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4, 2015

中国报:設朝野共識委員會解救危機



中国报:設朝野共識委員會解救危機

不知是巧合,還是人口結構的因素,甘榜美丹繼14年前掀起巫印種族衝突后,如今又再爆發基督教堂十字架風波。我國的種族和宗教關係何其脆弱,經常只需一個小火苗,就能引爆大規模衝突,長此下去不是辦法,還需制度化一個解救危機、平衡社會的方案。

 種族和宗教衝突通常起源于一群極端分子,而這群極端分子慣性用煽動手法蠱惑人心,集合龐大支持力量來向朝野政黨施壓。在選票考量下,朝野政黨不能 拒絕對方所求;但在社會正義考量下,朝野政黨又不能接受之,因此經常會出現投鼠忌器情況,以致極端分子逍遙法外,甚至還屢屢大放厥詞,囂張至極。

 我們應該打造一種全新情景:朝野政黨在維護種族和宗教和諧方面,達成一定程度共識,舉凡有種族和宗教衝突發生,朝野政黨將攜手打擊極端分子,致力恢復國民和諧。在這種情況下,極端分子就無法再用選票威脅朝野任何一方,有關當局也能毫無顧忌給予痛擊。

 以這場十字架風波為例,朝野馬來政黨的巫統和伊黨都在靜觀其變──支持極端分子?這不符合社會正義;反對極端分子?又怕被扣上民族或宗教叛徒帽子,白白把選票趕去對面。如果巫統和伊黨能聯手打擊極端分子,試問極端分子還有戲唱嗎?其他的種族和宗教課題亦以此類推。

避免積恨更深

 這種模式應該被制度化,專門用以解救種族和宗教衝突危機。朝野政黨應該設立一個常規的共識委員會,由巫統和伊黨共同主導,舉凡爆發任何種族和宗教 衝突,這個共識委員會立刻投入滅火工作,並把效率提升至最高。這個概念是利國利民的,國陣和民聯盟黨理應大力鼓勵巫統和伊黨達致這方面的合作關係。

 當今大馬社會,實在無法再容忍極端分子恣意點燃國民矛盾的野火,再燒多幾次,積恨就會更深。是時候把這個解決方案制度化,將之作為確保大馬多元種族和宗教長治久安的保險絲。

吴启聪 中国报 24/4/2015

Friday, April 17, 2015

中国报:應廢除服務費



中国报:應廢除服務費

不久前筆者在某快餐店用餐,付錢時發現賬單內仍然有10%服務費,好奇問了服務員一下,得知我們非但要付消費稅,連服務費也一樣要付。站在尋常老百姓角度,稅上加稅是很令人惱火的事,政府可知道人民心聲?

 自消費稅開跑以來,服務費就成了一個倍受爭議的灰色地帶,該收?還是不該收?政府給了我們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不滿意服務可以拒付。但以我手上這張單為例,難道我可以在櫃檯賴皮不給那已印在賬單上的服務費?答案很明顯,大家到最后還是一樣要乖乖地買單。

 追根究底,服務費的來歷聽起來相當滑稽,據說是因為大馬國民不習慣給餐飲業員工小費,結果必須用服務費來強制大馬人給小費。果真如此,服務費的錢到最后真的進了員工口袋,那還給得合情合理,最怕是滴水不漏地落入老闆口袋而已。

提高最低薪金最好

 眾多餐飲業者大可捫心自問:所謂服務費是否有分發下去給員工?我敢肯定,絕大多數都沒有。雖說餐飲業者必須張貼出與員工共同簽署的合約,才能征收 服務費,但實際上,員工是否會去舉報老闆沒有分發服務費?恐怕少之又少,況且餐飲業員工的流動性大,兼職又多,想分得服務費一杯羹是難如登天。

 政府應該果斷地廢除服務費。如果政府的出發點在于增加餐飲業員工的收入,那很明顯的,服務費是無效的;倒不如立法提高餐飲業員工的最低薪金門檻,尤其是兼職的時薪,這才能對症下藥,直接提高餐飲業員工的收入。

 面對人民,政府也可以通過廢除服務費,來舒緩消費稅給人民帶來的經濟壓力,至少在人民眼裡會是一件好事。政府真的不能再由得服務費這個灰色地帶,繼續模糊不清下去。

 服務費一天不廢除,餐飲業者就會繼續征收服務費,消費者不是想拒付就能拒付的。服務費徒增民怨,又對餐飲業員工的收入絲毫沒有幫助,政府早該下手,為何還要再拖?

吴启聪 中国报 17/4/2015

Thursday, April 9, 2015

中国报:為阿都拉平反



中国报:為阿都拉平反

在我們的刻板印象中,阿都拉普遍被定位成大馬開國以來最沒有作為的首相,他在位6年似乎不曾給予令我們驚艷的政績。但筆者最近閱讀劉鎮東的書,赫然發現原來阿都拉是大馬開國以來唯一真正有心救國救黨的好首相,也許是這個因素,提早終結了其政治生命。

 阿都拉曾經在2000年代中期的巫統代表大會上,公開發言指土著承包商不斷劇增,政府不可能一直做聖誕老人批工程給他們。阿都拉這番言論,可說對我國政經困境一針見血,歷史上不曾有過任何首相敢捅這個馬蜂窩,但阿都拉卻捅下去了。

 縱觀當今巫統,從支部、區部至中央各級基層,實際上佔了所謂土著承包商的絕大多數,各級領袖若要穩住自己的黨內勢力,就必須長期確保這些 基層有飯吃。然而,這也對政府財政形成一個無底黑洞,長此下去,資源有限之極,嗷嗷待哺的黨基層越來越多,總有一天會撐不下去。

 以歷屆首相的智慧,阿都拉不可能是唯一看到這個困境的首相,但毋庸質疑他是唯一真正有心解決這個困境的首相,其余人無不懼怕改革將會衝垮其在黨內 的支持勢力。理性分析,巫統長此下去,總有一天會掏空國庫,沒受惠的馬來窮人將會群起而攻之,直到推翻巫統政權。面對這個可以預見的結局,阿都拉不畏懼被 拉下台風險,毅然選擇了救國救黨。

巫統太不得民心

 可惜的是,阿都拉在巫統孤軍作戰,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集團不可能成全阿都拉的改革,最終推翻了僅在位6年的阿都拉。如果阿都拉當年改革成功,巫統要延續政權到下一個世紀都不成問題。如今民聯盡是一片散沙,若不是巫統太過不得民心,民聯又怎會有崛起機會?

 或許,筆者這一席話,聽在巫統耳裡非常不舒服,但無論是巫統,還是國陣成員黨,若想延續政權,就得先延續阿都拉救國救黨的意志。

吴启聪 中国报 10-4-2015