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5, 2015

中国报:瑪拉數碼廣場養得活嗎?

中国报:瑪拉數碼廣場養得活嗎?


最近國內又再爆發因手機而起的華巫衝突,不少以種族主義著稱的政客,紛紛跳出來罵華人是奸商,甚至號召馬來社會杯葛華裔手機商,要馬來人改到新開張的瑪拉數碼廣場(即劉蝶2)購買手機。總結一句,這根本就不是種族問題,而是自由市場力量使然。

 何謂自由市場?就是一個供人們自由交易的買賣市場,有需求,有供應,然后商品價格隨需求和供應而浮動,沒有人被強逼買,亦沒有人被強逼賣。就以手機為例,當人們要購買手機時,會考慮到價格、素質、型號選擇和售后服務。人們愛往劉蝶廣場購買手機,是因為劉蝶是國內首屈一指的電子產品廣場,除了能讓人們集中搜集購物情報,在競爭劇烈的環境里,各銷售商也往往能夠給予消費者最優質的產品和最優惠的價格。

在自由市場原則下,劉蝶廣場成為電子產品顧客的首選是理所當然之事,請注意,這跟種族可沒有半點關係。劉蝶廣場內的商家近乎全是華裔,但沒任何馬來人被強逼到劉蝶買手機,是自由市場力量,讓馬來人選擇了劉蝶。

 至于奸商問題,現在是資訊科技爆炸的時代,奸商若真行奸,必遭公諸于世,口碑一差,最終會被自由市場淘汰掉。國有國法,對付奸商不能用拳頭,而是通過仲裁庭討回公道。(更何況,當初劉蝶騷亂事件是因偷竊手機而起,無關不誠實交易,更無關種族。)

用種族搞經濟

 如果說瑪拉數碼廣場能夠聚集眾多有口碑的手機電腦商,並且在價格、素質、型號選擇和售后服務各方,都可以超越劉蝶,相信即使沒有很便利的交通,瑪拉廣場也能吸引很多馬來人顧客,連華人也會慕名而來。說到這裡,很明顯的一點,瑪拉數碼廣場的成敗,依然跟種族沒半點關係,一切都是自由市場力量使然。

 如果瑪拉數碼廣場無法在自由市場生存,到頭來必然淪為一頭白象,莫說華人,連馬來人自己本身都懶得去光顧。用種族來搞政治,或許還有點噱頭;用種族來搞經濟,肯定死路一條,自由市場並不吃你種族化的那一套。


吴启聪 中国报 25/12/2015

Thursday, December 17, 2015

中国报:巫統葫蘆裡的藥

中国报:巫統葫蘆裡的藥


首相納吉在最近的巫統大會上邀請伊斯蘭黨加盟,雖已被伊黨斷然拒絕,但事情仍未告一段落,行動黨和馬華這一對活寶,仍在一邊為此事吵得臉紅耳赤。

 行動黨應該指責馬華什么?現在你的盟友巫統邀請伊黨加盟,你馬華要怎么交代?行動黨自308505,跟伊黨做了長達7年夫妻,又曾交代了什么?而這一回巫統向伊黨告白失敗,難道就要硬掰巫統和整個國陣如何跟伊黨苟且之類嗎?這個指責存在邏輯錯誤,因此不難發現只有低層行動黨支持者才會做如此指責,高層行動黨領袖並不敢用同樣說法。

 以林冠英為首的行動黨高層領袖,使用了另外一種說法來指責馬華,說巫統事前沒有咨詢馬華,不把馬華放在眼裡,馬華淪為花瓶之類的。這個說法非但迴避行動黨之前跟伊黨苟且的黑歷史,而且還能連消帶打把馬華的低姿態呈現于人前。此舉雖然高明,卻毫無意義,華人政黨全神貫注狗咬狗骨,卻完全忽略了馬來政黨在後面的算盤怎樣打。

 巫統若跟伊黨真結合,誰是贏家?誰是輸家?縱觀國陣13個成員黨,近乎每個種族至少都有兩個政黨處于競爭狀態,如馬華和民政、國大黨和進步黨,只有巫統一枝獨秀,是唯一一個代表馬來人的成員黨,為何?一山不能藏二虎,巫統若讓伊黨加盟,非但要讓出一半的馬來民族代表權,也必須割讓大量政治資源,你認為巫統情願嗎?

傻兄傻弟吵甚麼

 對巫統而言,伊黨最好處于孤立狀態,既不加盟國陣,亦不靠攏民聯,只要缺少了伊黨的助力,民聯執政夢必定成為泡影。要如何確保伊黨不重投民聯懷抱?納吉的行動給予了我們答案,而且納吉也能夠借助巫伊聯盟的議程,發起馬來人大團結口號,重新穩固自己在巫統黨內的勢力。

 如果從巫統和伊黨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是否會愕然發現馬華和行動黨這一對傻兄傻弟,你們到底在吵些什么?


吴启聪 中国报 18/12/2015

Saturday, December 12, 2015

中国报:天下的執政黨都是一樣的

中国报:天下的執政黨都是一樣的


話說某州執政黨A,罔顧環境保護,執意要填海,該州反對黨B在議會裡發起反對填海動議,但最終,A黨之精神成功鎮壓了所有自家議員,唯獨一位鎮壓不住,最后落得被辭黨職的下場。

 如果用以上說法,在咖啡店裡面侃侃而談,相信會有很多大叔拍案大罵A是如何霸道,稱讚那位不願屈服的議員如何英勇。

 但如果謎底揭開了,A是行動黨,B是巫統,相信沒有任何一位大叔會再出聲。在公眾場合罵行動黨,總感到不怎么對勁。

 這其實充分反映出大馬華人政治對黨不對事的心態。同樣一個填海工程,行動黨在執政檳州之前大力反對,執政之后卻變成主要推手。這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事到如今竟如此顛倒,豈能不罵?連自家議員(雖只一人)和盟黨議員(公正黨)都不敢苟同。
 大馬華人,不罵行動黨者,基本上有兩種心態:

 一、行動黨代表了正義,不用去想行動黨幹的是對是錯,一律支持就可以了;二、支持行動黨是為了改朝換代,不管行動黨做錯了什么,都不應該成為改朝換代的阻礙,let it pass吧。
 前者太不明智,后者則太過明智,明智到已經是不惜一切代價只為改朝換代。

沒有天使魔鬼之分

 然而殘酷的現實是,天下的執政黨都是一樣的,即使神聖如行動黨,上到了執政舞台也一樣要填海,至于填海工程背后的一切議程,就有待人們以智慧去揣測了。除此之外,行動黨也學會了用黨之精神來鎮壓自家議員,強迫他們去支持一個自己在執政前,曾經大力反對過的工程。

 只能說,權力造就腐敗,政治沒有天使和魔鬼之分,誰上台握住了權力,誰就成為了魔鬼在找門路撈資源;在野黨就只能在台下干瞪眼,每天找執政黨的茬。至于旁觀的人們,要繼續盲目對黨不對事,還是開始明智辨清對事不對黨?人民的素質,決定政府的素質。


吴启聪 中国报 11/12/15

Thursday, December 3, 2015

中国报:皇權是多元社會的保險絲

中国报:皇權是多元社會的保險絲


最近柔佛蘇丹平地一聲雷,諭令禁止電子煙,馬上引起全國上下熱烈討論皇權應否干政。到底皇權應否干政?我們不能夠單單從干政與否這方面來探討蘇丹的權力,我們更加應該探討的是皇權的角色。

 皇權並不單單只是古代馬來皇朝遺留下來的后裔而已,皇權還在多元社會中扮演著保險絲的角色。以大馬國情而論,我們是多元種族社會,民主選舉產生政府。然而,多元種族就會衍生種族政治,通過一人一票的民主程序,多數民族佔盡優勢;各政黨為了爭取多數民族選票,就會不惜邊緣化少數民族。到了這種時候,皇權的角色就得以發揮了。

 皇權來自血統繼承,不同于政權來自人民委託。皇權並不需要看任何人臉色,可以擁有堅定立場;然而政府卻必須討好人民換取選票,才能保住政權。當面對任何種族和宗教問題時,朝野政黨會用選票來考量立場,甚至不惜踐踏少數社群來取悅多數社群;同樣問題到了皇權手上,社會和諧才是最重要考量。

須通過政府落實

 就以最近的電子煙課題為例,電子煙普遍上是個馬來社會捧、華人社會踩的課題。朝野馬來政黨雖然明知電子煙對人體有害,始終不敢開罪馬來社會,遲遲不做立場,最后只能等到柔佛州蘇丹開聲禁止電子煙。

 皇權貴于它是整個國家/州屬社會共同擁戴的君主,他的權力或許已經轉移到民主政府手上,然而君主的威信卻是不容置疑,他說的話沒有任何人膽敢拂逆。對于一些民主政治無法捍衛的社會正義,皇權就能出手捍衛,作為這個多元社會的保險絲。

 很多人擔憂皇權過大,可能會讓皇室為所欲為。實際上,政權依然在民選政府手上,即使是皇權諭令,也必須要通過政府才能落實。皇權只是一種象征式的存在,當皇權秉持社會正義登高一呼,固然是一呼百應;當皇權與社會正義背道而馳時,肯定沒有任何臣民敢撐他。


吴启聪 中国报 4/12/2015

Friday, November 27, 2015

中国报:追A文化有待檢討

中国报:追A文化有待檢討



有個中五學生因為高級數學考試不理想而上吊自盡。這就是當今大馬教育的縮影,存有以A掛帥心態,造就家長教師學生盲目追A的文化,情況嚴重至少拿了一兩科A,都能讓學生萌起輕生念頭。
 大家是否應該借這一起事件,徹底檢討我們社會的每一個人,對追A文化“貢獻”了多少?
 不少望子成龍的父母,打從孩子出生開始,就急著讓孩子學習讀書寫字,讓他們小小的腦袋裝滿了不符合年齡的知識,卻忽略了其他方面的發展,尤其是感官和四肢的靈敏。
 到了孩子上中小學,教師和家長一心一意催谷孩子盡可能拿最多A,卻不知這些A的背后只造就一台考試機器。最后孩子上了大學,才愕然發現,真正的競爭不僅限于課本內容,還包括如何活學靈用專業知識和技能,他們到這時才開竅就太晚了,更甭說畢業后的職場生涯。
 對普羅大眾而言,一個優秀的孩子是怎樣的?考試全A,料想這應該是最普遍的定義了。就以開頭提到的那個中五學生為例,他本來成績就很優秀,而且還是很有演戲天賦的童星,難道因為時失手少了科A,就失去光環了嗎?他只是缺少有人告訴他:孩子,拿不到A不是世界末日,你還有很多能夠施展才賦的地方。
人格塑造最為重要
 筆者也即將升級為人父,最近對孩子的教育稍微比較關注。筆者認為,孩子在幼兒時期,不應被逼著學習讀書寫字,而應被訓練其感官和四肢。若有兩個同齡孩童,一個已學習2000個字,一個則是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四肢發達,我寧願選擇后者。讀書寫字是進幼兒園后的事。中小學應該掌握的,是各種語文、數學、知識和技能的應用,不單單是拿A的考試技巧罷了。
 在孩子的成長階段上,人格塑造最為重要,除了普世道德教育,我們也應激發孩子的上進心和創新力。
 有上進心,知道自己的目標何在,途徑是努力,行動是征服知識而不是征服考試;有創新力,拒絕死背課文內容,活學靈用知識和技能,並且在多方面達致均衡發展,不僅限于學業。
 拿多少個A,只是學業表現的評估而已,孩子的發展潛能是無限的。

吴启聪 中国报 27/11/2015

Thursday, November 19, 2015

中国报:成績好不保障人生勝利

中国报:成績好不保障人生勝利 


又到了UPSR放榜的季節,報章上盡是報導某校多少人拿7A,面子書上盡是父母炫耀孩子的成績。就是這種滿是比較A的氛圍,才造就了父母老師逼迫孩子追A,而孩子本身又輸不起的現象。

 到頭來,教育對孩子而言,不再是學習知識和技能,而是變成了盲目追A的競技。

 對于父母來說,孩子最好的前路是什么?UPSRPMRSPMSTPM一路滿A殺上去,最后進到了馬大醫學系,順利畢業成為一名醫生,人生從此獲得圓滿勝利。

 現實情況是,兩年政府醫院實習完畢后,這位醫生開始彷徨,究竟是繼續留在政府醫院領那吃不飽又餓不死的薪水?還是去某條街開第n間診所碰碰運氣?

 有一則網上很流行的笑話,說某間上市公司的新晉職員是一位大學生,主任是中學畢業,經理是小學畢業,董事長是文盲。雖說是笑話,但卻不無道理,類似情況經常都發生在我們周圍。

 不久前一位做生意的朋友提及,他有個開連鎖苦瓜湯店的朋友,中五畢業,月淨入5萬;他還有個開連鎖日本餐館的朋友,中學畢業,月淨入40萬。

 這裡要探討的問題是,人生勝利的定義是什么?賺錢多?如果單單用賺錢來定義,可以很肯定學業成績好並不能保障人生勝利,學業成績好跟日后會不會賺錢明顯是兩碼子事。

 然而,人生勝利當然不可能只有賺錢這么膚淺,真正的人生勝利理應包括了身心的健康,擁有幸福的家庭,和一大班良師益友。

塑造孩子正面人格

 試想,一個小孩,如果從小就被訓練成考試機器,他的喜怒哀樂全都是跟著考試分數起跳,把考試當成了視死如歸的戰場,長大后必然淪為一個輸不起的失敗者,一旦受到挫折,很可能從此就一蹶不振。

 除此之外,孩子沒有從教育學習到知識和技能,只學會如何作答考題,一切創新力一開始就已經被扼殺了在搖籃。

 父母如果真正渴求孩子人生勝利,還是該認真想想如何塑造孩子的正面人格吧!


吴启聪 中国报 20/11/2015

Saturday, November 14, 2015

中国报:醫術才是關鍵

中国报:醫術才是關鍵


馬六甲醫藥協會主席表示,最近有1000名已經完成政府醫院實習的醫科生,因為英文不佳而放棄行醫。筆者身為當今醫療體系的成員之一,認為英文不佳不可能是醫科生放棄行醫的主因,真正的關鍵,應該在于醫術。

 試想,即使醫科生的英文不佳,在馬來西亞多元語言的環境里,要用馬來語達成溝通應不成問題。醫科生若留在大醫院就職,或許就必須強制使用英文;實際上只要完成政府醫院實習,醫科生大可離開醫院,自行開診所又或幫人顧診所,屆時語言就完全不再是問題。綜合以上,可以想像英文不佳的醫科生,仍能在馬來西亞正常行醫。

 唯一可能讓醫科生放棄行醫的因素,除了興趣,就只剩下醫術了。眾所周知,醫科是大學裡耗時最長的學科,因為需要足夠時間反覆學習醫藥知識,和掌握醫學技能。醫生的醫術取決于判斷力,而判斷力來自醫藥知識和醫學技能的應用,診斷疾病時絕對不能有半點差池,否則瞎診瞎治瞎給藥,最后非但害慘病人,也會搞到自己身敗名裂。

 醫科並不是一門可以靠運氣混飯吃的行業,對于疾病的診斷,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沒有差不多的可能性。在這種嚴苛的職場條件下,醫術不精者只有兩條路可走,自求精進,或掛冠而去。回到問題的癥結,為何大學可以生產出醫術不精的醫科生?這是一個有待高教部嚴慎正視的大問題。

競爭激烈 醫生過剩

 還有一個可能性,眾所周知,當今醫生過剩已是不爭的事實,如果醫科生沒興趣再攻讀專科,只是繼續在普通醫生行列原地踏步,恐怕必須面對極端激烈的競爭。試想,現在隨便一條街都可以開上三五間診所,病人客源被一再分薄,最終醫生也可能淪為低收入的一群。

 回到問題的癥結,為何醫生的供應逐漸超過需求,甚至開始氾濫成災?這是一個有待人力資源部嚴慎正視的大問題,也有待眾多望子成的父母、學而優則的優秀生徹底檢討。


吴启聪 中国报 13/11/2015

Monday, November 9, 2015

中国报:華基政黨的悲歌

中国报:華基政黨的悲歌

最近雪州希聯(或許稱民聯比較貼切)政府上演了一出鬧劇:雪州行動黨高調威脅雪州大臣阿茲敏把伊黨踢出雪州政府,否則火箭退出雪州政府,怎料阿茲敏完全不理睬,繼續抱緊他的伊黨,讓火箭碰了一臉灰。

 須知,當今的雪州政府,並非華社普遍認可的希聯政府(火箭+誠信黨+藍眼),而是貨真價實的民聯政府(火箭+月亮+藍眼)。

 也就是說,不管火箭和月亮之前鬧得多僵都好,現在仍然在雪州政府同朝為官,皆因阿茲敏領導的藍眼仍緊緊抓住火箭月亮兩邊左右逢源,一個都不肯放。

 阿茲敏不會放棄伊黨是意料中事,只是火箭逼阿茲敏踢走伊黨不果,充分顯示出火箭在反對陣線的份量也不過爾爾。

 問題在于,行動黨畢竟是個華基政黨,雖然火箭自己不願承認,但無可否認它得到90%華社支持,其絕大部分領導人和黨員都是華裔,政治鬥爭也是以華社訴求為基礎,如此政黨,實際上和號稱純華人政黨的馬華,都是華基政黨,沒甚么兩樣。

 在馬來西亞政壇,舉凡是華基政黨,不管你高大上如火箭,還是矮小下如馬華(得罪了),都逃離不了被馬來政黨打壓的命運。

 以國陣為例子,馬華輸剩7-11,與坐擁89國席和雄踞9州政權的巫統相比,固然是螳臂擋車;然而行動黨貴為反對陣線的最大政黨,坐擁壓倒性的國州議席,卻跟馬華遭遇同樣的命運,一樣也要處處受制于馬來盟黨,如公正黨和伊黨。

用行動留住了月亮

 須知,馬來西亞的選票市場,馬來選民佔了近七成,然而若要從選票價值來看,馬來人佔多數的鄉村包圍了城市,其選票在議席比數上發揮了更大功效。

 舉例來說,十個馬來甘榜對一個華人城市,即使雙方人數總和一樣,最終都將會是十對一的結果。在這個大前提下,華基政黨不可能被置于比馬來政黨更高的位置,不管在朝在野。

 再問阿茲敏一次,選火箭還是月亮?他用行動留住了月亮,至于火箭?愛怎么來著就怎么來著。


吴启聪 中国报 7/11/2015

Thursday, October 29, 2015

中国报: 富人稅,看你怎麼用

中国报: 富人稅,看你怎麼用

2016年財政預算案一出爐,最備受爭議的莫過于富人稅,即向高收入者抽重稅,但輿論對此富人稅看似抱著不怎么樂觀的態度,近乎一面倒勾畫出富人稅即將帶來的禍害。筆者認為,富人稅若執行得宜,可以帶來相當正面的效果。

 一個政府最主要的功能,莫過于分配資源,而其義務就是劫富濟貧,雖然並不是很好聽,行動上卻是相當貼切的。一個資本主義社會,自然會導向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M形經濟,最后財富僅集中在絕少數人手上,政府就有責任把富人的財富,帶回社會重新循環。

 在什么情況下,政府這項分配資源的功能會失靈?過分的官商勾結、政府保護富人,甚至跟富人站在同一陣線搾取民脂民膏,資源就會一面倒傾向富人那一方。當這種局面去到極端,這個國家就是時候來一場革命,窮人用武力把富人拉下台。

 我國當今的富人稅概念,目前僅達年收入過百萬者抽26%所得稅的程度,這只是非常皮毛,須知,韓國的遺產稅已經高達50%,也就是說在韓國,一個富人去世,他有50%財產會被帶回社會重新循環。相比之下,大馬的富人稅概念是不是還很小兒科?

無礙維持奢侈生活

 富人稅的概念,理應如此:政府抽一個富人的稅,勝過抽10個中產階級、100個窮人;中產階級和窮人理應享有相當高的免稅額,確保他們能在沒有稅務負擔情況下,維持相當程度的生活水準,至少衣食無憂;富人即使被抽重稅,數目雖然龐大,卻無礙維持富人的奢侈生活。簡單來說,稅金對于中產階級和窮人來說,可以是衣食住行的交換成本;對富人來說,那只是一組跳動的數字。

 縱觀當今大馬稅制,因為富人稅的概念太過皮毛,中產階級和窮人仍然要為所得稅付出重大貢獻。富人稅並不是單純的劫富濟貧,中產階級和窮人若能握有更多可支配現金,消費能力提升,市場肯定欣欣向榮,富人到時再賺回來唄。


吴启聪 中国报 30/10/2015

Friday, October 23, 2015

中国报 : 巫統越反越強大

中国报 : 巫統越反越強大

最近我國政壇的口水新聞太多,像針對首相納吉的不信任動議,表面上轟轟烈烈,實際上卻只是過眼雲煙,要說真正的政治影響力,恐怕沒有。最近其實還有一則新聞,看似平平無奇,卻對下屆大選埋下重重伏筆,那就是行動黨和伊黨針對上陣選區的爭議。

 首先是林吉祥建議伊黨只需出征北馬4州,剩余全部固打則留給誠信黨。開出這種條件擺明是找茬,伊黨也不甘示弱,恫言在全國上陣。持平而論,行動黨和伊黨分裂,其實還不是最壞的結局,只要到最后各自打回自己選區,就可以解決問題;真正最壞的結局已經出現,誠信黨與伊黨角色重疊,選區當然也重疊。

 試想一下,隨便一個選區,只要不是華人過半的,誠信黨、伊黨、巫統下場打三角戰,誰將是最終受益者?不用想也知道,巫統大可翹腳等開票箱,形同不勞而獲。最近默迪卡調查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納吉在馬來社會的支持率已經跌至31%,但這僅是馬來社會針對納吉個人的支持,針對巫統整體的支持,仍然遠遠超過這個數字。但如果誠信黨、伊黨、巫統打三角戰,即使只有31%,也足以讓巫統啃下所有選區。

 令人納悶的是,這個巫統,對它恨之入骨的人千千萬萬,可為何越是反它,它卻越是強大呢?其實,就現在的情況而言,巫統已經夠弱了,只是沒想到反對陣營的馬來政黨更弱,而且和巫統的距離越拉越遠。

問題出在哪兒?

 我們除了把矛頭指向巫統,同時也應該檢討:為何沒辦法讓伊黨放下神權議程?為何公正黨無法吸納伊黨票源,卻硬生生弄出一個誠信黨取而代之?(也未必有效)

 我們固然可以賴巫統操縱選舉制度,用鄉村包圍城市的戰略維持政權,但同時也應該檢討:誰說鄉村選票就一定給巫統?公正黨、伊黨,甚至誠信黨難道就沒有能耐說服鄉村馬來人唾棄巫統嗎?

 巫統越反越強大,越是顯得華人的選票蒼白無力,問題出在哪兒?不在巫統,就在自己(所有反巫統的人士)。


吴启聪 中国报 23/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