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2, 2014

言路:蕹菜惹的禍?

言路:蕹菜惹的禍

最近熱爆的蕹菜風波,似乎已發展到嚴重離題失焦地步。從開始時納吉發表蕹菜降價論,到李凱倫喂納吉肖像吃蕹菜,最后是檳巫統粗暴示威及土權搬出513事件來。從頭到尾,我們見證了一個經濟課題如何被政治化,一個政治課題又如何再被種族化。
 持平而論,身為一國之首的納吉,在全國人民都為漲價而埋怨當兒,突然發表蕹菜降價論,由人民角度來看,只能說這位平日高高在上的首相不識民間疾苦,離譜到錯把溝邊菜當作人民生活必需品,該罵!
 不久前,面子書瘋傳一張圖片,某熟食小販通知顧客即將漲價,顧客如有怨言請不要怪他,要怪就怪政府。舉例說,如果麵粉一公斤漲兩毛,一碗麵粉糕只需用到100克麵粉,成本漲幅理應是每碗兩分錢,但該小販每碗麵粉糕就漲五毛。以上情況我們應該都很熟悉,但在這種情形下,我們又該怪誰呢?
應更文明問政

 無可否認,政策失誤對通貨膨脹絕對有推波助瀾之影響,但無良商販坐地漲價的問題也絕對不容忽視,因此,我們還須更全面地看待通貨膨脹問題。
 李凱倫喂納吉吃蕹菜之舉,在很多人眼中固然是英雄之舉,但換個角度來想,你今天看到的若是美國反對黨議員喂奧巴馬吃蕹菜,你對此舉又作何感想?專業問政,理應是以更文明的方式,代議士身分明明允許李凱倫在議會上發表政見、在報章媒體上自由論政,為何他偏偏選擇在街頭喂納吉吃蕹菜?
 最后,不得不帶鄙視地批評土權,直到今時今日還搬513事件出來嚇人,可恥的動機、可笑的策略。把喂納吉吃蕹菜詮釋為污辱馬來人,是非常牽強的,毫無說服力。坦白說,308海嘯那一夜的風平浪靜,已讓華人從此不相信513重演的可能性。

吴启聪 中国报 23/1/13

言路:神一般的林冠英

言路:神一般的林冠

這個字,不一定只作宗教用途,當一個人在某方面造詣登峰造極,又或者被眾人當作神一樣崇拜,這個字,也能用在他身上。
 在大馬華人政治圈,對當今華社而言,最接近的境界者,莫過於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坦白說,若論個人功績,林冠英對行動黨的建樹遠不及其父林吉祥,但為何林冠英會被封神,而非林吉祥呢?
 皆因林冠英生對了時代,他掌權的時代,恰巧碰上華人開始全面反國陣的時機,而執政檳州更是在華人心中樹起了一座標榜平等、廉潔的燈塔,無時無刻都向華人綻放希望曙光。林吉祥窮其一生都沒遇上的好時機,林冠英遇上了,時也、命也。
引更多反感

 國陣華基政黨老愛用這個名稱來調侃林冠英,籍此揶揄其支持者盲目崇拜。實際上,國陣華基政黨如此做法,不見得可以拉回半張華人選票,反而引起更多華人反感,幫國陣倒米。這雖然是一個政治現實,但支持者有沒有對林冠英盲目崇拜,則是另一回事了。
 就以林冠英這一回買豪華馬賽地官車事件為例,國陣支持者固然是如獲至寶般不停對林冠英狂轟濫炸,但民聯支持者基本上有兩種反應:一是保持沉默,這類人知道林冠英錯了,卻礙於群眾壓力說不出口;二是力挺林冠英,有者宣稱林冠英以首長身份買馬賽地是理所當然,有者甚至理直氣壯地說國陣花更多冤枉錢。
 今天林冠英可以因為有折扣而多花二三十萬公帑來買馬賽地官車;明天他又是否會因為有折扣而多花兩三千萬公帑來買飛機呢?這種因為有折扣而買貴貨的邏輯,花自己錢倒是無所謂,花納稅人的錢,就令人難以恭維了。
 國陣華基政黨稱林冠英為固然是酸葡萄心態的表現,但在現實裡,華人又是否毫無保留地支持林冠英的一切呢?筆者並不認為林冠英是神,但他確是神一般的林冠英。

吴启聪 中国报 15/1/2014

Thursday, January 2, 2014

言路︰抗漲之我見

言路︰抗漲之我

新年最熱門話題,莫過于抗議漲價,2014年無疑是全方位漲價的分水嶺。很多正義之士選擇參與抗漲大集會,認為這是對政府施壓的大好良機,但漲價熱潮會否因此冷卻?
 筆者愚見,單單示威,雖能宣洩不滿,卻絲毫不能解決眼前問題,我們必須提供更有策略性的大方向給政府,並設立一個完善監督機制,來檢視政府的改革進度。
 追根溯源,漲價緣起何處?有兩個可能性:一是成本漲,二是無良商販牟取暴利。如果漲價是成本漲所致,我們要看看成本內容:若是跟著國際物價起伏,那是無可避免的;若是本地物價漲,我們要看看是否有辦法解決。
 政府雖然劃定多樣必需品為統製品,以控制本地物價漲幅,但畢竟範圍有限,對整體市場不能起多大作用。雖然如此,政府也不可能統制所有物品價格,否則就跟實施共產經濟沒什么兩樣了。
進行削價戰

 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入商販圈子,成為惡性競爭的動力源。政府自己本身就能成為多樣物品的供應商、零售商,並把這些物品的價格,定在合理盈利範圍內,對商販構成惡性競爭,讓他們進行削價戰,至價格合理為止。
 自由市場如果完全沒有政府介入,最終會演變成所有商販都勾結起來,拉高物價,讓百姓在毫無選擇下買貴貨;一旦政府選擇介入,將會徹底打破整個局面。
 但我們看過太多官營公司經營不當,政府管不住旗下職員做鬼做怪。因此,筆者提出官辦民營概念,這跟私營化概念如出一轍,由政府出資成立公司,但管理權全交給私人界企業專才,而非分豬肉式的政治委任。
 企業化的操作環境,容不下怠惰公務員,只有奉行績效的員工才能生存。公司業績必須透明,以及長期維持盈利,像之前的養牛公司和馬航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如能做到以上各點,相信漲價問題或多或少能獲得紓解。
吴启聪 中国报 2/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