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3, 2014

中国报︰民聯的不穩定因素

中国报︰民聯的不穩定因素

這一次雪州大臣危機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出民聯在解決內部人事問題方面,徹底失敗。在公正黨內,安華、旺阿茲莎、阿茲敏和卡立4人之間關係錯綜複雜、糾纏不清;在公正黨外,民聯旗幟雖然團結了公正黨和行動黨,卻管束不了伊斯蘭黨。
 雖然,隨著伊黨U轉,再加上阿茲敏示忠,旺阿茲莎到最后極有可能登上雪州大臣寶座,結束眼前的危機,但民聯這一系列鬧劇,看在全國人民眼裡,傷害已經造成,不是可以輕易被磨滅掉的。
 人民會質疑:如果卡立真如民聯所形容般不堪,為何還讓他當了6年雪州大臣?即使卡立真是如此不堪,為何民聯撤換一個大臣都搞出這么多問題?從這些疑問,人們會開始看到民聯的不穩定因素。
湊合對抗共同敵人國陣

 民聯不穩定之處,在于三黨之間的合作模式。行動黨和伊黨,表面上一個有極端華人色彩,另一個有極端宗教色彩,兩個根本不可能達成共識結盟,但在公正黨黏合之下,形成一個旨在推翻國陣的政治聯盟。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大前提下,三黨湊在一起對抗共同敵人國陣,但這並不代表三黨有共同理念治理這個國家。
 民聯平時大可批評國陣的政策,倘若問回民聯的意見,恐怕會有三種不同版本回覆。有者認為,這才是民聯三黨平起平坐的表現。話雖如此,可行性是零,三頭馬車永遠抵達不了任何一個目的地。非常明顯的,民聯三黨經常慣性把敏感課題掃入地毯底下,等上台執政了才來慢慢發酵。
 伊黨在這回的雪州大臣危機中一度出走民聯,充分展示了伊黨的理念與公正黨和行動黨有分歧,也做好心理準備隨時分道揚鑣。
 最后,民聯還有一個更大的不穩定因素,那就是民聯太過依賴人民對國陣的怨恨,卻始終端不出讓人眼前一亮的政績。總有一天,人們會以天下烏鴉一般黑來定位民聯,到時民聯就無法從人民對國陣的怨恨那裡得到任何優勢了。

吴启聪 中国报 22/8/2014

Friday, August 8, 2014

中国报:問題不在於華小

中国报:問題不在於華小

小華雖然是華人,但他是國小生,精通馬來語,結交了很多馬來朋友。小學畢業升上中一后,小華發現一些成績最優秀的馬來朋友消失了,聽說是被政府送去外國唸書了。直到考完PMR升上中四后,小華又發現一些成績優異的馬來朋友不見了,聽說是被送去寄宿學校了。直到考完SPM升上中六后,小華再發現一些成績不錯的馬來朋友失蹤了,聽說是成功被大學預科班錄取了。
 當小華考完STPM升上大學后,才發現很多以前人間蒸發的馬來朋友,很多都成功進入國立大學熱門科系。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多年后,小華決定要自己創業,這時卻發現很多以前的馬來朋友現在住豪宅、駕名車,而他們多數都是F級工程承包商。小華這時就心想,我跟這些馬來朋友同樣是國小生,為何就同人不同命?
在於種族分化政策
 首相署副部長拉查里最近語不驚人死不休發表停建華小論,宣稱華小是國民團結的障礙。筆者想透過以上故事告訴拉查里,種族之間的不平衡心理,並不會因為相同源流教育而遏止,卻會因為不同待遇而產生。即使同樣是國小生,在種族分化的不平等待遇下,還是一樣會產生種族矛盾。因此,問題根本不在于華小,而在于種族分化政策。
 我們或許可以一味謾罵巫統是種族政策維護者,但我們應該思考的是,是不是民聯成功上台執政了,就可以徹底廢除巫統的種族政策?民聯橙皮書不曾提過要廢除種族政策,而民聯三黨早已達致四項共識:維護國語、伊斯蘭、統治者和馬來特權。如果說,我因為種族政策而唾棄國陣,那我為何又要支持一個無意廢除種族政策的民聯?
 絕大多數華人都被行動黨的華人夢所誤導,誤以為只要民聯執政,巫統的舊制度將會徹底被推翻重新來過,尤其是種族政策。但實際上,行動黨並不可能做到這一點。要撤換一個多數民族所享有的特權,輪不到少數民族來開口,唯有等到多數民族的菁英自動棄權,才能打開一個缺口。

吴启聪 中国报 8/8/2014

Friday, August 1, 2014

中国报:伊黨還有多少個朱迪?

中国报:伊黨還有多少個朱迪
朱迪是何方神聖?他是伊斯蘭黨中委,最近爆紅是因為坊間流傳一則他的手機聊天群組截圖,內容是建議伊黨和巫統聯手支持卡立,篡奪雪州政權。絕大多數人都為朱迪前半段的伊巫聯盟感到嘩然,其實朱迪接下來說的更加精彩,那就是為了壯大馬來人和伊斯蘭
 從308505,華社普遍上對伊黨的看法,大概是:雖然有點宗教極端,但總比巫統的種族主義來得好,而且伊黨也不成氣候。就是以上這種想法,讓華社在上兩屆大選都毫無顧慮地投票給伊黨。如果沒有華社支持,相信伊黨今天仍被困在東海岸走不出來。
不可能違背種族利益

 然而,伊黨真的沒有種族主義嗎?像朱迪此類種族和宗教極端兼備的人,在伊黨裡面還有多少個?這個現象,全國華人,尤其是民聯支持者,都應該感到擔憂。在朱迪的通話外洩后,還有另一位伊黨中委宣稱絕不會與巫統為伍。他排斥巫統,難道是因為不喜歡巫統的種族主義嗎?恐怕是嫌棄巫統不夠宗教極端吧?
 伊黨雖是打著宗教旗號參政,但也絕對不可能違背馬來人的種族利益。我們捫心自問:伊黨只為宗教,不為種族,你相信嗎?到頭來,巫統和伊黨都離不開種族主義,而伊黨更是額外附送宗教極端。事實擺在眼前,巫統當下實行的,是類似西方國家的制度;而伊黨所嚮往的,是類似阿富汗、伊朗的神權伊斯蘭國。
 伊巫聯盟並非天方夜譚,以利益角度來看,如果巫統和伊黨可以瓜分公正黨和行動黨現有的雪州資源,何樂而不為?但大前提是,伊黨已經無需再顧慮討厭巫統的華人會不會介意,反正華人票是理所當然投給民聯;巫統也已無需再顧慮馬華立場,反正華人票打死都不會投給國陣,就無謂再討好華人了。我們都知道,這一切都在發生著,誰敢說不是?

吴启聪 中国报 1/8/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