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5, 2013

言路︰華小生數目重於華小數目

言路︰華小生數目重於華小數

最近朝野華基政黨都在為微型華小合併的建議爭得臉紅耳赤,行動黨甚至搬出一所華小都不能少的口號,來說服華社與政府周旋到底。筆者認為,就這個課題,如果我們太過專注于華小的數目,忽略了華小生的實際數目,那將會影響我們對此課題的判斷力。
 根據行動黨議員郭素沁的文告數據,自1970年至2010年,華小生人數增加173756人,華小卻減少了55間。看到這裡,近乎所有華人都會拍案而起,痛罵政府為何關閉了55間華小。但是,為何就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想:既然少掉了55間華小,又何來空間容納多17萬名華小生呢?
 擺在眼前的事實是,政府投放給國內現有華小的資源,的的確確就容納了這么多華小生。
接受母語教育

 我們維護華教的目的何在?無非是要讓更多華裔子弟,有機會接受母語教育。因此,我們真正需要在乎的,是華小生的實際數目,而不是華小的數目。雖然兩者之間的關係成正比,但絕對不能用華小數目來一概而論華教現狀。
 比如說,一間大型華小能容納5000名學生,另外一間微型華小卻只有區區10名學生,在學生數目方面,關閉500間類似微型華小其實與新建一間大型華小互相抵消,但在政客的說詞中,又會變成:政府關閉500間華小,新建一間華小,算起來華小減少了499間。
 因此,在我們為了華小數目而怒髮衝冠之際,不妨仔細看看有多少間微型華小,因為嚴重缺少新生而被逼自然死亡;再看看政府新建了多少間大型華小,總共增加了多少個華小學額。
 筆者也非常贊同搬遷微型華小的建議,把原來在鄉村地區等死的微型華小,搬遷去城市地區變成大型華小,但其意義絕非保住了一間華小,而在于它從一間原本只有10名學生的微型華小,變成一間可以容納5000名學生的大型華小,華小生從此增加了4990名。

吴启聪 中国报 26/9/13

Thursday, September 19, 2013

言路:國陣又走回頭路?

言路:國陣又走回頭路

最近首相納吉高調宣佈強化土著經濟政策,華社整體觀感,莫過于這是對華人秋后算賬,盡把資源集中給在大選中大力幫助國陣過關的馬來人和土著身上。
 難道,國陣又再走新經濟政策的回頭路?
 筆者不敢鐵口批斷,但設想一下納吉現在的處境,也不難理解他的立場。喊破喉嚨的一個大馬,並沒贏回華人半點支持,反倒是馬來人和土著大量回流國陣。
 還能再給華人更多資源嗎?馬來人會質問納吉:你難道吃華人的閉門羹還吃不夠嗎?巫統黨選即將開打,納吉若想保住首相龍椅,似乎別無選擇。
 以上所述,雖然全是政治現實,但身為華人,應該憤怒:就是因為你們國陣對不起我們華人在先,現在又豈能怪我們在大選中唾棄你們?站在公平角度,這種憤怒是天經地義、理直氣壯,只可惜在以馬來選民居多的馬來西亞,這種憤怒絲毫改變不了大馬華人的命運。
憤怒是必要的

 大馬華人政治一直陷入惡性循環中,華人對國陣的怨氣週期性地有增無減,國陣對華人的態度也相應地每況愈下;最令華人跳腳的是,得不到馬來人支持的反對黨偏偏又不成氣候,無法一舉推翻國陣,讓華人一直無法掙脫這個惡性循環。
 華人的憤怒,是有必要的,因為不可能對不公平的種族政策逆來順受;但在憤怒的同時,也必須考量有效率的改善措施。
 面對主流的馬來政黨,無論朝野,該讓他們感受到華人會論功行賞,只要你對華人好,華人就會給你票。如果華人票一味理所當然地倒向一邊,試想對面的馬來政黨,還有興趣討好華人嗎?
 新經濟政策是一條回不了頭的路。在大馬,舉凡種族和宗教政策,一旦被推了上去,就很難再拿下來,因為沒人願意承擔民族罪人宗教罪人的罵名。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華人。
吴启聪 中国报 19/9/13


Wednesday, September 11, 2013

言路:馬華還有本錢搞黨爭?

言路:馬華還有本錢搞黨爭

針對鄭修強黨籍解凍一事,馬華廖派人馬原本要召開特大,現在卻因為技術問題而開不成。筆者有一個問題:此時此刻的馬華,尤其淪落成為7-11之后,究竟還有沒有本錢再搞黨爭?
 當年蔡派召開雙十特大,是為了蔡細歷一個人;廖派日前醞釀召開特大,卻是為了鄭修強一個人。看在華社眼裡,馬華黨爭來來去去都只是為了個人利益,什么政治理念全都拋諸腦后,叫華社怎能不對馬華搖頭呢?
 儘管如此,蔡派特大和廖派特大,還是有一些決定性的差別所在,那就是時機。當年蔡細歷只當了一年署理總會長,就無端端被翁詩傑砍掉,等同被騎劫了剩下兩年任期的民意;如今馬華已經過了支會改選,區會改選在即,再多3個月就是中央改選,廖派此時發難,即使特大開得成,也很明顯選錯了時間,也欠缺意義。
不用操之過急

 如果真要用民意來考驗蔡細歷和鄭修強二人,廖派大可不用操之過急,現在就可以開始招兵買馬,用民意來打造一支足以推翻蔡派的中央代表團隊,在即將來臨的中央改選,一舉殲滅整個蔡派的菜單人馬,當然也包括鄭修強。以上這種做法,怎樣看都比搞特大更有意義和正當性吧。
 廖派此次發難,能不能推翻蔡派還是一個未知數,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對馬華已經造成的傷害,卻是不堪設想。華社並不管你們蔡派廖派誰坐大,只知道馬華已經輸到貼地了,還樂此不疲搞黨爭、搞內鬥,這種黨留來何用?
 當今的馬華迫切需要重建它在華社的形象,必須讓華社重新認同馬華是一個真正捍衛華人權益的純華人政黨,但馬華的內鬥就盡只會與此目標背道而馳。如果馬華袞袞諸公對自己黨同志的那種凶悍,能夠用在對付巫統;對自己黨同志的那股狠勁,能夠用來對付行動黨,想必馬華也不至于淪落至7-11了。
 在馬華重建形象的漫漫長路中,如何把槍口一致對外,才是首要任務。

吴启聪 中国报 12/9/13

Wednesday, September 4, 2013

言路︰漲油價有感


言路︰漲油價有

油價漲20仙,這是全國民心最齊的一天,因為無論是在咖啡店,還是在面子書,每個人都不約而同罵這件事。
 筆者對此事有些想法,但要先拋開一切既有的政治立場來評論。為什么呢?若站在民聯的立場,會盡說些連無知婦孺都能倒背如流的教條式說法;若站在國陣的立場,就會盡說些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辯詞。我們真正需要的獨立思考,是無需考量立場的。
 身為一個普通老百姓,應該如何看待政府漲油價?跟切身利益有關的,油價一漲,不只打油貴了,而且牽一髮動全身,隨即引發一系列物價騰漲,最終導致通貨膨脹,讓人民的日子過得更苦。說到這裡,還只是經驗談而已,仍未提及政治因素。
能省的錢不多

 若從政治角度切入,即使不是民聯支持者,也會質疑政府為何要漲油價。政府說要把省下來的油錢,花在其他地方。如果這些錢用得其所,倒無所謂,漲油價也完全不是問題;問題在于不要讓人民看到政府把這些錢丟進海,盡是浪費在不知所謂的項目上。
 政府可以用很多種方式來開源節流,但拿油價來開刀,可說是極為愚蠢的。省下來的錢其實不多,但為此引發一連串棘手問題,把自己赤裸裸暴露在反對黨的槍林彈雨下,最終導致民心流失,值得嗎?
 在政治現實考量下,只要大馬一天還是產油國,政府就必須繼續補貼油價至一個固定價位,直到大馬不再產油那一天,政府才有理由廢除油價補貼。當下的大馬人民,是不可能體會越南人怎樣打一公升5令吉21仙的汽油的。
 政府苦口婆心向人民解釋,說什么補貼沒變,只是國際油價醒漲而拉高油價。這類說法其實是多余的,因為人民唯一考量的,就是漲油價會對自己的切身利益造成何種損失,尤其看到政府屢屢浪費公帑的行徑,更加火冒三丈。
 說到底,這個政府還需放聰明點,別再打油價的主意,認真研究如何賺錢吧!
吴启聪 中国报 5/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