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4, 2014

言路:伊刑法狂想曲

言路:伊刑法狂想

2014年某一天,伊斯蘭黨在國會提呈了伊刑法。巫統和公正黨說:我們穆斯林不能反對伊刑法。馬華說:我們輸剩7-11,無力回天很抱歉。行動黨說:下屆大選請繼續支持伊黨和民聯。伊刑法終于通過了,在吉蘭丹州實行。
 吉打和登嘉樓的州務大臣說:吉蘭丹州已經實行伊刑法,我們必須跟伊黨競爭宗教路線,以向馬來社會交代,所以我們也要實行伊刑法。其他的州務大臣和首席部長也陸續作出類似宣佈,就只剩下檳州和砂州倖免。
 小美打扮得花枝招展,準備出門跟男友約會,媽媽說:不能!穿到太暴露會被抓!拍拖也會被抓!爸爸約了幾個老友出去喝幾杯,媽媽說:不可以!公開場合喝酒會被抓!
哭天喊地都沒用

 小麗前幾天在放學回家路上,被一個穆斯林男人強暴了,但現在伊斯蘭法官(或宗教師)要求她找出4個德高望重的穆斯林,作為目擊證人,指證這個穆斯林強姦犯。最后,這個強姦犯因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
 阿明叔的家昨晚闖進一名穆斯林毛賊,被半夜起來上廁所的阿明叔發現,這個毛賊就心想:他若抓我去警察局,我就要被砍手砍腳了,不如……”于是,毛賊把心一橫,把阿明叔一家6口全殺了。
 Youtube網站正播放著馬來西亞如何砍小偷手腳、用石頭丟死通姦婦的視頻,外國人看了,瞪大眼說:“OMGIs this Malaysia很快的,不再有外資願意來馬投資,甚至連本來在國內的外資,都紛紛撤離大馬,大馬經濟從此一蹶不振。
 華社開始抓狂,向天怒吼:到底是誰把伊刑法帶來的?大選時,華社選擇了支持伊黨;伊黨提呈伊刑法時,華社選擇了沉默;伊刑法成為事實時,華社哭天喊地都沒用,只見行動黨依然在一邊笑嘻嘻地對華社說:下屆大選請繼續支持伊黨和民聯。

吴启聪 中国报 25/4/14

Thursday, April 17, 2014

言路︰行動黨能阻止伊刑法嗎?

言路︰行動黨能阻止伊刑法嗎?

有沒有想過,為何伊刑法課題從90年代炒到現在,好像從來都不會過時?是不是因為馬華不厭其煩地老調重彈?當然不是,真正原因是伊刑法的始作俑者伊斯蘭黨,從來都沒有放棄過伊刑法。
 一直以來,人們都普遍認為伊刑法是個偽課題,是馬華編造出來嚇唬華人的。然而,這只是華社自我安慰的說法,因為華社長期選擇性無視伊黨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的伊刑法,寧可相信這是馬華編造出來的偽課題。
 如今,行動黨在敲鑼打鼓號召國陣非穆斯林議員否決伊刑法,問題是我們現在只湊得50票,還差25票才能否決掉伊刑法。試問到了這種地步,伊刑法還只是個偽課題嗎?好笑的是,行動黨當初信誓旦旦要華社義無反顧投伊黨,現在卻邀對面國陣的非穆斯林議員一起否決伊黨提案,試問行動黨對此事可有作繭自縛的反省?
解決危機唯一方法
 把整個伊刑法課題拼湊起來,我們會發現到其核心問題只有一個:伊黨在國會提呈伊刑法。
 就是因為伊黨在國會提呈伊刑法,而其他朝野穆斯林議員站在宗教的立場又不能反對,我們才有了現在的伊刑法危機。
 要解決這個危機,只有一個最實際的方法:阻止伊黨在國會提呈伊刑法。筆者覺得很納悶,行動黨又何需招兵買馬來否決伊刑法?以它盟友的身分,只要勸阻伊黨在國會提呈伊刑法,整個危機就迎刃而解了。還是行動黨想告訴我們,它阻止不了伊黨?
 如果行動黨阻止不了伊黨,就別再在華社面前神吹它將如何制衡伊黨了。如果連一個國會提案都攔截不下來,華社又如何期待行動黨日后能搞定公正黨和伊黨,讓它們廢除種族和宗教政策,建立一個人人平等的國家?
 如今,若伊刑法在吉蘭丹州開出一個缺口,可以肯定的是,其他州屬也會逐一淪陷,首當其衝的就是吉打和登嘉樓。伊刑法是一條不歸路,不管以后誰執政都好,沒有一個穆斯林膽敢把它撤下來。

吴启聪 中国报 18/4/2014

Wednesday, April 9, 2014

言路:不降反漲的民聯政府

言路:不降反漲的民聯政

不要逼我……”最近成為政治潮語,緣起于檳州首長林冠英不久前公開說的不要逼我漲水費,最后,檳州水費還是一樣漲價了。無獨有偶,同樣是民聯執政的雪州政府,最近也說,因為通貨膨脹關係,必須漲門牌稅。
 大家是否還記得,在505大選競選期間,民聯最為響亮的競選宣言是什么?降價,降一切東西的價,降到近乎免費程度,如PTPTN和南北大道。可是505過后,民聯繼續執政檳州和雪州,為何非但沒有降價,反而倒過來漲價?
 筆者很好奇,就算我們可以把一切通貨膨脹都算在國陣頭上,可為何在民聯政府完全可以自作決定的項目,如水費和門牌稅,卻不降反漲?有兩個可能性:一是民聯當初發表降價宣言時,壓根兒就沒想過做到真正降價;二是民聯執政后,對降價有心無力。民聯就隨便選一樣認了吧!
驚覺貨不對辦

 人民的素質,決定政府的素質。筆者認為我國政治素質有欠理想,因為選民對政府的要求仍有欠實際。在競選期間,選民往往很容易相信一些天馬行空的宣言,到宣言落空那一刻才驚覺貨不對辦。同時,選民也是在姑息養奸,縱容政黨一而再、再而三地亂開空頭支票,甚至可以在中選后堂而皇之違背承諾。
 筆者並非特別針對朝野政黨任何一邊,筆者針對的只是以上這種政治現象,被說中者歡迎對號入座。真正有素質的政治,理應是選民能夠很理性分析朝野兩派的宣言內容,把手中神聖一票投給有能力交出最多實際政績者,從而也讓朝野政黨謹慎面對選民,至少不敢亂開空頭支票。
 當林冠英宣稱檳州多個未能透露名字的非政府組織要求他漲水費時,筆者頓時無言。筆者回想起,好像不久前曹觀友也說過要對塞車感恩。當政治人物甚至連一個藉口都懶得找時,應該怪罪的,是那些毫無保留盲從教主的信徒們。

吴启聪 中国报 10/4/2014

Wednesday, April 2, 2014

言路:無視專業的一群

言路:無視專業的一

MH370失聯接近一個月來,馬來西亞政府被各方各界狂轟濫炸到遍體鱗傷,不少人士站出來指責大馬政府這裡做得不好、那裡做得不夠,仿彿自己比那些專家更專業
 筆者想針對幾個個案來探討。
 林吉祥質問大馬政府為何不派軍用潛艇去搜救MH370?林吉祥可能不知道,軍用潛艇或許可以搜索海裡軍事設施,但若要探測沉在海底的飛機,還是交給專業的打撈艦吧。
 林立迎更加離譜,他宣稱若把空軍、海軍交給民聯或行動黨,就肯定能找到飛機。林立迎可能認為,政治專業的他,應該會比軍事專業的空軍、海軍將領,更專業于軍事搜索行動。
真正的專業

 許多人士譴責大馬政府,用了這么多天仍找不到飛機。這些人可能不知道,前后一共有26個國家,包括世界上最先進的幾個大國,每天馬不停蹄地搜尋MH370,至今仍未找到蛛絲馬跡,難道那些發出譴責的人,會比這些先進大國更專業
 許多人士也譴責首相納吉為何要使用“ended”這個字眼?這些人可能不知道,結合了全世界最頂尖的雷達科技,也只能追蹤到MH370最后出現地點為南印度洋,首相如果不說終止,難道要將之硬說成墜機才叫專業?畢竟至今仍未有墜機真憑實據。
 真正的專業,必須受過專門訓練,是該領域的專家。許多人在一知半解情況下,完全無視專業,甚至認為自己比專家更專業,他們說出來的蠢話,能當真嗎?尊重專業,最基本做法,就是理性分析專家給予的專業意見,而不是一廂情願地我認為這樣,就必須是這樣
 搜救MH370的行動,已經動員全世界,也投入了一切人力、物力,就讓真正的專家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你嫌他們慢?5年前才發生的法航墜機事件,也是花了2年時間才把黑箱撈上來,如果當初沒有飛機殘骸浮出水面,他們恐怕還要花上更長時間,遑論現在消失到無影無蹤的MH370

吴启聪 中国报 3/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