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6, 2014

言路:馬華入閣是把雙刃劍

言路:馬華入閣是把雙刃

馬華再入閣提案在一片哄鬧中通過了,一切仿彿又回到蔡細歷掌權前的原點,馬華各級領袖從中央、州到地方,又可以名正言順再入閣了。筆者認為,馬華入閣是把雙刃劍,對馬華本身有好亦有壞。
 先說壞處,馬華先是在蔡細歷時期高喊不入閣,如今又匆匆忙忙入閣,看在華社眼裡,不外乎是反反覆覆之舉,這對馬華的整體形象有一定程度傷害。馬華在接下來的日子,肯定需要下很多苦工來彌補這一回的誠信缺陷,以挽回華社好感,這就是政治現實。
 然而,時間一長,入不入閣爭議就不會再受人注目,緊接下來就是馬華驗收再入閣成果的時候了。長遠來看,為延續馬華奄奄一息的政治生命,再入閣是必要的。不管華社喜歡不喜歡,民聯變不成天已是既定事實,馬華依然是國陣執政團隊中唯一的華裔代表。
提供方便給華社

 馬華可以選擇兩條路,一是入閣,二是不入閣。若選擇不入閣,可以預見馬華在既不當家,又不當權情況下,能發揮政治影響力的平台極之有限,對于華社毫無利用價值可言,久而久之就會被徹底遺忘和淘汰,比在野黨還不堪,至少投火箭還能賺回一個字。
 馬華若選擇入閣,雖必須背負不守信用的罵名,至少保住能夠發揮政治影響力的執政平台,對華社仍然握有資源支配權。不管華社喜不喜歡,馬華就是能從政府那裡調配資源和提供方便給華社,這一點是在野黨,尤其是火箭,一直都無法給予華社的。
 綜合以上兩點,總的來說,馬華還是選擇入閣比較保險。但另外一個政治現實是,華社就是因為不滿足于當今馬華手中那僅有的資源支配權,所以才唾棄馬華,把所有希望都放在火箭身上,期待火箭能在變天后,為華社帶來資源上的突破。唯有當華社認清行動黨終究無力變天的政治現實,馬華才會有翻身之日。

吴启聪 中国报 27/2/14

Thursday, February 20, 2014

言路:談民聯註冊

言路:談民聯註

雖然我們對民聯非常耳熟能詳,實際上民聯仍然未是個合法政黨聯盟,它只是公正黨、伊斯蘭黨和行動黨的合作模式,還未獲得註冊局正式批准。如今,第5屆民聯大會即將召開,民聯3黨也急催註冊局通過其聯盟註冊。
 民聯若成功註冊,民聯3黨現有的合作模式並不會起太大變化,唯一不同的是民聯3黨從此無需再用自己政黨的黨徽,而是統一用民聯黨徽來上陣大選,就像現在的國陣一樣。無可否認,選票上的黨徽,對選民投票傾向有著決定性影響。
 從308505,我國選民的心態,尤其是民聯支持者,已經起了很大程度轉變,對民聯3黨之間的矛盾越來越不在乎,甚至是直接無視。在308初期,民聯3黨若統一用民聯黨徽上陣,弊多于利,因為行動黨的傳統支持者未必會投非火箭候選人,而伊斯蘭黨的傳統支持者也未必會投非月亮候選人。
對黨徽欲拒還迎

 從細節上來說,行動黨的傳統支持者只會支持華人色彩鮮明的火箭,伊斯蘭黨的傳統支持者也只會支持宗教色彩鮮明的月亮,兩者對民聯黨徽皆抱著欲拒還迎心態。
 從308505,華人心態的轉變最為明顯,華人已經明顯徹底無視伊斯蘭黨的宗教主義,也徹底無視公正黨內一定程度的種族主義,只要是民聯3黨就非投不可,所以即使現在統一用民聯黨徽,華人都肯定無任歡迎。
 對馬來族群來說,伊黨傳統支持者或多或少仍會抗拒民聯的統一黨徽,若往好方面想,這個民聯黨徽一樣可以幫伊黨撈回一些非宗教極端的中庸馬來選票。整體上來說,拉長補短可為伊黨增加更多選票。
 對所有民族來說,民聯的聯盟註冊象征著民聯3黨之間的合作模式已臻成熟,將會予人一種更可靠的信任感。儘管如此,這並不代表民聯3黨之間的矛盾都已煙消雲散,有多少敏感課題被掃入地毯底下,要等到民聯執政了,才知道結果。

吴启聪 中国报 20/2/14

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言路:安華的多數票

言路:安華的多數

加影補選,不管國陣派何人上陣,安華的勝利近乎毫無懸念,現在大家關注的是,安華的多數票比起505會更多或更少?
 安華為何包勝?不單因為他是安華,而是因為當今的加影,是民聯堡壘區。
 縱觀加影選區選民結構,49%馬來選民、40%華人選民、10%印裔選民。在505大選期間,坊間就一直流傳一句話:不管任何一個選區,只要華裔選民超過40%,國陣包輸、民聯包勝。如今加影選區已經達到40%華人選民的門檻,再加上陣者是民聯共主安華,料能輕易拿下加影。
 若要更精密計算,如果安華在補選中獲得30%馬來選票、90%華人票、70%印裔票,那他至少囊括57.7%選票。要安華輸,在現實裡不可能。
選民結構知賽果

 此外,安華還有兩個優勢:一、如果國陣派出華裔候選人,純粹基于種族考量,將有更多馬來選票倒向安華,反觀華人只要是民聯就投;二、興權會在內閣的代表人物最近高調辭官,對印度選票將造成負面衝擊。
 以上計算方式看似草率,但505大選時,卻在全國各地選區不斷印証。當今加影補選即使不是安華上陣,任何一個民聯候選人上陣,都會獲得至少57.7%選票。就地方上而言,不需任何戰略,也不需比較服務紀錄,只要從選民結構,就可預知賽果。
 眾所周知,國陣在馬來選區佔優勢,民聯則在華人選區佔優勢。即使安華是民聯共主,如果去到峇東埔以外的馬來選區,未必有十足勝算;同樣的,即使是國陣的全國級華裔領袖,一旦去到華人選區,也不用妄想扳回一城。
 總的來說,大馬選民的政治傾向,依然可用種族明確劃分,是不爭的事實,也極為悲哀;華巫兩族的政治取向趨向兩極化,巫統增加9個國席、行動黨增加10個國席,就是鐵證。然而,對身為少數民族的華人來說,這是好事嗎?

吴启聪 中国报 13/2/14

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言路︰觀感決定結果

言路︰觀感決定結

行動黨士布爹國會議員郭素沁最新的賀歲短片,又再掀起朝野爭議,筆者滿懷好奇點擊觀看后,有幾點想法與大家分享。
 郭素沁賀歲短片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從片中3位主角的名稱和特征,3人模仿的對象早已呼之欲出,相信只要心智正常者都不可能猜錯。除了3位主角的模仿身分,他們台詞中種種指桑罵槐,也相當一針見血,拳拳到肉。
 郭素沁罵的是國陣,這一點毋庸質疑。持平而論,如果郭素沁只需三言兩語含沙射影,就能輕易引起眾人共鳴,讓所有矛頭都自動指向國陣,那么國陣確實有必要檢討自己。國陣應該反省的是:為何給予人民的觀感竟是如此?
 觀感這種東西,正解來說,就是人們看了某個事物后,發自內心產生的感覺與認知。對于民主政治來說,選民的觀感會決定投票情緒,而投票情緒則決定選舉結果。總的來說,觀感決定結果。
誇大到失真

 然而,觀感未必反映出事實真相。舉例來說,看了短片者,觀感上都會認為吉夫人買了很多鑽石、沙巴充滿海盜與槍戰、馬來西亞危險到完全不能上街等等,實際上,是否真有如此誇張?
 筆者雖然欣賞郭素沁的幽默,卻不敢苟同用極為誇大方式呈現有關課題,甚至不惜製造不能反映真實的觀感。政治諷刺雖無可厚非,但誇大到失真,就有誤導之嫌了。
 最后,也是最關鍵的,郭素沁短片中也不忘以賣華重點來調侃馬華。行動黨向來專打華人市場,這是眾所周知之事。但可否想過,如果把其呈現賣華的內容,轉播給友族同胞,尤其是馬來人看,能否引起馬來人共鳴?恐怕是把更多馬來票趕去巫統那邊。
 總的來說,如果行動黨繼續以賣不賣華來區分自己和馬華,那么馬來人又有何需要支持行動黨?行動黨如果要繼續專攻華人票,那么甭想攻下占比例越來越多的馬來選區了。

吴启聪 中国报 6/2/14

Monday, February 3, 2014

言路:民聯龍頭路遙知馬力 (原题为:民联龙头偏安一隅)

言路:民聯龍頭路遙知馬力 (原题为:民联龙头偏安一隅)

最近雪州撤換大臣傳聞甚囂塵上,說道卡立和阿茲敏鷸蚌相爭,需要安華親自出馬,頂上雪州大臣這個位子,才能解決公正黨黨爭。雖說這只是傳聞,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加影州議員李景傑已辭去州議員,公正黨也宣布派安華御駕親征,他最后會不會當上大臣,時間到了,謎底就會揭曉。
 自308海嘯以來,民聯雖說由三黨組成,實際上卻是各據一方,行動黨雄踞檳州、伊斯蘭黨穩坐丹州、公正黨稱王雪州,若要指出哪一州可以凸顯民聯三黨共同理念,恐怕完全沒有。
 還有一個更有趣現象是,民聯三黨龍頭老大,都是留在各自老巢當山大王,例如林冠英出任檳州首長、聶阿茲出任丹州大臣(剛剛退休),反而讓臣子們去國會跟國陣的納吉慕尤丁等人爭天下。現在如果連碩果僅存的安華都去當雪州大臣,民聯要是打下布城,會由誰來當首相呢?
攻陷布城可有可無

 可以看見,民聯三黨龍頭似已偏安一隅,對攻陷布城抱著可有可無心態,當下最重要的,莫過于經營自己手上一州江山。當然,這些民聯龍頭固然可以國州兼攻,但想請問到底他們是以國會議席為后備胎?還是以州議席為后備胎?
 如果民聯龍頭不集中火力在國會,就不用妄想靠二三線人物佔領國會;如果民聯龍頭依然只熱衷于經營一州江山,那民聯版圖也就到此為止,再也走不出這幾個州。
 值得一提的是,民聯三黨的黨爭是自家事,外人固然無權過問,但若動輒要辭去議員製造補選,那也未免藐視選民選擇,把民主選舉當作家家酒;爽則來、不爽則去?一場補選下來,需要耗費多少人力物力?誰來買單?要知道,這一切原本就沒必要。
 如果說,加影補選過后,安華真的去做雪州大臣,那或許我們就應該期待哈迪阿旺做民聯的候任首相了,雖說哈迪阿旺本人也做過登州大臣。

吴启聪 中国报 3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