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9, 2013

言路︰安居樂業,民之本也


言路︰安居樂業,民之本

身為人民,對于一個政府最基本的要求,莫過于安居樂業,即是安全的生活,以及安定的工作。當一個政府無法給予人民這兩樣東西時,就莫怪人民為何會揭竿而起反對這個政府。
 安居與樂業是息息相關的,沒有人會因為興趣而干下打家劫舍的勾當,通常都是因為生活所逼,才會以身試法。當人民缺乏就業機會時,治安問題就會日愈敗壞,對人民的生活安全構成威脅。因此,每次提起治安問題,我們除了指責警方為何沒有好好抓賊,也應該質問政府為何沒有好好製造就業機會。
 人民對政府的最大不滿,莫過于效率不彰的治安管理。儘管政府和警方一再自吹自擂馬來西亞如何安全、罪案率如何低,無可否認的是,人民至今仍然無法感受到安全的生活,不敢落單、不敢走夜路,即使乖乖呆在家裡,也有可能被破門行竊的劫匪五花大綁。
好像警察一樣

 縱觀當今大馬的治安情況,莫說打家劫舍,當街開槍殺人亦比比皆是,叫人怎么不心寒?
 最令人氣憤的是,劫匪竟然可以手持武器,大搖大擺穿街過巷,好像警察一樣巡邏住宅區;奉公守法的人民,反而要提心吊膽左望右望有沒有可疑人物出現──做賊不心虛,做民反而心虛了。
 政府若要挽回人民的信心與支持,當務之急莫過于全面整頓治安,增加警方的效率。與其浪費警力抓那些有的沒的政治犯、煽動犯,倒不如制度化加強巡邏商業區與住宅區,讓所有不法之徒無所遁形。只要警方多加巡邏某個地區,相信再大膽的匪徒,也不敢在此處造案。
 罪案雖然可以分成很多種,但無可置疑造成人民最大困擾的肯定是街頭犯罪。如果有朝一日政府能有效撲滅街頭犯罪,讓人民無需再害怕遭到匪徒襲擊,即使獨自走夜路也輕鬆自在,那么相信到時人民必會給政府一個有力的肯定。
吴启聪 中国报 29/8/13

Thursday, August 22, 2013

言路:制衡國陣,製造國陣


言路:制衡國陣,製造國

505大選證明了一件事,即使全國華人全力反對國陣,不但變不了天,甚至還讓國陣贏回去吉打和霹靂兩州,巫統國席更增加9席。問題在于,華巫兩族的票向是反方向的,每一張華人票流去民聯,就會有若干張馬來票流回國陣。
 雖然說民聯的得票率超過一半,但可惜大馬選舉制度並不是採用一人一票的直選制,而是採用議會制,只要贏得最多議席,即使得票不是最多也可執政。縱觀當今大馬,鄉村選區包圍了城市選區,而鄉村選區又以馬來人佔絕大多數,因此在議席上,國陣佔了絕對優勢,堪稱立于不敗之地。
 在過去的時代,人們普遍認為國陣過于強大,需要另外一個旗鼓相當的陣線來制衡,也就是我們熟悉的兩線制。實際上,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社陣、替陣、民聯都未能真正做到這一點,為什么呢?因為與國陣有本質上的不同,導致反對陣線空有華人票而已,國陣則繼續吸收馬來票,國陣仍能屹立不倒。
複製國陣模式

 就以現在的民聯為例,看起來聲勢浩大,但與308海嘯時期相比,民聯的政治版圖究竟是擴大了?還是縮小了?答案不言而喻,若華巫兩族的票向繼續反方向行進,可以預見民聯的盤會越變越小,國陣的盤會越變越大。雖然馬華民政近乎滅黨,但巫統和土保黨的勢力卻有增無減。
 最近有部電影《Pacific Rim》,裡面有句經典台詞:為了打怪獸,我們製造怪獸。同理,要制衡國陣,就必須製造另外一個國陣。我們很難再期待一個過于理想化的陣線來取代國陣,比較可能的是複製國陣模式(除了貪污腐敗),跟國陣一起競爭拉攏同樣的支持者,尤其是馬來人。
 當一個可以跟國陣全面競爭馬來票的反對陣線出現,大馬的政權輪替才會有一絲曙光。站在人民的利益來看,兩個一模一樣的陣線會經常輪替執政,兩者皆會以民意為重,從而促成真正的兩線制。
吴启聪 中国报 22/8/13

Wednesday, August 14, 2013

言路︰李光耀的話


言路︰李光耀的

最近李光耀的一句民聯是投機分子,一石激起千層浪,惹得民聯袞袞諸公紛紛跳出來反駁。但是,絕大多數人只專注于批評李光耀的思維落伍,卻未敢正面面對李光耀所提及的民聯放不開馬來人至上主義
 李光耀所提出的理論非常簡單,即民聯3黨的結合,純粹只是為了推翻國陣,它們並沒有統一的政綱,尤其是放不開馬來人至上主義。這裡所指的馬來人至上主義,就是以馬來人優先的種族政策,也是絕大多數華人痛恨國陣的根源。
 儘管民聯領袖說得再怎么辭嚴義正,但卻沒有非常明確地否定馬來人至上主義,以及一切種族之間的不平等。民聯的雪州大臣卡立就把話說得很明白:李光耀說了實話,因為我國人口六成是土著,政治會傾向于討好土著,以便爭取支持。
嚥不下這口氣

 如果說卡立區區一州大臣的代表性不足,我們也可以期待安華和聶阿茲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究竟民聯有沒有放棄馬來人至上主義和種族政策?他們的答案,將證明李光耀的話是真是假。
 說到底,李光耀的話雖然是事實,但卻聽得令人很不服氣,好像被算命佬批死一世人出不了頭。華人一直在期待民聯改朝換代后能夠改變華人的命運,現在卻被李光耀批死,華人當然不可能嚥得下這口氣。
 或許有人會說,我們不看種族課題,我們只在乎貪污腐敗。但在貪污腐敗這個課題上,筆者並不相信民聯是天生的小白兔,也不相信國陣是天生的大鱷;國陣和民聯的分別在于,民聯頂多就只能貪檳雪丹3個州,國陣卻能貪上10個州和中央政權。
 當今的大馬華人,需要的並不是一個無所不能的民聯,因為那只是幻想,並不存在于現實。
 大馬華人真正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制衡國陣的陣線,從而達致兩線制,但條件是兩大陣線的種族比例必須均衡,不能像現在一樣的華巫兩極化。
吴启聪 中国报 15/8/13

Thursday, August 8, 2013

言路:華團配合馬華做大戲 (原题为:马华忙着再入阁?)


言路:華團配合馬華做大

馬華什么革新委員會和華團閉門交流,最終的結論就是一大班華團領袖站出來為馬華的再入閣背書。在這個節骨眼上,馬華忙著搞黨爭倒無所謂,但若忙著再入閣,就要多加考慮了。
 在505大選前,馬華的不入閣論普遍上被華社認為是一種威脅行為,這種刻板的印象已是既定事實,誰也改變不了。大選成績也證明了,華社寧可承擔馬華不入閣的后果,也鐵了心要改朝換代,馬華因此輸剩7-11
 說到底,不入閣論不但沒有為馬華爭取到華人選票,反而還替馬華倒了不少華人選票。
 想當年,1969年大選過后,馬華因為慘敗而不入閣,因為513事件后期局勢動盪,導致華社哀求馬華重新入閣,當時的馬華才勉為其難重新入閣。當今的馬華,在華社面前並沒有1969年時期一樣的籌碼,不可能依樣畫葫蘆。
改革的第一步

 縱觀當今局勢,大選已經過了3個月,華社對于馬華的不入閣,好像感到不痛不癢。如今看在華社眼裡,馬華只是搬出幾位所謂的華團領袖來演一場大戲,強逼馬華再度入閣。簡單來說,馬華若通過如此途徑再入閣,是不可能受到華社認同,反之還會被扣上戀棧權位的帽子,下屆大選甭想再翻身。
 馬華必須瞭解一個道理:馬華的上台階,不是華團領袖的三言兩語,而是廣大華社的認同。華人選票就是鐵一般的證明。在這個節骨眼上,馬華不應該忙著找藉口再入閣,反而應該向廣大華社致歉,並尋求華社諒解,以及展示改革決心。很明顯的是,改革的第一步絕不可能是再入閣。
 解鈴還需系鈴人,不入閣既然是當初馬華全體中央代表的一致決定,馬華若要再入閣,至少也要通過民主途徑推翻這個決定,重點是,別讓華社看到馬華追名逐利的醜陋嘴臉。
吴启聪 中国报 8/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