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9, 2014

中国报 : 政黨服務還重要嗎?

中国报 : 政黨服務還重要嗎?

最近的BRIM 2015要求申請者更新資料,需要大批人手為申請者填寫表格,朝野政黨紛紛開設櫃檯處理此事。很有趣一個現象是,在308505輸到一敗塗地的馬華,此時突然變得門庭若市,人們在馬華黨所大排長龍,等待馬華基層領袖協助填寫表格事宜。

 探聽了多位尋求馬華協助申請者之口風,驚覺他們都很理所當然地認為工給馬華做,票投給火箭。這就完全合理解釋了為何馬華協助了這么多選民,依然在大選輸到一敗塗地,因為馬華所謂的服務,並沒有為馬華換來選票。弔詭的是,火箭沒有服務,為何又可以贏到選票?

 一語道破:全國課題造就反風,反風不看服務。當今華人對國陣存有太多不滿──不滿種族政策、不滿宗教政策、不滿貪污腐敗,這些無數個不滿都是從平日的全國課題累積下來,久而久之就形成今天無堅不摧的反風。在這場反風下,華人根本就不看候選人和政黨平日有何服務和貢獻,只要是國陣的一律拒絕,民聯的一律打叉。

 然而,將心比心,如果我們是馬華的人,長期為民服務,卻不被認可,會有何感想?最有可能的結果是,馬華最終會因為身心疲累,放棄民生服務這個平台;另一邊廂,身為反對黨的火箭,因長期不需要服務服生,因此被寵壞,直到完全喪失了服務民生的自覺,把選票當成理所當然。

從政者需要服務

 服務還重要嗎?這個問題,纏擾了馬華很久,大家口頭上都很爽快地說我們不會放棄服務,但卻同樣擁有著一顆凡人心,會累會厭。站在人民角度,人民或許會對全國課題抱持著既定政治立場,但面對地方上有真正服務的政治工作者,還須以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來評定其功過,而非一味以政黨旗幟來全盤肯定或否定。

 這並非只針對馬華,換作是火箭也一樣,我們需要會服務政治工作者,不論他們來自哪個政黨。


吴启聪 中国报 19/12/2014

中国报 : 台灣與大馬的兩線制

中国报 : 台灣與大馬的兩線制

隨著台灣9合一大選的落幕,我們大家都心裡雪亮執政的國民黨大勢已去,沉寂已久的民進黨又再次回到了執政的舞台。照這個趨勢走下去,不難預測2016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極有可能會被民進黨取代。

 從這種現象看來,可以肯定台灣人民已經徹底地走出了陳水扁的陰霾,對于國民黨兩屆執政的不滿,已經超越了昔日對陳水扁和民進黨的失望,所以現在再一次地迎回民進黨入主台灣。毋庸置疑,台灣的兩線制已經成熟了,台灣人民不再盲目等待政壇救世主的出現,更不會再相信政黨有天使魔鬼之分,只知道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時間一到就換政府。

 成熟的兩線制,是民主政治的終極進化體,對于單元社會的台灣來說,這是相對容易做到的;但對多元社會的大馬來說,這是難之又難的。台灣社會近乎以華人佔全數,膚色、語言、文化、宗教的差異並不存在,唯一的社會分歧點在于虛無縹緲的統獨理念,因此台灣人民可以在沒有種族和宗教的情緒下,理性思考自己的政治立場。

期待兩線輪替執政

 反觀馬來西亞,多元種族、多元宗教,國民之間充滿著膚色、語言、文化和宗教的差異,社會分歧點多數集中于種族和宗教,因此大馬人民很難可以完全撇開種族和宗教的情緒,理性思考自己的政治立場。

 縱觀大馬民情,華人要打倒種族不公,卻無法取得佔絕大多數馬來人的共鳴,因為既得利的馬來人不可能放棄自己享有的權利;同為馬來人的伊斯蘭黨要打倒巫統,因為伊黨認為巫統並沒有貫徹伊斯蘭教義治國。由此可見,種族和宗教充斥著大馬政治的主軸。

 唯一邁向兩線制的共同路線,就是打倒腐敗,然而思維卻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很多人盲目認為某些政黨是天使,某些政黨是魔鬼,只要天使取代了魔鬼,從此王子和公主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種思維,距離真正的兩線制還很遙遠,人們應該期待的是兩線輪替執政,而不是天使取代魔鬼。


吴启聪 中国报 11/12/14

Thursday, December 4, 2014

中国报:內安法令與煽動法令

中国报:內安法令與煽動法令

最近與同事談到煽動法令的課題,驚覺很多華人都把煽動法令當作是昔日的內安法令一般看待,認為那是國陣政府禁錮政敵的工具。筆者認為,大眾有義務認清兩者之間的分別,以及客觀看待煽動法令的課題。

 首先,內安法令已經不復存在,昔日的內安法令,可以在無需審訊的情況下,直接扣留嫌犯至少兩年,兩年后還可再更新無數個兩年。無可否認,在過去的年代,內安法令關過了無數政治犯,被當作禁錮政敵的工具,也是無可厚非。但試問在近幾年來,我們可曾聽過有哪位在野黨領袖在內安法令之下,無需審訊被扣留的嗎?

 所謂的煽動法令,是普通法律的其中一環,用以對付企圖擾亂公共秩序者,所有嫌犯都必須經過正常的逮捕、提控、審訊、和判結的程序,才會被送進監獄。看到這裡,大家應該都很清楚內安法令和煽動法令完全不同。

在多元社會起穩定作用

 我們暫且撇開煽動法令是國陣專門用來關民聯領袖的武器這類思維,要全面理性思考煽動法令的存廢。筆者認為,煽動法令在某些方面,有存在的必要。試想想,如果沒有一個法令來阻遏種族和宗教極端的行徑,那么到時極端分子大可肆無忌憚地隨意挑起種族和宗教爭端,嚴重破壞國民之間的團結與和諧。

 只要煽動法令不被濫用于政治用途,煽動法令對于多元社會無疑能起穩定的作用。然而,在現實裡,人們只把目光投注于煽動法令的政治一面,卻無視煽動法令的實際用途,以致要全盤推翻煽動法令的存在價值。筆者建議,應該稍微修改煽動法令,將之限制于阻遏極端行徑用途而已,不讓它被政治利用。

 總的來說,以后不管是華人還是馬來人,只要出言不遜侮辱任何種族或宗教,就應該一視同仁用煽動法令來抓,這就是煽動法令可取之處。最怕是敢抓一些,又不敢抓一些,煽動法令在雙重標準下名存實亡,那倒不如干脆廢除算了。


吴启聪 中国报 5/1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