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15

中国报:本末倒置的移民論

中国报:本末倒置的移民論

繼農長杯葛華商論過后,貿消部長哈山馬力又再語驚四座,叫不滿政府者移民國外。跟農長相比,貿消部長的移民論明顯不如前者火辣,皆因貿消部長這一回並沒瞄準任何特定種族來開炮,少了種族色彩,也吸引不了人們議論。

 然而,農長的杯葛華商論與貿消部長的移民論兩相比較,筆者認為杯葛論純粹是腦殘言論,沒有任何探討價值;移民論卻表達了一種相當低劣的政治思維,其實破壞更為嚴重。

 政府部長叫人民不滿政府者可移民國外,這是一種徹頭徹尾本末倒置的邏輯思維。須知我國並非絕對君權國,而是奉行民主制度。我國並非由皇帝挑選大臣,然后再由大臣來奴役百姓;而是通過民主選舉,由人民投選出政府,然后再由政府來領導國家。

最基本政治鐵律

 由人民選出來的政府和其閣員,憑什么叫不滿政府者移民國外?真正的邏輯應該是,不滿政府的人民,用選票來否定政府,叫政府從布城移民出來。政府和人民,誰是老闆?人民選出政府,當然人民才是老闆,政府只是人民的打工仔,這種非常基本的邏輯豈能顛倒過來?

 巫統這些大老爺,因為長期在朝,把國陣執政當成理所當然的事,已經忘了自己公僕的本位,倒過來認為應該奴役百姓才是王道。這種威權主義,在過去資訊不流通、教育不普及年代,或許還可行;如今已是資訊科技爆炸、通街都是大學生的年代,懂得民主二字的人還會屈服于威權之下嗎?一字曰之:反!

 由巫統領頭的國陣政府體系,目前已是百病叢生,如今如果連誰是老闆這種邏輯思維,都不能糾正過來,試問要如何贏回人民支持?我們真正應該探討的是,在巫統內、在國陣內,擁有與貿消部長同樣思維的人,還有多少?這個人數將會與國陣剩下的壽命成反比。

 人民是老闆,這個最基本的政治鐵律,不單要懂,更加要貫徹之,當今國陣似乎迷路得太嚴重了。


吴启聪 中国报 27/2/2015

Sunday, February 15, 2015

给巫统的公开信

给巫统的公开信

致尊敬的巫统:

请问农长杯葛华商论,结果怎样了?首相说农长並非针对特定种族,但农长呼吁马来人杯葛华商的帖子却歷歷在目,实在叫人无法接受首相的视角。

或许巫统会认为,这是一场民族的胜利,但请相信我,你失去的,绝对会比你得到的多。一个公开发表种族极端言论的內阁部长,在既不收回言论,又不道歉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毫髮无损全身而退,继续老神在在做他的农长。这么一来,国阵向来高喊的「一个大马」口號也会跟著动摇,试问有多少张非土著选票会因此而流失掉?后果不堪设想。但与此同时,有多少张马来票会因为巫统此番「英雄」之举而回流给巫统?恐怕少之又少。

除此之外,经歷了308505两场政治大海啸的马华,原本就已经处在非常艰苦的困境中了,如今巫统再以这种不了了之的方式来处理农长杯葛华商论,教战意高昂声討农长的马华情何以堪?毋庸置疑的,马华在华社的威望会进一步受到严重打击,如此一来原本已经萎靡不振的华人选票会继续跌破谷底,试问这又对国阵和巫统有何建树?

巫统和马华应该处于何种关係?巫统帮马华爭取马来票,马华帮巫统爭取华人票,即使是在国阵华人支持率跌到谷底之时,很多国阵选区那为数不多的华人票,却是让国阵议员低空飞过的关键。如果连这最后一点华人票都失去的话,国阵分分钟可能倒台。然而,造就马华弱势的罪魁祸首,恰恰就是巫统,巫统在多项课题上尽摆单元主义,屡屡放火烧马华后院,怎教马华不弱?

用种族牌团结马来票

巫统想用种族牌来团结马来票?在马哈迪和过去的时代,每每国阵遇到威胁时,巫统就会祭出种族牌,嚇唬马来选民如果不团结在巫统的旗帜下,权力就会被华人夺走。结果这一招还真的是万试万灵,但仅限于过去的时代,现在这一招已经不再管用了。从前的反对党稍微强大一点的就只有一个行动党,或许还可以把行动党和华人画上等號。如今反对党不再只有行动党,而是火箭月亮蓝眼三党结合的民联。除了火箭,其余的月亮蓝眼都是马来人政党。因此,如今巫统若再提国阵倒台,权力会落在华人的手上,相信没有多少个马来人会相信。

巫统应该反省,为何马来人寧可支持月亮蓝眼,也不支持巫统?无可否认的是,在当今巫统的经济资源分配模式下,马来人当中的受惠者佔绝少数,而没有受惠者却佔绝大多数。跟著年代的更迭,受惠者的范围依然在原地打转,而没有受惠者却隨著人口增长一直不断在扩大。这些没有受惠者,在面对收入偏低和通货膨胀的压力下,不会因为一两百块的小恩小惠把选票卖给巫统,而会选择投另外一个马来政党来取代巫统。绝大多数时候,马来选民不是偏爱月亮蓝眼,而是抗拒巫统。

巫统更加应该担忧的是,年轻马来票將会是巫统的催命符。不妨去坊间调查一下年轻马来人的政治倾向,会惊然发现马来年轻人当中的反风极盛,丝毫不会输给华裔年轻人。为什么?年轻马来人,很多不是公务员,也没有分到政府的经济蛋糕,对于巫统的小恩小惠是完全不屑一顾,他们一心一意想打破现有的经济资源分配模式,也就只有推翻国阵才能达到这个目標。

一届大选,30岁以下选民全反;两届大选,35岁以下选民全反;三届大选,40岁以下选民全反。巫统再不改革,试问还有多少届大选能够存活?別以为问题老出在马华民政等盟友身上,最大问题的源头就在你巫统自己。

马青森布隆区团团长 吴启聪医生敬启


吴启聪 东方日报 16/2/2015

Thursday, February 12, 2015

中国报 : 民聯成敗在於阿茲敏

中国报 : 民聯成敗在於阿茲敏

安華入獄已成事實,再也扭轉不了,儘管很多人對此捶胸頓足不服氣,但終究還是必須接受安華入獄的事實。而且,安華此番入獄,也意味著其政治生涯正式終結,因為即使安華5年后出獄,也還需再多等5年才能參選,屆時他已經年過70,不可能再領導民聯。

 除了質疑司法是否對安華不公,人們更應該關注的是,民聯今后何去何從?一直以來,民聯三黨之所以能夠結合,除了湊數執政,還有一個很大的因素──安華,民聯當中唯有安華才擁有這種威望和魅力,能夠集結所有反對黨在他麾下共同對抗國陣。

 如今安華一去不回,民聯今后究竟是曲終人散,還是越戰越勇?

 民聯能否維持現狀,有著兩個變數:一,公正黨究竟要挺旺姐,還是阿茲敏作為民聯共主?二,伊斯蘭黨是否會繼續服從新任民聯共主的領導?

 在現階段看來,公正黨到最后多數會選擇阿茲敏作為民聯共主,儘管安華一家子會不同意。在整個大環境下,伊黨難以接受旺姐領導,所以旺姐別無選擇,只能把寶座拱手讓給阿茲敏。這是雪州大臣風波的再版。

沒有醜聞纏身

 至于伊黨會不會繼續服從公正黨的領導,這就很難說。伊黨一直都非常糾結于伊刑法和伊斯蘭國課題,覬覦民聯共主寶座以期從中尋求突破,也是人之常情。

 但想深一層,一旦伊黨領導民聯,民聯就會馬上瓦解,第一個離開的會是行動黨,到時民聯三黨一拍兩散,對誰都沒有好處,因此伊黨不至于蠢到去爭這個位子來坐。

 左看右看,最有機會當上民聯共主的,就只有阿茲敏了,他個人身繫民聯的成敗。如若阿茲敏做了民聯共主,或許能夠彌補安華醜聞纏身的不光彩,以一個更加有力的民聯共主形象,出現于我國政壇。根據江湖傳聞,阿茲敏善于權術和謀略,單從他在雪州大臣風波中脫穎而出,就可窺知一二,如果阿茲敏能將個人能力應用在經營民聯,相信民聯執政中央指日可待。


吴启聪 中国报 13/2/2015

Friday, February 6, 2015

中国报:馬華的底線

中国报:馬華的底線

農業部長依斯邁的杯葛華商論,近日在華巫社會掀起軒然大波,巫統和馬華幾近陷入劍拔弩張狀態,這邊廂馬華全黨上下要首相開除農長,那邊廂92個巫統區部要馬華開除張盛聞。

 這個課題,對馬華非常不利,看在普羅大眾眼裡,人們會覺得國陣政府的重量級部長,徹底無視華社感受,公然號召馬來人杯葛華商,堪稱是種族極端的代言人。另一方面,人們也會認為巫統根本就不理盟友馬華死活,講話絲毫沒有顧及到馬華的立場,陷馬華于不義。

跨過底線要全力反撲

 當然,以上所說都是意料中事,沒什么特別的,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巫統和馬華雙方的處理方式。馬華頂著民族大旗,在群情洶湧之下,自然有義務向巫統興師問罪。在巫統方面,礙于一黨獨大的面子問題,即使明知自己說錯話,也斷不可能向其他盟黨低聲下氣,否則就會被自家黨員視為民族叛徒。

 果然,當事件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之時,首相終于出來打圓場了。首相說,依斯邁沒有特別針對華商,所以大家都不用再吵了。表面上看來,首相似乎幫依斯邁收回了杯葛華商論,實際上,沒有任何人因為犯錯而被懲罰。這種說法雖然相當自欺欺人,但撲滅馬華巫統兩邊的戰火最為要緊,真相是什么已經不重要了。

 有人說,308民政黨會輸掉檳州,很大因素是因為巫統把許子根的照片撕爛踐踏,民政黨都不敢找巫統算賬,結果檳州人對民政黨徹底絕望。同理,面對巫統霸權,馬華總該要有一條底線,一旦跨過這條底線,就要全力反撲,跟巫統當面對質,甚至不惜一拍兩散。

 在這一次事件中,馬華的底線在哪裡?或許馬華領導層還未有明確立場,但在眾多馬華黨員心底,那條底線就是要首相開除依斯邁的農業部長職位,至少也要讓伊斯邁承受一定程度惡果。若到了最后,依斯邁仍然毫髮無損全身而退,即使馬華的底線還未到,眾多黨員心中那條底線卻老早已經到了。


吴启聪 中国报 6-2-2015

Tuesday, February 3, 2015

中国报:伊黨的沒看清和沒被看清

中国报:伊黨的沒看清和沒被看清

針對伊刑法課題,最近伊斯蘭黨好像唱片跳針一樣,一直卡住堅持要落實伊刑法,絲毫沒有讓步余地。伊黨看似對自己的黨宗旨忠貞不二,實際上伊黨沒看清的方面太多了。

 第一,伊黨可能誤以為308505投票支持伊黨的選民,都是全力支持伊黨一切神權議程,所以伊黨現在擁有強大民意基礎去落實伊刑法。其實不然,絕大多數支持伊黨的選民,尤其是非穆斯林,純粹是為了要推翻國陣,才會投伊黨一票,跟伊黨的神權議程完全扯不上邊。

 第二,伊黨可能誤以為只要落實伊刑法,就可以挽回大量馬來選票。其實不然,雖然身為穆斯林不能公開反對伊刑法,仍有不在少數的馬來人,並非樂意接受伊刑法。

 第三,伊黨沒看清手上有多少籌碼可跟自己的盟友和對手角力。民聯三黨缺一不可,在民聯還未有能力推翻國陣前,伊黨出走只會弱化民聯,強化國陣,屆時巫統亦不需要看伊黨臉色。

後悔當初投伊黨一票

 或許,還有一種可能性,當國陣以微少數議席倒台,屆時民聯必須捧住伊黨的大腿才能安穩執政,而巫統又不惜任何條件代價拉伊黨過檔組成聯合政府,真到了那個時刻,伊黨想要什么全都能美夢成真。

 最近伊黨高調打出伊刑法牌后,聽到坊間很多華人說都后悔當初投伊黨一票,來屆打死都不會再投伊黨。其實,伊黨從頭到尾都不曾放棄過神權議程,只是人們看不清它,抑或不願去看清它而已。

 真正看清伊黨的人,雖知神權是伊黨最終目標,但為了要結合一切能夠結合的力量來推翻國陣,還須支持作為民聯一分子的伊黨。即使伊黨在伊刑法課題上冥頑不靈,對伊黨的這分支持還是必須持續下去,直到國陣倒台。

 凡事都有正反兩面,伊黨既作為民聯推翻國陣不可或缺的助力,卻在神權課題上狠狠地絆了民聯一腳。然而,這只是民聯上台執政前的理念分歧,上台執政后的施政將會是更大考驗。


吴启聪 中国报 30/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