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5, 2014

中国报:伊黨造王阿茲敏

中国报:伊黨造王阿茲敏

雪州換大臣事件峰迴路轉,雪州大臣之位最終竟然轉到阿茲敏手上,令人拍案叫絕。讓我們回顧一下阿茲敏大臣之路的全記錄。
 阿茲敏向來都被公認為是安華的左右手,而且也是公正黨的實際創辦人,如今位居公正黨署理主席是實至名歸。但就像阿茲敏這樣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不知何種原因,似乎一直都被安華投閒置散。
 當公正黨在308拿下雪州之時,安華把雪州大臣之位交給卡立,而不是阿茲敏。雖然在這些年來多次傳出阿茲敏要篡奪卡立大臣之位的風聲,但每一次他都無功而返。直到6年后的今天,安華大條理由地剷除了卡立,但還是不願把雪州大臣之位交給阿茲敏,而是交給他妻子旺姐。
從此受制於伊黨?

 在雪州換大臣事件初期,種種跡象顯示,伊斯蘭黨原本是想要跟巫統瓜分雪州政權,但因為兩名伊黨州議員站在旺姐那一邊,導致伊巫聯盟計劃告吹。伊黨被逼U轉之時,開出了一個條件:伊黨可以接受旺姐或阿茲敏出任雪州大臣。伊黨突然點名阿茲敏,有兩種可能性:一是伊黨不能接受女性出任大臣;二是伊黨和阿茲敏已經暗通款曲了。
 阿茲敏基于對安華的忠誠,必須把大位拱手讓給旺姐,怎料給伊黨鬧了一下,雪州蘇丹那邊就一錘定音宣佈阿茲敏為真命天子。不管從何種角度看,都得到同一結論:伊黨肯定是阿茲敏的造王者。就不知阿茲敏在出任大臣后,是否會採取某種方式來向伊黨報恩?還是干脆從此受制于伊黨?
 整個雪州換大臣事件,最大輸家莫過于安華夫婦,而行動黨和公正黨也摔得不輕。行動黨和公正黨之前還以非君莫嫁的口氣,言之鑿鑿地說非要旺姐不可。眼看如今阿茲敏坐上大位,行動黨和公正黨又馬上轉口全力支持阿茲敏,之前的原則和立場全都一併被摔破了。
 接下來,我們等著看,阿茲敏會否取代安華,成為公正黨的主子,大家拭目以待。

吴启聪 中国报 26/9/2014

Thursday, September 18, 2014

中国报:伊黨何來開明派?

中国报:伊黨何來開明派?

最近因為是否挺旺阿茲莎做雪州大臣的課題,伊斯蘭黨看似分裂成了保守和開明兩派,前者反對旺姐做大臣,后者則支持旺姐做大臣。然而實際上,伊黨真的有所謂的開明派嗎?
 一個政黨的創黨宗旨,決定了黨的大方向,再以這個大方向為前提,決定政治理念的細節。伊黨的創黨宗旨是什么?建立神權伊斯蘭國。細節上則是建立一個以古蘭經作為最高法律(形同憲法),根據古蘭經教義來治理行政的國家。
 所謂的伊黨黨員,不管是以保守派,還是開明派自居,入黨之際都非常瞭解伊黨的創黨宗旨是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加入伊黨是為了什么目標而鬥爭。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全體伊黨黨員對于建立神權伊斯蘭國的理念,是永不言棄的,試問在這種情況下,又何來開明派?
開明派不曾存在

 真正的開明派,理應開宗明義地承認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宗教國家,放棄建立神權伊斯蘭國理念,但繼續秉持自己對宗教的信念,參與馬來西亞的政治。請問,至目前為止,有哪位所謂的伊黨開明派領袖,作了以上聲明?
 所謂的伊黨開明派,從頭到尾只是行動黨面對華社時,為伊黨作出的美化效果。行動黨要華社接受伊黨,首先就要讓華社相信伊黨裡面還存在開明派,能夠有效制衡保守派,不讓保守派推行伊斯蘭化路線。實際上,華社一直堅信的開明派,只是一廂情願,不曾存在過。
 頭腦稍微清醒的華裔,不會天真的以為伊黨裡面還有開明派;支持伊黨,純粹是為了要成全這個馬來政黨來跟巫統抗衡,而且也盼望伊黨對宗教的信念,能夠減少貪污腐敗歪風。
 然而,伊黨並不是取代巫統的理想人選,因為神權伊斯蘭國理念是一顆隨時引爆的不計時炸彈。
 真正應該取代巫統的,理應是公正黨,因為同樣是馬來政黨的公正黨,並沒有義務建立神權伊斯蘭國,對于華社來說安全穩當得多。然而,綜觀馬來選民支持伊黨多于支持公正黨,而且公正黨的組織能力也遠不如伊黨,再加上公正黨內人事問題搞到一塌糊塗,公正黨會比伊黨強嗎?

吴启聪 中国报 19-9-2014

Monday, September 15, 2014

中国报:結婚那件事

中国报:結婚那件事

最近筆者忙著籌備自己的婚禮,才愕然發現在這個年代,要辦一場華人婚禮,著實不簡單,花費更是驚人。
 一對新人要組織一個小家庭,必須過五關斬六將:從聘金、禮餅、酒席開始,到婚紗配套、攝影、錄影、佈置新房,以及不計其數的大小紅包等,花費輕則上萬,重則六位數。這還未包括購買新屋、裝修和添購電器家具,總數接近百萬也絕非誇張。
 經常聽到某些家長吹說準備了幾百千給兒子娶媳婦,說實在,在現在這個年代,若無家長財力支援,初入社會的小倆口不知要存上多少年的錢,才夠辦一場華人婚禮。然而,天底下究竟沒有這么多有錢老爸,絕大多數新人都像筆者一樣自力更生,有些新人為了籌備婚禮,甚至不惜簽下巨額卡債,像供車供屋一樣供卡債。有時候心想:結一個婚罷了,需要搞到自己這么狼狽嗎?
婚禮儼然成生意

 華人婚禮鋪張,是一種傳統文化,也是必要的門面功夫,做少了還要怕被人嫌寒酸沒有面子。但是,今時今日的華人婚禮開銷已經足以壓垮經濟基礎未穩的新人,華人婚禮儼然成了一門生意,婚紗店、婚嫁品專賣店、婚禮策劃師等行業猶如雨后春筍般茁壯成長。值得思考的是,有朝一日華人婚禮會不會捨棄現有的繁文縟節,演變成簡簡單單呢?
 對新人來說,新婚的甜蜜,不應該被婚禮的負擔所破壞。但在實際上,所謂婚姻,不止是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個家庭的事,甚至是兩個家族的事,務求風風光光,又豈容簡單了事呢?在過去的年代,甚至常聽到有家長拆散鴛鴦的故事,不過現在已經很少了。
 到最后,小倆口仍然要努力掙錢,存夠老婆本才能談婚論嫁,許多新人也因此拖至三十多歲才來結婚,屆時要想生孩子都有困難。同樣的故事,一直都重演在歷代新人的身上,結婚那件事,本是喜事一樁,但參雜了太多的淚水和汗水,甜蜜中也帶著一絲苦澀。

吴启聪 中国报 12/9/14

Sunday, September 7, 2014

中国报 : 紫衣衛與志工團

中国报 : 紫衣衛與志工團

最近檳州志願巡邏隊(外號紫衣衛)的成員,先是打人,后是被捕,因為這兩件事而鬧得沸沸揚揚,全國上下無不熱烈討論。行動黨議員倪可敏在面子書上,慫恿警方像抓紫衣衛一樣抓馬華志工團,實令人遺憾。請他捫心自問,馬華志工團和紫衣衛可以相提並論嗎?
 在法律層面上,紫衣衛並非註冊團體,馬華志工團卻是註冊政黨馬華旗下的一個分局,前者明顯違法,后者何罪之有?兩者不能相提並論。
 在組織運作方面,紫衣衛雖宣稱是巡邏隊,卻屢屢傳出暴力事件,而且也被證實招收擁有犯罪紀錄的隊員;馬華志工團雖是馬華臂膀,卻從不涉及政治,只致力于社會和救災工作,不曾像紫衣衛一樣傳出暴力事件。
政治令人盲目和狂熱

 馬華志工團是于2004年南亞大海嘯后,由周美芬發起而正式成立。作為馬華的一個分局,馬華志工團的角色是處理災害和危機,而且在每一個州,也視乎民情上的需要而扮演不同角色。比如說,柔佛志工團的強項在于拯救水災和滅蚊、吉打州志工團聞名于撲滅罪案、森美蘭州志工團精于尋找失蹤人口等。
 然而,政治令人盲目和狂熱,人們不看紫衣衛和志工團做了什么事,只知道紫衣衛是行動黨的,所以是好人;志工團是馬華的,所以是壞人好人做什么壞事都是有苦衷,甚至連打人也可以被堂而皇之合理化;壞人做什么好事都是在演戲,做得好是理所當然,做得稍微不夠就是罪該萬死。這種想法,怎不叫人心寒?
 還有一個赫赫有名的志工團,叫做伊斯蘭黨志工團。伊黨志工團平時對社會有何貢獻仍是個謎,但它向來出名于保護上街頭示威的群眾。或許有朝一日伊黨成功上台執政落實伊刑法時,伊黨志工團還會出動檢舉在公開場所拍拖的非穆斯林情侶。
 紫衣衛和志工團雖同是社會工作者,但對社會究竟是破壞還是建樹,就有待人們自行判斷了。大家不能夠隨著倪可敏的三言兩語而起哄。
吴启聪 中国报 5/9/2014


中国报:醫生的數學課

中国报:醫生的數學課

 

最近大學公布入學名單,再度爆發優秀生無法如願入讀醫學系的課題,今年情況似乎更嚴重,據說因為醫學系名額被大幅削減超過一半。

 每次人們都把焦點放在為何優秀生進不了醫科,卻忽視了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優秀生非醫科不讀的怪現象。

 優秀生讀醫,可說是華人獨有的文化,而且還是全球性的,世界各地華人父母無不期待孩子讀醫。但父母和學生本身,又抱著什么樣的心態看待醫科?

 如果是為了興趣,純粹因為要懸壺濟世,那別再猶豫了,應該去讀醫。我們也必須感恩這世上將會多了位仁心仁術的好醫生。

 如果是為了名譽,父母有心跟親朋戚友炫耀,學生憧憬崇高社會地位,讀醫可以是個選擇,但未必確保他能夠成為一名敬業樂業的醫生。選錯行業可以造就一生遺憾。

會淪為低收入行業

 如果說是為了賺錢,那么所有父母和學生都應該上一堂醫生的數學課。在過去的時代,當醫生或許很賺錢,但今時不同往日,醫生表面雖然光鮮,卻是一份“手停口停”的工作,每一分錢都要用自己雙手掙回來。

 政府每天說,醫生與人口比例必須達到1400才符合標準。如果每個人在一年內平均只付100令吉給醫生(看兩次小病),那么每個醫生一年只能賺取400x100=4萬令吉;這還未扣除診所的營運開銷和繳交所得稅。可以肯定,如果真的達到1400的標準,到時醫生將會淪為低收入行業。當看到病人越來越少,同行競爭者卻越來越多,就會明白這一天遲早會到來。

 在收入方面,醫生是一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行業:跟一般打工仔比,收入固然高出許多,若跟一些領域的專才相比,就望塵莫及了,更甭想跟企業老闆相提並論。那些對醫生錢途充滿幻想和希望的父母和學生,又是否看清這一點?

 若要往錢看,去發明一個專利、創造一個品牌、取得一個代理權,任何一樣,都肯定比當醫生來得有賺頭。所以說,現在想當醫生的人,不是為了興趣,就是為了名譽,若是為賺錢,那就是走錯屋子進錯門了。


吴启聪 中国报 29/8/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