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5, 2014

中国报︰空難與政治

中国报︰空難與政

空難與政治,這兩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在政治化催化下,是可以被混為一談的。
 較早前的MH370失聯事件,馬航和國陣被狂轟濫炸至體無完膚,不過由于飛機最后還是沒有找著,所以人們大可發揮各種創意想像空間,將罪名硬套在馬航和國陣頭上,馬航和國陣也不得已必須吃下這只死貓
 剛發生的MH17墜機事件,雖然已經證實是被導彈擊落,但有心人依然絞盡腦汁把責任歸咎于馬航和國陣,一些網絡媒體更繪聲繪影假設各種馬航失誤的可能性,以及暗指國陣處理失當。但種種數據證明,MH17當時的航線和飛行高度都符合規定,唯一罪魁禍首只有那枚導彈。
總有人撈取政治籌碼
 事實也證明了,首相納吉與烏克蘭叛軍的談判結果,是我方的全勝,我國獲准取回黑箱、領回遺體,以及派遣調查隊前往案發地點。與此同時,試問民聯的領袖又對此次空難作出何種貢獻?除了作出純粹政治化空難的謾罵,最有創意的莫過于伊斯蘭黨有領袖宣稱上蒼在懲罰馬航,因為馬航賣酒和讓空姐穿上性感制服。
 我們要捫心自問:當MH17墜機后,應該關注的是什么?必是取回黑箱、領回遺體、安撫死者親屬、以及揪出發射導彈的兇手。但總會有一小撮人,關注的是如何政治化這場空難,並將各種各樣陰謀論、無能論,套在政敵頭上,企圖藉此引起大眾共鳴,以撈取政治籌碼。
 也有一小撮人,與政治利益無關,只想把平時對國陣累積的怨恨,一次性全發洩在空難課題上,是也罵,不是也罵。但一事歸一事,我們理應就事論事,而非對人不對事。
 空難是舉國悲痛的不幸,若被拿來政治化,非但是對死者的褻瀆,更加是在死者親屬的傷口上撒鹽,又于心何忍?不管是國陣或民聯,都不應把空難事件政治化,任何一方若有此舉,都應受到人民唾棄;人們也應該更理性和全面地看待MH17空難。

吴启聪 中国报 25/7/2014

Thursday, July 17, 2014

中国报:林冠英與中文報

中国报:林冠英與中文

檳州首長林冠英最近又因為一張違規泊車照片而跟中文報槓上。在這之前,林冠英已經多次跟一些中文報爭鋒相對,此情此景不禁讓人想起當年林冠英老爸林吉祥說過的一句話:沒有中文報,就沒有行動黨。
 林吉祥說的話沒錯,當年的華人沒有互聯網,完全依賴中文報汲取資訊。當年中文報基于中華民族本位的報導,完全配合行動黨的政治宣傳戰略,成功鼓動大多數華人投入反對國陣政府行列,造就了當時的行動黨。
 如今,林冠英為何反過來跟中文報對著幹?林冠英宣稱中文報統統都淪為國陣宣傳工具,專門針對他來打,其邏輯跟當年他老爸說過的話180度相反。然而,中文報有沒有針對林冠英來打,見仁見智,而中文報之所以會批判林冠英,皆因林冠英如今已是一州之長,站在執政者位置上。
 中文報不會特別針對誰來打,卻有義務根據實情批判執政者,以達致監督和鞭策的社會功能。從前只有國陣是執政者,中文報當然跟反對黨站在同一陣線批判國陣;如今行動黨已執政檳州,被中文報列為批判目標,又有何不可?
特地陷害林冠英?

 林冠英動輒將中文報定義為國陣宣傳工具,他可曾想過,中文報的金漆招牌,建立在其公信力上,而其公信力則建立在其新聞報導的真實性上。人們必須深思,中文報可會為了陷害林冠英,特地製造假新聞?
 或許林冠英已不再需要中文報,他只需要利用網絡媒體,就能俘虜萬千華人的心。但網絡媒體和平面媒體最大的分別在于,平面媒體必須對它出版的每一頁每一字負上全責;網絡媒體則根本不需出示真憑實據,就在網上大炒特炒假新聞,把世人騙得團團轉。
 或許,基于華人對其崇拜,林冠英真能號召到一些華人從此杯葛中文報,但實際上此舉只與事實真相漸行漸遠。

吴启聪 中国报 18/7/14

Friday, July 11, 2014

中国报︰檳城與吉打

中国报︰檳城與吉

18世紀末,英國人從吉打手中騙走了檳島,吉打蘇丹感覺受騙很生氣,就在檳島對岸開設另一個貿易碼頭,和英國統治的檳島全面展開惡性競爭。英國人撐不下去了,就直接用炮彈把檳島對岸也一併搶了過來,造就了今天的威省。
 最近,檳州首長林冠英對吉打州要在雙溪大年建國際機場,似乎很有意見,屢屢埋怨國陣政府為何不擴建檳州的國際機場,而跑去興建雙溪大年的國際機場。須知雙溪大年就是陸路通往檳州的門口,這個國際機場一旦建成,將會成為檳州勁敵,就像重演當年吉打蘇丹開埠威省的歷史,所以不難理解林首長為何處處針對這個機場。
 林首長的邏輯有點太過理想化:當初他讓檳州人投票給他的行動黨,現在卻要國陣政府丟錢過來讓他發展檳州,然后等著檳州越變越繁榮,檳州人更加愛戴行動黨。國陣會不會如林首長所願,我們大家心裡有數,而林首長又值不值得把口水噴在這個機場上?是不是噴了,國陣就會將錢乖乖奉上?
接受殘酷政治現實

 有者說,檳州人也有分繳所得稅,所以國陣應給檳州應得的那一分。按照憲法規定,檳州應得的那一分,理應是用人口和土地來計算的。如果國陣少給了這一分,檳州政府固然可以據理力爭,倘若要討取額外發展撥款,恐怕還是得接受殘酷的政治現實。
 檳州外資節節敗退是不爭的事實,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吉打州再迅速發展,與檳州全面展開惡性競爭,檳州還能再撐多久?檳州對華人有著極其重大的意義,檳州是全國華人希望的燈塔,筆者身邊不少朋友都紛紛從外州湧入檳州落地生根,統統看準了這個唯一由華人當家作主的州屬,有著最多最好的機會。
 但是,數據會說話,檳州的經濟指標,不外乎生產總值和外資,如果行動黨能保住經濟增長優勢,固然是美事一樁;倘若檳州經濟走下坡,人們總有一天會愕然發現,原本寄以厚望的希望燈塔,其實只是汪洋中的一株浮草而已。

吴启聪 中国报 11/7/14

Friday, July 4, 2014

中国报:卡立是民聯的最後防線

中国报:卡立是民聯的最後防線

雪州大臣卡立被逼宮,已算不上什么新鮮事,早從308海嘯初開始,就屢屢傳出阿茲敏欲取而代之。如今卡立四面楚歌,不僅承受來自公正黨內的壓力,甚至盟黨行動黨和伊斯蘭黨也欣然加入了逼宮行列,看來卡立要安然度過這一關,恐怕沒那么容易。
 卡立是何許人也?卡立與那些專玩政治的政棍不同,他是CEO出身,做起事來一板一眼,把整個雪州政府當作一間企業來經營,掌控雪州財政至滴水不漏。也因為如此,雪州民聯政府才能在人民心目中豎立起一座廉潔牌坊,雪州民聯能在505大選中屹立不倒,卡立居功至偉
人民愛戴 民聯不支

 不久前的加影補選,馬華曾主打一個課題,稱如果安華中選,將會取代卡立,繼任雪州大臣。這個課題的邏輯基礎,建立在雪州華人對卡立的認同與支持,縱使繼任者可能是民聯共主安華,雪州華人還是對卡立情有獨鐘。當時馬華期待雪州華人為挽留卡立而不投選安華,投票結果確實顯示華人票回流國陣,可能跟這個因素有關聯。大家心裡有數,如果當初安華成功上陣,卡立的大臣寶座早已易主
 然而,就是這么一位眾望所歸的卡立,在黨內三番四次受到逼宮,在民聯內遭到盟黨排擠,現在倒數著下台時刻。這告訴了我們什么?人民愛戴的卡立,民聯未必支持,甚至要拉他下台。有人說,卡立太過正直,斷了不少同袍財路,所以才招致今天瀕臨倒台的下場。如果不幸言中,那么可以預見的是,這個號稱代表人民的民聯,正義大旗也不會扛太久,很快就會露出腐敗跡象
 卡立是民聯的最后防線,如果卡立倒台,換阿茲敏上台,雪州民聯的廉潔牌坊遲早被拆掉。說實在的,沒有了卡立,雪州民聯還有誰能看管好這全國最富庶州屬的財政?卡立這道防線一旦被攻破,民聯從此正式走上國陣老路

吴启聪 中国报 4/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