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5, 2013

言路︰和平方案太天真

言路︰和平方案太天

不管馬華的和平方案是由誰提出,無可否認的是,這個想法實在太天真。事實證明,馬華黨選提名結果,3大機構從一號開始全面開打,傳聞中的和平方案徹底破局。
 根據筆者分析,和平方案雖有可能是由馬華內部提出,但更有可能是由巫統提出。巫統提出和平方案的動機有兩種可能性:一是為了避免馬華因為陷入黨爭而徹底分裂;二是為了通過人事安排來操控馬華。
 筆者認為,前者的可能性比較低,因為傳統上巫統只會從馬華黨爭坐收漁人之利,很難想像巫統會這么好心,阻止馬華分裂;后者的可能性會更高,因為巫統大可假借和平方案,排除掉不聽話的馬華領袖,安插其他聽話的馬華領袖。
和平方案重廖輕蔡

 儘管和平方案是不是由巫統提出仍然是個謎,如果按照和平方案的容來鋪排,廖中萊和魏家祥理應不勞而獲總會長和署理總會長二職,剩下的副總會長蔡廖兩派各分兩位,中委則蔡派13位、廖派12位。就拿總會長這個位子來說,在廖中萊和顏炳壽兩者之間,巫統會比較喜歡誰來當馬華老大?
 和平方案的天生缺陷在于重廖輕蔡,便宜全讓廖派占光,蔡派只能撿菜頭菜尾,雖名為和平,實際上卻不平等,蔡派不可能乖乖就範。另外,如果不全面開打,選擇分豬肉的話,蔡廖兩派的大將都必須有半數被割愛,落榜者又怎堪寂寞,勢必加入戰圍。
 說穿了,和平方案根本不可能成功,就算真的是來自巫統指示,馬華諸公也必然陽奉陰違。但,馬華本來就不應該被巫統牽著鼻子走,不單只人事安排,整個黨的方向亦本當如此。
 如果和平方案只是單純來自巫統的天真,那倒無所謂,我們大可一笑置之;如果是某些馬華領袖為了免受挑戰而請巫統出手,我們就真的笑不出了。

吴启聪 中国报 19/12/13

Thursday, December 12, 2013

言路:一張通告的啟示

言路:一張通告的啟

最近網絡熱傳一張貼在餐店門口的通告,內容是禁止穿馬華黨服者進入此店。針對這起事件,筆者想談兩個問題:一、政治狂熱;二、馬華黨員穿黨服的尊嚴。
 筆者對政治狂熱的定義,是指將自己生活的一切泛政治化。生命中的一切事物,其實絕大多數都與政治無關,又何苦硬將一切與政治掛鉤,把自己弄得草木皆兵、身邊的人非友即敵呢?
 筆者曾親眼看過一個更極端的例子,當幾位穿著馬華黨服的黨員走進一部電梯,原本在電梯內的一對男女,男的馬上走出來,女的驚問:都還沒到,你要去哪裡?男的冷冷回答:跟他們一起,你坐得下去啊?
 也許在這絕大多數華人都抗拒馬華的大環境下,這種憎恨馬華的表現,會得到眾人讚賞,被當作民族英雄,包括張貼該通告的店主,若其生意因此火紅,筆者也不意外。但,問題只有一個:真有必要這么做嗎?
問題出在馬華身上

 讓政治回歸政治,讓生活回歸生活,這是筆者對所有政治狂熱者的忠告。
 馬華落得今天這個下場,黨員甚至連穿黨服的尊嚴都沒有,儘管政治狂熱者的表現過于極端,但無可否認,問題的根源出在馬華自己身上。
 這一件馬華黨服,承擔了華社長年以來對馬華的印象,包括軟弱、賣華、腐敗、和內鬥內行。如果馬華能夠用實際政績,將這些負面印象一一扭轉過來,不愁華社不大開懷抱歡迎它。
 馬華面對的困境不止這一些,馬華除了要克服自己短處,還要與行動黨競爭華人代表光環。當今華社對行動黨所抱的期待,是馬華窮其一生都無法觸及的,唯有等到這些期待落空,馬華才有望翻身。在這之前,就算馬華做足本分,其華人代表光環仍然比行動黨次一級。
 不管怎么樣,眼前就有個讓馬華好好表現的機會,據說巫統要馬華照著和平方案選出新屆領導層,如果馬華能夠全盤否定這個和平方案,或許還會稍微讓華社改觀。

吴启聪 中国报 12/12/13

Wednesday, December 4, 2013

言路︰馬華選舉權決定自主權

言路︰馬華選舉權決定自主

最近巫統向馬華提供和平方案的傳聞甚囂塵上,據說在這個所謂和平方案下,不需再有黨選,蔡廖兩派將瓜分馬華中央高職,已經宣佈競選總會長的原任副總會長顏炳壽,則被踢出名單之外。
 不管這個傳聞是否屬實,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如果馬華連自己的黨選都可以任由巫統干預,那么它將徹底失去自主權。儘管當今華社如何看扁馬華無法抗衡巫統霸權都好,馬華至少還有自己選擇領導的權力。每3年一屆的黨選,各級馬華代表皆有權力投選自己心儀的領袖。
 巫統再怎樣霸道,始終無法左右馬華代表投選誰人做馬華領導,馬華黨員仍有機會用手中一票決定馬華未來3年命運。被馬華黨員投選出來的領袖,必須向馬華黨員負責,而不是向巫統負責。
須重新振作

 如果說,有朝一日巫統能夠任意干預馬華黨選,甚至可以決定什么職位由誰來擔任,那么這群被委任的馬華領袖,就無需再向馬華黨員負責,而是向巫統負責。他們無需再承擔民族使命來爭取馬華黨員支持,他們只需猛拍巫統馬屁就能坐上大位,馬華如淪落到如此下場,豈不悲哀?
 馬華若要走出308505陰霾,就須重新振作,先決條件是擁有絕對自主權。如果馬華領袖還要顧慮巫統會不會封賜褫奪其職位,那可想而知,這種領袖絕不可能做出什么像樣的民族大業,只會做個對巫統唯唯諾諾的乖寶寶部長。
 馬華的選舉權決定自主權,任何形式的和平方案,尤其來自巫統的獻議,都不應該阻擾馬華黨選的進行。唯有根據黨章進行黨選,馬華代表才能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況下,投選出最眾望所歸的領袖,被選出的領袖才能最名正言順地領導馬華。反之,在旁門左道下產生的領導團隊,將會淪為巫統傀儡。
吴启聪 中国报 5/12/13


Tuesday, December 3, 2013

言路:顏炳壽優點明顯

言路:顏炳壽優點明

廖中萊和翁詩傑先后宣佈競選馬華總會長后,顏炳壽也加入戰圍,讓人眼前一亮。
 據聞還有其他無門無派的獨立人士也會競選總會長,但眾所周知,總會長之爭,主要戰火還是環繞在廖、翁、顏3人。這3人各有長短,但無可否認,顏炳壽是最令人期待的。
 先說廖中萊。廖中萊的死穴在于一貫以來的好好先生軟弱形象,早已深入民心,一時半刻要改變人們對他的刻板印象,實在不可能。
 廖中萊或許能做一個稱職的部長,若要帶領馬華抗衡巫統霸權,似乎欠缺說服力,更何況馬華正處于風雨飄搖中,再不振作,就只能等著收檔。
沒有歷史包袱

 再說翁詩傑。不管從任何角度來看,翁詩傑都已經屬于過去式人物。雖然翁詩傑擁有廖中萊所欠缺的那分霸氣,但其獨行俠作風實在難以操作馬華堂堂百萬黨員大黨。翁詩傑還在當總會長時,參加重選也僅獲得2400中央代表中區區500票,何況3年后的今天?
 跟廖中萊和翁詩傑比較,顏炳壽未曾擔過大旗,所以沒有類似廖翁的歷史包袱。也正因為如此,在3人之間,如果中央代表對廖翁都不再抱有幻想的話,選擇就只剩下顏炳壽一人。
 顏炳壽也有他獨特的價值。顏炳壽擔任青體部副部長期間,至少公開頂撞過政府兩次:第一次是批評首相因為大馬榮獲老虎杯而放一天公假;第二次是批評內閣對大專法令的立場。坊間傳聞,顏炳壽曾經因為這兩件事而收到首相情書
 馬華之所以失去華社支持,全因華社認為馬華面對巫統時太過軟弱,此時此刻的馬華急需一個勇于對巫統說的總會長。綜合各人優弱點來看,還有誰比顏炳壽好?

吴启聪 中国报 2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