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2, 2015

中国报:巫伊兩黨走錯路

中国报:巫伊兩黨走錯路

505大選過后,巫統和伊斯蘭黨對于我國政局普遍上有一個認知:巫統認定只有馬來票才救得了它,伊黨則認定它必須全力挽回馬來票。于是,從行動上,巫統似乎大幅度轉右,高調捍衛種族特權,企圖用種族主義進一步穩定馬來票源;另一邊廂,伊黨劍走偏鋒,一意孤行要落實伊刑法,企圖用宗教主義進一步搶攻馬來票源。

 然而,巫伊兩黨可曾認真考查過,究竟種族和宗教主義,是否真的迎合了當代馬來選民的口味?對于馬來選民而言,種族和宗教主義,又是否給了他們任何實際益處?在這個利益掛帥的年代,又逢百物騰漲之際,在馬來選民面前,他們真正關心的是他們的飯碗和生計,巫伊兩黨可曾正視過?

大肆破壞各族和諧

 實在不忍觀之的是,巫統繼續大賣種族主義,伊黨也繼續推銷宗教主義,能不能為他們贏得馬來選票還是個未知數,與此同時,也把我國的種族和宗教主義推向極端,進而大肆破壞各族之間的和諧。到頭來,巫伊兩黨非但沒能在馬來選票取得突破,反而對國民團結也造成無可彌補的裂痕。

 對于還在熱衷種族和宗教主義的政客,是時候該醒一醒了,好好去聆聽人民的心聲,瞭解人民真正需要些什么,尤其是馬來選民。若能認真做到這一點,就會發現種族和宗教主義,原來是走錯路了,並且體會到經濟和民生才是人民最為關心的一環。

 現在適逢油價大跌,而且有一去不回頭的趨勢,我國經濟陷于水深火熱中,令吉貶值和百物騰漲更讓民眾苦不堪言。在這個關鍵時刻,經濟和民生會顯得格外重要,人民關心的是如何度過這個難關,根本不會關心所謂的種族和宗教主義。

 對于馬來選民而言,無論是巫統還是伊黨,如果未能做到改善經濟和民生問題,即使再怎么搖旗吶喊種族和宗教主義,都不會為兩黨增加任何選票。這個再也簡單不過的道理,巫伊兩黨懂嗎?


吴启聪 中国报 23/1/2015

Thursday, January 15, 2015

中国报:恐怖主義,只怕萬一

中国报:恐怖主義,只怕萬一

最近巴黎一雜誌社遭恐怖分子血洗慘案,震驚全世界,其震撼程度甚至超越了肆虐西亞已久的伊斯蘭國組織的課題。雖然伊斯蘭國組織涉及的人命更多,可為何不及巴黎雜誌社慘案轟動?

 皆因遠在天邊的西亞,情況再慘烈都好,人們亦不會給予太多關注,心想只要自己敬而遠之便可萬事大吉。然而巴黎雜誌社慘案告訴我們,恐怖主義無處不在,再安全的地方,都有可能橫空降下血光之災,令人防不勝防,步步驚心。

 看回馬來西亞,雖說我們自獨立以來安享了一甲子太平盛世,但難道我們就完全沒有恐怖主義?非也,已經證實了,國人當中亦有一些宗教狂熱分子,前赴伊斯蘭國打聖戰。這些聖戰分子,每一個都有可能在馬來西亞幹出驚天大案,可看到其威脅性?恐怖主義,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我們實際上連一次都消受不起。

 恐怖主義,源自于異端思想,政府和社會都有共同責任,去扼制任何異端思想的萌芽。政府應該主導監察一切異端學說,不管是通過團體,還是媒體,而社會人士理應作為政府眼線,從旁協助舉報那些荼毒人心的異端學說。簡而言之,就是要趁異端學說還未成功為眾人洗腦之前,將之一網打盡,把恐怖主義扼殺于搖籃之中。

缺乏防範意識

 巴黎雜誌社慘案不啻是一個借鑒,我們的社會對恐怖主義太過缺乏防範意識了。所有社會人士理應時時刻刻提高警惕,預先洞悉任何可疑恐怖活動。同時,人們還須學會應付各種恐怖襲擊的求生技能,尤其是集合眾人力量制服勢單力薄的恐怖分子。

 至于政府,就更加責無旁貸,軍方和警方有義務提高撲滅恐怖活動的效率。在細節上,理應更加有效偵查任何恐怖活動,並且加強對街頭和鄰里的巡邏。須知恐怖分子無處不在,只要遇上一次可能就沒命了,不會有take 2的機會。


吴启聪 中国报 16/1/2015

Friday, January 9, 2015

中国报:水災有感

中国报:水災有感

對這一場空前絕后大水災,筆者有所感觸:

 一,大馬仍然是個溫情滿人間的國度。一方有難,八方來援,東海岸遭遇水災,來自全國各地的人民近乎是總動員投身救災,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物資源源不斷投入災區,志工紛紛協助災黎重建家園,大馬人這份善心照耀了全世界。

 二,災難的政治化,極度醜陋。當災民處于水深火熱當中,朝野政黨理應暫時放下政治分歧,攜手救災才對。可偏偏就在這個時刻,朝野政黨用災難課題互相轟炸,也不乏支持者在網上用災難課題來過招,所作所為真極度醜陋,忘了救災才是當務之急。

 三,災難的防治,明顯不足。大馬已經算是得天獨厚沒有嚴重天災的國度,一個小小季候風都可以釀成大水災,對于看慣颱風龍捲風地震海嘯的國家來說,真是見笑了。不管是中央,還是州政府,還需亡羊補牢,把災難的防治做到盡善盡美,至少可以擋住水災。

 四,救災的管理,仍然鬆散。災難發生之時,一些老牌志工團體,例如慈濟、馬華志工團,固然可以即刻投入救災,然而來自民間的力量,卻無法被有效率地凝聚起來。一些人士想要捐獻,卻不得其門而入;一些人士想要救災,卻難以成軍出隊。民眾應以這次水災為契機,更加積極參與或組織志工團體,成為他日救災的一份助力。

協助災黎重建家園

 五,大自然怒吼了,環保人人有責。眾所周知全球氣候驟變,完全是因為環境受到破壞,昔日不曾見過的大風大雨,現在屢屢來犯馬來西亞,甚至一年比一年嚴重。有者說吉蘭丹水災跟伐木泛濫有關,試問誰又敢完全否認?人們還須以天災為警惕,自我灌輸環保意識。

 最后,眼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協助災黎重建家園。在東海岸一帶,許多馬來甘榜的板屋,被大水一沖就當場解體了,災黎現在仍然無家可歸,我們應該如何協助他們?這才是我們現在最應該思量的。


吴启聪 中国报 9/1/2015

Saturday, January 3, 2015

中国报: 策略性挺中庸

中国报: 策略性挺中庸

原本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挺中庸運動,被最近突如其來的大水災徹底覆蓋,雖說拯救水災是當務之急,然而筆者也迫切希望水災消散后,人們把注意力放回挺中庸運動,因為眼前的馬來西亞除了中庸,並沒有別的路可以走,我們絕對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社會,即使獨立了接近60年,國民當中仍不乏有人以種族或宗教作為本位,持有極端思維,罔顧其他種族或宗教的需要和感受。要讓多元種族、多元文化兼容在一個馬來西亞,中庸是唯一途徑,國民不再以種族或宗教作為本位來思考立場,而是拋開一切種族和宗教的元素,以一個馬來西亞人的思維來為各種問題尋找解決方案。

向馬來人伸出橄欖枝

 然而,雖說挺中庸是大勢所趨,但也必須有策略性。換言之,我們必須有效率地挺中庸,而不是百忙一場。回想一下,為何挺中庸運動得以開始?緣起于25位前馬來高官聯署的一封挺中庸公開信。看到了嗎?重點在于前馬來高官,我們華社在過去60年來不知發起多少次類似運動,皆以不了了之告終,原因在于缺少馬來人參與。

 華社舉辦類似挺中庸運動,在馬來人眼中可以說是自爽而已,容易被解讀為這又是一個華人挑戰馬來人權威的運動。然而,有馬來人參與,會讓馬來人開始反省,這當中是否真的出現什么值得探討的問題?從效率上來看,一個馬來人挺中庸,勝過10個華人挺中庸,這就是現實。

 回望這一次挺中庸運動,華人社會翻江倒海地挺中庸,然而在馬來社會,似乎完全無聲無息,馬來報章媒體甚至連提都不提。這種現象持續下去,可以肯定,我們的挺中庸運動,又會再一次地以不了了之告終。

 這一次,華社必須結合印裔和其他非土著力量,一起向馬來人和土著伸出中庸的橄欖枝,並且鼓勵身邊所有的馬來朋友參與挺中庸行列,如此一來,挺中庸才會有希望萌芽。


吴启聪 中国报 2/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