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中国报:國陣華巫議席的數學題

中国报:國陣華巫議席的數學題

最近適逢巫統大會期間,巫統內部開始傳出要重新檢討國陣成員黨的議席分配聲浪,出發點在于巫統認為華基政黨對國陣的華人選票毫無建樹,能獲勝選區皆是靠巫統過關的馬來選區,所以動議巫統把這些馬來選區統統收回己用。

 發出如此言論者,其用心可能在于巫統內部僧多粥少,議席不夠分,所以要打隔壁華基成員黨的主意,這也是人之常情。但若真認為華基成員黨無法幫助國陣贏得華人支持,趁機奪取華基成員黨的議席,那么也未免太過短視。

 無可否認,國陣華基政黨碩果僅存的議席,絕大多數都是馬來選區,確實是仰賴巫統的馬來票過關。如果巫統真的收回這些議席,國陣華基政黨極有可能會全軍覆沒、片甲不留。然而,這樣一個單一馬來種族的政權,試問對巫統又有何實際好處?

把華基政黨推落懸崖?

 巫統黨員或許有多幾個官做,但這個政權聽不到華裔的聲音,也未必會因此而贏得更多馬來票,但肯定失去全部華人票。在建設國家路上,少了華裔參與,馬來西亞是否會變得更好?巫統是否會變得更強大?再想遠一點,就應該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可悲的是,我國民情已徹底走到巫國華反的現狀,尤其在鄉村地區,馬來人支持國陣,華人支持民聯,兩族的政治傾向日益兩極化。種族情緒是影響選票的最大關鍵,候選人的素質變得完全不重要。舉例來說,即使是神一般的林冠英,去到馬來選區一樣要輸;即使是一國首相的納吉,去到華人選區也不可能會贏。

 在這種情況下,不能再盲從有種就來華人選區競選的挑戰,當今國陣華基政黨就算是李三春之類的神級人物,也不可能突破得了華人選區。一旦在大選中落敗,就得黯然下台,換個新人來做,結果馬華幾乎每一屆大選后都要換一整批領導人,淪為巫統眼中的娃娃兵。這是很實際的問題,國陣華基政黨要贏回華人選區,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路要走,但在這之前,巫統又是否迫不及待要把華基政黨推落懸崖?


吴启聪 中国报 28/11/2014

Friday, November 21, 2014

中国报: 向韓國學習治安

中国报: 向韓國學習治安

筆者剛從韓國旅行回來,發現韓國最成功之處,除了發達的電子工業,還有就是治安非常之好。怎樣個好法呢?半夜走在首爾大街小巷,不用擔心會被打搶;擠在明洞的人山人海裡,不用擔心會被扒錢包;手提電腦放在咖啡店的桌子上,一個小時后回來,它還在原位。

 我問了在韓國留學多年的朋友,為何韓國治安會如此之好?他認為,這要歸功于韓國無所不在的閉路電視。一旦有罪案發生,只需要調閱閉路電視,所有鼠輩皆無所遁形。聽到這裡,我就皺起了眉頭,馬來西亞的馬路上也裝了很多閉路電視,又不見得能夠降低犯罪率?在我們的印象中,好像鮮少有通過閉路電視破案的例子,每次不是影像太朦矓,就是完全沒有專人負責監控,搞到大家對閉路電視都失去信心,鼠輩們更放心繼續干案。

或許是教育的問題

 我建議馬來西亞政府和警方,盡可能善用閉路電視,來監控全馬各地可能發生罪案的每一個角落,並且教育民眾通過閉路電視打擊罪案,增加民眾對閉路電視的信心,同時也告誡鼠輩不要抱著僥倖心態干案。

 我也有疑問,是不是韓國的就業率和生活水準高,造就了其治安?實際上,韓國的失業率比我們高許多,貴為一國之都的首爾,街上盡是無業流浪漢,窮到開不了飯的那種,然而生活困難並不會逼使他們以身試法。反之,我們的罪犯卻不乏家境小康之輩。或許,問題出在良好的教育。韓國所教育出來的民族性,並不容許他們輕易犯罪,這一點非常值得我們效仿。

 對于社會來說,治安真的是太重要了。有了治安,人們才能夠安居樂業,外國人也能放心來游玩,治安不啻是生活水準的首要指標。如果大馬政府能夠下定決心,把馬來西亞治安搞得跟韓國一樣好,肯定能贏得更多選民青睞;如果還是原地踏步,不思改善治安,那就只能等著看選票繼續流過對面吧。


吴启聪 中国报 21/11/2014

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中国报:以中庸之道取代民族悲情

中国报:以中庸之道取代民族悲情

自我國獨立以來,大馬華裔的政治鬥爭主要環繞在一個主題──平權,主張所有民族平起平坐,彼此之間公平競爭,不搞特權。然而超過半世紀下來,取得了怎樣的成果?

 從過去到現在,大馬華裔,不管是朝野政黨,還是民間組織,都會慣性地打民族悲情牌。仔細一點來說,每每遇到一個與華人權益有關的課題時,這些政黨社團都會以民族本位作為出發點,展示出華裔所遭遇的水深火熱,開口閉口都是為了華裔而捍衛、爭取等等。雖然說,華裔政黨如馬華、華裔組織如董總,宗旨是捍衛華人權益,為華裔挺身而出本是無可厚非,但試問成效如何?

主張中庸治國之道

 當友族說要關閉華小時,華裔懂得生氣;然而當我們說要廢除馬來特權時,難道馬來人就不會生氣?將心比心,當某個民族開口閉口都在為自己的民族說話,試問其他民族應該作何感想?到最后,雙方都淪為彼此眼中的種族極端份子,無法再繼續談下去。然而,屬于少數民族的華裔,在無法掌控政治資源下,注定永遠只能做輸家。

 不能再打民族悲情牌了,在面對馬來民族時,我們不能再開口閉口說我們華人要這個那個;取而代之的應該是中庸之道。我們不再以民族本位作為出發點,而應更宏觀地以馬來西亞國民自居,引領朝野政黨走上中庸的治國之道。仔細一點來說,就是唾棄一切形式的種族和宗教極端,採取一條中間路線,開明對待每一個族群、社群。譁眾取寵的極端分子只是佔了很小比例,沉默的大多數,通常都是站在中間支持中庸之道的。

 華裔不能再孤軍作戰,應該聯合其他民族,尤其是印裔,以及其他中庸支持者,充分凸顯出我們馬來西亞國民的身分,主張中庸治國之道。一旦褪去了單一種族色彩,很多以前根本無法談的課題,相信都能繼續談下去。


吴启聪 中国报 14/11/14

中国报:不談數字談信心?

中国报:不談數字談信心?

小華考試成績退步了,媽媽責問:“你的考試成績為何退步?

 只見小華從容不迫地回答:媽咪,我們不要看考試分數,只要你對我有信心,一切就OK了!

 小華的回答,看似荒謬絕倫,卻發生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不久前,檳州首長林冠英就針對檳州的經濟負增長,發表類似言論。

 林首長最近在一個公開場合中表示,不談數字談信心,取其義就是不能單單用數字來定義檳州經濟,還要視乎各界對檳州的信心。耐人尋味的是,身為會計師的林首長竟然認為鐵一般的數字不重要,反而認為虛無縹緲的信心才是經濟指標?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經濟增長率是怎樣算出來的。今年的國民生產總值(GDP),也就是今年內全國國民所賺到的錢的總值,跟去年的相比,多了多少個百分比;未必一定有增長,如果是減少的話,就成了負增長。這是最基本的經濟學鐵律,還有其他經濟指標,全都是用數字堆砌出來的,不是一句信心就能全盤推翻。

 屈指一算,檳州民聯政府口中說出的雷人語錄,著實不少,例如只要不下雨,就不會有水災塞車是繁榮的象征,所以人民要感恩等等,讓人不禁覺得檳州人民,或許該說全國華社,似乎太寵壞民聯了,以致今時今日的民聯領袖連個像樣的藉口也懶惰想了。

要能獨立思考

 不怕得罪人說一句,大馬華社對政治的認知,跟友族相比,未必更高,反而很有可能更低。舉例來說,針對種種政治課題,華社當中不乏有人認為只要是民聯說的,就全是對的;只要是國陣說的,就全是錯的。但在友族當中,他們會更傾向于思考這個政黨什么是對的或錯的,為何對或錯

 筆者這一番話並沒傾向任何政黨,但求華社能夠在政治認知方面,多加一些獨立思考,別一味毫無保留地支持某個陣營,渾然不分青紅皂白。至少這一回,要對林首長說:請用數字來證明檳州的經濟增長。


吴启聪 中国报 7/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