后,人民看待政治明星們在台上的15天表演,將會遠遠重于朝野政黨在過去5年來的表現。那么以后有心從政的人士,根本無需努力經營民生服務,只需要練好台上表演功夫即可,我們又是否應該助長這種風氣呢?
 回到正確政治教育,人民理應能夠明智評斷朝野政黨過去5年來在中央、以及地方上的表現,而不會被政客的三言兩語騙倒。即使上陣的是全無經驗的新人,也應該審視他的背景是否可信,以及他所提出的政治理念是否可行。那些太過理想主義,專講一些天馬行空候選人,你又會相信他們幾成呢?
 最后,如果人民用15天表演,去評定5年表現,吃虧始終還是人民。
吴启聪 中国报 24/4/13

Thursday, April 18, 2013

言路:當黨意碰上民意


言路:當黨意碰上民


國陣候選人名單千呼萬喚始出來,有人歡喜有人愁。雖然首相納吉之前口口聲聲說過要用最有勝算的候選人,不過縱觀候選人的排陣,大多數都令人聯想不到勝算這兩個字,實在耐人尋味。


 候選人的勝算,究竟是由黨意來決定?還是由民意來決定?政黨所屬意的人選,未必是人民屬意的人選,反之亦然。到底黨意和民意,又會有多少程度上的吻合呢?這可是大選的致勝關鍵所在。
 黨意民意孰重孰輕?肯定是民意,因為人民必然依據民意投選出自己喜歡的候選人,候選人才有望當選,繼而為政黨貢獻政治版圖的一部分。至于黨意,雖然黨領袖能夠依據自己的喜好來部署人選,然而如果這個候選人無法得到民意的認同,不可能會在大選中勝出,其政治意義等于零。
搞不清真假民意

 一個受人民愛戴的政黨,必然是將民意凌駕于黨意之上,方能擴張政治版圖至最大程度。然而令黨領袖頭痛的是,當手下這些驕兵悍將挾持民意割據一方時,要駕馭之談何容易,這時就需要出動黨意來制衡了。可是一旦黨意凌駕于民意之上,這個政黨就必然遭到人民唾棄,丟失大好河山。
 這就是民主政治,民意和黨意形成了一個循環,此起彼落,此消彼長。黨領袖就是這個循環的操盤手,當政黨民望每況愈下時,就應該拉高民意;唯有當政黨民望如日中天時,方能用黨意制衡回去。黨領袖如有背此道而行者,想必會招致滑鐵盧的下場,準備把政治版圖拱手讓人。
 首相納吉屢屢聲稱有多種管道調查民意,可是候選人名單卻與真正的民意大相逕庭。只有兩種可能性:一、准候選人瞞天過海捏造民意;二、黨意仍然在幕后作祟。國陣在此風雨飄搖之刻,還搞不清真假民意,怎不教人為它捏一把冷汗呢?
吴启聪 中国报 18/4/13

Wednesday, April 10, 2013

言路︰華人政治的惡性循環


言路︰華人政治的惡性循

有一天,阿華、阿馬和阿印3個好朋友相約去森林打獵,每人在解散前各分得10支箭。到了集合時間,3人的30支箭全都射光了,阿馬收穫最多,射獲8隻獵物;阿印也不賴,射獲6隻獵物;只有阿華最不濟,只射獲2隻獵物。
 到了下一次打獵,臨解散前,阿馬和阿印分別從阿華的箭袋拿了3支和2支箭過去,阿華驚問為什么,阿馬和阿印道:你的射技如此差勁,給你再多箭也是浪費,倒不如讓我們去射獲更多獵物回來。阿華當場啞口無言。
選票回流

 當華社和馬華基層用盡最難聽的話語,去批評馬華為何讓出三國兩州的選區給友黨時,可曾想過馬華有今日,也是拜華社所賜?
 308海嘯已過去5年,縱觀當今選情,巫印兩族的選票大量回流國陣,華裔選票卻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去民聯,試問置馬華于何地去爭取選區上陣?
 說到這裡,也許很多人會反駁,這全是馬華當家不當權的錯,才會逼使華人不投馬華。筆者想說的是,不管是華人,還是馬華,大家統統都跳進了一個惡性循環:每當巫統推出某些令華社不悅的措施,華社怪罪馬華,把氣發洩在選票上;馬華慘敗,力量被削弱,巫統進一步推出更令華社不悅的措施,一個圈轉回來了,不過趨向惡性發展。
 要停止這個惡性循環,我們必須抽出其中一環的因素,有兩種可能性:一,華人支持和壯大馬華;二,巫統停止令華社不悅的措施。按照現在的情況,第一種可能性難如登天;唯有第二種可能性還存在,我們現在還有一位相當開明的首相納吉,或許有機會逆轉現有的情況。但是,倘若有朝一日納吉被迫下台,我們未必會迎來一位跟納吉一樣開明的首相。
 或許會有人反駁,2004年大選馬華也是大勝,為何不見停止這個惡性循環?筆者也毫不忌諱地說,馬華曾經有過一段公認逃離政治的黑暗歷史,只不過當年帶頭的人多數已經不在了,馬華還須緊記切勿重蹈覆轍。
吴启聪 中国报 11/4/13

Monday, April 8, 2013

言路:预测2013年大选成绩


预测2013年大选成

令人望穿秋水的第13届全国大选,终于盼到了首相纳吉宣佈解散国会,预料將会在一个月时间內结束这5年来的政治纷爭。在这里,笔者想暂且撇开一切既有的政治立场,根据现有的局势预测2013年的大选成绩。

纵观过去十多场的补选成绩,以及多次进行的民调结果,纷纷显示我国各族的选情都正在朝著同一种趋势前进,即马来、印裔选票回流国阵,华裔选票倒向民联。如果按照这种趋势继续走下去到大选当天,估计大选成绩將会是308海啸的延续版,外加砂州选举的翻版。也就是说,大贏家將会是国阵的土著政党以及民联的华基政党,而大输家则是国阵的华基政党以及民联的土著政党。

国阵要保住中央政权多数没有问题,甚至还有机会重夺三分之二议席的优势,这就要看巫统从公正党手中夺回的议席,会不会多过行动党从马华、民政和人联党手中夺去的议席,一旦多过,国阵就有可能重夺三分二优势。估计伊斯兰党在这一回大选中的议席变动並不大,因为伊党的基本盘都是北马、东海岸一带的伊斯兰教信徒,伊党的版图不易扩大也不易缩小,除了一些当初靠行动党华人票而凑巧贏取的议席,有可能会重新落入国阵的手中。

至于州政权,估计民联现有的吉打州和雪州將会重回国阵的怀抱。伊党过去5年来在吉打州的执政表现,確实很难再取信于吉打州的各族人民;而雪州公正党的地盘,在马来票回流国阵的趋势之下,极有可能会被巫统侵吞掉一大半。至于檳州和吉兰丹州,则毫无悬念的,將会继续由行动党和伊党执政,两党在该两州的基本盘都依然是非常强稳,两三届大选之內难以动摇。

只有霹雳州的情况比较特別,霹雳州的华人州选区特別多,上一届大选单单是一个行动党就已经囊括了18个州议席。除此之外,巫统在霹雳州的势力,就远逊于雪州,霹雳州北部一带的伊党支持者为数眾多。在巫统无法囊括绝大多数马来选区,马华民政在华人选区又近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国阵要重夺霹雳州的难度是非常高的,估计霹雳州將重新落入民联的手中。

至于其他的州属,估计民联並没有能力打下它们,尤其是身为前线州的柔佛。在柔佛州,行动党或许能够攻陷马华民政绝大多数的州议席,但公正党和伊党却难以打开巫统的缺口。民联在登嘉楼州也有一点机会,前提是登州巫统现有的三四个派系必须撕破脸皮地互扯后腿,把巫统的州议席大幅度拉低,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这一回大选的大输家必然是马华,而且人们也关注马华会不会因为大选惨败而不入阁。

纵观当今华人反政府的情绪高涨,马华是输是贏,都已经是非战之罪,谁也阻挡不了,它將会步上民政党、人联党的后尘,沦为国阵最后一股消失的华人势力。估计马华的国席可能会略减一些,而州议席则会骤减很多,尤其是在马华最后堡垒的柔佛州。公正党也將会是大输家,估计其国州议席,都会大量被巫统侵吞。

最后,政治是一门可能的艺术,到时候的实际大选成绩,可能与以上预测相差十万八千里也不一定,但笔者相信应该相距不远了

吴启聪 东方日报 9/4/13

Wednesday, April 3, 2013

言路︰丹州好在哪裡?


言路︰丹州好在哪裡

最近,伊斯蘭黨精神領袖聶阿茲公開表示,在他治理下的吉蘭丹州比巫統好。好在哪裡呢?好在丹州禁賭、禁酒、禁止女人上台表演,比明知故犯的巫統好多了。很明顯地,聶阿茲此番言論是站在伊教的制高點上,批判巫統還不夠伊斯蘭化。
 當巫統被伊黨狠批不夠伊斯蘭化時,我們應該深思,針對伊教課題,巫統和伊黨有些什么實質上的差別。伊教作為馬來人的法定宗教,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不管馬來領袖心裡怎么想,表面上都須誓死捍衛伊教教義,包括支持伊斯蘭化政策和伊刑法,違者即被標籤為宗教叛徒,絕對沒有人膽敢踢這塊鋼板。
 無可否認,在伊斯蘭化課題上,伊黨永遠都比巫統更為主動,因為伊黨的創黨宗旨本來就是建立神權伊斯蘭國,巫統只能見招拆招。
維持世俗制度

 巫統原則上不能違背伊教教義,但巫統有責任照顧國陣12個成員黨的需要;巫統雖不能違抗伊教,但國陣有權不跟隨伊教。國陣就是長期靠此方法維持大馬現有的世俗制度,反觀伊黨就完全沒這個顧慮。由此可見,巫統跟伊黨的分別在于,巫統沒有意願建立神權伊斯蘭國。
 華社對伊黨課題可以說已經完全免疫,不管伊黨再怎么極端,華社都不會在乎,因為他們深信行動黨能夠制衡伊黨。但實際上,伊黨屢屢引發伊斯蘭化課題,行動黨都明顯無法有效制衡。除此之外,伊黨不但主導多州的民聯大軍,也有機會染指民聯首相的寶座,試問華社是不是太過高估行動黨的能力、太過低估伊黨的影響力了?
 華社一廂情願地認為民聯有辦法把所有州屬都變成檳州一樣,實際上除了檳州和雪州,其余的半島州屬全都是伊黨囊中物,這些州都有可能變成下一個吉蘭丹或吉打。誠如聶阿茲所說,丹州的伊斯蘭化確實是首屈一指,但在經濟表現方面卻是長年吊車尾,外資甚至還有捧蛋的紀錄。丹州又好在哪裡了呢?
吴启聪 中国报 4/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