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9, 2013

言路:甚麼人的海嘯?


言路:甚麼人的海嘯

大選已過去整個月了,朝野仍在爭議著這場大選的成績,究竟是華人海嘯?還是大馬人海嘯?
 筆者認為,國陣率先喊出這場大選是華人海嘯,大概是想把自己失敗的責任,都推卸給華社;民聯則擔心華人海嘯的口號,會進一步團結馬來人于巫統旗幟下,因此急忙澄清這不是華人海嘯,稱之為大馬人海嘯。
 縱觀全國各地的大選成績,華人海嘯和大馬人海嘯,這兩種說法都是事實,卻不能一概而論。因為華人海嘯確實發生在鄉村選區,大馬人海嘯則發生在城市選區。
 攤開所有鄉村選區的成績來看,華人和馬來人的投票傾向可以說完全相反,華人投民聯,馬來人投國陣,華人海嘯的說法確實應驗了。攤開所有城市選區的成績來看,華人和馬來人一起投民聯,大馬人海嘯的說法也同樣應驗。
觀點角度不同

 若要給這場大選一個明確的定義,筆者認為應該是鄉村華人海嘯和城市大馬人海嘯的結合體。國陣雖然得票率比民聯低,但在鄉村包圍城市的情況下,依然保住中央和10州政權。
 城市人為什么會反?除了資訊發達和教育程度這種標準答案,舉例來說,一個月入3000令吉的上班族,要付500令吉房租、每天吃10令吉雜飯、每天塞車幾個小時,可想而知,城市人的心態跟鄉村人的心態完全無法比較。實際上,鄉村人也不乏受過高等教育者,更不乏寬頻上網,論知識未必輸給城市人,只是觀點角度不同。
 華人反國陣的心態,則沒有城市與鄉村之分,全國一致;反觀馬來人反國陣的心態,卻有極明顯的城市與鄉村之分。我們大家都心裡有數,距離真正同心同德的大馬人海嘯,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路。
 可以肯定的是,民聯若想變天成功,就必須拿下鄉村選區。華人雖然一心一意想著這一次會變天,無奈公正黨和伊黨不濟,反倒輸回給巫統9個國席,行動黨一個巴掌拍不響。
吴启聪 中国报 30/5/13

Thursday, May 23, 2013

言路:朝野有別,觀念之爭


言路:朝野有別,觀念之

日前筆者在診所遇到一個病人,他說居鑾很快就不會再是老人城,年輕人全部都會回來發展,就只因為行動黨拿下了居鑾。無可否認,行動黨(或者民聯)在華社心目中等同改變,即使民聯無法執政中央和柔佛州,人們依然願意相信民聯會帶來改變,而且還是非常美好的改變,這一點馬華和國陣都應該感到慚愧。
 但,理想歸理想,現實歸現實,在沒有執政權下,反對黨議員要親自推動地方發展的能力有限。舉例來說,居鑾的劉鎮東和陳泓賓,不久前就登報說要見交通部長希山慕丁來發展居鑾交通之類的;古來的張念群,宣稱自己不是執政黨無法安排撥款,不過相信國陣很快就會委派協調員或事務官之類的人來代勞。
政治功能

 一個疑問:為何要等國陣來做?在朝和在野的分別,是在朝能夠施政,在野就只能夠監督。筆者無意捲入國陣與民聯之間的是非對錯,只希望人民在政治方面能夠更加成熟一點,更加理性看待朝野政黨的政治功能。人民必須以民聯已拿下中央或州政權為大前提,才能期待民聯為他們帶來美好改變,而不是等著國陣來為民聯代勞。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馬華和國陣在營造人民的政治信心方面,跟民聯相比,實在差得太遠。因為人民寧願相信反對黨議員對地方上的發展潛能,更勝于執政黨議員。國陣不能夠怪人民為何有這種想法,應該自我檢討人民為何對國陣失去信心,有3個因素:能力、態度及操守。
 低效率的工作表現、懶散又囂張的工作態度,以及貪污腐敗的負面形象,聚3者于一身者,一定得不到人民信任。人民普遍認為,民聯在這3方面都很正面,相比之下,國陣在這3方面都很負面。國陣再怎么砌詞辯駁亦無用,因為這就是人民的觀念,國陣應該省下說廢話的功夫,用實際行動改變自己,重新扭轉人民的觀念。
吴启聪 中国报 23/5/13

Monday, May 20, 2013

言路:別放弃改变马华的机会


別放弃改变马华的机

笔者虽然能够理解华社对马华的憎恨,但华社究竟想要为马华设定何种结局?结局一,马华等同灭党,从此消失在歷史洪流之中;结局二、马华洗心革面,下届大选重新出发。

马华最大的问题在于,马华无法与华社建立起羈绊,两者之间的联接极为薄弱。马华各级领袖的產生过程,华社都认为事不关己,不闻亦不问。在缺乏代表性的情况下,试问马华还要如何站在华社的立场去代表华人?遭到华社的唾弃也是迟早之事。

然而事实上,马华坐拥百万党员,虽然当中不乏幽灵党员和冬眠党员,但所有的合格党员都同等享有马华党选的投票权。也就是说,所有的合格党员,都有权力用选票来决定支会级的领导层,上至支会主席,下至区会代表。

马华既然有百万党员,也就是说,每6个大马华人当中,就有一个是马华党员,如果每一个党员都有份参与投票的话,那么马华的华人代表性將会是不容质疑的。或许很多在籍党员对马华都早已漠不关心,但实际上他们手中的一票绝对有能力改变马华。

笔者建议,所有的马华在籍党员,不论对马华是失望还是绝望,都应该检查清楚自己的党籍在哪一个支会,踊跃提名各党职的候选人,並投选出自己最信任的支会领导层,尤其是区会代表。领导班底一旦改变,马华的方向也会一样跟著改变。

要改变马华的第一步,就是把真正的民意灌注入马华党选中,產生出一个拥有民意基础的支会领导层,继而推动区会级和中央级的党选。如果所有党员都能够充分发挥投票权的话,不管再怎么霸权的领导层,都必须乖乖照党章遵从民意。

如果马华能够通过民主的党选机制重新与华社接轨,將会產生一个下情上达的管道,届时马华將会名副其实地做好华社喉舌的角色。各位马华党员若真心诚意想要马华改变,就请別放弃这个改变马华的机会。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1/5/13

Thursday, May 16, 2013

言路:反貪是國陣必行之棋


言路:反貪是國陣必行之

最近筆者出席一場牙科研討會,被一大班同是牙醫的老同學轟炸到體無完膚,全都義憤填膺向我數臭國陣的種種弊端。令我驚訝的是,他們全都把種族課題拋在一邊,將火力集中于貪腐課題。
 一直以來,筆者穿梭于華社中下階層,所接觸到的華人,近乎全數都不滿國陣,主要強調種族不公的課題。如今遇到這一群高級知識分子,他們提出的論述跟筆者以往聽到的大大不同,他們並不認為民聯能夠一勞永逸解決種族課題,但對國陣的貪腐課題卻已是忍無可忍。
 根據筆者的分析,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中下階層,比較容易受到種族課題煽動;高級知識分子則深明民聯無法改變種族課題的現實,但身為納稅人,卻極度厭惡搾取民脂民膏的貪官污吏。國陣如果依然認為華人反國陣純粹因為種族課題,那么國陣到了下一屆大選,肯定還要面臨多一場海嘯。
貪腐不是種族課題

 當華裔選民的教育程度越來越高,對貪腐課題的關注也會逐漸提升。貪腐不是種族課題,國陣沒有任何藉口可以拖延反貪的進度。無可否認的是,華社至今仍未感受到國陣反貪的決心與誠意。 可以預見,以后多數華人不是因為種族課題而反國陣,而是因為貪腐課題而反國陣。
 反貪之道,33夜也說不完,不過筆者特別要求國陣做到兩項:透明度和殺雞儆猴。一,透明度:國陣朋黨在不清不楚的程序下成功拿到政府工程,這種現象必須及早制止,往后整個投標過程必須完全透明,才能服眾。二,殺雞儆猴:反貪委會不要再抓一些江魚仔來交差了,還須定期砍掉一兩條大魚以謝天下,誰吃得最凶,誰就最快沒命,看誰還敢吃?
 在電影《建國大業》裡,有一段蔣介石向蔣經國說的經典對白:反貪,要亡黨;不反貪,要亡國。國陣其實也面對著同樣的困境,如若再不反貪的話,就可能要等民聯來代勞了。
吴启聪 中国报 16/5/13

Sunday, May 12, 2013

言路:华裔代表不是橱窗摆设


华裔代表不是橱窗摆

505大选过后,马华惨败已是既定的事实,而马华也必须履行不入阁的承诺,如若反口,马华今后的公信力將荡然无存。但现在的问题是,依然执政的国阵政府,需要有华裔代表在其执政行列內,剩下唯一的解决方案或许是邀请华团领袖入阁。

先撇开华团领袖应否入阁不说,我们先行思考一个问题:为何国阵政府非得一定要有华裔代表在其执政行列呢?因为打从独立建国开始,国阵政府一直都是標榜著华巫印三大民族共同治理这个国家,而华裔代表是无可或缺的。如今一旦完全把华裔排除在外,国阵政府將会失去全民政府的形象。

一直以来,马华都扮演著国阵政府中的华裔代表角色,而这一切並非是理所当然的。马华除了是独立建国的功臣之一,也是国內唯一的纯华人政党。马华虽然百病丛生,可是百万党员的组织架构却不容小覷,一直作为一个代表华裔的大党。单凭这一点,不是隨便一两个华团领袖就能取而代之的。

如今提及是否邀请华团领袖入阁,华团领袖並没有一个政党在背后支撑著他们,试问要如何入阁?即便入到阁,又有何作为?如果国阵政府纯粹是为了要安插几位华裔代表做橱窗摆设,放谁下去都无所谓,那么笔者请求国阵政府收回成命,这种华裔代表我们不要也罢。

马华这回不入阁,是出于对华社意愿的尊重。马华本来就是国阵的华裔代表,既然华社不肯接受马华,马华就必须尊重华社的决定,把国阵这个华裔代表抽离出来。华团领袖或许可以代表一些华社,但那仅限于非政府组织方面,而不是在政党方面,更加不是在国阵方面。如今华团领袖突然在国阵的旗帜底下入阁,试问教那些支持华团的华社情何以堪?

笔者劝请国阵政府切勿病急乱投医,不要为了虚设华裔代表,而隨便找几位华团领袖来充场面。此例一开,华社將会认为马华不再是国阵与华社的桥樑,国阵隨时都可以绕过马华来处理华人事务,到时马华就真的是永无翻身之日了。不过实际上,那些没有政党支撑的华团领袖,即使入阁,也依然只是橱窗摆设,始终难以取代马华。

如今华巫两极化已是既定事实,国阵政府就应该接受这个事实,成全马华的不入阁,並且无需再另外委华团领袖入阁。华人需要5年的时间,来重新评估当下「华人在野」的政局,国阵就无需再製造一些「华团部长」的假象来混淆华社的视听了。

如果5年后的下届大选,马华能够重新获得华社的委託,贏回多个国州议席,到时马华又能光明正大地重新入阁了。这对华人、对马华、对国阵、对整个国家的未来而言,才是正確的道路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3/5/13

Thursday, May 9, 2013

言路:给马华的公开信


给马华的公开

敬爱的马华同志:

马华在505大选输得比308海啸还要惨烈,从上届的1531州沦落成711州,虽说国阵依然执政中央和10州政权,但试问马华今后要何去何从?

马华之所以有今日,除了反风的强盛,马华自己本身也存在著致命的弱点:其一为党员素质;其二为组织架构。

马华素来號称百万党员,但实际上扣除了那些被强拉入党成立新支会的幽灵党员,再扣掉那些只为领子女奖励金的冬眠党员,剩下真正认同马华理念的党员又占几成呢?这点解释了为何每届大选都有很多马华党员不投马华的现象。

因为党爭的需要,新成立的支会氾滥成灾,许多以地区命名的支会,根本就无法代表该地区的华社,也就等于丧失了支会的政治功能。缺乏了华社的代表性,党选接著投选出来的各级代表和各级领袖,都无法反映华社的意愿。

在这两个因素的促使之下,马华与华社的严重脱节。马华无法与华社站在同一角度去看待各种课题,渐行渐远直到华社完全唾弃马华。若要改善现状,就一定要从最前线的支会级开始,与华社重新接轨。支会必须开放给当地所有的华社,让他们对马华有参与感,尤其是参与地方政治。

马华总会长不能再以「君主」的身份来实行「中央集权」,而应以「盟主」的身份来实行「分封」,因为马华的命脉在于其国州议席。在经营地方民意方面,还必须倚重那些通过民意考验的马华议员及基层领袖。每一个马华的国州议席,都应该由当地区会自行治理,只有那些民情恶劣的区会,才需要中央插手处理。

马华的候选人不能单单由总会长一人擬定,因为总会长並无法確保遴选出的候选人就是当地华社的心头好。最適合的方式,是通过当地区会投票表决候选人的人选。同理,各州联委会也不应再沿用委任制,而该改成票选制。

为了確立总会长的威信,总会长仍保留委任官职的权力,包括正副部长和州行政议员,因为这项权力与民意没有直接的衝突。

总的来所,马华基层必须重新与华社接轨,尝试与华社站在同一角度看待课题,脚踏实地地经营民意。而马华的中央领袖也必须放下自己的私心,以党的前途为重,监督候选人的遴选过程,確保遴选出最有胜算的候选人。

505大选过后,马华不入阁几乎已经是篤定的事实,能否在下届大选浴火重生,就要看马华全体同志能否彻底改变整个马华了
吴启聪医生启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0/5/13

言路:馬華與華人的命運


言路:馬華與華人的命

13屆大選已塵埃落定,國陣雖然比上屆少了7個國席,卻贏回吉打和霹靂州政權。在朝野政黨方面,大贏家無疑是巫統和行動黨,大輸家則是馬華,公正黨和伊斯蘭黨成了小輸家。
 馬華輸得最慘,原本在308海嘯輸剩1531州,已稱得上跌到谷底,怎知這一屆竟然還繼續往下掉到711州。縱觀華人反風之強盛,早已可窺知馬華今天結局的一二。接著值得關注的是,馬華今后的命運將會是如何?
 眼看全國各地的馬華,都如火如荼掀起總辭風潮,上至部長副部長,下至市議員村長,無一苟存,看來馬華不入閣已是大勢所趨。實際上,馬華也沒有其他選擇,之前的不入閣論已把話給說絕了,完全沒有轉彎余地,如今馬華慘敗,若再入閣的話,馬華的公信力將蕩然無存。
是時候歇一歇

 筆者認為,馬華也是時候歇一歇了。華社不接受馬華已是既定事實,華社也做好心理準備接受馬華不入閣的結局。既然如此,馬華就應該尊重華社的選擇,這一屆徹底退下來,讓華社用5年時間考驗行動黨的服務,以及重新定位馬華的存在價值。
 馬華未來5年的命運,基本上就是如此,至于能否浴火重生,就要看下屆大選了。值得關注的是,華人的命運又是如何?在投票日之前,絕大多數華人都認為這一次一定能夠改朝換代,實際上國陣依然執政,巫統的國席還多9席。華人普遍上都忽略了一個事實:每當一張華人票流去民聯,與此同時又會有多少張馬來票流回國陣?
 對于華人而言,國州政權的局勢變動不大,唯一改變的就是華人代表徹底退出國陣執政行列。在未來5年,華人必須完全仰賴行動黨為華社謀取權益,大馬華人政治已經步入全數在野的新模式。華人最終得利還是失利?就要用未來5年來評估了。
吴启聪 中国报 9/5/13

Thursday, May 2, 2013

言路:群眾政治與人民政治


言路:群眾政治與人民政

當一名在地方上土生土長、德高望重的候選人,被另一名來自異鄉、名不見經傳的候選人打敗,無需太過訝異,因為我們的政治模式,正在經歷著從群眾政治人民政治的轉變。
 所謂的群眾政治,就是老牌政客經常鼓吹的走入群眾,群眾指的是固定在一個社區的人群。這類政治非常強調地緣性和血緣性,要在地方政壇出人頭地,就非得是土生土長,抑或某某強人之后,方能為群眾製造出強烈的歸屬感。而這種歸屬感,還須仰賴持續性的露臉來加持,即使活動內容與政治完全無關。
考驗嚴峻

 以上所述的政治模式,是我國絕大多數老牌政黨的招牌菜,尤其是馬華。如今在行動黨的凌厲攻勢之下,馬華近乎只能用群眾政治裡的人情牌來擋。但也始終擋不住308海嘯的侵襲,而接下來的考驗就只會越來越嚴峻。
 當群眾政治褪色之際,取而代之的就是人民政治。同樣的群眾,不會再跟你談鄉情、人情,而只會把自己當作是人民,堅決認為人民才是政府的老闆。政黨候選人要討好人民,就必須端出明確清晰的政見,讓人民自行判斷是否應該投他一票。在這種情況之下,群眾認同一名鄉紳與否,和人民認同一名候選人與否,是完全分開的兩回事。
 這種從群眾政治人民政治的轉變,已是大勢所趨。因為年輕選民將會逐漸取代年長的選民,加上城市化大幅削薄原有的鄰里關係,已經不可能再用感情來牽扯群眾了。如果政客單單只奉行群眾政治,遲早會被時代所淘汰。
 筆者預見以后的政客,都必須奉行人民政治才能生存。無需再跟選民攀關係、談感情,而是要用過人的政見、以及實際政績來說服選民。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一名政客能夠搞好人民政治,同時又具備群眾政治的優勢,結果肯定是錦上添花的。
吴启聪 中国报 2/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