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3, 2014

中国报:黛安娜—火箭的未來模式

中国报:黛安娜火箭的未來模

一開始,當坊間盛傳超人丘光耀極可能代表火箭上陣安順時,筆者就曾經分析,丘光耀雖是人才,但只能贏取安順那40%華人票,還未扣除那些因為伊刑法而流失的華裔老人票;馬來票多數都會流過去對面的國陣,如此一來,丘光耀未必有絕對勝算。
 當時,筆者就心想,如果火箭敢敢派一個馬來人上陣,就贏定了。果然,行動黨真的派出一位馬來候選人,而且還是女將,她就是黛安娜。
 雖然黛安娜是馬來人,但華裔傾向選黨不選人,只要她頭上頂著一枝火箭,九成左右華人都會投她;黛安娜的明顯優勢,在于能為火箭開拓新票源,即馬來票和婦女票。基于馬來人投馬來人女人幫女人思維,黛安娜無疑是能獲取最多選票的火箭人選,要贏這場補選不難。
模式存在兩種變數

 雖然行動黨口口聲聲說,委派黛安娜上陣是為了展示火箭的多元路線,實際上完全因為安順華人選民僅有40%,不派黛安娜上陣,守土可沒這樣容易。若是在其他華人選民過半的選區,行動黨絕對不會跟你談多元了。
 然而,隨著華人人口比例漸降,我國華人選區也會逐漸減少,從前的華人選區,也慢慢變成混合選區。如此一來,行動黨地盤將越變越小,直到行動黨有必要開拓馬來票源,以在混合選區殺出一條生路。可以預見,現在的黛安娜,將會是火箭的未來模式,以后火箭每逢華人選民不多的混合選區,都會派出類似黛安娜的馬來候選人上陣。
 但是,這種模式存在著兩種變數:一,華人選民看到火箭就投的這種心態,究竟可以維持多久?說不定有朝一日,華人開始學會投黨也投人;二,馬來人投馬來人的心態,很容易被巫統糾正過來,君不見巫統有本事叫馬來選民投給馬華民政,而不投給伊斯蘭黨?
 但很令人好奇的是,當越來越多黛安娜出現,行動黨還是華人原來認識的那個行動黨嗎?

吴启聪 中国报 23/5/2014

Friday, May 16, 2014

中国报︰何日伊刑法再來?

中国报︰何日伊刑法再來

伊斯蘭黨宣佈不會在6月提呈伊刑法法案,整個伊刑法課題暫告一段落,馬華馬青與華團都逐一息鼓偃旗了。但,伊刑法課題真已解決了嗎?伊黨已經明說,雖然不會在6月提呈伊刑法,但在今年內一定會提呈,這件事還沒了結,說不定補選一過就死灰復燃。 
 當然,伊黨即使成功提呈伊刑法,順利被簡單多數票通過了,最后也會因為違憲而被擋下來,所以伊刑法私人法案很明顯是伊黨的政治伎倆,純粹是要逼巫統表態支持伊刑法。華社真正應該擔心的,不是現在的伊刑法私人法案,而是接下來的日子,所有穆斯林議員會不會通過修憲,最終落實伊刑法。
華人政治困境寫照

 我們不用期待巫統或公正黨的穆斯林議員會對伊刑法投反對票,站在宗教立場,他們根本沒有選擇權利。他們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投贊成票。要落實伊刑法,就一定要修憲;要修憲,就一定要三分二國會議員通過。在308時,在222名國會議員當中,穆斯林議員僅差15人,就可達到三分二人數;到了505,這個數字再減3人,穆斯林議員現在僅差12人,就可達到三分二。
 試想一下,縱觀我國當今人口比例,馬來人口增長率遠超于華人,馬來議員比例也相應越來越多,可以肯定,再多不了幾屆大選,穆斯林議員一定會超越三分二門檻。筆者只想強調一件事,伊刑法是一個真議題,再不阻止,就只能眼睜睜地看它落實。
 現在大馬華人處境真的很無助,無論在朝在野,都是馬來人做主。在民聯這一邊的馬來人,老早已把華人支持當作理所當然,搞伊刑法而肆無忌憚;而在國陣這一邊的馬來人,卻認為反正都得不到華人支持,也不用太過顧忌華人感受。到最后,華人兩頭不到岸。這一次的伊刑法課題,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馬華和行動黨的被動與無奈,這就是當今華人政治困境的寫照。

吴启聪 中国报 16/5/14

Thursday, May 8, 2014

言路:烏巴的代價?

言路:烏巴的代價

針對最近鬧到沸沸揚揚的伊刑法課題,在眾多回應中,最令筆者感到不寒而慄的,莫過于這一句為了烏巴(改朝換代),這點犧牲在所不惜!這一類人,不是單純地不知道伊刑法的禍害,也不是天真地相信行動黨無所不能,純粹為了推翻國陣政府,即使馬來西亞變成神權伊斯蘭國,也在所不惜。
 這一句話,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說得出口,卻深埋在眾多人心底。君不見伊刑法課題燒到眉睫了,華社對伊刑法的立場依然曖昧不明。雖然心裡不接受伊刑法,卻害怕這個課題將瓦解民聯,所以還是靜觀其變;有者甚至豁出去,干脆公開支持伊刑法,也嘗試說服眾人接受伊刑法。
 如果說這就是烏巴的代價,值得嗎?
 烏巴是個崇高政治理想,若要實現它,還必須腳踏實地,沒有捷徑。行動黨比誰都清楚,當初為何要離開替陣,不與伊斯蘭黨為伍?皆因伊黨由始至終不願放棄建立神權伊斯蘭國理念。一直到308,民聯3黨的臨時結合,純粹為了湊數執政,理念分歧全都被掃到地毯底下,不知哪一天會突然引爆。
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
 敵人的敵人,未必能做朋友,就好像行動黨和伊黨一樣,雖然兩者都以推翻國陣為共同目標,但政治理念南轅北轍,即使有朝一日成功奪取政權,遲早會因理念分歧而分道揚鑣,到時政局又要陷入動盪,受苦的還是人民。
 民聯應該從這次事件汲取教訓,公正黨和行動黨或許能繼續做一對好搭檔,卻不應再與伊黨為伍。民聯3黨一天未能統一政治理念,就依然停留在湊數執政的烏合之眾,一遇到理念分歧就徹底癱瘓。
 人民也不用為了烏巴而壯士斷臂,應事先就很清楚民聯會給他們一個怎樣的政府,而不是投了票后,才來擔心伊黨會不會落實伊刑法。

吴启聪 中国报 9/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