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15

中国报:李光耀教會我們的事

中国报:李光耀教會我們的事

把李光耀列為跟毛澤東、鄧小平齊名的亞洲政治巨人,一點都不為過,因為李光耀在過去60年裡,把新加坡從彈丸小島國,發展成世界聞名的國際大都市,在國際持續放光發熱,對全球具有極大影響力。

 李光耀的功績,經常被如此形容:新加坡獨立初期只是一個沒有天然資源的孤島,是李光耀一手打造新加坡今天的繁榮。持平而論,這種形容實際上有些神化了他,新加坡雖然沒有天然資源,但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就是最好的天然資源。新加坡本來就是英殖民政府在東南亞的心臟地帶,也是全球最多貨船出入的海運樞紐,具備了類似香港的發展潛力。

 然而,無可否認,在李光耀的卓越領導下,新加坡的發展潛力發揮得淋漓盡致,簡直就是滴水不漏。縱觀李光耀治理新加坡的智慧,雖然其鐵腕政策經常被人詬病為反民主,卻難得在專制下成功產生一個廉潔、高效率的新加坡政府。

名字永遠活著

 筆者認為,李光耀最令人佩服的政治成就,在于李光耀並不需要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而奉養朋黨,在他所設定的制度之下,整個執政黨和政府,就是一個廉潔、高效率的團隊,個體之間近乎不可能有利益掛鉤。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個政治領袖能夠像李光耀一樣,用這套模式來治理一個黨和國家,絕大多數政府首腦都被黨內的民主制度綁手綁腳,也被黨內諸侯掐住咽喉。

 每一個國家的經濟模式,都必然按照順序來演變:礦業、農業、工業、商業、金融,而李光耀最輝煌的成就,就是用了極短時間,讓新加坡從獨立初期的半農半工社會,過渡到終極的國際金融中心社會,須知馬來西亞至今仍然停留在半農半工社會階段。毋庸質疑,李光耀的成功秘訣除了是其過人遠見,還有就是打破種族宗教藩籬的任人唯賢制度,大舉吸納各類人才,甚至從外國,尤其是彼岸的馬來西亞引賢。

 李光耀雖然已逝世,但他教會我們的事,將會流傳萬世,李光耀這三個字永遠都活著。


吴启聪 中国报 27/3/2015

Friday, March 20, 2015

中国报:伊刑法的結局

中国报:伊刑法的結局

伊斯蘭黨在丹州通過了伊刑法法案,現在只等把它提呈到國會去,一旦有超過三分二國會議員通過,伊刑法就會馬上落實。儘管人們之前再怎么不相信伊刑法會成真,但這一回伊刑法是真的來了。

 說實在,我們真的不該再抱著僥倖心態,期待伊刑法會在關鍵時刻來個U轉,最終來個皆大歡喜結局。客觀現實告訴我們,這一回伊刑法極有可能會在國會被通過。伊黨、巫統、公正黨和土保黨加起來的穆斯林議員人數,已經達到三分二,只要伊黨振臂一呼,伊刑法就會馬上變成事實。

 我們也不用再天真期待馬華民政可以說服巫統不要支持伊刑法,因為穆斯林不能公開反對伊刑法,否則便形同叛教。唯一還可行的,就只有期待行動黨說服伊黨不要提呈伊刑法,不過眾所周知已經以失敗告終。很遺憾的是,我們近乎沒有掙扎的余地,只能后悔當初為何沒有積極拉低穆斯林議員的比例。

 伊刑法來了,馬華民政火箭這3個華人政黨,再怎樣互相指責都是于事無補,再也扭轉不了伊刑法成真的事實。我們盡量能做的,就是把伊刑法的影響性縮到最小。

打開一個缺口

 如果說伊刑法到了非落實不可的地步,或許有關當局能夠嚴格執行一國兩制,把伊刑法範圍僅僅限于丹州而已,讓伊黨把自己的神權理念盡情發揮在丹州就足矣,無需染指其他州屬。而我們也必須做好壯士斷臂的心理準備,丹州從此就形同一國了,畢竟也這是無可奈何的事。

 然而這也只是理想而已,伊黨的目標何止丹州?它是放眼全國!至少會先拉登州下水,接著就是吉打和玻璃市,甚至是柔佛,如果那時候的巫統經不起伊黨挑釁而選擇跟伊黨一起瘋,到時全國上下都會盛開伊刑法的花朵。我們都知道,一旦丹州為伊刑法打開一個缺口,其他州屬很快也會跟著淪陷,但我們又能做些什么呢?

 任人宰割的命運,何時才能終結?只能盡我們最后的反對力量,希望政治人物以人民利益為重,不要瘋狂的以政治和宗教至上。


吴启聪 中国报 20/3/2015

Friday, March 13, 2015

中国报:1MDB是巫統黨產?

中国报:1MDB是巫統黨產?(原题:这个国家不是巫统的)

日前首相納吉會晤160位巫統區部主席,並向他們解釋1MDB公司的課題。這個1MDB公司,用的究竟是巫統的錢?還是政府的錢?為何首相需要向巫統區部主席交代?而不是向3000萬大馬人民交代?

 或許這個舉動,可以被解讀為最近納吉在巫統黨內的地位受到動搖,所以借此課題作為一個挺自己的造勢大會,向外界證明共有160個區部支持他。然而,不管納吉的動機是什么,用1MDB公司這個名目來號召就千錯萬錯,錯在1MDB公司是政府出錢搞的公司,並非巫統的黨產,憑什么納吉要向巫統的諸侯交代?

 這個國家屬于3000萬大馬人民,不屬于巫統。人民跟巫統的關係,在于人民在大選中給了國陣過半議席,接著國陣讓巫統主導這個政府。換言之,國家和政府的財富,都屬于人民,巫統和國陣只是受託人而已。巫統實在沒理由本末倒置,把一切國家財富都當作是自己的黨產。

 政府需要向人民交代,而不是反過來向黨員交代;給予執政黨選票的是人民,不是黨員,沒有理由它罔顧人民利益,選擇討好黨員。

討好基層忽略人民

 這就是政黨民主制度的弊端,黨領導為了鞏固自己在黨內的地位,出盡法寶討好黨基層,卻忽略了人民利益,徹底忘記了政黨的生命力其實來自人民的支持。

 不管向誰交代都好,追根究底問題還是出在透明度,太多糊塗賬是因為競標過程和賬目沒有公開。如果有關當局能把競標過程和賬目公諸于世,並將之制度化,持之以恆,不管是人民,還是黨員,都自然會對此心服口服,何需特別交代?

 有時候,真的不敢想像我們國家政治的素質,似乎一直都停留在極為原始的狀態:執政者可以一直保持威權的姿態,不需要向民主制度低頭。或許,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更加有力的民主制度。


吴启聪 中国报 13/3/2015

Saturday, March 7, 2015

中国报:有競爭才有降價

中国报:有競爭才有降價

最近油價大跌,政府絞盡腦汁要降低物價,大事發起降價運動,雖然獲得多家大型商家響應,但能有多大效用?能維持多久?恐怕對整體物價來說,依然是杯水車薪。

 為何物價降不了?所有商販都抱著僥倖心態,在觀望消費者是否會屈服于原先已經被漲高的物價,儘管自己的成本已經下降了許多,但能多賺一塊就是一塊,便繼續維持原有價格以期從中牟取暴利。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政府能用高壓手段強制商販降價,壓得了一時,也壓不了一世,畢竟這是自由市場。然而,政府雖然控制不了自由市場,卻絕對有能力引導自由市場。

 一直以來,政府用統制價格來控制一些必需品的價格,無止境的補貼,讓政府的財政負擔持續擴大,再加上統製品的範圍有限,對于整體物價來說不痛不癢。簡單來說,雖然我們能夠買到價格公道的柴米油鹽之類,但對于減輕我們的生活負擔,有很大幫助嗎?

 只有一種情況,會讓商販心甘情願自動降價,那就是競爭。比如說,某樣商品的成本只是30令吉,但某地區的奸商全部串通,把商品價格拉高至50令吉,這時候如果有個殷商加入戰圍,做壞行情把價格調低至40令吉,到最后該地區的商家為了生存,全部都會乖乖地把價格調低到40令吉。

商品素質有待加強

 筆者認為,政府應該扮演這個做壞行情的角色。對付那些冥頑不靈的商家,雖然法律約束不了他們,但政府若用相對公道的價格提供相同的商品,到時那些商家為了生存,就會被逼降價。當然,這在執行上會有一些技術問題,從我們的經驗所得,政府參與商業,通常到最后都會淪為低效率公務員中飽私囊的情況。

 一馬商店曾經是出于這樣的目的而設立,但其商品素質有待加強,而且價錢也和一般霸級市場差不了多少,只能吸引到馬來人光顧,鮮少惠及華社。如能更有效貫徹類似一馬商店的經營模式,並且將業務多元化,以及擴大受惠者範圍,物價自然就會受到控制。


吴启聪 中国报 6/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