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6, 2013

言路︰保住雞場街夜市


言路︰保住雞場街夜

曾經到馬六甲遊玩人的應該會知道,每逢星期五六日,雞場街都會封街開夜市。最近,馬六甲州政府卻一聲令下,雞場街即將解除封街,改成24小時通車,雞場街夜市從此走入歷史。
 筆者堅決反對甲州政府這項做法,因為雞場街一直都是馬六甲旅遊業的特色之一。許多外國旅客特地選擇在雞場街的舊旅店下榻,就是因為被雞場街的夜市吸引而來。再說,馬六甲雖是旅遊城市,但缺乏夜間景點,雞場街夜市可以彌補這方面的不足。
 甲州政府在大選后宣佈這項解除封街令,很難不令人聯想到是懲罰華人的把戲,因為涉及的地點是華人地帶,而涉及的小販也近乎全數是華人。不管怎么樣,甲州政府如此做法實在欠缺明智,只會更激起華社的怒火,進一步把華社推向反對黨懷抱。
挺身而出

 朝野華基政黨都應該挺身而出,力保雞場街夜市,尤其是馬華。馬華雖然已不入閣,不能再在甲州行政議會發揮影響力,至少要與雞場街人士站在同一陣線,向甲州政府施壓,直到州政府撤回解除封街令。
 不入閣后的馬華,其政治角色實際上已起了很大轉變。馬華已經不可能再在行政機制裡參與制定政策,而是在行政機制外擔當監督角色,就如其他在野黨。
 就以雞場街為例,人們若指望馬華解決,馬華回頭找甲州政府,但甲州國陣又是否會念及昔日與馬華的交情,賣給馬華一個面子?政治是很現實的,沒有人會跟你講交情 ,純粹只看你有多少談判籌碼。同理,當今馬華手中的籌碼所剩無幾,甲州國陣未必理會。
 要保住雞場街夜市,馬華還須當一回潑辣的反對黨,聯同甲州華社,與甲州政府硬拚到底,不成功,便成仁。除了雞場街,馬華還需在國內多個角落,重複做同樣的事。
吴启聪 中国报 27/6/13

Wednesday, June 19, 2013

言路︰政治覺醒與政治狂熱


言路︰政治覺醒與政治狂

很多年前,經常聽到有人說現在的年輕人都對政治冷感308海嘯后,就不曾再聽到類似說法,相反地,年輕人是從政治冷感的一個極端,轉變去政治狂熱的另一個極端。
 沒有人喜歡被冠上政治狂熱的稱謂,但政治狂熱與政治覺醒始終存在很大差異。真正有政治覺醒的人士,關心政治動向,懂得分辨朝野政黨的優劣好壞,秉持對事不對人的原則,不會把政治因素帶入日常生活中。
 政治狂熱者雖然一樣關心政治動向,但因為既有的政治立場,一味盲目硬挺所支持的政黨,為支持而支持,為反對而反對。更加明顯的是,政治狂熱者會把政治因素全面帶入日常生活,身邊的人非友即敵,跟敵對政黨人士更是此仇不共戴天。
培養獨立思考

 社會要進步,需要的是更多有政治覺醒的人士,不是政治狂熱者。政治覺醒可以讓人在冷靜理性的情況下,對政局做出合理分析;政治狂熱則讓人在躁動的情緒下,對敵對政黨做出激進行為,並且鼓吹政治仇恨,仇恨與自己政治立場相左者。
 要做到真正的政治覺醒,首先必須培養自己的獨立思考,切忌毫無保留地照單全收別人所說的話,還須仔細求證,到底有沒有這么一回事,並且擁有屬于自己的想法和看法。網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謠言,人們看了、相信了、生氣了,到最后事實的真相已經不重要,因為人們的觀念已經定型,改不掉了。
 要擺脫政治狂熱,首先就必須讓政治回歸政治,讓生活回歸生活,別再用政治立場來決定自己對身邊人事物的喜惡;其次就是別再用天使魔鬼來定義朝野政黨,該喊的是換人做做看,而不是把魔鬼換下來、把天使換上去。相信政治有天使魔鬼之分,是相當天真的想法。
 最后,政治狂熱者容易被有心人士煽動,而有政治覺醒的人士則時刻保持清醒,該做哪一個?就靠你自己來決定了。
吴启聪 中国报 20/6/13

Thursday, June 13, 2013

言路:華人的選後危機


言路:華人的選後危

日前,大馬伊斯蘭消費人協會聯合120個伊斯蘭非政府組織,建議政府關閉所有母語學校,以達到各民族團結。這些組織都是舉著馬來民族主義的大旗,這一回的舉動擺明是針對華社而來。
 505大選成績明顯突出了華人全反的現象,而這個結果在馬來社會裡衍生出一種論調:華人既然沒在大選中支持國陣,那么國陣政府也無需再照顧華人。在這種論調下,不排除有一些激進又極端的馬來組織,趁機進一步剝奪華人權益,形成了華人的選后危機。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我們現在可以看到的是,當今巫統正處于兩難之間,這一邊馬來組織不停施壓,另一邊華人徹底背棄國陣。我們所能期待的是,巫統領袖站出來否定馬來組織的施壓,大聲地說:不管華人背棄我們與否,我們都會繼續維護華人的權益。
 這當然是最理想的結局,不過實際上,國陣的內閣會議完全沒有華基政黨代表,會議議程會朝哪個方向發展,我們誰也抓不準。
 說到這裡,人們會心裡大罵:讓國陣倒台不就成了!是的,若要讓國陣倒台,就不能單單讓馬華民政人聯黨倒下罷了,也要讓巫統和土保黨倒。要不然像現在華人半天吊的情況,很可能又會再次發生在下一屆大選。
 如果國陣政府還有意維持全民政府的形象,就必須繼續維護華人的權益,絕不能接納馬來組織的極端建議。但若要更有效地執行,民聯的馬來政黨,如公正黨和伊斯蘭黨也須為國陣此舉背書。因為當朝野兩派的馬來政黨都同時否定馬來組織的極端建議,才不會有誰得利、誰失利的考量存在。
 當然,公正黨和伊黨不大可能樂意做這個傻佬幫巫統解圍,最有可能是保持沉默,在一旁等著看好戲。但是,華人在大選中如此義無反顧地支持民聯,民聯諸黨確實比國陣更有義務為華人權益挺身而出。
吴启聪 中国报 13/6/13

Wednesday, June 5, 2013

言路:別寵壞你們的YB


言路:別寵壞你們的YB

505大選后,陸續有民聯議員跳出來宣稱自己的工作純粹是在議會立法,不是為選區人民服務民生。古來國會議員張念群極有創意地說要成立一支市議員團隊,來代替她為古來人民服務民生;行動黨柔佛州主席巫程豪也不遑多讓,高調展示各政府部門的聯絡電話號碼,要人民學會獨立處理政府部門的事務。
 為何這一屆的民聯議員,會如此作交代呢?因為這一屆,馬華是真的不當官了(除了鄭修強),以前專門為華社服務民生的市議員村長全都下崗,而參選的國州議員候選人也近乎全軍覆沒。既然馬華停止服務民生,總要有人頂替馬華的角色,而他們肯定非贏了大多數馬華議席的行動黨莫屬,因此行動黨有必要交代有關民生服務的問題。
有責任服務民生

 持平而論,不管國陣還是民聯,究竟中選議員需不需要服務民生?答案是肯定的。雖說議員的工作範圍確實是在議會裡立法,但人們可知道,國州議員一年只開幾次會?而國州議員每年只有幾次的發言機會?同時,國州議員既受納稅人的稅金奉養,難道就不應該為自己選區的人民服務嗎?
 一些議員急著為自己跟民生服務撇清關係,有兩種可能性:一,純屬懶惰;二,在沒有執政權的情況下,能力有限,不敢面對選民的要求。前者肯定罪無可恕,后者或許情有可原,但議員總該要坦誠面對選區人民,不管做不做得到,至少也要盡力而為,唯有如此,才擔得起人民代議士的稱號。
 試想一種情況:如果今天是一位馬華議員跳出來說自己只是在議會裡立法,無需服務民生,你們說這位馬華議員有可能不被萬箭穿心嗎?同樣的一句話,民聯議員卻可以說得大言不慚、理直氣壯,人們照單全收,這些YB究竟是否有點被寵壞了呢?真正的正義,是不可能有雙重標準,請別寵壞你們的YB,所有YB,不論朝野都有責任下場服務民生。
吴启聪 中国报 6/6/13

Monday, June 3, 2013

言路:国阵多党制必须保留


国阵多党制必须保

自从505大选过后,先是传出国阵华基政党有意合併,后又有者建议国阵所有的十三成员党乾脆合併成一党。笔者认为,因为国情民情的需要,国阵现今的多党制有必要保留下来,而非改成一党制。

很多人詬病国阵的成员党之中,有著许多单一种族的政党,標榜了大马的种族政治。马来西亚的国情民情跟西方民主国家大相逕庭,他们多数是单一种族、单一文化,政治理念和斗爭自然跟种族无关;而我们则是多元种族、多元文化,政治理念和斗爭依然环绕在种族,想要彻底摆脱绝非易事。

很多人会质疑,为何一定要以种族作为政治理念和斗爭?笔者认为,若身为一个多数民族,那就无需再以种族作为政治理念和斗爭,因为凭著佔人口多数的优势,这个民族不可能会在民主制度下受到欺压;若身为一个少数民族,那就有必要以种族作为政治理念和斗爭,因为人口佔少数的劣势,这个民族如果没有属于自己的政治平台,很可能会被多数民族淹没掉,甚至同化。

就以国阵为例,国阵的成员党之中,有很多代表单一种族的政党,不管他们的党规模有多小、议席有多少,他们始终都是以一个政党的单位,標榜著这个民族的政治理念和斗爭。举例来说,作为国阵华裔代表的马华,不管马华在大选中如何一败涂地,马华仍然在国阵保有一个成员党的平台,以代表华社的立场。

当国阵改成一党制后,这些少数民族的平台將会在一夜之间销毁。如果党员结构反映出国民种族比例的话,那么可以预见绝大多数的党高职,都会由多数民族的代表所囊括,除非预设固打给予少数民族的代表,不过那也偏离了多元的意义。举例来说,某个华人课题,届时已再无马华总会长可找,而是去找国阵的某个华裔局主任或中委,情况会变得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简单来说,华人课题本来是先由马华提出一个立场,之后再传达给国阵领导层;如果变成了一党制,华人课题要如何传达给国阵领导层,已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即使成功传达了,国阵领导层也可能会根据自己的认知来判断,即使对类似课题只是一知半解。

很多人会说,我们应该彻底摒弃种族政治,现在就应该唾弃种族政党。但实际上,在毫无种族基础的政治平台下,少数民族又要如何確保自己不被多数民族淹没或同化呢?东南亚诸国的华裔,例如菲律宾、印尼、泰国都已经尽数被多数民族同化,而我们马来西亚的华裔至今仍未被马来友族同化,绝对不是理所当然的。

再说,国內很多自称多元种族的政党,实际上依然是单一种族,例如由马来人组成的伊斯兰党、由华人组成的行动党、民政党和人联党、由印度人组成的进步党。我们大家都心里有数,距离真正的多元主义,其实还有一段很长远的路。

最后,笔者认为,由多数民族组成的单一种族政党,固然应该解散,再重组成多元种族政党;但由少数民族组成的单一种族政党,依然有其存在的必要

吴启聪 东方日报 4/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