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7, 2014

中国报:马華再入閣的意義

中国报:華再入閣的意

自上回馬華特大推翻不入閣議決案后,大家都已知道馬華再入閣是遲早的事。如今,馬華獲23副部長職位,引來外間褒貶參半,但一切也已塵埃落定。我們需要深思的是,馬華再入閣,意義究竟何在?
 重溫505前夕,馬華跟華社來了個徹底的梭哈(曬冷),你不投我,我就不入閣;同時,華社也回敬馬華一個梭哈,我就是不投你,管你入不入閣。結果呢?馬華和華社雙雙向全世界亮出了他們的底牌。
 馬華的底牌是,就算它賭上碩果僅存的政治籌碼,也嚇不倒鐵了心腸的廣大華社;而華社的底牌是,就算華社傾巢而出地反國陣,也變不了天,甚至連動搖巫統根基都做不到。站在巫統立場,看到第一張馬華底牌時,心想:馬華拿不到華人票,對國陣來說是可有可無了。;看到第二張華社底牌時,更加樂了,心想:那我們還需要看華人臉色嗎?
 毋庸質疑,馬華和華社互揭底牌,絕對是兩敗俱傷之舉,但這一切都已成定局。目前我們可以做的是,放下一切意氣之爭,盡可能爭取眼前最大的政治利益。馬華若再繼續不入閣,華社若再繼續鄙視馬華入閣,兩者都只是空賭氣而已,對大馬華人政治利益有何建樹?
拿到內閣入門票
 馬華再入閣最重大的意義,不在于它重獲什么部門,而在于它拿到了兩張每個星期三內閣會議的入門票,讓馬華有機會進去跟巫統敲桌子,論國事、定政策。不管華社再怎么輕視這兩張入門票,最終結果肯定是聊勝于無。
 馬華再入閣,還有一個令人期待的安排,那就是魏家祥受委為首相署部長。首相署部長雖然沒有直接權力,卻擁有無限影響力,所有部門的政策都必須經過首相署處理,而首相署部長就能從中發揮其影響力。
 馬華未曾當過首相署部長,如今有了魏家祥,是否可促成一些有利華社的政策呢?

吴启聪 中国报 27/6/2014

Friday, June 20, 2014

中国报:依然世俗的「非世俗國」

中国报:依然世俗的「非世俗國

最近首相署部長惹米基爾語不驚人死不休地發表了大馬非世俗國論,雖然行動黨如獲至寶,將之作為攻擊馬華的武器,但實際上,現在的大馬真的是非世俗國嗎?
 前首相馬哈迪曾經公開宣稱大馬是伊斯蘭國,馬哈迪的原話是說大馬是一個以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所以也稱得上是一個伊斯蘭國。但馬哈迪這一番話,卻被有心政客斷章取義,讓人們誤以為馬哈迪已經把大馬變成類似阿富汗一般的伊斯蘭國了,實際上我們都清楚得很,絕非如此。
 伊斯蘭國世俗國,從頭到尾都只是朝野政客口水論戰的政治術語。若我們再深思,伊斯蘭國世俗國純粹是一個名稱,名稱本身的意義並不重要,而我們真正需要在意的,是它們在現實裡的內涵。
捍衛現有世俗制度

 該怎么定義當今的大馬是伊斯蘭國還是世俗國?現在的我們,依然能夠自由信仰宗教、喝酒、吃豬肉、買萬字、自由穿著、享受娛樂、政府依然是民選、法律依然沿用世俗法,無可否認我們依然過著世俗的生活,如果惹米基爾硬要把大馬稱為非世俗國,那我們只能說大馬是個依然世俗的非世俗國
 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非世俗國嗎?沒有宗教信仰自由、不用妄想喝酒吃豬肉和賭博、穿著不能露肉、沒有半點娛樂、政府由宗教司控制、法律就只能是伊斯蘭法,我們的大馬何曾如此過?毋庸質疑的是,在伊斯蘭黨大力鼓吹神權伊斯蘭國下,再加上巫統跟伊黨沒完沒了的宗教競爭,大馬未來會不會朝向非世俗國邁進,我們現在誰也說不準。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已經知道,爭論伊斯蘭國世俗國的名稱是毫無意義的,我們真正應該做的,是誓死捍衛現有一切世俗制度,不讓任何宗教極端勢力剝奪我們現在享有的人權和自由。舉個例子,現在若對惹米基爾的非世俗國論怒髮衝冠,另一邊廂卻繼續支持欲成立神權伊斯蘭國的伊黨候選人,意義究竟何在?

吴启聪 中国报 20/6/2014

Thursday, June 12, 2014

中国报:民聯州的宗教局

中国报:民聯州的宗教

民聯執政的州屬不多,僅檳雪丹3州,最近不約而同爆發宗教局侵犯非穆斯林自由的事件。先是雪州宗教局印度新娘,后是檳州宗教局華裔女子遺體,這也未免太巧了吧?
 先不談這些民聯州宗教局的動機,我們首先要釐清的是,宗教局是否屬于州政府的權限?每一次類似事件爆發時,民聯州政府都慣性把宗教局的權限推給統治者或宗教局本身,甚至推給國陣,急著撇清一切關係。事實真是如此嗎?
 筆者想舉兩個例子:一,就以雪州宗教局新娘事件為例,雪州大臣卡立恫言州政府將會對付宗教局有關官員。
 若真如卡立所說,雪州政府有權力對付宗教局官員,那宗教局的老闆是誰,呼之欲出;二,最近大馬聖經公會高調搬家,從雪州搬去鄰近的吉隆坡,原因就是經不起雪州宗教局接二連三滋擾。聖經公會身在民聯執政的雪州受到滋擾,搬去國陣執政的吉隆坡卻相安無事,明眼人一看便知箇中道理。
一切問題的源頭?

 在這個點上,我們得出一個結論:一個州屬宗教局的所作所為,該州政府絕對責無旁貸,所以無須再找藉口推卸責任。如果作為一州政府,都沒勇氣承擔屬下部門犯的錯誤,試問又要如何面對萬千子民的訴求?
 談回這些民聯州宗教局的動機。很明顯,這些民聯州宗教局在民聯州執政這幾年裡,越來越偏激,尤其是雪州宗教局,更是紀錄累累。
 走宗教極端路線,可以為民聯帶來何種好處?爭取更多馬來選民?當然,這些都只是猜測,但無可否認,華人和其他非穆斯林的感受,似乎徹底地被無視了,是否因為華人對民聯的支持太過理所當然?
 最后,最不容受忽視的因素,就是伊斯蘭黨。在民聯州,伊黨身為執政黨一員,在宗教局發揮其影響力是天經地義之事,或許這才是一切問題的源頭。

吴启聪 中国报13/6/14

Saturday, June 7, 2014

中国报:華人政治轉捩點

中国报:華人政治轉捩

308以來,華社普遍上給予人們的印象,莫過于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推翻國陣政府,達致改朝換代目標。他們不管民聯3黨的種種弊端,甚至伊斯蘭黨的神權主義,也不管地方發展和民生服務,只要不是國陣候選人,都照投不誤。到了505,華社更加強了這一種政治現象。
 這種政治現象一直維持了6年,大馬華人對政治的狂熱,已經近乎相比台灣藍綠軍的程度。即使到了幾個月前的加影補選,也不見有任何退燒跡象,直到安順補選,這種現象才開始被打破,堪稱是大馬華人政治的轉捩點。
 轉捩在哪裡?華人從不惜一切代價推翻國陣,變成開始懂得選黨又選人、懂得考量伊刑法禍害、懂得考量地方發展和民生服務。就是在這一連串考量下,大量華人票回流,才成就了馬袖強中選。
對口水文宣免疫

 對國陣華基政黨而言,這簡直就是一劑能夠起死回生的強心針。原本國陣華基政黨已經徹底陷入長達6無論做什么都挽回不了華人票的窘境,安順補選向他們發出一個再明確不過的訊息:只要肯努力,繼續耕耘地方上的政績,還是能讓華社回心轉意。
 持平而論,行動黨的政治口號,喊了6年依然還停留在口號階段,要等到民聯執政才有可能成為事實。即使台上的政客喊不累,台下觀眾聽也都聽累了,若政客始終沒交出實際政績,人們總有一天會對這些口水文宣感到疲憊和厭倦。但這並不意味著放棄民主,相反的是對口水文宣開始免疫,是民主更為成熟的體現。
 要強調的一點是,華人政治的轉捩點或許只發生在老一輩地方居民身上,那些在外坡工作的年輕遊子,可能仍不為所動,國陣華基政黨先別高興得太早。埠外遊子不可能關心家鄉的地方發展和民生服務,他們只在乎國州政權誰主皇朝,要打碎他們的火箭夢,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吴启聪 中国报 6/6/14

Sunday, June 1, 2014

中国报︰誰來經營地方政治?

中国报︰誰來經營地方政治

看到卡巴星之子藍卡巴星在武吉牛汝莪補選中狂勝,再看到從天而降的黛安娜在安順掀起政治狂風,他倆都有一個共同點:雖然他們都與上陣選區沒半點關係,甚至連參政資歷也淺得很,就因為他們代表火箭上陣,所以一個已經狂勝,另一個也勝利在望。
 這種現象,我們一早已經習慣,近幾屆大選,火箭陸續派出多個名不見經傳的政壇新兵南征北討,也近乎囊括所有華人選區,像藍卡巴星和黛安娜此類天兵,可說絡繹不絕。但很有趣的是,在同一個選區裡,往往很多華人還不清楚自己的火箭議員叫什么名字,卻非常熟悉那位在大選中落敗的馬華強人。
把選區當作自己家

 在華人選區裡,火箭派什么人出來都會贏,馬華派什么人出來都會輸,這點充分顯示出華社投黨不投人的普遍現象。看回我國政治制度,我們理應投選出代表選區的國州議員,作為人民代議士。理論上,國州議員候選人的個人素質應該是非常重要;實際上,在投黨不投人心態下,華社往往直接跳過候選人的個人素質,單憑其代表政黨而盲目投票。
 在這種情形下,火箭根本就不用顧慮派出的候選人有沒有能力照顧選區民生,反而馬華一次又一次地折損地方上的強人。每次大選后,中選的新晉火箭議員把選區當作旅店,馬華地方上的強人開始意興闌珊,按照這種模式演變下去,試問還有誰來經營地方政治?選區民生,誰來負責?
 對于火箭,筆者建議他們多重視選區民生服務,尤其是中選議員,即使不是本地人,也跟選區沒半點淵源,但都必須把選區當作自己家;對于馬華,筆者建議他們多重視如何重建馬華在地方上的品牌,雖然很困難,但也必須充分發揮政黨角色,監督火箭議員政績。
 最后,對于華社,筆者建議他們多重視候選人的個人素質,選黨也要選人,尤其是選出有能力對選區作最大貢獻的候選人。

吴启聪 中国报 3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