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5, 2015

给巫统的公开信

给巫统的公开信

致尊敬的巫统:

请问农长杯葛华商论,结果怎样了?首相说农长並非针对特定种族,但农长呼吁马来人杯葛华商的帖子却歷歷在目,实在叫人无法接受首相的视角。

或许巫统会认为,这是一场民族的胜利,但请相信我,你失去的,绝对会比你得到的多。一个公开发表种族极端言论的內阁部长,在既不收回言论,又不道歉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毫髮无损全身而退,继续老神在在做他的农长。这么一来,国阵向来高喊的「一个大马」口號也会跟著动摇,试问有多少张非土著选票会因此而流失掉?后果不堪设想。但与此同时,有多少张马来票会因为巫统此番「英雄」之举而回流给巫统?恐怕少之又少。

除此之外,经歷了308505两场政治大海啸的马华,原本就已经处在非常艰苦的困境中了,如今巫统再以这种不了了之的方式来处理农长杯葛华商论,教战意高昂声討农长的马华情何以堪?毋庸置疑的,马华在华社的威望会进一步受到严重打击,如此一来原本已经萎靡不振的华人选票会继续跌破谷底,试问这又对国阵和巫统有何建树?

巫统和马华应该处于何种关係?巫统帮马华爭取马来票,马华帮巫统爭取华人票,即使是在国阵华人支持率跌到谷底之时,很多国阵选区那为数不多的华人票,却是让国阵议员低空飞过的关键。如果连这最后一点华人票都失去的话,国阵分分钟可能倒台。然而,造就马华弱势的罪魁祸首,恰恰就是巫统,巫统在多项课题上尽摆单元主义,屡屡放火烧马华后院,怎教马华不弱?

用种族牌团结马来票

巫统想用种族牌来团结马来票?在马哈迪和过去的时代,每每国阵遇到威胁时,巫统就会祭出种族牌,嚇唬马来选民如果不团结在巫统的旗帜下,权力就会被华人夺走。结果这一招还真的是万试万灵,但仅限于过去的时代,现在这一招已经不再管用了。从前的反对党稍微强大一点的就只有一个行动党,或许还可以把行动党和华人画上等號。如今反对党不再只有行动党,而是火箭月亮蓝眼三党结合的民联。除了火箭,其余的月亮蓝眼都是马来人政党。因此,如今巫统若再提国阵倒台,权力会落在华人的手上,相信没有多少个马来人会相信。

巫统应该反省,为何马来人寧可支持月亮蓝眼,也不支持巫统?无可否认的是,在当今巫统的经济资源分配模式下,马来人当中的受惠者佔绝少数,而没有受惠者却佔绝大多数。跟著年代的更迭,受惠者的范围依然在原地打转,而没有受惠者却隨著人口增长一直不断在扩大。这些没有受惠者,在面对收入偏低和通货膨胀的压力下,不会因为一两百块的小恩小惠把选票卖给巫统,而会选择投另外一个马来政党来取代巫统。绝大多数时候,马来选民不是偏爱月亮蓝眼,而是抗拒巫统。

巫统更加应该担忧的是,年轻马来票將会是巫统的催命符。不妨去坊间调查一下年轻马来人的政治倾向,会惊然发现马来年轻人当中的反风极盛,丝毫不会输给华裔年轻人。为什么?年轻马来人,很多不是公务员,也没有分到政府的经济蛋糕,对于巫统的小恩小惠是完全不屑一顾,他们一心一意想打破现有的经济资源分配模式,也就只有推翻国阵才能达到这个目標。

一届大选,30岁以下选民全反;两届大选,35岁以下选民全反;三届大选,40岁以下选民全反。巫统再不改革,试问还有多少届大选能够存活?別以为问题老出在马华民政等盟友身上,最大问题的源头就在你巫统自己。

马青森布隆区团团长 吴启聪医生敬启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6/2/2015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