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3

言路︰大馬人的正義


言路︰大馬人的正

最近的種族課題似乎層出不窮,這邊有個校長叫非穆斯林在廁所用餐,那邊又有個校長叫華印裔學生回祖國;同時,檳州也鬧出華裔醫生拒診巫裔病人的課題。
 大馬是一個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國家,而每一個群體,都從不同角度出發,堅持自己的信念,將之貫徹即等于正義。這么一來,所謂的正義,也可以分為多個版本,筆者暫且舉例4種正義,即馬來人正義、穆斯林正義、華人正義和大馬人正義。
 馬來人正義的思維:我身為馬來人,是大馬的土著,國家的奠基者,理所當然享有特權。他族並沒有權力質疑我的特權,一旦遭到挑戰,勢必捍衛我族權益到底。
 穆斯林正義的思維:馬來西亞是個伊斯蘭國,理應按照真主的旨意來治理這個國家,全面執行伊斯蘭政策,並貫徹伊斯蘭法。
難說誰對誰錯

 華人正義的思維:華人和馬來人理應人人平等,一切形式的種族不平等都必須盡數廢除,打造出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競爭平台。
 這3種正義,就跟各種正信宗教一樣,中立者很難說誰對誰錯,可是一旦碰在一起,就會因為原則上的矛盾,互相排斥,甚至摩擦出激烈火花。很不幸的是,當今的巫統、伊斯蘭黨和行動黨,這3個大馬最大的政黨,就分別代表了這3種正義。
 大馬的政治鬥爭,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圍繞在這3種正義上。當有一天,這3種正義找到平衡點,能夠相容于同一空間,再加上反貪的理念,就會產生出第4種正義──大馬人正義。
 大馬人正義的思維:我是大馬人,我能夠接受馬來人正義、穆斯林正義、和華人正義的信念,並在這3種正義之間,走出一條中庸之道,而我對貪腐絕不妥協。
 上述想法,看似簡單,但要真正做到,卻很難。就以我們最熟悉的華人而言,他們在堅守華人正義之同時,又怎么可能接受馬來人正義呢?一點都不可能。
吴启聪 中国报 1/8/13

Thursday, July 25, 2013

言路:馬華需要怎樣的總會長?


言路:馬華需要怎樣的總會長

馬華黨選還未開打,署理總會長廖中萊就已率先宣佈問鼎總會長寶座。在這之前,原任總會長蔡細歷已宣佈不會尋求蟬聯,身為老二的廖中萊此時此刻想要更上一層樓,絕對是人之常情。與此同時,馬華全黨上下也在思考一個問題:馬華究竟需要怎樣的總會長?
 有者說,馬華的格局已定,不管選出怎樣的總會長都于事無補。其實不然,馬華總會長身為一黨之尊,不僅領導馬華的黨政兩務,更肩負黨的形象,一言一行,絕對影響馬華的格局。如果有得選擇,馬華黨員亦希望投選出一位能帶領馬華走出505大選陰霾的新任總會長。
 當下馬華最缺的是什么?華人的支持。身為一個純華人政黨,若得不到華人支持,就等同名存實亡,現在的馬華就面臨這樣的窘境。
扭轉華社觀念

 華人不支持馬華,主要原因是不滿馬華屈居巫統之下,無法有效捍衛華社權益。馬華新任總會長的首要任務,就是扭轉華社對馬華的觀念,讓華社重新接受馬華作為能捍衛華人權益的純華人政黨。
 華社向來最抗拒的,就是對巫統唯唯諾諾的馬華領袖,當下馬華卻充斥著類似領袖,以致馬華得不到華人支持。華社最歡迎的領袖,必須扮演民族英雄的角色,對國家各種課題敢怒敢言,勇于挑戰巫統權威,馬華總會長理應是這種類型。如果馬華至今仍未能迎合華社口味,選出華社想要的領袖類型,甚至反其道而行,那么馬華永遠都不可能有翻身之日。
 華社決定政治傾向的考量,對政黨的觀感,遠重于對政黨的實際政績。如果馬華總會長無法給予華社一個可當大任的深刻印象,那么馬華已輸在起跑點,整體形象亦大打折扣。
 到最后,誰做馬華總會長,始終還是由那2400位中央代表決定,馬華的前路,完全掌握在他們手上。
吴启聪 中国报 25/7/13

Wednesday, July 24, 2013

言路:马华、民政、人联的合併契机


马华、民政、人联的合併契

最近国阵的三个华基政党,即马华、民政和人联开始谈起合併的契机,统一国阵內部的华裔代表权。笔者认为,三党合併固然是有望重振国阵的华人政治,但这条路必然是崎嶇难行。

昔日国阵如日中天之时,马华、民政、人联三党各自雄踞一方,民政称霸檳州、人联固守砂州,马华则横扫其他州属的华人选区。在这种情况之下,三党根本没有合併的必要,因为有了充足的政治资源,香炉当然是越多才能养更多只鬼。

然而,国阵的华人政治一分为三,三党各自的华裔代表权固然也大打折扣。与国阵唯一代表马来人的巫统相比,华人的人口本来就已经输给了马来人一大截,如若还要再一分为三,可以见得三党的政治力量相对太弱。

如今经歷了两次海啸的洗礼,三党的政治版图已是近乎亡党的程度,莫说要像以前一样瓜分政治资源,现在的三党基本上连生存都成问题。也就是这种时候,三党才有可能坐下来商谈合併的契机。

三党之中,虽然只有马华是纯华人政党,不过民政和人联基本上也是华人佔绝大多数的政党,友族的参与往往只是標榜多元性的摆设。就从政治功能来看,三党一直干的都是华人政治。若將三党团结在国阵华人政治的统一旗帜下,原则上是合情合理的。

国阵唯一华裔代表

虽然今时今日的国阵已经彻底失去华人的支持,但若三党能够成功合併,必然成为国阵唯一的华裔代表。到时巫统不能再像以往一样將软弱的三党逐个击破,而需面对一个既完整又强大的国阵华人代表,与之为敌即等于与全国阵的华人为敌。

巫统一直垄断国阵的马来人代表权,不让任何马来政党冒起瓜分其政治力量,才能奠定其龙头老大的地位;如果华基三党能够效仿巫统统一国阵的华人代表权,其政治力量必然是相当可观的,至少肯定会比现在更好。

但是,因为先天条件所限,人联党是绝对不可能与另外两党合併的。因为歷史的因素,截至目前为止砂拉越国阵的成员党尽数都是本土政党,人联党在砂拉越就相等于西马国阵的马华。事实上,连巫统都还未敢东渡砂拉越,马华又怎么可能东渡去吞併人联呢?

马华和民政確实是比较有合併的可能,因为民政的前身也是从马华分裂出来的,而且这两党在政治功能上充满了重叠处,大家一样都在干华人政治。但是,就技术层面上来说,民政党宣称自己是多元政党,仍然存有友族党员,不能以华人政党自居。实际上,这只是藉口,少只香炉少只鬼才是关键所在,马华亦同样有类似问题。

华基三党如今的惨况,其实是有必要立刻进行合併的,但三党领袖依然乐此不疲于抱残守缺,个个寧为鸡首,也不愿为牛后,最终还是继续做被巫统宰的鸡。政治版图决定一切,若空有党职,党却在大选全军覆没,如同坐拥一艘沉船,到头来又有何用

吴启聪 中国报 25/7/13

Wednesday, July 17, 2013

言路︰非讀醫科不可?(原题:谈大学录取课题)


言路︰非讀醫科不可?(原题:谈大学录取课题)

最近報章大事報導優秀生進不到國立大學醫科的新聞,筆者認為,這個課題的癥結主要在于課外活動計分制。儘管優秀生在學業方面能得到90分滿分,但剩余10分的課外活動卻充滿黑箱作業因素,往往讓優秀生得不明不白。
 舉凡爭議的起源,往往在于不患寡而患不均,讓優秀生最為爭議的,不是熱門科系學額太少,而是為何較低分者中選、較高分者卻落選。官方一貫給予的標準答案:落選者的學業分數雖高,但若加上課外活動分數,就不如被選中者。可以見得,若要解決這個問題,就一定要廢除課外活動計分制,至少讓它不再成為官方藉口。
醫生過剩問題逼近

 然而,即使廢除課外活動計分制,大學生錄取問題依然會繼續發生。舉例來說,若今年的滿分優秀生有1000名,而醫科學額只有800名,那么肯定要淘汰掉200名,到時人們又會罵政府為何犧牲掉這200名優秀生。我們應該省思的是,優秀生太過重視讀醫這個怪現象,會帶來什么問題?
 馬來西亞的教育制度一直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沒根據市場需要生產相等的勞動力。優秀生一窩蜂擠去讀醫,孰不知醫生過剩的問題已慢慢逼近。政府已禁止任何學府在這5年內設立醫科,同時,醫生的政府服務期從5年改成4年、牙醫從3年改成2年、藥劑師從4年改成2年,這些都是醫務人員開始過剩的跡象。
 此外,從前絕大多數華裔醫務人員,一旦政府服務期滿,就馬上離職投奔私人界;現在,越來越多華裔醫務人員,即使政府服務已期滿,仍然留下緊守這個鐵飯碗。可以見到,私人醫療業的競爭究竟有多么激烈,即使一個彈丸小鎮,都開上數十間私人診所。
 現在這個時代,還談當醫生要有什么濟世救人的理想,往往都是自欺欺人。優秀生應該睜大眼睛看,當醫生的前景,究竟是否跟他們所憧憬的一樣?
吴启聪 中国报 18/7/13

Wednesday, July 10, 2013

言路:馬華入不入閣都無所謂?


言路:馬華入不入閣都無所謂

最近,柔佛州行政議會原本保留給馬華的最后一個行政議員空缺,最終讓巫統的州議員給補上。在這之前,多數華人都看死馬華一定會推翻承諾重新入閣,事實上,除了鄭修強有蘇丹為其出面,至今仍未有第二個馬華議員膽敢越軌,馬華遺留下來的空缺,最終還是由其他盟黨給補上了。
 早在505大選之前,在野黨就已開始宣傳馬華入不入閣都無所謂,絕大多數華人亦認為如此。華人普遍上認為馬華在國陣政府的體制內完全發揮不了作用,這樣的馬華不管有沒有留在政府體制內,都無所謂了。然而實際上,馬華入不入閣真的完全沒差嗎?
 馬華除了作為傳達華人聲音給國陣政府的管道,同時也是協調華人課題的管道。在不入閣前,馬華仍然可以站在執政平台上,與盟黨坐下來商談如何解決問題;但不入閣后,馬華基本上與其他在野黨無異,同樣只能站在門外向政府喊話。持平而論,馬華入不入閣,表現肯定存有一定程度差異。
總有個分數

 華人基本上用一種滿分或零分的心態看待馬華。馬華的政績非滿分零分,為何不想想其實還有從一分到九十九分的可能呢?
 馬華的政績再怎么不如人意,總有一個分數,真正得零分的其實是尚未執政的在野黨,監督施政的角色並無法營造實際政績。
 換作明天民聯上台執政,在公正黨和伊斯蘭黨的存在下,行動黨又是否有可能交出一張滿分的成績單給華人?筆者相信,到時行動黨肯定會陷入跟馬華一模一樣的困境,在種族和宗教課題方面,左右為難于華巫兩族之間。
 筆者無意為馬華背書,只是希望我國國民,尤其是華人,能夠更加理性看待政治,首先就是摒棄滿分或零分心態。問題並不在于筆者要求太高,而在于大家能不能更全面看待真正的政治;太過低估馬華,抑或太過高估行動黨,都已偏離政治現實。
吴启聪 中国报 11/7/13

Thursday, July 4, 2013

言路:人才與庸才


言路:人才與庸

中國在五代時期,曾經有個小國叫做南漢,其末代皇帝劉鋹有個怪癖,就是專門委任閹人做官。劉鋹認為,閹人沒有子嗣才能對他盡忠,因此其臣屬欲當大官,必先自宮,結果造成滿朝文武都是閹人,但南漢最終還是被滅了。
 劉鋹也不完全糊塗,閹人不能把江山傳給子嗣,野心也不會大到哪裡去,雖然無能,卻安全得很。明朝的永樂皇帝放心把天下第一大艦隊交給三保太監鄭和,換作其父洪武皇帝年代,藍玉這個大丈夫一去到大西北就裂土封王。
 今時今日的政壇,雖然不再以閹人和丈夫來區分臣屬,卻異曲同工地有人才和庸才之分。人才雖有才能,卻容易功高震主;庸才雖然無能,卻能襯托主子。在人才與庸才之間,上頭往往更喜愛毫無威脅性的后者。
怕被屬下取代

 古時的皇帝,害怕屬下厲害的武將起兵造反;現在民主制度下的民選領袖,也害怕屬下厲害的人才會取己代之。國家前途還是次要,自己那張龍椅坐不坐得穩才重要。因此,上頭會將人才趕盡殺絕,並重用庸才,以鞏固自己的權位。
 然而,在民主制度下,這種現象能夠被遏止,因為領袖是通過民主選舉而產生。人才與庸才誰能出線,並非上頭所能操縱,還要看下面的人如何投票。即使是龍頭,也是由下面的人投選出來。
 關鍵在于,下面的人究竟能否徹底擺脫上頭給的菜單,完全根據自己的意願,去選出最有素質的領袖,淘汰庸才,留下人才?
 以馬華為例,所有中央高職都是中央代表投選出來,若能徹底擺脫菜單文化,按照自己的意願投票,何愁選不出有素質的領導層?
 再往深一層想,巫統固然喜愛懦弱無能的馬華領導層,但巫統沒辦法決定由誰來領導馬華,因為馬華領導層始終還是馬華自己選的,馬華有權選擇自己要走的路。
吴启聪 中国报 4/7/13

Monday, July 1, 2013

言路:谈马青的40岁年限


谈马青的40岁年

最近正值马华党选在即,马青突然宣佈把年限从原来的45岁降低至40岁,杀许多马青「老前辈」一个措手不及,原本还以为能够再在马青拼多几年,怎么知道一夜之间就黯然下了车。

马青的年限降低,对于马青这个「青」字,绝对是好事。

因为之前的45岁,如果还跟人说是「青」的话,岂不笑脱他人大牙?马青最神奇之处,莫过于老子跟儿子可以同时成为马青的合格团员。相信在马青年限降低过后,应该会很少再见到这种情况。

无可否认的是,这次突如其来的降低年限,总共牺牲了7年的马青前辈。原本应该在2011年进行的党选,1966年生的人还能竞选马青,现在则变成只有1973年后出生的人才能竞选马青。但是,为了马青的前途,这种牺牲是无可避免的,因为马青总有一日需要以「真正青年」的姿態,作为马华的臂膀之一。

然而,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马青年轻化固然是件可喜可贺的事,但是要如何具体实践,又实在是令人抓破头皮。马青年限降低,第一个衝击,就是许多马青支团因为合格团员不足而宣告死亡。坦白说,当今马华在华社的名声每况愈下,要拉年青人入马青谈何容易?推陈却不出新,马青人才自然凋零。

第二,虽然马青的年限降低,可是马华整个组织架构的传统却纹风不动。举例来说,马青跟行动党的社青团大不相同,社青团可以经常推选出年轻有为的最高领导层,可是马青的传统却不曾允许如此。马青要想上位至中央领导层,之前必须先过关斩將,从支团、区团、州分团、一路杀上总团,等杀到来都已经超龄下车了。

除此之外,如果不是官二代出生,没有强大的背景做后盾,普通的马青团员要想按照正常程序上位,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君不见许多被搬上檯面的马青才俊,近乎全数都是马华强人之后,白手起家者又有几人?

因此,在马华组织架构的传统之下,笔者相信即使马青年限降低,也无法把马青推至一个「改革先锋」的位置。因为这样的马青很可能是中空的,上位者来匆匆,下车者也去匆匆,也就是青黄不接,试问又要如何稳定马青的路线?

要改变一个党的规则,不难;但若要改变一个党的传统,太难了。除非马青能够一改传统,產生出不计较年资、不看重背景、纯粹以能者居之的標准,那么马青才有机会做出真正的改变,为马华贡献年青人的代表性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